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

《佛遺教經》解說第158句【一切世間、動、不動法;皆是,敗壞、不安之相。』】 The Buddha's Last Bequest 158

       

《佛遺教經》淺譯與解說【第158句】( 請調高畫質至1時5分36秒

    [158] 一切世間、動、不動法;皆是,敗壞、不安之相。』

    【譯文】{一切身心世界當中,不論是福行、非福行、有為法、無為法……
    都是敗壞不安的形象!為什麼說:無為法也是敗壞不安的形象呢?
    因為涅槃本身就是貪瞋痴的熄滅,沒捨棄五蘊我執,哪來涅槃呢?』}


    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動法』和『不動法』呢?(就是) ➾
    緣無明而有行,由無明所產生的行為,稱為『行』。
    共有三種行為,叫做:➊ 造福的行為,所以稱為『善行』;
    ➋ 造非福的行為,如墮落二惡趣因果,所以稱為『惡行』;
    ➌ 還有一種叫做不動禪定:進入色界禪以上的『不動行』。
    前二者,包含欲界及色界天,合稱為:『動法』(動行)!
    最後的『不動法』(不動行)又分:有為和無為二種情況──
    沒破無明的不動行稱為有為;已破無明的不動行稱為無為。
    特別注意!八正道雖然有為,卻是道跡是福行又是不動行。
    ★ 什麼叫做:『道跡』呢?(就是) ➾
   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是圓滿涅槃的必經之路,稱為:道跡。

    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拘薩羅品‧足跡經》說示(最上道跡):
    『諸比丘!譬如!一切叢林生類之足跡,皆為象跡所攝、以此象跡為大故,稱為最上。
    諸比丘!如是,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中,以慧根稱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最上道跡。
    諸比丘!何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耶?
    諸比丘!➊ 信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    ➋ 精進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    ➌ 念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    ➍ 定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    ➎ 慧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。』

    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二偈集‧何金長老偈》說示(善惡不爽):
    『(一四六偈:)
    「造罪業時,愚者不覺;
    彼後劇苦,惡報不爽。」』

    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三行):
    『三(應捨無明)行:⑴ 福行、⑵ 非福行、⑶ 不動行(四禪八定)。』

    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苦品‧思量經》說示(捨棄無明三行為):
    〝諸比丘!陷於無明之人,若自為『福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福;
    若自為『非福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非福;
    若自為『不動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不動。
    諸比丘!比丘捨無明而生明,彼離無明生明故,
    彼無自為『福行』,無自為『非福行』,無自為『不動行』。
    依不為、不思惟,無取著世間之任何物。
    無取著故無畏怖,無畏怖故自證般涅槃,
    得知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應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〞

    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惡趣品‧無色禪不動行經》說示(凡夫與聖弟子的差別):
    〝➊ 諸比丘!世有一類之人,完全超越色想故、滅礙想、
    不作意種種想、有無邊之空,具足『空無邊處』而住……
    ➋ 諸比丘!復次,世有一類人,全然超越空無邊處,而有無邊之識。
    如此,具足『識無邊處』而住……
    ➌ 諸比丘!復次,世有一類之人,全然超過識無邊處,
    而無有物,具足『無所有處』而住……
    於中,異生(凡夫)是有壽而住,盡彼等諸天之全壽量,
    亦往地獄、亦往傍生、亦往餓鬼境。
    然而,世尊弟子是有壽而住,盡彼等諸天之全壽量,即於其中『般涅槃』。
    諸比丘!此是無聞之異生(凡夫)與有聞聖弟子之差別、
    特相、殊異,即:(異生)是有投胎轉生之事。
    諸比丘!此等三種人者存在於世間。〞

    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故思品‧四種有我經》說示(非想非非想處天之不還者):
    〝➊ 舍利弗!世間有些人,未斷『五下分結』,
    彼於現法,達到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而住;
    又,這些人品嚐、希求於此、由此得滿足、停留於此、信解於此、
    多住於此、不棄捨,死後投生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同類中;
    彼由其處死,成『還來者』,還要回來、繼續輪迴。
    ➋ 復次,舍利弗!世間有些人,已斷『五下分結』,
    彼於現法,達到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而住;
    又,這些人品嚐、希求於此、由此得滿足、停留於此、信解於此、
    多住於此、不棄捨,死後投生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同類中;
    彼由其處死,成『不還者』,不用回來、繼續輪迴。
    ➌ 舍利弗!此因、此緣!世間這些(非想非非想處天)有情,
    身壞命終,成還來者,還要回來、繼續輪迴!
    舍利弗!此因、此緣!世間這些(非想非非想處天)有情,
    身壞命終,成不還者,不用回來、繼續輪迴!〞

    《中部經典‧天臂品‧第一百零六經‧不動利益經》說示(最勝之取著):
    ☆ 適切( Sappāya ) ➾
    適當的、有益的、隨順的、健康的。
    ☆ 不動行 ➾
    也叫做:不動法,是相對於:造作福行、非福行而說。
    不動行又分為:有為法的不動禪定和無為法二種情況。
    ☆ 不動禪定 ➾
    狹義是指:四無色禪,廣義是指:色界以上的四禪八定。
    不動禪定包括:有漏的禪定和三果以上不動禪定的不同。
    ☆ 三種不動行道跡 ➾
    ① 不動禪定之道跡(三心解脫);
    ② 無所有處之道跡(無為三昧);
    ③ 非非想處之道跡(無取涅槃)。
    ☆ 不動禪定之道跡 ➾
    ① 無量心解脫(色界禪及無色禪);
    ② 無相心解脫(無色禪);
    ③ 空心解脫(無色禪)。
    ☆ 無所有處之道跡 ➾
    無漏定,也叫:無為三昧、三解脫門;
    有漏定,也叫:三三昧。
    ① 無願三昧(內觀:苦法性而證入);
    ② 空三昧(內觀:無我法性而證入);
    ③ 無相三昧(內觀:無常法性而證入)。
    ☆ 非非想處之道跡 ➾
    ① 最勝之取著;
    ② 無取般涅槃。
    ☆ 聖解脫(厭患離貪) ➾
    ① 不動轉;② 無取著;③ 正解脫。
    ☆ 度脫暴流(漏盡) ➾
    ① 離欲界(現在、未來);
    ② 離愛想(現在、未來);
    ③ 離色界(現在、未來);
    ④ 離色想(現在、未來);
    ⑤ 離非非想;
    ⑥ 離不動想;
    ⑦ 離無所有處想;
    ⑧ 離身見;
    ⑨ 離我見。
    『〈壹、說法緣起 ➲〉
    一時,世尊住俱盧國,名為調牛聚落之俱盧人市鎮。
    於其處,世尊喚諸比丘曰:
    「諸比丘!」
    彼等比丘,應諾世尊曰:
    「世尊!」
    〔一、慾是魔食 ➥〕
    世尊如是說:
    「諸比丘!欲為無常、空虛、虛偽、愚痴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幻術者對於愚者之誑言。
    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,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俱為魔之領域,此乃魔之境界,
    此乃魔之餌食、此乃魔之食。
    〔二、障礙佛子 ➥〕
    於此等惡不善之意圖,既生貪欲、
    又生瞋恚、又生鬥諍、導致輪迴。
    而此等,於此成為隨學聖弟子之障礙。
    〈貳、三種道跡 ➲〉
    〔一、不動禪定之道跡 ➥〕
    ﹙➊ 無量心解脫 ☙﹚
    於此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俱為魔之領域,此乃魔之境界,
    此乃魔之餌食、此乃魔之食。
    於此等惡不善之意圖,既生貪欲、
    又生瞋恚、又生鬥諍、導致輪迴。
    而此等,於此成為隨學聖弟子之障礙。
    我今決意以廣大無邊之心、勝於世間之意而住,如何?
    的確!我決意以廣大無邊之心、勝於世間之意而住時,
    無論惡不善之意、或貪欲、或瞋恚、或鬥諍,都不存在。
    由於此等之斷除,我心可無限、無量、善於修習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量心解脫)第一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﹙➋ 無相心解脫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無論如何!凡所有色:此為四大與由於執取四大所構成之色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相心解脫)第二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﹙➌ 空心解脫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──此兩者都無常!
    凡所有無常者,不應喜悅、不應歡迎、不應執著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空心解脫)第三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〔二、無所有處之道跡 ➥〕
    ﹙➊ 無願三昧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    凡是不動想──一切都是想!
    此等一切之無殘餘、滅盡時,此為寂靜、此為殊妙:
    即無所有處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願三昧)第一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﹙➋ 空三昧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行至阿蘭若,
    或行至樹下,或行至空閑處,作如是思念:
    『此我所依,是空;或依於我所屬之物,是空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空三昧)第二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﹙➌ 無相三昧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我於何處皆無,亦非是誰之物,任何物皆非我;
    又我之物亦於何處皆無,任何我之物亦非是誰之物,任何物皆不存在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相三昧)第三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    〔三、非非想處之道跡 ➥〕
    ﹙➊ 非非想處 ☙﹚
    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    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    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    凡是不動想,凡是無所有處想──一切都是想!
    此等一切之無殘餘、滅盡時,此為寂靜、此為殊妙:
    即非想非非想處。』
    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    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非想非非想處;
    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    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
    轉生到達非想非非想處(禪定)住處。
    諸比丘!是稱之為非想非非想處適切之道跡,
    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」
    ﹙➋ 阿難疑問 ☙﹚
    作如是說時,尊者阿難白世尊言:
    「世尊!若有比丘,如此行道──
    『一切無我、彼非我所有;
    未來亦應無我,彼亦應非我所有;
    不論當下存在,或已經存在,我當捨彼!』
    如是彼得到捨心(平等)。
    世尊!彼比丘能否般涅槃?或不能般涅槃耶?」
    「阿難,於此某比丘能般涅槃,於此某比丘不能般涅槃。」
    「世尊!有如何因,有如何緣,
    於此某比丘能般涅槃,又於此某比丘不能般涅槃耶?」
    ﹙➌ 最勝取著 ☙﹚
    「阿難!此處有比丘,如此行道──
    『一切無我、彼非我所有;
    未來亦應無我,彼亦應非我所有;
    不論當下存在,或已經存在,我當捨彼!』
    如是彼得到捨心(平等)。
    彼歡喜捨心(平等),持續歡迎、執著於此。
    彼歡喜捨心(平等),持續歡迎、執著於此時,
    識則有所依止,有此當下(五蘊)之取著。
    阿難!有取著(五蘊)之比丘不能般涅槃。」
    「世尊!若然,彼比丘心意執取,取著於何處(五蘊)耶?」
    「阿難!非想非非想處天!」
    「世尊!人云:『彼比丘心意執取,
    取著於最勝(五蘊)之取著』耶?」
    「阿難!彼比丘心意執取,取著於最勝(五蘊)之取著。
    阿難!其最勝(五蘊)之取著,即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!
    ﹙➍ 無取涅槃 ☙﹚
    阿難!此處有比丘,如此行道──
    『一切無我、彼非我所有;
    未來亦應無我,彼亦應非我所有;
    不論當下存在,或已經存在,我當捨彼!』
    如是彼得到捨心(平等)。
    彼不歡喜捨心(平等),不持續歡迎、不執著於此。
    彼不歡喜捨心(平等),不持續歡迎、
    不執著於此時,識則無所依止,無此當下(五蘊)之取著。
    阿難!無取著(五蘊)之比丘能般涅槃。」
    〈叁、結語 ➲〉
    「世尊!稀有哉!世尊!未曾有哉!
    世尊!世尊為我等說示暴流之無傷度脫,
    世尊!然而如何為『聖解脫』耶?」
    〔一、度脫暴流 ➥〕
    「阿難!此處有聖弟子比丘,作如是思念:
    『⑴ 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    ⑵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    ⑶ 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    ⑷ 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    ⑸ 凡是非想非非想處;
    ⑹ 凡是不動想;
    ⑺ 凡是無所有處想──
    ⑻ 一切都是:有這個(五蘊)身體(是有身見)!
    ⑼ 都受限於:有這個(五蘊)身體(是有我見)!
    〔二、聖解脫 ➥〕
    ❶ 凡是不死(不動涅槃)者,
    ❷ 彼心由於無取著(五蘊),
    ❸ 而獲得(聖)解脫。』
    〔三、世尊總結 ➥〕
    阿難!此確實是由我所(教導)──
    ㈠ 說示:(色界及無色界)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;
    ㈡ 說示:(無為三昧)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;
    ㈢ 說示:(無取涅槃)非想非非想處適切之道跡;
    ㈣ 又漸次說示:暴流之度脫;
    ㈤ 說示:聖解脫。
    阿難!但願有慈念之老師,為諸弟子利益所作之垂示慈悲者,我已皆為汝等而作。
    阿難!此處有樹下!此處有空閑處!
    阿難!宜於禪思!不得放逸!不得日後有悔!
    此是我對汝等之再三教導。」』

    《中部經典‧雙小品‧第四十三經‧有明大經》說示(不動心解脫):
    〝➊ 尊者!貪為計較之因,瞋為計較之因,痴為計較之因──
    彼等漏盡比丘,已捨、已斷根,如截多羅樹頭,歸於非有,未來為不生法。
    尊者!與『無量心解脫』相比,彼等『不動心解脫』稱為最上。
    彼『不動心解脫』,即貪空、瞋空、痴空也。
    ➋ 尊者!貪障、瞋障、痴障──
    彼等漏盡比丘,已捨、已斷根,如截多羅樹頭,歸於非有,未來為不生法。
    尊者!與『無所有心解脫』相比,『不動心解脫』稱為最上。
    彼『不動心解脫』,即貪空、瞋空、痴空也。
    ➌ 尊者!貪為取相,瞋為取相,痴為取相──
    彼等漏盡比丘,已捨、已斷根,如截多羅樹頭,歸於非有,未來為不生法。
    尊者!與『無相心解脫』相比,『不動心解脫』稱為最上。
    彼『不動心解脫』,即貪空、瞋空、痴空也。〞

    《中部經典‧雙小品‧第四十四經‧有明小經》說示(想受滅盡定):
    滅盡,是『出離障礙』的意思;想受滅盡定──
    是出離一切『心想與心受障礙』的不動禪定。
    『〔一〕「聖尼!如何入想受滅盡定耶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入想受滅盡定之比丘,不生如是念:
    『我將入想受滅盡定』,
    或『我正入想受滅盡定』,
    或『我已入想受滅盡定』。
    其時,本如是修習心,是故如是之趣向也。」
    〔二〕「聖尼!比丘入想受滅盡定時,先滅何法耶?為身行耶?為語行耶?或心行耶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入想受滅盡定之比丘,➊ 先滅語行,➋ 次身行,➌ 其次心行也。」
    〔三〕「聖尼!如何是想受滅盡定之起出耶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時,不生如是念:
    即『我將由想受滅盡定起出』,
    或『我正由想受滅盡定起出』,
    或『我已由想受滅盡定起出』。
    彼本如是修習心,是故以至如是之趣向。」
    〔四〕「聖尼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時,先生何法耶?為身行耶?為語行耶?或心行耶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時➊ 先生心行,➋ 次身行,➌ 其次語行也。」
    〔五〕「聖尼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時,觸幾種觸耶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時,觸三種觸:➊ 空觸、➋ 無相觸、➌ 無願觸也。」
    〔六〕「聖尼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出已,心何所傾、何所趣、何所導?」
    「居士毘舍佉!比丘從想受滅盡定起出已心➊ 傾向遠離、➋ 趣向遠離、➌ 導向遠離。」』}

卍    卍    卍

《佛遺教經》課誦本【淺譯與解說版】 The Buddha's Last Bequest
── 佛曆 2562.8.18(日)菩提僧團 ──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(感謝您的留言!歡迎藏經校對,校對稿請寄回 “翠峰精舍” palitxt@gmail.com 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