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6日 星期二

《佛遺教經》課誦本【淺譯與解說】(未完稿!) The Buddha's Last Bequest
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 Sambuddhassa.
皈命──於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

供養──無上世尊、無上法身、無上舍利
To Make Offerings to Supreme Buddha, Dhamma, Holy Scriptures.

佛曆 2561. 11. 6 菩提僧團 Ven. Devacitta 結集恭譯
巴利聖典 palitxt@gmail.com ✍ https://sites.google.com/site/palishengdian

《佛遺教經》課誦本【淺譯與解說】 The Buddha's Last Bequest
~姚秦 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 恭譯,心 法師 整理。

【禮佛偈】

皈命於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。(合掌三頌!)

【三皈戒文】

★ 三皈依──
我以佛為皈依處;
我以法為皈依處;
我以僧伽為皈依處。

再次,我以佛為皈依處;
再次,我以法為皈依處;
再次,我以僧伽為皈依處。

第三次,我以佛為皈依處;
第三次,我以法為皈依處;
第三次,我以僧伽為皈依處。

★ 五戒文──
㈠ 我願學習不殺生戒。
㈡ 我願學習不偷盜戒。
㈢ 我願學習不邪淫戒。
㈣ 我願學習不妄語戒。
㈤ 我願學習不飲酒戒。

★ 十戒文──
㈠ 我受持禁殺生學處。
㈡ 我受持禁不與取學處。
㈢ 我受持禁非梵行學處。
㈣ 我受持禁妄語學處。
㈤ 我受持禁沈醉穀酒、果酒、酒類學處。
㈥ 我受持禁非時食學處。
㈦ 我受持禁舞誦、唱歌、音樂、觀劇學處。
㈧ 我受持禁持華香、薰香、塗香、扮飾、裝飾學處。
㈨ 我受持禁高床、大床學處。
㈩ 我受持禁領受金、銀學處。

★ 頂禮三寶──
我皈依,於佛陀;涅槃,無衰退!
我皈依,正法律;具足,慚與愧!
我皈依,賢聖僧;熱心,尊敬學!
南無佛!南無法!南無僧!南無戒!(禮畢放掌。)

卍 卍 卍

♨ 第一篇 說法緣起 Occasion

[1] 釋迦牟尼佛,初轉法輪,度阿若憍陳如;最後說法,度須跋陀羅。
【譯文】{佛陀世尊在菩提伽耶的菩提樹下修行;因為徹悟四聖諦真理,所以成就無上正覺。
然後,祂來到鹿野苑初次教導四聖諦的無上法門,讓阿若憍陳如等五位比丘先後成就阿羅漢。
經過近五十年漫長的說法歲月,世尊在拘屍那羅,教導了最後一位弟子須跋陀羅成為阿羅漢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「四聖諦」呢?四聖諦(就是)第一義諦 ➾
➊ 苦聖諦(生老病死);➋ 集聖諦(貪瞋痴);
➌ 滅聖諦(涅槃智慧);➍ 道聖諦(八正道)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拘利村品‧世間經》說示(四聖諦的意義):
「〔一、四聖諦之總說:〕
諸比丘!有此四諦,聖者之真理。
以何為四(聖諦)耶?即──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〔二、四聖諦之意義:〕
於此(人天八眾中──)
① 天界(忉利天眾以上),
② 魔界,
③ 梵界,
④ 沙門,
⑤ 婆羅門,
⑥ 人類(剎帝利眾、居士眾等),
⑦ 天神(四大王天),
⑧ 非人(天龍八部);
實以如來為聖者。
故名(聖者之真諦)為:『聖諦』。
〔三、四聖諦之實踐:〕
是故,諸比丘!
⑴ 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⑵ 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⑶ 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⑷ 於『此是到達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拘利村品‧應遍知經》說示(四聖諦的說明):
☆ 四聖諦之責任 ☞
① 苦聖諦 ➾ 應被正知;
② 集聖諦 ➾ 應被征服;
③ 滅聖諦 ➾ 應親自經歷;
④ 道聖諦 ➾ 應被修習。
「〔一、四聖諦之總說:〕
諸比丘!有此四諦,聖者之真理。
以何為四(聖諦)耶?即──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諸比丘!此等四諦,是聖者之真理。
〔二、四聖諦之目的:〕
諸比丘!然而,此等四聖諦,
⑴ 有應被正知之聖諦;
⑵ 有應被征服之聖諦;
⑶ 有應親自經歷之聖諦;
⑷ 有應被修習之聖諦。
〔三、四聖諦之責任:〕
諸比丘!何為應被正知之聖諦耶?
諸比丘!⑴ 『苦聖諦』應被正知;
⑵ 『苦之集聖諦』應被征服;
⑶ 『苦之滅聖諦』應親自經歷;
⑷ 『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』應被修習。
〔四、四聖諦之實踐:〕
是故,諸比丘!
⑴ 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⑵ 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⑶ 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⑷ 於『此是到達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老品‧佛陀證悟偈》說示(滅盡生死的渴愛):
〝(一五三偈:)
「經多生流轉(多生以來,我佛陀本人),
但未得發現(在輪迴中尋找──但找不到呀)?
予求作屋者(建造此屋的人──輪迴的原因)?
受苦又轉生(不斷的輪迴實在苦啊……)!」
(一五四偈:)
「已見作屋者(造作屋舍的人啊!我終於找到你了)!
勿再為造屋(不要再建造房屋──不要再輪迴了)!
椽桷皆打破(我佛陀所有屋椽──結縛都已破壞),
棟梁已挖掘(建造屋子的棟樑──無明連根拔起);
心既證無為(心達到完全寂靜──無為法的涅槃),
渴愛得滅盡(滅盡生死的渴愛,不再輪迴苦海了)!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佛陀的讚美詞 ~☺)
瞿曇家的悉達多太子是淨飯王和摩耶夫人的兒子。
二十九歲時出家修行,追求究竟的正法。
出家後的前六年,他在恆河附近遊行,親近著名的宗教師,學習他們的理論和修行方法。
他也修習嚴厲的苦行,但發現這些方法都不是究竟法,於是決心尋找自己的理論和修行方法。
從此以後,他放棄苦樂兩種極端的修行,發現(不執著苦樂的)中道,而證得究竟涅槃。
中道就是八正道。
一天夜晚,悉達多王子在尼連禪河邊的菩提樹下開悟了,那一年他三十五歲。
當天初夜,他明白自己的過去世(宿世明);
中夜時,他證得天眼(天眼明);
後夜時,他證悟緣起法(漏盡明)。
所以第二天,天剛亮的時候,他已經由於自己的努力和智慧究竟明白四聖諦:苦、集、滅、道。
從此人們稱呼他瞿曇佛(瞿曇,或譯為:喬達摩)。〞
《中部經典‧根本法門品‧第二經‧一切漏經》說示(漏盡並非不知不見):
「比丘們!我說:
『由於認知、因為看見,而有諸漏滅盡;不是由於不知!不是因為不見!』
比丘們!我說:
『由於認知什麼?因為看見什麼?而有諸漏滅盡呢?』
『如理作意』──如理性且注意,與『非理作意』──非理性且注意:
比丘們!由於非理作意,那麼──未生諸漏,將會生起;已生諸漏,將會增長。
比丘們!由於如理作意,那麼──未生諸漏,將會不生;已生諸漏,將會消失。」
《小部經典‧如是語‧四集‧漏盡經》說示(知見者而有漏盡):
〝「諸比丘!我說知者、見者而有漏盡,非不知者,非不見者。
然諸比丘!於知何者、見何者而有漏盡耶?
諸比丘!此為苦!知者、見者為盡有漏者。
諸比丘!此為苦之集起,知者、見者為盡有漏者。
諸比丘!此為苦之滅盡,知者、見者為盡有漏者。
諸比丘!此為導向苦滅之道跡,知者、見者為盡有漏者。
實諸比丘!如是知者、見者而有漏之盡。」世尊說此義已。
於此處如是說(偈語):
「勤學有學者,能行直道者;
最初漏盡智,從此悟無間;
從此了解脫,解脫智放捨;
生起漏盡智,此繫縛已滅;
莫放任懈怠,無智成愚者;
學習達涅槃,枷鎖盡脫落。」〞}
[2] 所應度者,皆已度訖;於娑羅雙樹間,將入涅槃。
【譯文】{能夠接受聖教的弟子,都已經證得聖果了……
世尊即將要在一對娑羅樹之下入無餘涅槃,離開世間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諸法根本經》說示(佛法的簡介):
☆ 注意:『慾』望與意『欲』的不同用法 ➾
慾漏、慾愛,慾望的『慾』,指所求,是名詞。
少欲、愛欲、意欲的『欲』,指希求,是動詞。
☆ 原始佛法的十個根本精神 ➾
➊ 意圖為源;➋ 注意而生;
➌ 接觸收集;➍ 感受匯合;
➎ 心定為首;➏ 深念增上;
➐ 智慧得度;➑ 解脫為諦;
➒ 不死不動;➓ 涅槃究盡。
「諸比丘!若外道修行者,如是問:
『友!➀ 一切諸法,以何為根源耶?
➁ 一切諸法,從何發生耶?
➂ 一切諸法,從何集起耶?
➃ 一切諸法,以何為合流耶?
➄ 一切諸法,以何為首要耶?
➅ 一切諸法,以何為威力耶?
➆ 一切諸法,以何為超越耶?
➇ 一切諸法,以何為真諦耶?
➈ 一切諸法,以何為不動耶?
➉ 一切諸法,以何為圓滿耶?』
諸比丘!若如是問,則汝等當如是答於彼外道修行者:
『友!❶ 一切諸法,以意欲(意圖)為根源!
❷ 一切諸法,從注意發生!
❸ 一切諸法,從接觸集起!
❹ 一切諸法,合流於感受!
❺ 一切諸法,以心定為首要!
❻ 一切諸法,以深念為威力!
❼ 一切諸法,以般若為超越!
❽ 一切諸法,以解脫為真諦!
❾ 一切諸法,以不死為不動!
❿ 一切諸法,以涅槃為圓滿。』
諸比丘!若如是問,則汝等當如是答彼外道修行者。」}
[3] 是時中夜,寂然無聲,為諸弟子,略說法要:
【譯文】{這個時候,正好是晚上十點,到凌晨兩點之間的中夜。
上千人的聖弟子們聚在一起,安靜沒有任何聲音,專心聽佛開示……
唯一能夠聽到的是,世尊最後為眾弟子反覆叮嚀,提醒修行重點:
(就是──戒定慧、四不壞信、四聖諦、八聖道分、三十七道品!)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地震品‧略說法要經》說示(如何繼承世尊所說):
☆ 略說法要 ➾ ① 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;② 慈心解脫;
③ 悲心解脫;④ 喜心解脫;⑤ 捨心解脫;⑥ 觀身念住;
⑦ 觀受念住;⑧ 觀心念住;⑨ 觀法念住;⑩ 現法樂住。
〝一時,有一比丘,往詣世尊之處。
至已,禮敬世尊,坐於一面。
坐於一面之彼比丘白世尊言:
「大德世尊!願略為我說法。
我從世尊聞法,獨靜居、不放逸、熱誠、專精而住。」
「此處有一類愚人誓願,如是向我請求:
若勸請我說法,則想像應該可以追隨我。」
「大德世尊!略為我說法,善逝!略為我說法。
我當了解世尊所說之義,我當繼承世尊之所說。」
「〔一、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:〕
比丘!然者,汝當如是學:
『於內令我心住於善住,令已生之惡不善法於心無住。』
〔二、慈心解脫:〕
比丘!汝若令心住於善住,令已生之惡不善法於心無住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修習、更加認真修習慈心解脫,作車乘、作基礎、隨念住、圓滿積集、善自努力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三、悲心解脫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修習、更加認真修習悲心解脫,作車乘、作基礎、隨念住、圓滿積集、善自努力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四、喜心解脫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修習、更加認真修習喜心解脫,作車乘、作基礎、隨念住、圓滿積集、善自努力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五、捨心解脫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修習、更加認真修習捨心解脫,作車乘、作基礎、隨念住、圓滿積集、善自努力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六、觀身念住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在身體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,隨時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七、觀受念住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在感受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感受,隨時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八、觀心念住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在心意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心意,隨時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九、觀法念住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,
則比丘!其次,汝當如是學:
『我當在諸法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諸法,隨時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』
比丘!汝當如是學。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多習此三摩地,
⑴ 則比丘!其次,汝當有尋有伺而修習此三摩地;
⑵ 無尋唯伺而修習;
⑶ 無尋無伺而修習;
⑷ 有喜而修習;
⑸ 無喜而修習;
⑹ 俱悅而修習;
⑺ 俱捨而修習!
〔十、現法樂住:〕
比丘!汝若如是修習、善修習此三摩地──
⑴ 則比丘!汝當行安穩而行;
⑵ 住安穩而住;
⑶ 坐安穩而坐;
⑷ 臥安穩而臥。」
然後,彼比丘承世尊教此教誡,從座而起,禮敬世尊,右遶而去。
於是,彼比丘獨遠離,不放逸、熱誠、專精而住──
不久之後,彼善男子,正恰當地,由家離家,為出家者,圓滿無上究竟梵行──
於現見法,自證通智、親自經歷,具足而住。
證知:「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」
彼比丘為阿羅漢之一人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「四不壞信」呢?(就是) ➾
佛弟子,對於佛法僧三寶,以及戒律最基本的信心;
也可以說是:辨別自己是不是佛教徒最基本的條件。
四不壞信,有時叫做:四不壞淨、四法鏡、四證淨。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六經‧大般涅槃經》說示(四不壞信):
➊ 佛不壞信;➋ 法不壞信;➌ 僧不壞信;➍ 戒不壞信。
★ 什麼叫做:「佛不壞信」呢?(就是) ➾
親近善士(初果以上聖者及聖典的法身舍利)──堅定信仰佛陀:
⑴ 應供(阿羅漢);⑵ 獨自現證正等正覺者;⑶ 明行足者;⑷ 善逝者;⑸ 世間解者;
⑹ 無上士者;⑺ 調御丈夫者;⑻ 天人師;⑼ 佛陀;⑽ 世尊。
★ 什麼叫做:「法不壞信」呢?(就是) ➾
聽聞正法(四聖諦及三十七道品)──堅定信仰佛法:
⑴ 世尊善說(是世尊──所善妙解說的「聖法」);
⑵ 現見之法(是現見──眼前,能夠「完全」被發現的);
⑶ 能超越時(是無時──不需要等待時機因緣);
⑷ 即身近觀、言能知見(是來觀──
只要出現在眼前的事物,請你親自現前觀察);
⑸ 示導涅槃(是引導──
也能透過聖者的引導、接近,自然通達「涅槃」的真相);
⑹ 唯智者所親證(覺悟的心──是各自覺知發現的,可作為真理的證明)。
★ 什麼叫做:「僧不壞信」呢?(就是) ➾
如理思惟(正思惟、聞思修慧)──堅定信仰僧伽:
⑴ 具足勝妙行;⑵ 具足質直行;⑶ 具足如理行;
⑷ 具足如法行,所謂 ⑸ 四雙八輩。世尊之聖弟子僧伽,⑹ 應恭敬;
⑺ 尊重;⑻ 供養;⑼ 合掌禮拜;⑽ 是世間之無上福田。
★ 什麼叫做:「戒不壞信」呢?(就是) ➾
法隨法行(依教奉行)──堅定信仰聖戒:
⑴ 不壞碎(指「正見」);⑵ 無瑕疵(指「正思惟」);
⑶ 無斑點(指「正語」);⑷ 無雜穢(指「正業」);
⑸ 解脫自在(指「正命」);⑹ 智者讚歎(指「正精進」);
⑺ 無執取(指「正念」);⑻ 導於定(指「正定」)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沙門法品‧具足聖道經》說示(四證淨與證甘露):
☆ 四不壞淨、四法鏡、四證淨 ➾
不可動搖的信心,稱為不壞淨、不壞信或證淨。
四證淨,是指對於佛、法、僧、戒,四種不可動搖的信念和信心。
證淨,是「洞見」的意思;四證淨,是「洞見」究竟涅槃,不可動搖的基礎。
「諸比丘!具足六法(證淨)之提謂居士(家主),
堅固皈信於如來、現見(四聖諦)不死之甘露、
趣向於親證不死之涅槃(聖道)。
以何為六(聖道)耶?即──
➀ 佛證淨(不壞信:不可動搖的信心);
➁ 法證淨;
➂ 僧伽證淨;
➃ 聖戒;
➄ 聖智;
➅ 聖解脫。」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應請品‧釋氏摩訶那摩經》說示(六隨念是聖者的現法樂住):
☆ 一切證得聖果之聖弟子,隨時所保持現法樂住的狀態(就是) ➾
➊ 隨時念佛;➋ 隨時念法;➌ 隨時念僧;
➍ 隨時念戒;➎ 隨時念施;➏ 隨時念天。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佛』呢?(就是) ➾
〝「大德!一切之聖弟子證得聖果、已知教法者,隨時保持如何之狀態?」
「摩訶那摩!一切之聖弟子證得聖果、已知教法者、隨時保持如是之狀態:
摩訶那摩!世有聖弟子,隨時憶念如來而謂:
『如是,世尊實是⑴ 阿羅漢──應供者;
⑵ 正遍知──獨自現證正等正覺者;
⑶ 明行足者;⑷ 善逝者;⑸ 世間解者;⑹ 無上士者;
⑺ 調御丈夫者;⑻ 天人師;⑼ 佛陀;⑽ 世尊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如來之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如來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佛隨念』。」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法』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摩訶那摩!聖弟子,隨時憶念法而謂:
『世尊善說,⑴ 現見之法、⑵ 能超越時,⑶ 即身近觀,言能知見,⑷ 示導涅槃、⑸ 唯智者所親證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法之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法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法隨念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僧』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摩訶那摩!聖弟子,隨時憶念僧而謂:
『世尊之聖弟子僧伽,⑴ 具足勝妙行、⑵ 具足質直行、⑶ 具足如理行、⑷ 具足如法行,所謂 ⑸ 四雙八輩。
世尊之聖弟子僧伽,⑹ 應恭敬、⑺ 尊重、⑻ 供養、⑼ 合掌禮拜、⑽ 是世間之無上福田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僧之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僧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僧隨念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戒』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自已之戒德,即:『⑴ 不壞碎、⑵ 無瑕疵、⑶ 無斑點、⑷ 無穢、⑸ 解脫自在、⑹ 智者讚歎、⑺ 無執取、⑻ 導於定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戒德之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戒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戒隨念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施』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自已之佈施而謂:
『嗚呼!於我有利,嗚呼!於我有善利。我於慳垢所纏眾中,心離慳垢而住家,施無所惜,舒展其手而施,樂施捨、容乞與,樂於分享施物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佈施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佈施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施隨念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隨時念天』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摩訶那摩!聖弟子修天隨時憶念而謂:
『有四大王天、有三十三天、有夜摩天、有兜率陀天、有樂變化天、有他化自在天、有梵眾天、有其上之天──
➊ 彼諸天成就信,歿於此處而生彼處,我亦同有信;
➋ 彼諸天成就戒,歿於此處而生彼處,我亦同有戒;
➌ 彼諸天成就聞,歿於此處而生彼處,我亦同有聞;
➍ 彼諸天成就施,歿於此處而生彼處,我亦同有施;
➎ 彼諸天成就慧,歿於此處而生彼處,我亦同有慧。』
摩訶那摩!聖弟子隨時憶念己與諸天之➊ 信、➋ 戒、➌ 聞、➍ 施、➎ 慧之時,彼心不纏縛於貪、不纏縛於瞋、不纏縛於痴;彼心其時,即依天而質直端正。
復次,摩訶那摩!心質直端正之聖弟子,隨義而得欣,隨法而得欣,得法所引之欣,可欣者生喜,有喜意之身者輕安,身輕安者受樂,受樂者心得定。
摩訶那摩!聖弟子於不平等眾中,得平等而住,於有惱害眾中,無惱害而住,入於法流,名為『修天隨念』。
摩訶那摩!一切聖弟子證得聖果、已知教法者,隨時保持此狀態。〞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雜品‧男孩和精靈經》說示(如何念佛):
☆ 六隨念 ➾ ① 常念佛;② 常念法;③ 常念僧;
④ 常觀身;⑤ 常持戒不殺生;⑥ 常喜樂禪修。
〝➊ 常念佛 ☞
(二九六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常不忘佛陀(常念佛:釋迦‧喬達摩‧佛陀)!」
➋ 常念法 ☞
(二九七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常不忘達摩(常念法)。」
➌ 常念僧 ☞
(二九八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常不忘僧伽(常念僧伽)。」
➍ 常觀身 ☞
(二九九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恆念心至身(常觀身念住)。」
➎ 常持戒不殺生 ☞
(三○○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慈意心護生(常樂無傷害)。」
➏ 常喜樂禪修 ☞
(三○一偈:)
「常善自覺醒(時刻保持醒覺),
永恆佛弟子(喬達摩的聖弟子)!
不分晝與夜(日夜不分)──
悅意勤修習(常喜樂禪修)。」〞}

♨ 第二篇 戒不壞信 On the Cultivation of Virtue in this World
第一品 ✩ 培養戒德 Exhortation on Keeping the Precepts

[4] 「汝等比丘!於我滅後,當尊重、珍敬,波羅提木叉。
【譯文】{「比丘們!在我入無餘涅槃,離開世間以後,應當尊重、珍視、恭敬:
比丘戒律、比丘尼戒律及其他一切佛陀所制定的戒律是──解脫到達彼岸的根本!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波羅提木叉』(戒律)呢?(就是) ➾
『波羅提』是朝向,『木叉』是解脫;『波羅提木叉』合起來就是朝向解脫。
所以『戒律』就是解脫(貪瞋痴),朝著(戒定慧)涅槃的方向前進的意思。
另外『戒』字(音譯叫尸羅)意譯含有:戒行、習慣、道德的意思。
所以『戒』是『戒德』也就是:誠實不欺、有慚有愧,德行的意思。
(尸羅:尸是堅持,羅是抓牢;引申為巖石、德行、戒如堅石!)
從這裡,可以知道……
如果,認為佛法是什麼都不執著的人,表示他根本不懂佛法!
因為,佛法實在是教人要『擇善固執』尊重倫理道德,即使──
犧牲生命,也要圓滿戒行,更何況是為了要離開慾望貪求呢?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功德品‧戒喻之一經》說示(戒德是解脫的根本):
『➊ 諸比丘!破戒、壞戒者,害不悔之所依;
➋ 無不悔、壞不悔者,害歡悅之所依;
➌ 無歡悅、壞歡悅者,害喜之所依;
➍ 無喜、壞喜者,害輕安之所依;
➎ 無輕安、壞輕安者,害樂之所依;
➏ 無樂、壞樂者,害正定之所依;
➐ 無正定、壞正定者,害如實智見之所依;
➑ 無如實智見、壞如實智見者,害厭離之所依;
➒ 無厭離、壞厭離者,
➓ 害解脫智見之所依。』
☆ ➊ (破)戒 ✄ ➋ (無)不悔 ✄
➌ (無)歡悅 ✄ ➍ (無)喜 ✄
➎ (無)輕安 ✄ ➏ (無)樂 ✄
➐ (無)正定 ✄ ➑ (無)如實智見 ✄
➒ (無)厭離(聖解脫) ✄ ➓ (無)解脫智見(漏盡智)。 ~☹}
[5] 如暗遇明,貧人得寶。
【譯文】{戒律就好像,在黑暗的地方遇見了光明;貧窮的人獲得了財寶,非常珍貴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赤馬品‧四極遙遠經》說示(度脫生死海比天地遙遠):
☆ 太陽( Verocana ) ➾
在巴利聖典裡,一共只出現五次,都是稱呼:太陽!
完全沒有:毗盧遮那( Verocana )法身佛的說法。
無明凡夫:印度宗教、民間信仰,以訛傳訛的果報!
『「諸比丘!有此四者,極其遙遠。
四者為何?
㈠ 諸比丘!天空與大地,
此是第一,極其遙遠。
㈡ 諸比丘!大海之此岸與彼岸,
此是第二,極其遙遠。
㈢ 諸比丘!太陽之昇處與沒處,
此是第三,極其遙遠。
㈣ 諸比丘!聖眾與凡夫之教法,
此是第四,極其遙遠。
諸比丘!此等四者,是極其遙遠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天涯別地淵(天空與大地真是不同),
海角又隔離(渡大海彼岸也說遙遠);
日出極東昇(旭日從極遠東方昇起),
日沒窮西墜(夕陽到無窮西方落下);
度脫更說遙(但了脫生死真說永劫),
聖凡法殊懸(聖凡的教法差別更大)──
不死聖道跡(到達不死的八聖道分),
真理不動轉(是不動搖的永恆真理);
邪道剎消亡(但邪道很快自取滅亡),
卑俗棄聖法(俗人卑劣地離棄聖教)。」』}
[6] 當知此,則是,汝等大師,若我住世,無異此也!
【譯文】{應當知道:這些戒律就像引導你們的大恩師、大導師一樣!
你們若能持守戒律、守護根門、正念正知,也就好像我仍然住持世間。
完全沒有什麼不同!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根門』(六入處)呢?(就是) ➾
一切見、聞、覺、知的刺激、六種感官作用的:門戶。
所謂『六根』門戶,不是指解剖學意義上的肉體器官。
根門,也叫做:六界、六根、六入、內六處或六入處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界相應‧種種品‧種種受經》說示(何謂六界):
〝比丘們!緣種種界,生種種觸,緣種種觸,生種種受。
比丘們!什麼,叫做『種種界』呢?
➊ 眼界、➋ 耳界、➌ 鼻界、➍ 舌界、➎ 身界、➏ 意界等。
比丘們!這些,叫做種種界。〞
➊ 眼(根)──視覺(門戶);
➋ 耳(根)──聽覺(門戶);
➌ 鼻(根)──嗅覺(門戶);
➍ 舌(根)──味覺(門戶);
➎ 身(根)──觸覺(門戶);
➏ 意(根)──知覺(門戶)。
換句話說,『根門』不是只有生理的感官,同時也是心理的門戶。
例如:『心眼』是『視覺』可以說是眼根,但也可以歸類為意根。
中道思想:緣生萬法沒有獨立的『六根』,也沒有獨立的『六境』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六根品‧預流經》說示(聖弟子達到等覺):
認識『六根』是聖弟子達到等覺的關鍵。
〝諸比丘!有六根。以何為六根耶?
謂:『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、意根』是。
諸比丘!聖弟子,對此六根之集、滅、味、過患、出離,如實知故,諸比丘!此聖弟子名之為預流,為不墮法,決定趣向等覺。〞
☆ 要『滅盡六根』可見六根絕對不是指『解剖學』上的身體感官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六根品‧等覺經》說示(佛陀證得等覺):
認識『六根』是佛陀證得正等正覺的關鍵。
〝諸比丘!有六根。以何為六根耶?
謂:『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、意根』是。
諸比丘!我對此六根之集、滅、味、過患、出離,未如實證知時,
諸比丘!我於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、眾生界中,不被稱為無上正等正覺之現等覺者。
諸比丘!然而我對此六根之集、滅、味、過患、出離,如實證知故,
諸比丘!我於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、眾生界中,稱之為無上正等正覺之現等覺者。
又,我生智見:『我心解脫為不動,此為最後之生,更不受後有。』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一切品‧所謂一切經》說示(六根緣生一切):
☆ 除了六入處(內外六處)以外,並沒有像是──
七識(末那識)、八識(阿賴耶識)及如來藏、真如、空性等等空想出來的東西!
〝諸比丘!何者為『一切』耶?
❶ 眼與色;
❷ 耳與聲;
❸ 鼻與香;
❹ 舌與味;
❺ 身與觸;
❻ 意與法是。
諸比丘!此名之為:『一切!』
諸比丘!若人有如是言:
『願我!放棄此(六入處)之一切,
令有般若智慧,使我知見其他一切者!』
則彼僅為言說;
逢他人審問,既無能作答;
又更陷於苦惱破壞(被屠殺之惡果)。
何以故?
諸比丘!此猶如對相違之邪境界故。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一切品‧捨離一切經》說示(六根緣生一切應當捨棄):
☆ 如果『六入處』,只是解剖學上的肉體器官,要如何滅盡『一切』呢?
〝諸比丘!以何為『一切』捨棄之法耶?
❶ 諸比丘!眼應捨棄,色應捨棄,眼識應捨棄,眼觸應捨棄,
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
❷ 耳應捨棄,聲應捨棄,耳識應捨棄,耳觸應捨棄,
凡緣此耳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
❸ 鼻應捨棄,香應捨棄,鼻識應捨棄,鼻觸應捨棄,
凡緣此鼻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
❹ 舌應捨棄,味應捨棄,舌識應捨棄,舌觸應捨棄,
凡緣此舌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
❺ 身應捨棄,觸應捨棄,身識應捨棄,身觸應捨棄,
凡緣此身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
❻ 意應捨棄,法應捨棄,意識應捨棄,意觸應捨棄,
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應捨棄。〞}

[7] 持淨戒者,不得,販賣貿易、安置田宅、畜養人民、奴婢、畜生;
【譯文】{一位持守清淨戒律的比丘比丘尼、沙彌沙彌尼或出家修行者不應該:
經營商業、投資仲介、購置田地、興建宅舍、攜家帶眷、擁有奴僕、飼養畜生。}
〖解說〗{☆ 十戒文『我受持禁領受金、銀學處』 ➾
金,為黃金。銀,為貨幣、銅錢、木錢、膠錢等;
凡通用的貨幣,這兩者都屬於金銀。
沒有任何方式說:出家人接受金錢是可以的!
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捨懺‧第十九條》說示(買賣金銀):
『若比丘,從事於買賣各種金銀者,犯捨懺。
〔比丘尼捨懺二二〕』
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捨懺‧第二十條》說示(交易物品):
『若比丘,交易種種物品者,犯捨懺。
〔比丘尼捨懺二三〕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生穀中略三品‧金銀經》說示(遠離金銀收受):
『一時,世尊將少許之塵土,置於指甲尖端,示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對此作如何思惟耶?
我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何者為多耶?」
「大德!此大地土為多;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為少。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
非成算數、非成譬類、非成一分。」
「諸比丘!如是,遠離金銀收受之眾生為少;
而又,不遠離金銀收受之眾生為多。」
「何以故耶?
諸比丘!乃不見四聖諦故。
何為四(聖諦)耶?即: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是故,諸比丘!
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』}

[8] 一切種植,及諸財寶,皆當遠離,如避火坑;
【譯文】{一切的耕種、栽植事業,以及所有的錢財、金銀珠寶……
都應當迴避遠離:就好像迴避地獄、火坑要遠遠逃離,唯恐不及!}
〖解說〗{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捨懺‧第十八條》說示(接受金銀):
『任何比丘,允諾接受金銀、錢財,或叫人拿,或存放者,犯捨懺。
〔比丘尼捨懺二一〕』
《聖律‧比丘類‧捨墮篇‧蠶絲品‧捨墮十八經》說示(禁領受金、銀學處制戒因緣):
『〔一、制戒因緣:〕
爾時,佛世尊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園。
❶ 其時,具壽優波難陀釋子,屢次拜訪(王舍城)某一常施食檀越家(長期連續不斷地供養之施主)。
凡是在彼家若煮嚼食(硬食)、噉食(軟食);其後,必留給具壽優波難陀釋子分配之部分。
❷ 又,一日將晚,彼家正巧煮肉,
其後,已經保留給優波難陀釋子分配之部分。
彼家小孩至近破曉時,站起來哭泣曰:
「給與我肉!」
其時,彼居士對其夫人曰:
「大德所分配之部分,要給與小孩。
另外購買已,應可施與大德。」
❸ 其時,具壽優波難陀釋子於晨時穿著法衣,
持袈裟及缽,往詣彼(居士)家,
至已,在準備好之座位上坐下。
其時,彼居士至具壽優波難陀之前;
至已,敬禮而退於一面坐。
一面坐已,彼居士如是言具壽優波難陀釋子曰:
「大德!昨晚正巧煮肉,
其後,已經保留給大德分配之部分。
大德!(我家)小孩至近破曉時,站起來哭泣曰:
『給與我肉!』
大德所分配之部分,已給與小孩。
大德!可以一錢貨幣,買來何物耶?」
「賢者!此一錢貨幣,已贈予我乎?」
「然!已贈予大德。」
「賢者!要把此一錢貨幣給與我。」
〔二、眾人非難:〕
❶ 其時,彼居士給與具壽優波難陀釋子一錢貨幣以後,遭受(眾多在家人之)譏嫌非難:
「恰如我等接受金錢,彼等沙門釋子也是如此接受金錢。」
❷ 其後,諸比丘,聽聞許多(在家)人對此(具壽優波難陀釋子之)事,譏嫌非難。
❸ 彼等比丘中之少欲者,亦對此事,譏嫌非難:
「名為具壽優波難陀釋子,何以要接受金錢耶?」
〔三、佛陀制戒:〕
❶ 其時,諸比丘以此具壽優波難陀釋子之事,受到許多方式責罵之後,報告世尊。
「聽說,優波難陀!汝確實接受金錢耶?」
「實然!世尊!」
佛世尊強烈地呵責曰:
「名為愚人!何以汝要接受金錢耶?
愚人!此非令未信者生信,已信者增長也;
愚人!此無寧是使未信者不生信,已信者某些轉向他去也。
❷ 又,諸比丘!汝等當如是誦此學處──
『任何比丘,⑴ 親自拿取金銀(及錢財);
⑵ 或令他人拿取;
⑶ 或同意秘密地放置,而想要能夠接受者。
尼薩耆波逸提(即捨墮:違犯應捨棄財物並懺悔償罪之過錯)。』」
〔四、制戒細則:〕
❶ 所謂「任何」者,無論何者──
⑴ 關於出生;
⑵ 關於名字;
⑶ 關於姓氏;
⑷ 關於戒行;
⑸ 關於住處;
⑹ 關於活動範圍內(任何之人)──
或上臘、或下臘、或中臘。
此即稱為「任何」。
❷ 「比丘」者,⑴ 是乞求之比丘;
⑵ 從事於乞食之比丘;
⑶ 著割截衣之比丘;
⑷ 沙彌比丘;
⑸ 自稱比丘;
⑹ 善來比丘;
⑺ 依三歸依已受具足戒之比丘;
⑻ 賢善比丘;
⑼ 真實比丘;
⑽ 有學比丘;
⑾ 無學比丘;
⑿ 由和合僧團,依「白四羯磨」(指僧團會議:向僧眾先告白,次三問而決其事)、近圓於阿羅漢住處、堅定而不動,已受「具足戒」之彼比丘。
此中比丘──
由和合僧團,依「白四羯磨」、近圓於阿羅漢住處、堅定而不動,已受「具足戒」,即此處所謂「比丘」之意。
❸ 「金」者,言黃金等(貴重金屬)。
❹ 「銀」者,一錢貨幣、銅錢、木錢、樹膠錢等,言一般所通用(貨幣)者。
❺ ⑴ 「親自拿取」者,自己拿取此(金錢)者,(犯)捨墮。
⑵ 「令他人拿取」者,令他人拿取此(金錢)者,(犯)捨墮。
⑶ 「同意秘密地放置,而想要能夠接受者」者,
或云:「此乃大德之物。」而彼(犯罪比丘)同意秘密地放置,能夠接受此(金錢)者,(犯)捨墮。
應捨棄於僧團中。
❻ 「又,諸比丘!應如是捨棄:
⑴ 其(犯罪)比丘至僧團中已;
⑵ 偏袒右肩已;
⑶ 禮上座比丘足已;
⑷ 跪坐(蹲之姿勢)合掌白如是:
『諸大德!因我有接受金錢,
應該把它捨棄掉。
今後,我以此捨棄給僧團。』
捨棄以後,應該自白懺悔其罪過。
應由一位聰明賢能之比丘接受其(所懺)罪過。
❼ 如果有此(擔任侍者之道埸淨人)服務員或優婆塞(信士)來時;
⑴ 彼應如是言:
『賢者!應理解此(捨墮之金錢)。』
⑵ 如果彼(服務員)雖言:
『應以此(金錢)買來何食物耶?』
⑶ 亦不得言:
『(你去買來)如此如此之食物!』
⑷ 應適當地提示(服務員):
酥、油、蜂蜜、石蜜等(如法如律之食物)。
⑸ 如果彼(服務員)因此(金錢)適當地購買(食物)而帶來後;
則除那位(違犯)接受金錢(之比丘)以外,其他所有人皆可食用。
❽ 如是,得此(金錢)者,則是善巧;
如果不得者,彼(聰明賢能之比丘)當言:
『賢者!此(金錢)應該被捨棄掉。』
如果,彼捨棄此(金錢)者,則是善巧;
如果,不捨棄者,應選派具足五法之比丘,擔任捨棄金錢(之比丘)。
即:⑴ 無欲行(不會衝動而犯錯誤);
⑵ 無瞋行;
⑶ 無痴行;
⑷ 無怖行;
⑸ 應知已經捨棄、或尚未捨棄(金錢)也。
❾ 諸比丘!應如是選派擔任──
⑴ 初次,應乞請(某甲)比丘。
⑵ 乞請已,應由一位聰明賢能之比丘於僧團中唱言:
『大德僧團!請聽!
如果,僧團(認為)已預備好,
僧團應選派某甲比丘,擔任捨棄金錢(之比丘)。』
⑶ 如是表白:
『大德僧團!請聽!
僧團將選派某甲比丘,擔任捨棄金錢(之比丘)。
諸大德中,選派某甲比丘,擔任捨棄金錢之比丘,同意者,默然;
不同意者,請說!
已依僧團選派某甲比丘,擔任捨棄金錢之比丘完畢。
僧團已經同意,是故默然,我如是知解!』」
〔五、犯戒說明:〕
❶ 由其(僧團)所選派擔任之比丘,應以不作相(祕密地放置之方式),而令(犯罪比丘)捨棄。
❷ 如果(犯罪比丘)以作相(知道放置金錢位置之方式),而捨棄者,(犯)突吉羅(即惡作:有缺點地做完)。
❸ 於金錢有金錢想,令接受金錢者,(犯)捨墮;
❹ 於金錢有疑想,令接受金錢者,(犯)捨墮;
❺ 於金錢有非金錢想,令接受金錢者,(犯)捨墮。
❻ 於非金錢有金錢想者,(犯)突吉羅;
❼ 於非金錢有疑想者,(犯)突吉羅;
❽ 於非金錢有非金錢想者,則不犯也。
(以下情況)無罪──
❾ 於僧園內或於住處(發現金錢),
或親自拿取,
或令他人拿取以後;
將它(暫時保管)放置而言:
「若擁有者(發現遺失),他將帶走!」
❿ 痴狂者;
⓫ 最初之犯行者。』}

[9] 不得,斬伐草木、墾土掘地。
【譯文】{不可以砍伐植物,不論是從根幹節芽或種子所生都不應採擷!
也不可以為了要蓋寺院,而大興土木、濫墾山林、破壞生態及自然環境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生穀中略三品‧穀物經》說示(遠離生穀收受):
『一時,世尊將少許之塵土,置於指甲尖端,示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對此作如何思惟耶?
我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何者為多耶?」
「大德!此大地土為多;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為少。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
非成算數、非成譬類、非成一分。」
「諸比丘!如是,遠離生穀收受之眾生為少;
而又,不遠離生穀收受之眾生為多。」
「何以故耶?
諸比丘!乃不見四聖諦故。
何為四(聖諦)耶?即: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是故,諸比丘!
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』}

[10] 合和湯藥、占相吉凶、仰觀星宿、推步盈虛、曆數算計,皆所不應。
【譯文】{當然,也包括各類醫命相卜:
醫藥謀生、占卜看相、​星象禍福、地理風水、命數預言……
這些徒勞無益的橫明,都不是出家修行所應該做的事情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垢穢品‧小沙利比丘行醫經》說示(邪命的比丘放逸度日):
『(二四四偈:)
「無慚邪命易(無慚邪活命容易度日),
厚顏烏鴉般(但厚臉皮像烏鴉般黑);
大膽吹噓者(蹬鼻子上臉張狂的人),
煩惱染活命(惡習污染了他的生命)。」
(二四五偈:)
「有慚正命難(有慚守正道勤苦生活),
恆時勤清淨(但精進隨時讓心純淨);
光明心謙恭(溫良恭儉讓明智的人),
聖居見遍淨(內觀淨化了他的慧命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行醫的比丘 ~☺)
小沙利比丘,懂得醫藥病理。
有一天,他看完一位病人後,在回去的路上,遇見舍利弗尊者;
向尊者說自己醫療後,得到非常美味的食物,做為醫療的報酬。
他請舍利弗尊者,與他分享這些美味;
但是舍利弗尊者,一言不發離他而去。
舍利弗尊者,不接受小沙利比丘的食物,因為小沙利比丘──
違犯比丘的戒律:「不可因為個人利益,而從事醫療行為。」
當佛陀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,就說:
「比丘們!無行比丘的身、口、意不清淨。
同時,傲慢得像隻烏鴉。
他會利用不正當的手段,去獲取舒適的生活。
相反的,知慚恥的比丘,則每天清淨的苦修!」』}

[11] 節身時食、清淨自活;
【譯文】{一位出家修行者,過著少欲知足、安貧樂道的清淨生活。
應離開一切放逸的飲食習慣:過午不食、日中一食或適當時才飲食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午後食五失經》說示(離非時食):
☆ 時食功德 ➾ ① 信施適時供養;② 天神適時禮敬;
③ 梵志適時禮敬;④ 工匠不怠家業;⑤ 適時營養得力。
『〔一、午後食之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午後食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諸外來者、賓客,不知適時禮敬(三寶)、供養(三寶)食物;
➋ 受諸供養之諸天,不知適時禮敬(三寶)、(接受)供養食物;
➌ 諸沙門、婆羅門中之一食者、夜不食者、離非時食者,
不知適時禮敬(三寶)、(接受)供養食物;
➍ (供養者之)奴僕、工匠等人,會怠慢手邊所正在做之家業;
➎ 經不適時地飲食後,正好沒有營養力氣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午後食之過患。
〔二、午前食之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(午前)時食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諸外來者、賓客,知道適時禮敬(三寶)、供養(三寶)食物;
➁ 受諸供養之諸天,知道適時禮敬(三寶)、(接受)供養食物;
➂ 諸沙門、婆羅門中之一食者,夜不食者、離非時食者,
知道適時禮敬(三寶)、(接受)供養食物;
➃ (供養者之)奴僕、工匠等人,不會怠慢手邊所正在做之家業;
➄ 經過適時地飲食後,正好才有營養力氣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(午前)時食之功德。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生穀中略三品‧肉經》說示(遠離生肉收受):
『一時,世尊將少許之塵土,置於指甲尖端,示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對此作如何思惟耶?
我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何者為多耶?」
「大德!此大地土為多;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為少。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
非成算數、非成譬類、非成一分。」
「諸比丘!如是,遠離生肉收受之眾生為少;
而又,不遠離生肉收受之眾生為多。」
「何以故耶?
諸比丘!乃不見四聖諦故。
何為四(聖諦)耶?即: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是故,諸比丘!
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』}

[12-1] 不得,參預世事、通致使命;
【譯文】{一位出家修行者,不應擔任說媒、證婚、參預各種世事。
要遠離任何世俗的職務──送往迎來、差遣、使者、傳信者的行為!}
〖解說〗{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僧殘‧第四條》說示(作媒人):
『任何比丘,為媒者,即為女人傳達男子之情意、或為男子傳達女人之情意、或令成夫婦、或令成情人,雖一時之關係,亦僧殘。
〔比丘尼僧殘七〕』
《聖律‧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四四條》說示(受雇為傭):
『若比丘尼,為在家者作事,波逸提。』}

[12-2] 咒術仙藥、結好貴人、親厚媟慢,皆不應作。
【譯文】{不論唸誦咒語、茅山法術、加持仙藥,還是……
為了巴結、討好富貴人家,不惜歌舞、驕奢淫逸討歡心;
這些徒勞無益的橫明,都不是出家修行所應該做的事情!}
〖解說〗{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僧殘‧第十三條》說示(賄賂居士):
『若比丘依村或城鎮而住,以惡行賄賂、穢污俗家(即:污他家)。
彼之惡行被見且被聞,由彼所賄賂、穢污之俗家,亦被見且被聞。
比丘們應對彼比丘作……
三次諫告。
至三次諫告時,若捨則善,若不捨則僧殘。
〔比丘尼僧殘十七〕』
☆ 南山律學辭典‧污家惡行(污他家行惡行):
『一家得物,又與一家。
所得物處,聞之不喜;
所與物處,思當報恩。
即作是言,有與我者,我當報之;
若不與我,我何故與?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優樓比螺品‧欺瞞經》說示(非法行者並非親近於佛陀):
『「㈠ 諸比丘!一切比丘──
➊ 行詭詐;➋ 頑強;➌ 虛談;➍ 婬猥;
➎ 傲慢;➏ 心不得安定者。
諸比丘!彼等比丘,並非親近於我。
不但,諸比丘!彼等比丘,違背於此法律;
且又,彼等於此法律中,不能增長、興隆、完全發展。
㈡ 諸比丘!又,一切比丘──
➀ 不行詭詐;➁ 不事虛談;➂ 堅忍賢智;
➃ 不頑強傲慢;➄ 善於攝心得定者。
諸比丘!彼等比丘,正是親近於我。
不但,諸比丘!彼等比丘,於此法律不相違背;
且又,彼等於此法律中,能夠增長、興隆、完全發展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詭詐頑強與虛談,
婬猥傲慢心不安;
彼等於法不增長,
自證等覺者所說。
無詭無虛談堅忍,
善於定力無傲慢;
彼等於法得增長,
自證等覺者所說。」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安穩住品‧五法怪異經》說示(遠離交際雜處):
『諸比丘!具備五法之比丘,
大概是可疑、奇怪、令人詫異者,
有可能是惡比丘,
即使他是證得(不動心解脫阿羅漢之)不動法者。
何等為五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或親近於娼婦;
➋ 或親近於寡婦;
➌ 或親近於年邁之處女;
➍ 或親近於同性戀者(亦名不男:含被去勢或變性者);
➎ 或親近於比丘尼。』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惡品‧天女照顧大迦葉經》說示(年輕女子不宜單身來精舍):
『(一一八偈:)
「人應滿善行(人不但應該培養善福),
還應隨時行(還應該持續一再培養);
更應歡喜行(他更應起歡喜心願作),
積善快樂行(積聚善福必感受安慰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女天神照顧大迦葉尊者 ~☺)
有一次,大迦葉尊者停留在畢缽羅穴洞中,並且入禪定長達七天之久。
當他出定後,希望提供機會給一個人,讓他能夠供養剛出定的修行人。
就在這時候,他看見一位年輕的女子正在煮食物,就站在她門口化緣。
年輕的女子看見大迦葉尊者時,滿心歡喜,她恭敬的說:
「尊者!希望我這謙卑的供養,能夠使我明白究竟真理。」
大迦葉尊者接受她的供養後,向她說隨喜:
「希望你的願望能夠實現。」
後來,她被毒蛇咬到而喪生。
她往生為忉利天的天神,擁有天神的一切榮耀。
她知道自己所以能往生忉利天為天神,是因為供養大迦葉尊者的關係;
所以十分感激他,便決定繼續做善事,使福報能持續下去。
她每天清晨都到精舍去打掃周邊環境,把水壺裝滿水,並且做其它的工作。
大迦葉尊者剛開始的時候以為是年輕沙彌的服務,
後來,他發現竟然是一名女天神在做這些工作,
就勸她不要再來精舍,避免別人說閒話。
聽完大迦葉尊者的話後,她非常生氣,哭泣著向尊者懇求:
「請你不要毀了我的福報!」
這時候,佛陀聽見她的哭聲,便放光安慰她說:
雖然善事非常重要,但身為年輕女子,單身來精舍服務並不值得鼓勵。』}

[13] 當自端心、正念求度;
【譯文】{所以,應當端正自己的內心,實踐八正道:
正念正知、知恥改過,修戒定慧以斷除自己輪迴之苦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苦品‧思量經》說示(如何思惟滅苦):
☆ 如理思惟、決擇善法、慚恥省思、持戒才是佛法,絕對不是──
不正思惟的愚痴心、苟且度日、什麼都『不執著』的膽大妄為!
『「諸比丘!比丘凡為完全滅苦,應以如何之心意思量,在每方面徹底觀察,而且正確思惟耶?」
「大德!於我等,法以世尊為根本,以世尊為導師,以世尊為所依。
大德!善哉!實欲世尊顯明所宣說之義意,
諸比丘願奉聞受持世尊之教法。」
「諸比丘!汝等諦聽,當善思念,我當宣說。」
彼諸比丘向世尊奉答曰:「大德!唯然!」
世尊曰:
「(一)❶ 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以心意思量,在每方面徹底觀察,而彼思惟:
『此種種多樣之苦、老死,生於世間;
此苦以何為因?以何為集?以何為生?以何為起耶?
有何故有老死耶?無何故無老死耶?』
彼以心意徹底觀察,如此了知:
『此種種多樣之苦、老死,生於世間;
此苦乃以「生」為因,以「生」為集,以「生」為「生」,以「生」為起。
有「生」故有老死,無「生」故無老死。』
⑴ 彼既知老死;
⑵ 又知老死之集;
⑶ 又知老死之滅;
⑷ 又知一切適於趣向老死滅之道跡。
像這樣行道,則是隨法行者。
諸比丘!這被稱為:比丘在每方面正確(思惟)滅苦,即是老死滅之行道。
❷ 然後更進一步,以心意思量,在每方面徹底觀察,而彼思惟:
『又,此生以何為因?以何為集?以何為生?以何為起耶?
有何故有生耶?無何故無生耶?』
彼以心意徹底觀察,如此了知:
『生以「有」為因,以「有」為集,以「有」為生,以「有」為起;
有「有」故有生,無「有」故無生也。』
⑴ 彼既知生;
⑵ 又知生之集;
⑶ 又知生之滅;
⑷ 又知一切適於趣向生滅之道跡。
像這樣行道,則是隨法行者。
諸比丘!這被稱為:比丘在每方面正確(思惟)滅苦,即是生滅之行道。
❸ 然後更進一步,以心意思量,在每方面徹底觀察,而彼思惟:
『又,此有以何為因……有以「取」為因……
❹ 又,此取以何為因……取以「愛」為因……
❺ 又,此愛以何為因……愛以「受」為因……
❻ 受……受以「觸」為因……
❼ 觸……觸以「六入處」為因……
❽ 又,此六入處以何為因……六入處以「名色」為因……
❾ 又,此名色……名色以「識」為因……
❿ 又,此識……識以「行」為因……
⓫ 又,此行以何為因?以何為集?以何為生?以何為起耶?
有何故有行耶?無何故無行耶?』
彼以心意徹底觀察,如此了知:
『行以「無明」為因,以「無明」為集,以「無明」為生,以「無明」為起;
有「無明」故有行,無「無明」故無行也。』
⑴ 彼既知行;
⑵ 又知行之集;
⑶ 又知行之滅;
⑷ 又知一切適於趣向行滅之道跡。
像這樣行道,則是隨法行者。
諸比丘!這被稱為:比丘在每方面正確(思惟)滅苦,即是行滅之行道。
(二)諸比丘!❶ 陷於無明之人,若自為福行者,則其識趣於福;
❷ 若自為非福行者,則其識趣於非福;
❸ 若自為不動行者,則其識趣於不動。
(三)諸比丘!比丘捨無明而生明,彼離無明生明故──
❶ ⑴ 彼既無自為福行;
⑵ 亦無自為非福行;
⑶ 亦無自為不動行。
依不對自作為(而掉舉)、不對自思惟(而憍慢),且無取著於世間任何事物。
無取著故無畏怖,無畏怖故獨自證般涅槃,了知:
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
❷ ⑴ 若感覺樂受,知其為無常,知不可取著,知非可喜樂。
⑵ 若感覺苦受,知其為無常,知不可取著,知非可喜樂。
⑶ 若感覺不苦、不樂受,知其為無常,知不可取著,知非可喜樂。
❸ ⑴ 若彼感覺樂受,則離脫繫縛而感覺其受。
⑵ 若彼感覺苦受,則離脫繫縛而感覺其受。
⑶ 若彼感覺不苦、不樂受,則離脫繫縛而感覺其受。
❹ ⑴ 當彼心意感覺被身體所限制之受時,了知『我感覺被身體所限制之受』;
⑵ 當彼心意感覺被壽命所限制之受時,了知『我感覺被壽命所限制之受』。
⑶ 當此生結束,身體崩潰(熱氣)上升之時,了知:『一切感覺經驗,已非愉快對象;所剩下之遺骸,將成為冰冷平靜。』
➎ 諸比丘!譬如製陶工人,
由陶窯取出熱氣之新熟水甕,
置於平地處,以降其熱氣;
把陶瓷碎片,殘留於其處。
⑴ 諸比丘!同此,當比丘心意感覺被身體所限制之受時,
了知『我感覺被身體所限制之受』;
⑵ 當比丘心意感覺被壽命所限制之受時,
了知『我感覺被壽命所限制之受』。
⑶ 當此生結束,身體崩潰(熱氣)上升之時,了知:
『一切感覺經驗,已非愉快對象;所剩下之遺骸,將成為冰冷平靜。』
(四)諸比丘!汝等如何評價耶?
❶ 漏盡比丘亦為福行耶?或為非福行,或為不動行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❷ 又,凡無行時,由行之滅、亦施設識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❸ 又,凡無識時,由識之滅、亦施設名色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❹ 又,凡無名色時,由名色之滅、亦施設六入處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❺ 又,凡無六入處時,由六入處之滅、亦施設觸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❻ 又,凡無觸時,由觸之滅、亦施設受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❼ 又,凡無受時,由受之滅、亦施設愛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❽ 又,凡無愛時,由愛之滅、亦施設取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❾ 又,凡無取時,由取之滅、亦施設有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❿ 又,凡無有時,由有之滅、亦施設生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⓫ 又,凡無生時,由生之滅、亦施設老死耶?」
「大德!無此事。」
「善哉!善哉!諸比丘!應像這樣,
諸比丘!此是其他(外教徒),不可能存在者。
諸比丘!汝信賴我,把心朝向:勝解、信解,確信於此、可離疑惑!
此是苦邊滅盡之方法。」』}
[14] 不得,包藏瑕疵、顯異惑眾;
【譯文】{任何一位修行者,都不應當隱藏自己小小的過犯;
即使是微不足道,都應該把它發露出來,否則就是欺世盜名!
任何一位修行者,都不應當炫耀自己的神通境界──上人法;
如果沒有必要,都不應該把它顯露出來,否則也是欺世盜名!}
〖解說〗{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羅夷‧第四條》說示(妄稱證得上人法):
『任何比丘,未證知,而認為己有上人法(已經證得神通或果位),
主張己已得具足正智正見,而作如是宣說:「我如是知,如是見。」……
除增上慢外,此亦波羅夷不共住。
〔比丘尼波羅夷四〕』
《聖律‧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八條》說示(證上人法):
『任何比丘,對未受具戒者,若說有上人法,即使真實,亦波逸提。
〔比丘尼波逸提百四〕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優樓比螺品‧梵行經》說示(欺瞞之人不住於梵行):
『「㈠ 諸比丘,(某比丘)不住於此梵行!
➊ 若為欺瞞於人;
➋ 若為諂媚於人;
➌ 若為博得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;
➍ 若為規避諸般惡評,而趨己利;
➎ 若為不讓人們發現對己之惡評。
㈡ 反之,諸比丘,(某比丘)則住於梵行!
➀ 為律儀(清浄);
➁ 為斷除(結縛);
➂ 為離貪(捨愛);
➃ 為滅除(無明)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律儀清浄斷結縛,
不依他緣修梵行;
由彼世尊善說示,
達到涅槃之究盡;
此是廣大八正道,
已被古仙人跟隨。
若人實踐此聖道,
如實依照佛教導;
當導致滅苦邊際,
善自圓滿師教法。」』}

[15] 於四供養,知量知足,趣得供事,不應蓄積。
【譯文】{對於一位出家修行者來說,只適合接受四種供養!
那就是:一、衣服;二、飲食;三、坐臥住所;四、醫藥等。
而且,應該能夠適量知足,每天要正念省思,所有這些供養──
只不過為了安心辦道修行,在規定的期限內,用完不可儲存!}
〖解說〗{★ 『四依法』的內容為 ➾
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喜足醫藥。
★ 『四聖種』的內容為 ➾
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修四正勤。}

[16] 此則略說,持戒之相。
【譯文】{以上,是簡單扼要的說明:持守清淨戒律的要點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雙品‧退失經》說示(如何讓有學比丘不退失):
『➀ 不喜歡事業;
➁ 不喜歡談說;
➂ 不喜歡睡眠;
➃ 不喜歡伴侶;
➄ 守護根門;
➅ 節制食量;
➆ 不喜歡熱鬧;
➇ 不喜歡戲論。
諸比丘!此八種法者,能令有學比丘不退失。』}
[17] 戒是正順、解脫之本,故名:『波羅提木叉!』
【譯文】{嚴格持守清淨戒律,是一切善行的根本──
經由八聖道分通往解脫、到達涅槃大海的唯一正道;
所以,清淨的戒律又稱為──解脫到達彼岸的根本!}
〖解說〗{八聖道分是四聖諦的『道聖諦』。
『道聖諦』也叫做『八正道』就是──
➊ 正見;➋ 正思惟;➌ 正語;➍ 正業;
➎ 正命;➏ 正精進;➐ 正念;➑ 正定。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二十二經‧大念住經》說示(八聖道分):
〝比丘們!什麼是『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』呢?
那就是『八聖道分』,也就是──➊ 正見、➋ 正思惟、➌ 正語、➍ 正業、➎ 正命、➏ 正精進、➐ 正念、➑ 正定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見』呢?(就是) ➾
如實智見:四聖諦。以及,去除疑惑、無我、無身見、四不壞信。
正見,也叫做:『類智』或『四諦智』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;九清淨的見清淨、斷疑清淨、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〝凡是,比丘們!➊ 洞察:『苦聖諦』、➋ 洞察:『苦之集聖諦』、➌ 洞察:『苦之滅聖諦』、➍ 洞察:『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』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見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思惟』(正思)呢?(就是) ➾
如理思惟、無害思惟、有慚有愧,有四依:斷惡修善之思惟。
正思惟,也叫做:『正思』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七的於思無濁;九清淨的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〝➊ 『離愛欲』之思惟,➋ 『無瞋心』之思惟、➌ 『不害人』之思惟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思惟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語』呢?(就是) ➾
➊ 不妄語;➋ 不離間語;➌ 不粗惡語;➍ 不雜穢綺語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五的捨自諦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〝➊ 遠離『妄語』、➋ 遠離『離間語』、➌ 遠離『粗惡語』、➍ 遠離『雜穢綺語』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語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業』呢?(就是) ➾
身業、語業、意業,三業要守戒──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
身行、語行、心行,三行要清淨──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二的具足六支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〝➊ 遠離『殺生』,➋ 遠離『不與取』,➌ 遠離『邪淫』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業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命』呢?(就是) ➾
不以違反倫理道德、五戒、僧眾戒律為條件來謀取生計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六的求之斷盡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〝聖弟子:『不以,錯誤方式營取生活;而以,正確方式經營生活。』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命──正當活命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精進』(正勤)呢?(就是) ➾ 四正勤、五根、五力。正精進,也叫做:『正勤』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四的有四依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〝比丘們!比丘下定決心,精進努力,振奮心志,全力以赴:
『➊ 防惡──防止未生之惡行、不善心念』令不生起;
下定決心,精進努力,振奮心志,全力以赴:
『➋ 斷惡──捨離已生之惡行、不善心念』令永斷除;
下定決心,精進努力,振奮心志,全力以赴:
『➌ 修善──開展未生之善行及心念』令其生起;
下定決心,精進努力,振奮心志,全力以赴:
『➍ 成善──保持已生之善行及心念』令不退失;
不惑亂、增長幸福、成熟廣大、修習圓滿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精進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念』呢?(就是) ➾
四念住、七菩提分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三的有一護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〝比丘隨時,➊ 在身體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,
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隨時,➋ 在感受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感受,
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隨時,➌ 在心意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心意,
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隨時,➍ 在諸法中,詳細觀看、發現諸法,
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念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正定』呢?(就是) ➾ 四靜慮、四神足、四無量心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八的身行寂靜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〝➊ 比丘捨離慾愛、不善法,有尋、有伺,由『離生喜、樂』,達初禪而住;
➋ 尋、伺停止,內心完全明淨,心成一境,無尋、無伺,由『定生喜、樂』,達第二禪而住;
➌ 更捨離喜而住,正念正知,身感無喜之樂,如同諸聖者所說:『捨念樂住』,達第三禪而住。
➍ 其次,捨樂離苦,以前所感受之喜、憂皆滅故,成為不苦、不樂、『捨念遍淨』,達第四禪而住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正定』。
比丘們!這就叫『到達苦滅之道跡聖諦』。〞
《中部經典‧雙小品‧第四十四經‧有明小經》說示(八聖道分):
『〔一〕「聖尼!云何為『八聖道分』?」
「居士毘舍佉!此『八聖道分』即:『➊ 正見、➋ 正思惟、➌ 正語、➍ 正業、➎ 正命、➏ 正精進、➐ 正念、➑ 正定』也。」
〔二〕「聖尼!『八聖道分』是有為、抑是無為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『八聖道分』是有為也。」
〔三〕「以『八聖道分』攝三法蘊耶?抑以三法蘊攝『八聖道分』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不以『八聖道分』攝三法蘊,
居士毘舍佉當以三法蘊攝『八聖道分』。
居士毘舍佉!『③ 正語、④ 正業及⑤ 正命』,此等諸法為➊ 『戒蘊』所攝;
『⑥ 正精進、⑦ 正念及⑧ 正定』,此等諸法為➋ 『定蘊』所攝;
『① 正見及② 正思惟』,此等諸法為➌ 『慧蘊』所攝。」
〔四〕「聖尼!云何為定?云何為定之禪相?云何為定之助緣?云何為定之修習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得『一心頂點、最初心意』是定也;➋ 『四念住』為定之禪相也;➌ 『四正勤』為定之助緣也;
➍ 以上諸法之『練習、修習、多所作』,是定之修習也。」
〔五〕「又,聖尼!有幾何之行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有此等之三行,即:『➊ 身行、➋ 語行、➌ 心行』也。」
〔六〕「聖尼!云何為身行?云何為語行?云何為心行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『入出息』為身行也;➋ 『尋、伺』為語行也;➌ 『想及受』為心行也。」
〔七〕「聖尼!何故入出息為身行耶?何故尋、伺為語行耶?何故想及受為心行耶?」
➊ 「居士毘舍佉!入出息為屬於身者也,此等諸法,為繫縛於身者也,是故入出息為『身行』也。
➋ 居士毘舍佉!尋、伺於先而後發語,是故尋、伺為『語行』也。
➌ 想與受是屬於心,此等諸法,為繫縛於心者也,是故想及受為『心行』也。」』}

[18] 因依此戒,得生諸禪定,及滅苦智慧。
【譯文】{因為,依據這樣的清淨戒律,能夠生起四禪八定;
進而,能夠達到斷除生死流轉五蘊苦海,照見滅聖諦的智慧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五蘊』呢?(就是) ➾ 色受想行識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察五蘊):
☆ 詳說五取蘊 ➾
① 色(有所改變而被惱壞);
② 受(體驗到感覺);
③ 想(我有知覺認出);
④ 行(我決定去安排);
⑤ 識(產生知識理解)。
〝➊ 諸比丘!名為『色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有所改變而被惱壞,故名為『色』。
有所改變而被惱壞者,何耶?
⑴ 既因寒冷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⑵ 也因暑熱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⑶ 也因飢餓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⑷ 也因口渴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⑸ 也因蚊虻、風吹、日曬、蛇蝎蟲類之觸摸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。
諸比丘!有所改變而被惱壞,故名為『色』。
➋ 諸比丘!名為『受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體驗到感覺,故名為『受』。
體驗到感覺者何耶?
體驗到感覺樂、體驗到感覺苦、體驗到感覺不苦不樂是。
諸比丘!體驗到感覺,故名為『受』。
➌ 諸比丘!名為『想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我有知覺認出,故名為『想』。
我有知覺認出者,何耶?
⑴ 我有知覺認出青;
⑵ 我有知覺認出黃;
⑶ 我有知覺認出赤;
⑷ 我有知覺認出白是。
諸比丘!我有知覺認出,故名為『想』。
➍ 諸比丘!名為『行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我決定去安排,故名為『行』。
我決定去安排者,何耶?
⑴ 對於自身形色,我決定去安排形色;
⑵ 對於自身感受,我決定去安排感受;
⑶ 對於自身想法,我決定去安排想法;
⑷ 對於自身行為,我決定去安排行為;
⑸ 對於自身知識,我決定去安排知識。
諸比丘!我決定去安排,故名為『行』。
➎ 諸比丘!名為『識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產生知識理解,故名為『識』。
產生知識理解者,何耶?
⑴ 產生知識理解酸;
⑵ 產生知識理解苦;
⑶ 產生知識理解辣;
⑷ 產生知識理解甜;
⑸ 產生知識理解鹼;
⑹ 產生知識理解不鹼;
⑺ 產生知識理解鹹;
⑻ 產生知識理解不鹹。
諸比丘!產生知識理解,故名為『識』。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華品‧聚沫喻經》說示(所謂自我的五蘊喻):
〝色乃如聚沫、受亦如水泡、
想乃如陽燄、行亦如芭蕉、
識乃如幻事,日種尊所說:
『周身起現觀,如理觀察法;
壞滅皆無實,如理能觀見。』
此身皆無常,大慧者所說:
『如若離三法,觀身如棄物──
壽、暖與諸識,三者若離身,
彼時橫臥棄,無食更無思。』
如此相續身,愚者談幻事!
殺賊若未除,不知何堅實?
『觀察此諸蘊,比丘勤精進;
無論晝與夜,正知相繫念。』
一切結縛斷,自作歸依處;
昨遇燃頭然,今登不死境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五取蘊』呢?(就是) ➾
六根對於『六境』的四種執取:慾、見、戒禁、我語四取。
所以,每一根門在每個當下的五蘊狀態,都是不同的!
➊ 色(取蘊)──(貪愛)色身 ➾ 相當於『慾取』;
➋ 受(取蘊)──(貪愛)感受 ➾ 相當於『慾取』;
➌ 想(取蘊)──(貪愛)想像 ➾ 相當於『見取』;
➍ 行(取蘊)──(貪愛)行為 ➾ 相當於『戒禁取』;
➎ 識(取蘊)──(貪愛)知識 ➾ 相當於『我語取』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八經‧象跡喻大經》說示(五取蘊):
『諸賢!於內眼(耳鼻舌身意)不壞,至視野外色(聲香味觸法),而且注意存於其所對時,其時現其所對之眼(耳鼻舌身意)識分。
如是狀態之色是為色取蘊,如是狀態之受是為受取蘊,如是狀態之想是為想取蘊,如是狀態之行是為行取蘊,如是狀態之識是為識取蘊也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四取』呢?(就是) ➾
➊ 慾取;➋ 見取;➌ 戒禁取;➍ 我語取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慾取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『慾望』(物質、感官慾樂)的執取。
(它相當於:慾暴流、愛欲蓋、瞋恚蓋、愛欲結、瞋恚結、愛染隨眠、瞋隨眠。)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慾取):
〝汝等比丘!凡所有物、可得執取?常住、可以擁有?常恆、永久、不變異法?永遠獨存、如其狀態而住立者耶?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見取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『邪見』有身見(薩迦耶見:對於『身』的我執)──
一切所見(常見、我見)、不信因果(斷見)的執取。
(它相當於:見暴流、掉悔蓋、疑惑蓋、有身見結、疑結、見隨眠、疑隨眠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長老品‧阿難經》說示(計取故有我):
☆ 不計『見取』故無我 ☞
① 厭患於色 ➾ ② 厭患於受 ➾
③ 厭患於想 ➾ ④ 厭患於行 ➾
⑤ 厭患於識 ➾ ⑥ 厭患而離貪 ➾
⑦ 離貪而解脫 ➾ ⑧ 解脫而生解脫智。
〝具壽富樓那慈子,於我等新參時,極多有所饒益。
彼教誡我等,則以如是之教誡,謂:
『友,阿難!計取故有我(是我),
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(是我)。……
友,阿難!譬如婦人、男子,
或年輕男女而好裝飾者,
依於清淨潔白之明鏡,
或於皎潔明澄之水缽,
以觀察自己之面相時──
執取以(朝自己)觀察,故能看見(面相);
不執取者,則不見(面相)。
友,阿難!如是──
⓵ 以計取「色」故有我,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;
⓶ 以計取「受」故有我,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;
⓷ 以計取「想」故有我,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;
⓸ 以計取「行」故有我,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;
⓹ 以計取「識」故有我,不計取者則不見有我。
友阿難!汝於意如何?色是常耶?是無常耶?』
『友!是無常。』
『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是常耶?是無常耶?』
『友!是無常。』
『友!故於此處,有聞之聖弟子,作如是觀:
① 以厭患於色;
② 以厭患於受;
③ 以厭患於想;
④ 以厭患於行;
⑤ 以厭患於識;
⑥ 厭患而離貪;
⑦ 離貪而解脫;
⑧ 解脫而生解脫智。
則知:「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」』
具壽富樓那慈子,於我等新參時,極多有所饒益。
彼教誡我等,則以如是之教誡。
而且,我由具壽富樓那慈子處,聽聞此說法:
對於(五取蘊)法,徹底地了解(生起)現觀。〞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見取):
〝汝等比丘!依止任何『見取』(一切所見),彼人可得,依止於此『見取』不會生起,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者耶?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戒禁取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『外道禁忌』教條主義(邊見)──
偏見、先入成見、妒羨、乖僻的執取。
(它相當於:見暴流、掉悔蓋、戒禁取結、見隨眠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阿難品‧戒禁經》說示(戒禁取):
『世尊告坐於一面之具壽阿難曰:
「阿難!一切之戒、禁、難行之活命、梵行、信行,是為有效耶?」
「大德!此中不可一向作記。」
「阿難!然則,汝當分別。」
「大德!如習於戒、禁、難行之活命、梵行、信行,而不善法增長,善法損減;如是戒、禁、難行之活命、梵行、信行是無效。
大德!又,如果習於戒、禁、難行之活命、梵行、信行,而不善法損減,善法增長;如是戒、禁、難行之活命、梵行、信行是有效。」
如是具壽阿難所語,大師即予同意。
時具壽阿難因大師予以同意,而從座起,問訊世尊,右繞而去。
(行繞禮:兩手合掌以右肩向著尊敬的人或物件,依順時鐘方向右繞走三圈。此為印度人表達極大敬意)。
時,世尊於具壽阿難離去不久,告諸比丘眾曰:
「諸比丘!阿難是有學,然則,於慧與彼全等者,是不易得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我語取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『本體理論』(法我:對於『心』的我執)的執取──
不相信、不洞察『四聖諦』的真理,反而……
自以為是!執著似是而非的『自諦』主張。
(它相當於:有暴流、無明暴流、惛眠蓋、色貪結、無色貪結、慢結、掉舉結、無明結、慢隨眠、有貪隨眠、無明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明』呢?(就是) ➾
不知道『四聖諦』的真理──
① 不知道苦;
② 不知道苦的集起;
③ 不知道苦的滅盡;
④ 不知道趣向苦滅的道跡;
⑤ 不知道五蘊的集、滅、味、患、離;
⑥ 不知道三法性、四聖諦、十二緣起的關係。
★ 什麼叫做:『自諦』呢?(就是) ➾ 『常見或斷見』種種的戲論──
例如:一諦(真如)、二諦(真俗)、三諦(空假中)等等的自諦邪說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我語取):
〝汝等比丘!執著任何『我語取──本體理論』,彼人可得,執著於此『我語取──本體理論』不會生起,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者耶?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我執』呢?(就是) ➾
以自我為中心,表現在:身、受、心、法,四個方面。
➊ 身體──身體是我、死如燈滅,例如:身體的我相;
➋ 感受──我有感受、享樂主義,例如:感受親人相;
➌ 心意──靈體永生、佛性不滅,例如:彌陀壽者相;
➍ 諸法──回歸本體、梵天世界,例如:極樂眾生相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聖弟子六見):
〝汝等比丘!多聞聖弟子,乃見聖者……乃以善法調御;
➀ 見色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➁ 又,見受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➂ 又,見想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➃ 又,見行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➄ 又,凡此所見、所聽、(鼻舌身)所覺、(意)所識、所得、所欲、(隨伺)意想思惟者,亦皆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➅ 又,凡此見處,即:
『彼是世界,彼是我,彼我死後成為常住、常恆、久遠、非變異法,我是永遠如是存在。』
於此見處,亦認為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靈體』呢?(就是) ➾
意所成身:能量體即神仙、中陰身即鬼道……。
透過『我執』而得到了好像可執著的身體,叫做『我得』或『靈體』。
《長部經典‧戒蘊品‧第九經‧布吒婆樓經》說示(三種我得):
☆ 三種我得(我的三種組成──類似通俗所謂『法、報、化』三身) ➾
➊ 粗之我得(物質的我──物理狀態);
➋ 意所成之我得(靈體的我──能量狀態);
➌ 無色之我得(無相的我──精神狀態)。
〝布吒婆樓!有三種我得(我執:獲得一個個體):
➊ 粗之我得、➋ 意所成之我得、➌ 無色之我得。
➀ 又,布吒婆樓!何者是『粗之我得』耶?
謂:『粗糙之色身,四大所成、摶食所養者,此為粗之我得。』
➁ 何者是『意所成之我得』耶?
謂:『微細之色身,心意所生、具足大小肢節、諸根圓滿,此為意所成之我得。』
➂ 何者是『無色之我得』耶?
謂:『無形色之想所成者,此為無色之我得。』〞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現法不可見如來:細觀過去、未來、現在……知苦智慧):
〝汝等比丘!凡所有色……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,
無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、內、外、粗、細、劣、勝、遠、近,
應以正慧,如實觀察:『此非我所有、此非是我、此非我之本體。』
汝等比丘!知此比丘為──
➊ 去(無明)障礙者;➋ 覆蓋(再生)溝坑者;
➌ 已拔(渴愛)欲箭者;➍ (五下分結)自由者;
➎ 又知為聖者;➏ 降幢幡者;
➐ 放下(我慢)荷物者;➑ 卸軛解縛者!
……汝等比丘!比丘如此解脫心,是帝釋天界、梵天界、生主界等諸天界,尋求而不得證知者:
『依此(漏盡)可以(看見)認識如來。』
何以故?汝等比丘!我謂:『若於現法不可(看見)認識如來!』
汝等比丘!我如是說、如是語……
汝等比丘!我教導對於過去、現在──知苦智慧與苦之熄滅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邊見』呢?(就是) ➾
執有或執無,偏空或偏色,知見偏向極端,不守中道的精神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三種邊見):
⑴ (有身見:)有身邊見──五取蘊(薩迦耶見);
⑵ (戒禁取:)有身集邊見──三渴愛(慾愛、有愛、無有愛);
⑶ (我語取:)有身滅邊見──滅盡渴愛(涅槃)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大品‧以何為中經》說示(離邊愛網、成就中道):
☆ 離兩邊(法住智:滅邊見) ☞
➊ 觸與集 ➾ ➋ 過去未來 ➾ ➌ 樂受苦受 ➾
➍ 名色 ➾ ➎ 六入處 ➾ ➏ 身與集。
☆ 除渴愛縫(涅槃智:滅渴愛) ☞
➀ 觸之滅(觸與集) ➾
➁ 現在(過去未來) ➾
➂ 捨受(樂受苦受) ➾
➃ 識(名色) ➾
➄ 識(六入處) ➾
➅ 身之滅(身與集) ➾
⓻ 成就中道(漏盡智:滅無明)。
『爾時,世尊住波羅奈(即今之瓦拉那西)仙人墮處之鹿野苑。
〔一、法偈討論:〕
其時,眾多長老比丘等,食後由托缽還;
於曼陀羅圓形講堂中,集合共坐後,發起如是相互談話:
「諸賢!於彼岸道(品)之彌勒所請益問題中,世尊法語:
『凡知兩邊已,智慧不染中;
我說彼大人,掃除世間縫。』
⑴ 諸賢!以何為一邊耶?
⑵ 以何為第二邊耶?
⑶ 以何為(無私之中道、中立之)中間耶?
⑷ 以何為(猶如裁縫師之縫合線、頭蓋骨之縫合處、渴望之)裂縫耶?」
〔二、各自解說:〕
➊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觸是一邊;
⑵ 觸之集是第二邊;
⑶ 觸之滅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。
因為,由渴愛而生起各自擁有之再生,
故彼(三愛:慾愛、有愛、無有愛)是裂縫。
諸賢!比丘只有──
⑸ 所應證知者,彼完全證知(苦滅聖諦);
⑹ 所應遍知者,彼完全遍知(苦聖諦);
當彼完全證知,所應證知已;
當彼完全遍知,所應遍知已;
⑺ 正是!彼則於法(之漏盡智)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➋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過去是一邊;
⑵ 未來是第二邊;
⑶ 現在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。
因為,由渴愛而生起各自擁有之再生,故彼(三愛)是裂縫。
諸賢!比丘只有──
⑸ 所應證知者,彼完全證知(苦滅聖諦);
⑹ 所應遍知者,彼完全遍知(苦聖諦);
當彼完全證知,所應證知已;
當彼完全遍知,所應遍知已;
⑺ 正是!彼則於法(之漏盡智)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➌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樂受是一邊;
⑵ 苦受是第二邊;
⑶ 不苦不樂受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……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➍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名是一邊;
⑵ 色是第二邊;
⑶ 識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……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➎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內六處是一邊;
⑵ 外六處是第二邊;
⑶ 識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……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➏ 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⑴ 有身是一邊;
⑵ 有身之集是第二邊;
⑶ 有身之滅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。
因為,由渴愛而生起各自擁有之再生,故彼(三愛)是裂縫。
諸賢!比丘只有──
⑸ 所應證知者,彼完全證知(苦滅聖諦);
⑹ 所應遍知者,彼完全遍知(苦聖諦);
當彼完全證知,所應證知已;
當彼完全遍知,所應遍知已;
⑺ 正是!彼則於法(之漏盡智)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
〔三、世尊總結:〕
如是說時,有一比丘,告長老比丘眾曰:
「諸賢!我等各自按照一切辯無礙解而記說。
諸賢!我等當往詣世尊之所在。
至已,當告此義於世尊,如世尊之所解答,我等則當受持。」
長老比丘眾回答彼比丘:「賢者!唯然。」
於是,長老比丘眾往詣世尊之所在。
至已,問訊世尊,坐於一面,
坐於一面之長老比丘眾,
就如所知,諸比丘之所有共同討論者,
將此一切,白世尊言:
「大德!何為善說者耶?」
「諸比丘!汝等所記說之一切法門,皆是善說。
復又,有關我於彼岸道(品)之彌勒所請益問題中,宣說此事:
『凡知兩邊已,智慧不染中;
我說彼大人,掃除世間縫。』
我將解答。諦聽!善思作意!」
長老比丘眾回答世尊:「大德!唯然。」
➐ 世尊曰:
「諸比丘!⑴ 觸是一邊;
⑵ 觸之集是第二邊;
⑶ 觸之滅是中間;
⑷ 渴愛是裂縫。
因為,由渴愛而生起各自擁有之再生,故彼(三愛)是裂縫。
諸比丘!比丘只有──
⑸ 所應證知者,彼完全證知(苦滅聖諦);
⑹ 所應遍知者,彼完全遍知(苦聖諦);
當彼完全證知,所應證知已;
當彼完全遍知,所應遍知已;
⑺ 正是!彼則於法(之漏盡智)如實現見,作苦邊際、滅盡諸苦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十六對隨觀法門』呢?(就是) ➾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大品‧二隨觀經》說示(隨觀法門):
☆ 四諦智(也叫:正見智) ➾
苦智、集智、滅智、道智。
☆ 法智(也叫:道跡智) ➾
四諦智的道跡智,稱為:法智。
由修習內觀:四念住的三法性(無常、苦、無我)而證法智。
☆ 類智(也叫:四諦智) ➾
古今都如此,證得四聖諦的道跡──
超越時空的智慧,就稱為:類智。
換句話說:不知道四聖諦,就不知道類智;
不知類智,是對過去、未來一切法的無知。
更無法:完成聖者接引、度化眾生的使命。
☆ 生老(病)死 ➾
某些眾生,並不生病,猶如天界;但一定會有:生老死。
☆ 有四依( Caturāpasseno ) ➾
❶ 一思量後,乃使追隨;
❷ 一思量後,乃使堪忍;
❸ 一思量後,乃使避免;
❹ 一思量後,乃使斷除。
☆ 十六對隨觀法門 ➾
❶ 苦集 VS. 滅道;
❷ 緣生 VS. 緣滅;
❸ 無明 VS. 有明;
❹ 三行 VS. 行滅(身行、語行、意行);
❺ 六識 VS. 識滅(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);
❻ 六觸 VS. 觸滅(眼觸、耳觸、鼻觸、舌觸、身觸、意觸);
❼ 六受 VS. 受滅(眼受、耳受、鼻受、舌受、身受、意受);
❽ 三愛 VS. 愛滅(慾愛、有愛、無有愛);
❾ 四取 VS. 取滅(慾取、見取、戒禁取、我語取);
❿ 三有 VS. 有滅(慾有、色有、無色有);
⓫ 四食 VS. 食滅(摶食、觸食、意思食、識食);
⓬ 動轉 VS. 不動;
⓭ 有依 VS. 無依;
⓮ 無色 VS. 滅盡;
⓯ 邪見 VS. 正見;
⓰ 痛苦 VS. 快樂。
『〈壹、緣起 ➲〉
一時,世尊住舍衛城東園鹿母精舍。
其時,在月圓十五齋戒日之夜晚,世尊露天而坐,比丘僧團圍坐一旁。
然後,世尊默然環視沈默之比丘僧團,告眾比丘言:
〈貳、十六對隨觀法門 ➲〉
「眾比丘!如此善巧之聖法,解脫貪欲、導致出離、到達自己完全覺悟。
『為什麼學習如此善巧之聖法,解脫貪欲、導致出離、到達自己完全覺悟耶?』
眾比丘!若有問汝等者,汝等可如是回答彼等:
『此無他!如其本然,為洞察二種(隨觀)法。』
『然而,汝等怎樣敍述此二種(隨觀法門)耶?』
〔一、苦集 ↹ 滅道:〕
『此是苦受、此是苦受之收集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此是苦受之滅盡、此是至苦受滅盡之道跡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① (七二九偈:)
「苦蘊無智解(若不以智慧詳悉痛苦),
既無知苦集(既不了解痛苦之產生);
又於全苦蘊(又對五取蘊一切痛苦),
如何被滅盡(怎麼徹底去把它熄滅)?
更不詳路徑(也不以智慧詳悉方法),
通往苦寂止(到達平息痛苦之道路)。」
② (七三○偈:)
「彼棄心解脫(他已卑俗放棄心解脫),
以及慧解脫(以及內觀智見慧解脫);
彼不盡苦邊(他不能達到終極滅苦),
生老難度脫(不斷投胎進入生老海)。」
③ (七三一偈:)
「苦蘊觀智解(若內觀智慧詳悉痛苦),
既知見苦集(既照見了痛苦之產生);
又於全苦蘊(又對五取蘊一切痛苦),
如何被滅盡(怎麼徹底去把它熄滅)?
更詳知路徑(也得以智慧詳悉方法),
通往苦寂止(到達平息痛苦之道路)。」
④ (七三二偈:)
「彼具心解脫(他已圓滿禪定心解脫),
以及慧解脫(以及內觀智見慧解脫);
彼正盡苦邊(他精通達到終極滅苦),
生老永度脫(不再投胎進入生老海)。」
〔二、緣生 ↹ 緣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執著之再生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執著之再生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⑤ (七三三偈:)
「取著苦惱生(當依賴產生就有痛苦)!
誰忍世浮華(花花世界是多麼誘人)?
無智何依處(不知道哪裡是皈依處)?
愚蠢苦再生(愚者再輪迴受盡痛苦)!
何智無所依(誰想了知不再依賴性)?
隨觀苦生處(內觀看清痛苦之根源)!」
〔三、無明 ↹ 有明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無智之無明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無智之無明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⑥ (七三四偈:)
「輪迴生死魔(輪迴苦海生老病死魔),
流轉不停歇(那些人一再進入流轉);
出生又死歿(生死苦海中頭出頭沒),
無明再入胎(因為無明他進入母胎)。」
⑦ (七三五偈:)
「無明實大痴(因為無明是最大愚痴),
因此久輪轉(所以長久依輪迴流轉);
有情若明了(執迷者如果明白真相),
後有不再來(他們不重返母胎受生)。」
〔四、三行 ↹ 行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決定之諸行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決定之諸行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⑧ (七三六偈:)
「何因出現苦(任何痛苦所以被製造)?
無明緣諸行(無明根源和諸行助緣);
造作若滅盡(如果能寂滅一切意圖),
苦蘊不再生(就不會存在五取蘊苦)。」
⑨ (七三七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三行伴隨苦(三行是助緣讓心痛苦);
寂止一切行(平息身語意一切造作),
斷除無明想(跟著寂滅無明想障礙);
滅盡取蘊苦(不執取痛苦也就消除),
如實見真如(見到法爾自然之真理)。」
⑩ (七三八偈:)
「正見通極智(內觀智見能開啟聖慧),
賢智正見已(聖者證得內觀智見後);
戰勝死魔結(解脫生老病死魔束縛),
後有不再來(從此不重返母胎受生)。」
〔五、六識 ↹ 識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理解之知識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理解之知識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⑪ (七三九偈:)
「何因出現苦(任何痛苦所以被製造)?
無明緣心猿(無明根源和心識助緣);
誤解若滅盡(如果能寂一切誤解滅),
苦蘊不再生(就不會存在五取蘊苦)。」
⑫ (七四○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誤解伴隨苦(誤解是助緣讓心痛苦);
比丘意寂靜(所以比丘讓心意寂靜),
圓滿般涅槃(已不飢渴被徹底寂滅)。」
〔六、六觸 ↹ 觸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接觸之觸覺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接觸之觸覺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⑬ (七四一偈:)
「六觸被折磨(人們已被六觸所征服),
徘徊四暴流(讓生命在暴流中追逐);
愚者行邪道(邪行者進入錯誤歧路),
永難脫桎梏(這樣便無法消除束縛)。」
⑭ (七四二偈:)
「六觸若正知(如果能完全理解六觸),
內觀悅寂靜(愛好寂靜勤修習內觀);
現見一切觸(真實洞察一切之接觸),
圓滿般涅槃(已不飢渴被徹底寂滅)。」
〔七、六受 ↹ 受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經驗之感受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經驗之感受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⑮ (七四三偈:)
「無論樂或苦(若有快樂也就有痛苦),
不苦又不樂(以及不痛苦也不快樂);
內法與外法(從內六處乃至外六處),
何物不感受(有何事物不能被感受)?」
⑯ (七四四偈:)
「苦蘊須當知(當痛苦發生馬上洞察)──
虛偽破滅法(不外虛妄毀滅一切法);
觸觸觀壞空(照見接觸時立即消失),
其中離貪染(觀察離開感受無貪著);
比丘滅盡受(比丘所以能寂滅感受),
圓滿般涅槃(已不飢渴被徹底寂滅)。」
〔八、三愛 ↹ 愛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狂熱之渴愛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狂熱之渴愛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⑰ (七四五偈:)
「無明伴渴愛(人們無明伴隨著渴愛),
輪迴長劫轉(長久時間仍繼續旅行);
出生又死歿(生死苦海中頭出頭沒),
無法勝輪迴(正到處流轉無法超越)。」
⑱ (七四六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渴愛生出苦(狂熱貪愛會製造痛苦);
離愛則無取(摒棄貪愛就不會執著),
比丘智行道(比丘滿足地智慧行道)。」
〔九、四取 ↹ 取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緊抓之取著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緊抓之取著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⑲ (七四七偈:)
「四取緣三有(四種取著緣三種擁有),
有取遭受苦(擁有我者必走向痛苦);
生者必有死(得到出生必經驗死亡),
苦蘊緣再生(愚痴者流轉五取蘊苦)。」
⑳ (七四八偈:)
「取滅故有滅(熄滅取著則熄滅擁有),
聖賢完全智(明智者勤修內觀智慧);
全面見無生(他親證取著不再生起),
後有不再來(從此不重返母胎受生)。」
〔十、三有 ↹ 有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擁有感官之引誘傷害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擁有感官之引誘傷害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㉑ (七四九偈:)
「何因出現苦(任何痛苦所以被製造)?
無明緣傷害(無明根源和殺害助緣);
破壞若滅盡(如果寂滅感官與傷害),
苦蘊不再生(就不會存在五取蘊苦)。」
㉒ (七五○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破壞伴隨苦(殺害是助緣讓心痛苦);
捨離一切害(拋棄感官之一切傷害),
無害般涅槃(由不被殺害獲得解脫)。」
㉓ (七五一偈:)
「有愛已破壞(已切斷擁有感官渴求),
比丘心寂靜(比丘心境既獲得平靜);
滅度生死輪(輪迴再生被完全破壞),
後有不再來(他不再重返母胎受生)。」
〔十一、四食 ↹ 食滅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增益之食物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增益之食物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㉔ (七五二偈:)
「何因出現苦(任何痛苦所以被製造)?
無明緣食物(無明根源和四食助緣);
營養若滅盡(如果能寂滅依靠食物),
苦蘊不再生(就不會存在五取蘊苦)。」
㉕ (七五三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食物伴隨苦(營養是助緣讓心痛苦);
四食若正知(如果能完全理解四食),
勿依靠諸食(不依賴積聚增益食物)。」
㉖ (七五四偈:)
「完全智無病(勤修內觀者健康無病),
漏流已遍盡(已寂滅所有漏流煩惱);
法住四依戒(思量四依後證法住智),
極智不入數(肉身若壞不入生身數)。」
〔十二、動轉 ↹ 不動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又,任何一切苦受之出現,皆正縁於猶豫不定之動轉根源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然而,因為對於(所縁)猶豫不定之動轉根源,完全離染、滅盡無餘,所以一切苦受就變成不存在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㉗ (七五五偈:)
「何因出現苦(任何痛苦所以被製造)?
無明緣動轉(無明根源和猶豫助緣);
動轉若滅盡(如果能寂滅一切猶豫),
苦蘊不再生(就不會存在五取蘊苦)。」
㉘ (七五六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動轉伴隨苦(猶豫是助緣讓心痛苦);
故彼棄動貪(所以他已經摒棄猶豫),
除滅諸造作(讓身語意習慣性停止);
不動亦無取(既不動貪愛也無取著),
比丘智行道(比丘滿足地智慧行道)。」
〔十三、有依 ↹ 無依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已有所依靠者,他才會被動搖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已無所依靠者,他才不被動搖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㉙ (七五七偈:)
「無依無動搖(無所依賴之人不躁動),
有依有取著(有所依賴也就有取著);
出生又死歿(生死苦海中頭出頭沒),
無法勝輪迴(正到處流轉無法超越)。」
㉚ (七五八偈:)
「若知此過患(如果知道了這種危險)──
依止大怖畏(凡是依賴必生大恐懼);
無依無取著(無所依賴才不會取著),
比丘智行道(比丘滿足地智慧行道)。」
〔十四、無色 ↹ 滅盡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『依於無色禪之寂靜,遠比色界禪更為度脫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『依於滅盡定之寂靜,遠比無色禪更為度脫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㉛ (七五九偈:)
「有情生色界(眾生不但沈迷於色相),
又生無色界(又執著不實在無色相);
轉生不知滅(他們不洞察隨觀寂滅),
後有又再來(還要回來入母胎受生)。」
㉜ (七六○偈:)
「若遍知色界(既已完全了知形色相),
不執無色界(而又不執著非形色相);
寂滅者解脫(他們在涅槃界被釋放),
彼智勝死魔(智者生命已戰勝死神)。」
〔十五、邪見 ↹ 正見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凡是,眾比丘!『於此(人天八眾中──)
⑴ 天界(忉利天眾、以及其上),
⑵ 魔界,
⑶ 梵界,
⑷ 沙門,
⑸ 婆羅門,
⑹ 人類(剎帝利眾、居士眾等),
⑺ 天神(四大王天、以及其下),
⑻ 非人(天龍八部等一切眾生);
正考慮著:「這是真理!」
但諸聖者,如其本然!以完全之正慧徹見:「這是迷失!」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凡是,眾比丘!『於此(人天八眾中──)
⑴ 天界(忉利天眾、以及其上),
⑵ 魔界,
⑶ 梵界,
⑷ 沙門,
⑸ 婆羅門,
⑹ 人類(剎帝利眾、居士眾等),
⑺ 天神(四大王天、以及其下),
⑻ 非人(天龍八部等一切眾生);
正考慮著:「這是迷失!」
但諸聖者,如其本然!以完全之正慧徹見:「這是真理!」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㉝ (七六一偈:)
「無我迷有我(把無我相認作是有我),
世人望天堂(請看不論天上或人間);
執著名色想(都生活在心物慣性中),
憍慢為真理(把自以為是當作真理)。」
㉞ (七六二偈:)
「處處生憍慢(因為以憍慢心來評價),
因此思惟我(所以都認為有一個我);
渴愛諸幻境(他又貪著假我之境界),
虛妄法無常(沈迷於變幻事物當中)。」
㉟ (七六三偈:)
「涅槃法非空(涅槃並不像虛妄事物),
洞察四聖諦(聖人真正懂得四聖諦);
內觀證真理(他們修內觀見到真實),
圓滿般涅槃(已不飢渴被徹底寂滅)。」
〔十六、痛苦 ↹ 快樂:〕
「『是否還有另一對正確之二種隨觀法門耶?』
眾比丘!若人如此問者,
應答彼等:『有!』
『然而,怎樣說明有(另外二種隨觀法門)耶?』
凡是,眾比丘!『於此(人天八眾中──)
⑴ 天界(忉利天眾、以及其上),
⑵ 魔界,
⑶ 梵界,
⑷ 沙門,
⑸ 婆羅門,
⑹ 人類(剎帝利眾、居士眾等),
⑺ 天神(四大王天、以及其下),
⑻ 非人(天龍八部等一切眾生);
正考慮著:「這是快樂!」
但諸聖者,如其本然!以完全之正慧徹見:「這是痛苦!」』,此是第一種隨觀;
凡是,眾比丘!『於此(人天八眾中──)
⑴ 天界(忉利天眾、以及其上),
⑵ 魔界,
⑶ 梵界,
⑷ 沙門,
⑸ 婆羅門,
⑹ 人類(剎帝利眾、居士眾等),
⑺ 天神(四大王天、以及其下),
⑻ 非人(天龍八部等一切眾生);
正考慮著:「這是痛苦!」
但諸聖者,如其本然!以完全之正慧徹見:「這是快樂!」』,此是第二種隨觀。
如此,眾比丘!比丘具有正確之二種隨觀者,
勤奮努力而不放逸、住於專心致志。
期望獲得兩種道果,其中一種果位:
(一)於現世之教法(期望獲得)完全智(之阿羅漢果);
(二)又若還有剩餘之煩惱時,(期望獲得)不還欲界之阿那含果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㊱ (七六四偈:)
「色聲尋味香(眾生依色聲香味追求),
觸及一切法(又依接觸沈迷一切法);
可愛又適意(真是可愛又愉快稱意),
唯說此真實(誇說這才是唯一現實)。」
㊲ (七六五偈:)
「世人望天堂(請看不論天上或人間),
深信彼極樂(都熱切盼望極樂世界);
何處不壞滅(再看哪裡不解散消失)?
便思此極苦(都認為應該逃避苦患)。」
㊳ (七六六偈:)
「享樂非聖見(聖人不見放逸是享樂),
有身必壞苦(凡夫五蘊身不免老死);
愚人顛倒想(妄想把痛苦看成快樂),
依邊見一切(以世俗邊見看待萬物)。」
㊴ (七六七偈:)
「凡夫所言樂(凡是眾生誤認為快樂),
聖人稱是苦(聖者洞察真相說痛苦);
凡夫所言苦(凡是眾生誤認為痛苦),
聖人知是樂(聖者洞察真相知快樂)。」
㊵ (七六八偈:)
「見佛深遠法(請看緣起甚深之佛法),
凡夫入迷惑(愚人深感困惑陷迷亂);
已被無明障(已被無知陰暗所遮蔽),
黑暗無所見(盲目所以不看見真理)。」
㊶ (七六九偈:)
「涅槃門已開(導師已打開涅槃大門),
佛光破無明(請看智慧佛光去黑暗);
智見四念住(法智近咫尺非不相識),
內觀行道跡(精通八正道實踐佛法)。」
㊷ (七七○偈:)
「人被有貪敗(眾生被有貪隨眠繫縛),
徘徊有暴流(反覆追逐再生之洪流);
受魔所宰制(已隨著進入魔王領域),
非法無正覺(邪行者無法理解正法)。」
㊸ (七七一偈:)
「何佛別處求(何必追尋他方聖者呢)?
誰遇正覺句(誰已經洞察正覺法句)?
誰醒類智句(誰已經通曉類智法句)?
漏盡般涅槃(擺脫漏流者圓滿涅槃)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〈叁、結語 ➲〉
彼等比丘心滿意足、歡喜信受世尊之所說!
又,世尊宣說此教法,彼等六十位比丘聞法已,其心無所取著,已由諸漏獲得解脫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慢』呢?(就是) ➾
很在意『自我』,把『自己』看得很重要──
『邊見』和『慢』都是我執所表現的形式;
邊見是與他物做比較,慢是與他人做比較。(憍是與自身做比較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道相應‧尋求品‧我慢經》說示(有三種我慢):
〝諸比丘!有三種我慢。以何為三耶?
謂:『我是勝』(過慢),『我是等』(憍慢),『我是劣』(卑慢)是。
諸比丘!此為三種我慢。
諸比丘!為(依苦聖諦)證智、(依集聖諦)遍智、(依滅聖諦)遍盡、(依道聖諦)捨斷此三種我慢,應修習八聖道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智』呢?(就是) ➾
完全徹見(遍知)色受想行識──五蘊(當下身心)三法印的本質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重擔品‧遍知經》說示(可遍知法與遍智):
『諸比丘!以何為可遍知法耶?
諸比丘!色是可遍知法,受是可遍知法,想是可遍知法,行是可遍知法,識是可遍知法。
諸比丘!如是稱為可遍知法。
諸比丘!以何為遍智耶?
諸比丘!乃貪欲之滅盡,瞋恚之滅盡,愚痴之滅盡。
諸比丘!如是稱為遍智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三法印』(三法性)呢?(就是) ➾
三法印,也叫做:三法性或法的三種性質!
三法印,可以印證佛陀所說的是不是真理?
〔一〕『諸行無常』法印:一切身心萬法的現象都是無常的!
應該徹底去了解!不要用一個真如(概念)的假說不求實證。
〔二〕『諸行是苦』法印:一切眾生輪迴生死都是苦的!包括──
三世佛也不例外,因為祂是法性、法性不變,所以知苦(知恥)。
〔三〕『諸法無我』法印:一切造作稱為諸行,諸行既然無常是苦;
所以人活在世間無常的苦海裡不應醉生夢死,更應該要有禮義廉恥。
知道慚恥!才能信受佛法、依教奉行!才知一切造作當然是無我的!
但是無我並不等於就是夢幻泡影,人死如燈滅嗎?這是唯物的邪見。
一切造作也稱為有為法,八正道也是有為法;但八正道是通達涅槃──
唯一的道路!所以並不是一切有為法都是空,由於戒定慧是永恆的!
因此涅槃才會是永恆的!但不論有為法、或無為法都一定是無我的!
(只有『四聖諦』的法身,是永恆的!沒有任何人包括佛是永恆的!)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戰士品‧如來出世經》說示(三法印是第一義諦):
『➊ 諸比丘!無論如來出世,或如來不出世,彼界已住立(其道理已確定)、彼為常法(法住性)、彼為定法(法決定性):「一切行是無常。」
如來以此現等覺──證到最高智慧(證於此)、現觀領悟──徹底地了解(知於此)。
現等覺已,現觀已,即宣說、說示、施設、建立、揭開、分別、彰顯:「一切行是無常。」
➋ 諸比丘!無論如來出世,或如來不出世,彼界已住立(其道理已確定)、彼為常法(法住性)、彼為定法(法決定性):「一切行是苦。」
如來以此現等覺──證到最高智慧(證於此)、現觀領悟──徹底地了解(知於此)。
現等覺已,現觀已,即宣說、說示、施設、建立、揭開、分別、彰顯:「一切行是苦。」
➌ 諸比丘!無論如來出世,或如來不出世,彼界已住立(其道理已確定)、彼為常法(法住性)、彼為定法(法決定性):「一切法是無我。」
如來以此現等覺──證到最高智慧(證於此)、現觀領悟──徹底地了解(知於此)。
現等覺已,現觀已,即宣說、說示、施設、建立、揭開、分別、彰顯:「一切法是無我。」』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八經‧象跡喻大經》說示(三法性):
〝諸賢!彼外地……水……火……風界雖如此古老,猶應(以智慧)洞察其無常性、洞察其滅盡法性、洞察其壞(苦)法性、洞察其變易法性。
何況是渴愛所執持,於區區之身,或『有我(執)』,或『我所有』,或『我是(我)』等,有何為耶?無寧於此『無何等』之可為也!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真如』(四聖諦)呢?(就是) ➾
真如不是唯心論、不是空性、不是如來藏……這些唯心邪見的說法;
真如是身心如實法性、是法爾自然、是十二緣起、是四聖諦的真相!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轉法輪品‧真如經》說示(四聖諦即真如):
〝➊ 諸比丘!『此是苦』,為真如實性、不離實性、不異法性。
➋ 『此是苦集』,為真如實性、不離實性、不異法性。
➌ 『此是苦滅』,為真如實性、不離實性、不異法性。
➍ 『此是導向苦滅道跡』,為真如實性、不離實性、不異法性。
諸比丘!此四者,為真如實性(無所不在)、不離實性(無時不在)、不異法性(無例外地──沒有邊界)。
➀ 是故,諸比丘!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➁ 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➂ 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➃ 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〞}
[19] 是故比丘,當持淨戒,勿令毀缺。
【譯文】{所以,應當堅守清淨戒律──
比丘們!不要讓自己的戒律毀損蒙羞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聚落主相應‧聚落主品‧頂髻經》說示(接受金錢非出家人):
『爾時,世尊住王舍城外之竹林迦蘭陀園。
又於其時,(頻婆娑羅王)王之內宮王臣集會,集合同座眾人之間,彼此相互交談:
「沙門釋子等,認為(受用)金銀(指:黃金和貨幣)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沙門釋子,使用金銀!
沙門釋子,接受金銀!」
又於其時,有寶髻(指:頂髻有珠寶)聚落主,亦列於此集會。
爾時,寶髻聚落主,語此集會曰:
「諸尊!勿作如是言!
沙門釋子等,不認為(受用)金銀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沙門釋子,不使用金銀!
沙門釋子,不接受金銀!
沙門釋子,棄珠寶、財貨,及離金銀。」
寶髻聚落主,不能信服其集會。
因此,寶髻聚落主,來至世尊住處,
至已,禮拜世尊,坐於一面。
坐於一面之寶髻聚落主,白世尊言:
「大德!於此(頻婆娑羅王)王之內宮王臣集會中,集合同座眾人之間,彼此相互交談:
『沙門釋子等,認為(受用)金銀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沙門釋子,使用金銀!
沙門釋子,接受金銀!』
如是言已,大德!我告此集會曰:
『諸尊!勿作如是言!
沙門釋子等,不認為(受用)金銀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沙門釋子,不使用金銀!
沙門釋子,不接受金銀!
沙門釋子,棄珠寶、財貨,及離金銀。』
大德!我實在不能信服其集會。
大德!我如是所說,是否世尊授記(認可)之所說耶?
我並非以不實誹謗世尊者耶?
又,我是隨順於法以說明(世尊之)法耶?
而且,不被任何持法者同伴非難言語,陷於呵責之處境者耶?」
「誠然,聚落主!汝如是所說,是余授記(認可)之所說!
汝並非以不實誹謗余者!
又,汝是隨順於法以說明(余之)法!
而且,不被任何持法者同伴非難言語,陷於呵責之處境者!
的確,聚落主!沙門釋子等,不認為(受用)金銀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沙門釋子,不使用金銀!
沙門釋子,不接受金銀!
沙門釋子,棄珠寶、財貨,及離金銀。
聚落主!若認為(受用)金銀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那麼,對於種種五欲之繫縛,也會認為是適當(清淨)。
若認為種種五欲之繫縛,是適當(清淨)者──
當然!聚落主!彼(丟失出家身份)絕非沙門法之持法者,(應被視為)非釋子法、非佛弟子(之假和尚)!
又,聚落主!余作更作如是言:
『需要茅草,應依茅草而尋求;
需要木材,應依木材而尋求;
需要車子,應依車子而尋求;
需要人員,應依人員而尋求。』
余不允許!聚落主!無論依如何之理由方便,余不言:『應使用、應尋求接受金銀!』」』}
[20] 若人,能持淨戒,是則,能有善法;
【譯文】{如果,任何佛弟子,能夠堅守清淨戒律……
唯有如此,才能夠滅除貪瞋痴、生起戒定慧的善法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大品‧諸漏經》說示(漏盡的方法):
☆ 諸漏斷盡有六種方法 ➾
① 律儀而斷──防護六根律儀;
② 受用而斷──受用四依法;
③ 忍受而斷──忍受天氣、蚊蟲、人語、身苦;
④ 避開而斷──避開動物、惡處、座位、遊境、惡友、如智者所忠告者;
⑤ 排除而斷──排除三不善尋;
⑥ 修習而斷──修習七菩提分。
『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一切漏以律儀可斷者,則以律儀而斷;
➋ 一切漏以受用可斷者,則以受用而斷;
➌ 一切漏以忍受可斷者,則以忍受而斷;
➍ 一切漏以避開可斷者,則以避開而斷;
➎ 一切漏以排除可斷者,則以排除而斷;
➏ 一切漏以修習可斷者,則以修習而斷。』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律儀而斷』(防護六根律儀)呢?(就是) ➾
〝➊ 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依如理思擇,以眼根律儀防護而住。
諸比丘!彼若不以眼根律儀防護而住者,
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以眼根律儀防護而住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依如理思擇,➋ 以耳根……
➌ 鼻根……
➍ 舌根……
➎ 身根……
➏ 意根律儀防護而住。
諸比丘!彼若不以意根律儀防護而住者,
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以意根律儀防護而住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律儀可斷者,則以律儀而斷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受用而斷』(受用四依法)呢?(就是) ➾
〝➊ 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依如理思擇,而受用衣服──
『⑴ 唯為防寒、防熱;
⑵ 防蚊虻、風吹、日曬、蛇蝎蟲類之觸摸;
⑶ 乃至為遮羞蔽體。』
➋ 依如理思擇,而受用飲食──
『⑴ 既不為玩樂;
⑵ 也不為肥壯;
⑶ 也不為美麗;
⑷ 也不為莊飾;
⑸ 僅僅只為維持身體、能夠生存;
⑹ 也為防止傷害,以便於修行。
因為如此(內觀禪修:)我先前之感受已消失,
又不再(貪著)新生之感受(而滅盡煩惱);
這樣,我不但將無過失地修習,且能夠(現法樂住而)住於安穩。』
➌ 依如理思擇,而受用住所、坐臥用具──
『⑴ 唯為防寒、防熱;
⑵ 防蚊虻、風吹、日曬、蛇蝎蟲類之觸摸;
⑶ 乃至為防禦惡劣天氣之危害,而樂於安住內觀禪修。』
➍ 依如理思擇,而受用藥物、藥具,以治療病痛──
『僅僅,只為療癒:所生傷病、痛苦;
得度無惱害、不死甘露之涅槃彼岸。』
諸比丘!彼若不受用其(衣服、飲食等)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受用彼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受用可斷者,則以受用而斷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忍受而斷』(忍受天氣等苦)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依如理思擇,而要忍耐──
➊ 寒冷、暑熱、飢餓、口渴;
➋ 蚊虻、風吹、日曬、蛇蝎蟲類之觸摸;
➌ 被人辱罵、誹謗之語;
➍ 對身所生之極劇苦受:
既激烈堅固、又辛辣苦澀、又討厭不快、又如奪命苦,皆生起忍耐。
諸比丘!彼若不能忍受其(寒冷、暑熱等)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忍受彼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忍受可斷者,則以忍受而斷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避開而斷』(避開不善因緣)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依如理思擇而──
➊ 令避開兇惡之象;
➋ 令避開兇惡之馬;
➌ 令避開兇惡之牛;
➍ 令避開兇惡之狗;
➎ (令避開)毒蛇、殘株樹樁、荊棘障礙、斷崖溝坑、池塘沼澤。
➏ 如坐不適坐處;
➐ 如行不適行境;
➑ 如伴不實惡友;
➒ 信賴明智同梵,認定此是不善之理由;
他依如理思擇,令避開彼不適坐處、或彼不適行境、或彼不實惡友。
諸比丘!彼若不避其(惡象、惡馬等)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避開彼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避開可斷者,則以避開而斷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排除而斷』(排除三不善尋)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依如理思擇,令不認同、捨斷、令排除、
廢止、完全停止、令棄捨,所生起之『愛尋』;
➋ 依如理思擇,令不認同、捨斷、令排除、
廢止、完全停止、令棄捨,所生起之『瞋尋』;
➌ 依如理思擇,令不認同、捨斷、令排除、
廢止、完全停止、令棄捨,所生起之『害尋』;
對於(一切)所生起之『惡不善法』,
令生起不認同、捨斷、令排除、廢止、完全停止、令棄捨。
諸比丘!彼若不排除其(愛尋、瞋尋等)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排除彼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排除可斷者,則以排除而斷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一切漏『修習而斷』(修習七菩提分)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念菩提分』;
➋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擇法菩提分』;
➌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精進菩提分』;
➍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喜菩提分』;
➎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輕安菩提分』;
➏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定菩提分』;
➐ 依如理思擇,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迴向(成熟)於捨,以令修習培養『遍捨菩提分』;
諸比丘!彼若不修習其(遍念菩提分、遍擇法菩提分等),
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當生;
如是,修習彼者,則諸漏與殺戮之熱惱不存在。
諸比丘!稱此為『一切漏以修習可斷者,則以修習而斷』。
諸比丘!任何依此等六法成就之比丘,
應該恭敬、尊重、供養、合掌禮拜、是世間之無上福田。〞}
[21] 若無淨戒,諸善功德,皆不得生。
【譯文】{如果,沒有清淨戒律,一切的善行功德,都不可能產生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初五十經篇‧五支品‧不敬之二經》說示(世間之最上行儀是修行的根本):
☆ 世間之最上行儀法:好行為者、增上行儀,指倫理道德、禮義廉恥。
〝㈠ 諸比丘!於同梵行者中──
➊ 『無敬無崇,不與同類活命之僧侶比丘和合,
而可圓滿世間之最上行儀法者』無有是處;
➋ 『不圓滿世間之最上行儀法,而可圓滿有學法者』無有是處;
➌ 『不圓滿有學法,而可圓滿戒蘊者』無有是處;
➍ 『不圓滿戒蘊,而可圓滿定蘊者』無有是處;
➎ 『不圓滿定蘊,而可圓滿慧蘊者』無有是處。
㈡ 諸比丘!於同梵行者中──
➀ 『有敬有崇,與同類活命之比丘和合,
而可圓滿世間之最上行儀法者』必有是處;
➁ 『圓滿世間之最上行儀法已,而可圓滿有學法者』必有是處;
➂ 『圓滿有學法已,而可圓滿戒蘊者』必有是處;
➃ 『圓滿戒蘊已,而可圓滿定蘊者』必有是處;
➄ 『圓滿定蘊已,而可圓滿慧蘊者』必有是處。〞}
[22] 是以當知,戒為:『第一安穩,功德住處!』
【譯文】{所以,應該知道佛陀所制定出家或在家的清淨戒律是──
『世間唯一純淨安樂、無垢安穩,出世間無上功德所居住的地方!』}
〖解說〗{這!才是真正的極樂世界吧?
★ 什麼叫做:『九清淨』(九遍淨精勤分)呢?(就是) ➾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四經‧十上經》說示(九清淨):
〝云何九法應當修習?
謂:九遍淨精勤分。
➊ 『戒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➋ 『心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➌ 『見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➍ 『斷疑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➎ 『道非道智見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➏ 『道跡智見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➐ 『智見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➑ 『慧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➒ 『解脫清淨』遍淨精勤分。
此等九法應當修習。〞
☆ 修習梵行之次第:九清淨(九遍淨精勤分) ➾
➊ 戒清淨(有取著:戒具足、有為法) ➾
➋ 心清淨(有取著:四禪八定、有為法) ➾
➌ 見清淨(有取著:斷有身見及戒禁取見、有為法) ➾
➍ 斷疑清淨(有取著:四不壞信、有為法) ➾
➎ 道非道智見清淨(有取著:如實智見、有為法) ➾
➏ 道跡智見清淨(有取著:如實智見、有為法) ➾
➐ 智見清淨(有取著:如實智見、有為法) ➾
⓼ 無取著般涅槃(解脫清淨:涅槃智、解脫智、厭患離貪、有為法與無為法) ➾
⓽ 從世尊而住於梵行(慧清淨:解脫智見、無為法)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四經‧傳車經》說示(七次傳車喻九清淨):
〝尊者!世尊若可教導以──
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是➊ 戒清淨(之戒具足)者;
即等同於可教導以──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,是有取著。
尊者!世尊若可教導以──
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是➋ 心清淨(之四禪八定)者;
即等同於可教導以──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,是有取著。……
尊者!世尊若可教導以──
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是➐ 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者;
即等同於可教導以──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,是有取著。
尊者!若捨除此等諸法,是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者,凡夫應是般涅槃,何以故?
尊者!凡夫,是於此等諸法以外,而存在者也。……
恰如,住舍衛城之拘薩羅國王波斯匿,於車城(亦名:娑枳多城)或生急用,為彼舍衛城與車城之間,備有七轉接車輛。
尊者!於是,拘薩羅國之王波斯匿,
從舍衛城出,⑴ 由王宮之門,乘第一轉接車;
⑵ 以第一轉接車,至第二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一轉接車,而乘第二轉接車;
⑶ 以第二轉接車,至第三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二轉接車,以乘第三轉接車;
⑷ 以第三轉接車,至第四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三轉接車,以乘第四轉接車;
⑸ 以第四轉接車,至第五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四轉接車,以乘第五轉接車;
⑹ 以第五轉接車,至第六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五轉接車,以乘第六轉接車;
⑺ 以第六轉接車,至第七轉接車之處,
即捨棄第六轉接車,以乘第七轉接車;
⑻ 以第七轉接車,至車城之王宮門。
至彼王宮之門,⑼ 彼其同僚、友人、親族、血緣者,可能如此詢問:
『大王!大王以此車,從舍衛城至車城王宮之門否?』
其時,尊者!如何解答者,為拘薩羅國王波斯匿得正解答者?……
尊者!如是➊ 戒清淨(之戒具足),
是唯至心清淨(之四禪八定);
➋ 心清淨(之四禪八定),
是唯至見清淨(斷有身見及戒禁取見);
➌ 見清淨(斷有身見及戒禁取見),
是唯至斷疑清淨(之四不壞信);
➍ 斷疑清淨(之四不壞信),
是唯至道非道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;
➎ 道非道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,
是唯至道跡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;
➏ 道跡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,
是唯至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;
➐ 智見清淨(之如實智見),
是唯至⓼ 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。
尊者!⓼ 無取著般涅槃(之厭患離貪),
實⓽ 從世尊而住於梵行(之解脫智見)也。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故思品‧優波摩那經》說示(如何滅盡苦蘊):
『坐於一面之具壽優波摩那,語具壽舍利弗曰:
「友!舍利弗!可由(三)明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」
「友!此,否!」
「復次,友,舍利弗!可由(八解脫)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」
「友!此,否!」
「友,舍利弗!可由明與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」
「友!此,否!」
「友,舍利弗!可由明與行以外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」
「友!此,否!」
「友,舍利弗!或問:可由(三)明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
友!汝答以:『友!此,否!』
復次,友,舍利弗!或問:可由(八解脫)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
友!汝答以:『友!此,否!』
友!舍利弗!或問:可由明與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
友!汝答以:『友!此,否!』
復次,友舍利弗!或問:可由明與行以外,而盡(全苦蘊)邊際否?
友!汝答以:『友!此,否!』
然而,友!盡(全苦蘊)邊際者,於意云何?」
「友!若由(三)明,而盡(全苦蘊)邊際者,
則是,有執取而竟盡(全苦蘊)邊際。
友!若由(八解脫)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者,
則是,有執取而竟盡(全苦蘊)邊際。
友!若由明與行,而盡(全苦蘊)邊際者,
則是,有執取而竟盡(全苦蘊)邊際。
友!若由明與行以外,而盡(全苦蘊)邊際者,
則是,有執取而竟盡(全苦蘊)邊際。
所以,友!異生(凡夫)是明與行以外者。
友!壞失(德)行者,不如實知、不如實見;
具足(德)行者,如實知、如實見,
如實知、如實見者,而盡(全苦蘊)邊際。」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沙布迦邑經》說示(什麼叫做四遍淨精勤分):
☆ 四遍淨精勤分 ➾
⓵ 『戒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⓶ 『心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⓷ 『見清淨』遍淨精勤分;
⓸ 『解脫清淨』遍淨精勤分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戒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戒具足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二的具足六支、之五的捨自諦、之六的求之斷盡;十無學的正語、正業、正命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沙布迦邑經》說示(戒清淨):
〝虎足!世間有比丘,具足戒、波羅提木叉律儀防護而住,圓滿正行與行境,
見微細之罪而怖畏,受學於學處。
虎足!此名:『戒清淨』。
像這樣,對於戒清淨──
或未圓滿,我當圓滿,或已圓滿,當以種種慧攝受饒益;
又,於此中起:志欲決心;精進努力;勇猛竭力;向前不退;
正念(深切注意、明確不忘);正知(明覺理解、智慧決擇)。
虎足!此名為:『戒清淨遍淨精勤分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心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四禪八定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三的有一護、之四的有四依、之八的身行寂靜;十無學的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沙布迦邑經》說示(心清淨):
〝虎足!世間有比丘,
⑴ 離欲、離惡不善法,由有尋、有伺,
具足『離生喜樂』之初禪而住。
⑵ 尋、伺、寂靜故,於內遍淨,心成一境,由無尋、無伺,
具足『定生喜樂』之第二禪而住。
⑶ 離喜故,捨而住,有念,正知而身受樂。體驗聖者所說,
具足『捨念樂住』之第三禪而住。
⑷ 斷樂故,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由不苦、不樂,
具足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。
虎足!此名:『心清淨』。
像這樣,對於心清淨──
或未圓滿,我當圓滿,或已圓滿,當以種種慧攝受饒益;
又,於此中起:志欲決心;精進努力;勇猛竭力;向前不退;
正念(深切注意、明確不忘);正知(明覺理解、智慧決擇)。
虎足!此名為:『心清淨遍淨精勤分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見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斷有身見及戒禁取見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沙布迦邑經》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;十無學的正見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說示(見清淨):
〝虎足!世間有比丘,
⑴ 如實知『此是苦』;
⑵ 如實知『此是苦之集』;
⑶ 如實知『此是苦之滅』;
⑷ 如實知『此是到達苦滅之道跡』。
虎足!此名:『見清淨』。
像這樣,對於見清淨──
或未圓滿,我當圓滿,或已圓滿,當以種種慧攝受饒益;
又,於此中起:志欲決心;精進努力;勇猛竭力;向前不退;
正念(深切注意、明確不忘);正知(明覺理解、智慧決擇)。
虎足!此名為:『見清淨遍淨精勤分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斷疑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四不壞信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;十無學的正見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五取蘊):
☆ 解脫智觀五取蘊之四聖諦 ➾
① 減而不增(減貪欲);
② 捨而不取(斷三尋);
③ 退而不近(離不善);
④ 離不遍薰(離愛染)。
〝諸比丘!聖弟子以此名為:
① 減而不增──損減(貪欲)而不收集;
② 捨而不取──捨斷(三惡尋)而不執取;
③ 退而不近──遠離(不善法)而不親近;
④ 離薰而不遍薰──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而不遍薰習。
➊ 什麼是『損減(貪欲)而不收集』耶?
⑴ 損減(貪欲)於色(之惱壞)而不收集;
⑵ 損減(貪欲)於受(之感覺)而不收集;
⑶ 損減(貪欲)於想(之知覺)而不收集;
⑷ 損減(貪欲)於行(之造作)而不收集;
⑸ 損減(貪欲)於識(之知識)而不收集。
➋ 什麼是『捨斷(三惡尋)而不執取』耶?
⑴ 捨斷(三惡尋)於色(之惱壞)而不執取;
⑵ 捨斷(三惡尋)於受(之感覺)而不執取;
⑶ 捨斷(三惡尋)於想(之知覺)而不執取;
⑷ 捨斷(三惡尋)於行(之造作)而不執取;
⑸ 捨斷(三惡尋)於識(之知識)而不執取。
➌ 什麼是『遠離(不善法)而不親近』耶?
⑴ 遠離(不善法)於色(之惱壞)而不親近;
⑵ 遠離(不善法)於受(之感覺)而不親近;
⑶ 遠離(不善法)於想(之知覺)而不親近;
⑷ 遠離(不善法)於行(之造作)而不親近;
⑸ 遠離(不善法)於識(之知識)而不親近。
➍ 什麼是『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而不遍薰習』耶?
⑴ 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色(之惱壞)而不遍薰習;
⑵ 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受(之感覺)而不遍薰習;
⑶ 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想(之知覺)而不遍薰習;
⑷ 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行(之造作)而不遍薰習;
⑸ 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識(之知識)而不遍薰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道非道智見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類智(四諦智)的如實智見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、之七的於思無濁;十無學的正見、正思惟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察類智):
☆ 類智之如實知見 ➾
① 現今、過去我以五蘊為食物;
② 復次,我以未來之五蘊為歡喜;
③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、未來之五蘊;
④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五蘊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
〝諸比丘!於此有聞之聖弟子,乃如是思擇:
➊ 『⑴ 現今我以(有所改變而被惱壞之)色為食物。
過去世,我同樣以色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色為食物。
⑵ 復次,我以未來之色為歡喜;
未來世,我同樣以色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色為食物。』
⑶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之色;
不歡喜於未來之色;
⑷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色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
➋ 『⑴ 現今我以(體驗到感覺之)受為食物。
過去世,我同樣以受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受為食物。
⑵ 復次,我以未來之受為歡喜;
未來世,我同樣以受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受為食物。』
⑶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之受;
不歡喜於未來之受;
⑷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受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
➌ 『⑴ 現今我以(我有知覺認出之)想為食物。
過去世,我同樣以想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想為食物。
⑵ 復次,我以未來之想為歡喜;
未來世,我同樣以想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想為食物。』
⑶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之想;
不歡喜於未來之想;
⑷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想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
➍ 『⑴ 現今我以(我決定去安排之)行為食物。
過去世,我同樣以行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行為食物。
⑵ 復次,我以未來之行為歡喜;
未來世,我同樣以行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行為食物。』
⑶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之行;
不歡喜於未來之行;
⑷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行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
➎ 『⑴ 現今我以(產生知識理解之)識為食物。
過去世,我同樣以識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識為食物。
⑵ 復次,我以未來之識為歡喜;
未來世,我同樣以識為食物;
正如,現今我以識為食物。』
⑶ 彼如是思擇,則不顧於過去之識;
不歡喜於未來之識;
⑷ 故對當下已存在之識,則走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之行道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道跡智見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法智(道跡智)的如實智見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、之七的於思無濁;十無學的正見、正思惟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察法智):
☆ 法智之如實知見(三法性) ➾
① 觀五蘊諸行無常;
② 觀五蘊諸行是苦;
③ 觀五蘊諸法無我。
『「諸比丘!汝等於意如何?色是常耶?是無常耶?」
「大德!是無常。」
「無常者,是苦耶?是樂耶?」
「大德!是苦。」
「若觀此無常、苦變易之法者,
得有『此是我所、此是我、此是我本體』耶?」
「大德!否也。」
「諸比丘!汝等於意如何?
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是常耶?是無常耶?」
「大德!是無常。」
「無常者,是苦耶?是樂耶?」
「大德!是苦。」
「若觀此無常、苦變易之法者,
得有『此是我所、此是我、此是我本體』耶?」
「大德!否也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智見清淨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法住智的如實智見:有為法、有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、之七的於思無濁;十無學的正見、正思惟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察法住智):
☆ 法住智之如實知見 ➾
⑴ 過去、⑵ 未來、⑶ 現在;
⑷ 內、⑸ 外;⑹ 粗、⑺ 細;
⑻ 劣、⑼ 勝;⑽ 遠、⑾ 近;
⑿ 一切之五蘊:此非我所、此非我、此非我本體。
〝是故,諸比丘!無論何色:
⑴ 過去、⑵ 未來、⑶ 現在;
⑷ 內、⑸ 外;
⑹ 粗、⑺ 細;
⑻ 劣、⑼ 勝;
⑽ 遠、⑾ 近;
⑿ 一切之色。
『此非我所、此非我、此非我本體。』
如是!應以正慧,如實作觀。
無論何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:
⑴ 過去、⑵ 未來、⑶ 現在;
⑷ 內、⑸ 外;
⑹ 粗、⑺ 細;
⑻ 劣、⑼ 勝;
⑽ 遠、⑾ 近;
⑿ 一切之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。
『此非我所、此非我、此非我本體。』
如是!應以正慧,如實作觀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解脫清淨』(無取著般涅槃)呢?(就是) ➾
涅槃智:解脫智、厭患離貪、有為法與無為法、無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九的心善解脫;十無學的正解脫;五法蘊身的解脫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沙布迦邑經》說示(解脫清淨):
〝虎足!於此,有彼聖弟子,
⑴ 既成就此戒(清淨)遍淨精勤分;
⑵ 又,成就此心(清淨)遍淨精勤分;
⑶ 又,成就此見(清淨)遍淨精勤分;
於應起貪法,而心離貪;於應解脫法,而心解脫。
⑷ 彼於應起貪法,心離貪已;於應解脫法,心解脫已,觸證正解脫。
虎足!此名:『解脫清淨』。
像這樣,對於解脫清淨──
或未圓滿,我當圓滿,或已圓滿,當以種種慧攝受饒益;
又,於此中起:志欲決心;精進努力;勇猛竭力;向前不退;
正念(深切注意、明確不忘);正知(明覺理解、智慧決擇)。
虎足!此名為:『解脫清淨遍淨精勤分』。
虎足!此等是四遍淨精勤分,
由於世尊──知(十二緣起)者、見(四聖諦)者、應供阿羅漢、
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,為諸有情之(解脫)清淨,所正說示:
(可以)超越愁悲、消滅苦憂、獲得真埋、現證涅槃。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解脫智之厭患離貪):
〝諸比丘!有聞之聖弟子,作如是觀:
① 既厭患於此色;
② 又厭患於此受;
③ 又厭患於此想;
④ 又厭患於此行;
⑤ 又厭患於此識;
⑥ 厭患而離貪;
⑦ 離貪而解脫;
⑧ 解脫而生解脫智。
⑨ 則知(無生智):
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慧清淨』(從世尊而住於梵行)呢?(就是) ➾
解脫智見:無為法、無取著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十的慧善解脫;十無學的正智;五法蘊身的解脫智見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觀五法蘊):
☆ 解脫智見觀五法蘊之四聖諦 ➾
① 不增不減(貪欲);
② 不捨不取(三惡尋);
③ 不退不近(不善法);
④ 不離不遍薰(愛樂染著)。
『「諸比丘!比丘以此名為:
① 已損減(貪欲)而住,則不增不減──
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;
② 已捨斷(三惡尋)而住,則不捨不取──
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;
③ 已遠離(不善法)而住,則不退不近──
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;
④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而住,則不離薰、不遍薰──
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。
➊ 什麼是『已損減(之貪欲)而住,則不增不減』耶?
⑴ 已損減(貪欲)於色(之惱壞)而住,
則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;
⑵ 已損減(貪欲)於受(之感覺)而住,
則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;
⑶ 已損減(貪欲)於想(之知覺)而住,
則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;
⑷ 已損減(貪欲)於行(之造作)而住,
則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;
⑸ 已損減(貪欲)於識(之知識)而住,
則既不損減(貪欲)也不收集。
➋ 什麼是『已捨斷(三惡尋)而住,則不捨不取』耶?
⑴ 已捨斷(三惡尋)於色(之惱壞)而住,
則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;
⑵ 已捨斷(三惡尋)於受(之感覺)而住,
則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;
⑶ 已捨斷(三惡尋)於想(之知覺)而住,
則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;
⑷ 已捨斷(三惡尋)於行(之造作)而住,
則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;
⑸ 已捨斷(三惡尋)於識(之知識)而住,
則既不捨斷(三惡尋)也不執取。
➌ 什麼是『已遠離(不善法)而住,則不退不近』耶?
⑴ 已遠離(不善法)於色(之惱壞)而住,
則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;
⑵ 已遠離(不善法)於受(之感覺)而住,
則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;
⑶ 已遠離(不善法)於想(之知覺)而住,
則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;
⑷ 已遠離(不善法)於行(之造作)而住,
則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;
⑸ 已遠離(不善法)於識(之知識)而住,
則既不遠離(不善法)也不親近。
➍ 什麼是『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而住,則不離薰、不遍薰』耶?
⑴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色(之惱壞)而住,
則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;
⑵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受(之感覺)而住,
則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;
⑶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想(之知覺)而住,
則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;
⑷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行(之造作)而住,
則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;
⑸ 已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於識(之知識)而住,
則既不離開薰習(愛樂染著)也不遍薰習。
諸比丘!如是心解脫之比丘,
是帝釋天、梵天、生主(造物主)之諸天,所遙望而歸依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歸命尊貴人、歸命最勝人;
若汝未自証,禪思勤依止。」』}

第二品 ✩ 攝根護心 Exhortation on the Control of Mind and Body

[23] 汝等比丘!已能住戒,當制五根,勿令放逸,入於五欲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當你能夠──
安住於清淨戒律以後,應當限制:
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等五個根門!
不要讓它們放縱淫亂,而追逐於:
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等五種慾望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賓吉耶問經》說示(超越物質的惱害):
☆ 賓吉耶( Piṅgiya ) ➾
字義叫做:黃褐色的。
『「我老色力衰(我年老體衰外表憔悴),
眼花耳重聽(老眼昏花聽力很困難);
除昧乃無死(不要讓我糊塗地死去),
願知不死法(希望聽聞不死的教法),
何救今生老(如何解脫今世的老死)?」
② (一一二七偈:)
〔世尊回答賓吉耶說:〕
「緣色故悲傷(出現物質而遭受殺害),
放逸見惱害(當看見形體人會疏忽);
色身勿放逸(請你要內觀黃褐色身),
捨色莫再生(應摒棄色身不再受生)。」
③ (一一二八偈:)
〔賓吉耶再次問說:〕
「四面宇四隅(四方和四角共有八方),
上下宙十方(在這上下十方世界中);
見聞無不覺(您無不看見聽聞明覺),
佛智無不知(佛的智慧沒有不了知);
願知不死法(希望聽聞不死的教法),
何救今生老(如何解脫今世的老死)?」
④ (一一二九偈:)
〔世尊最後回答說:〕
「內觀人愛智(人洞察渴愛增長智慧),
征服生老火(超越了生老死的燒烤);
色身勿放逸(請你要內觀黃褐色身),
捨色莫再生(應摒棄色身不再受生)。」』}
[24] 譬如,牧牛之人,執杖視之,不令縱逸,犯人苗稼。
【譯文】{這就好比──
放牧童子拿著牧杖,注視著五根門頭的牛羊,是否亂跑走失?
或者到處踐踏穀物,跑到別人五欲的田地去,吃人禾苗莊稼?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質多相應‧質多品‧繫縛經》說示(觀察六根與六塵的繫縛):
☆ 質多居士( Citta ) ➾
維摩詰( Vimalakira )應是質多居士事蹟的改寫;
然而,質多居士確有其人,維摩詰卻是虛構的故事!
『〔一、質多居士詢問:〕
其時,偶爾質多居士因要事來至鹿誦者。……
因此,質多居士來詣長老比丘等住處;
詣已,禮拜彼等(比丘),坐於一面。
坐於一面之質多居士,白長老比丘等曰:
「➀ 諸大德!眾多長老比丘等,食後由托缽還,已集合共坐於曼陀羅圓形講堂中,發起如是相互談話:
『友!或謂「繫縛」,或「繫縛之法」。
此二法是意義有別,言辭亦有別耶?或意義為一,唯言辭有別耶?』
➁ 或有長老比丘等,如是言:
『友!或謂「繫縛」,或「繫縛之法」。
此二法不只是意義有別,言辭亦有別。』
➂ 或有長老比丘等,如是言:
『友!或謂「繫縛」,或「繫縛之法」。
此二法之意義為一,唯言辭有別。』」
「然,居士!」
〔二、質多居士解說:〕
「㈠ 諸大德!或謂『繫縛』,或『繫縛之法』。
此二法不只是意義有別,言辭亦有別。
然則諸大德!為汝等以說譬喻:
於此處或有智之人等,有依譬喻了知所說之意義。
㈡ 諸大德!譬如將黑色之牛與白色之牛,
以一(無明)鎖鏈或(渴愛)結繩,被互相捆綁已。
若人作如是言:
『黑牛繫縛白牛,白牛繫縛黑牛』者,則彼語是正語耶?」
「居士!不然。
居士!非黑牛擊縛白牛,亦非白牛擊縛黑牛;
若於此有(牛隻)兩者以一(無明)鎖鏈或(渴愛)結繩,被互相捆綁已;則於彼有如是之繫縛。」
「㈢ 與此同理,諸大德!
➊ 眼非繫縛諸色,非諸色繫縛於眼;
若於此有(根境)兩者為緣所生之貪欲;則於彼有如是之繫縛。
➋ 耳非繫縛諸聲……
➌ 鼻非繫縛諸香……
➍ 舌非繫縛諸味……
➎ 身非繫縛諸觸,非諸觸繫縛於身;
若於此有(根境)兩者為緣所生之貪欲;則於彼有如是之繫縛。
➏ 意非繫縛諸法,非諸法繫縛於意;
若於此有(根境)兩者為緣所生之貪欲;則於彼有如是之繫縛。」
〔三、結語:〕
「居士!此為汝之利得,汝善利得。
居士!汝之智眼,甚深通達佛語者。」』}
[25] 若縱五根,非唯五欲,將無涯畔,不可制也;
【譯文】{如不攝禦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等五個根門!
不但讓自己放縱追逐: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等五種慾望!
而且還會沈淪於苦海,在無邊無際輪迴中流轉無法出離。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婆羅門品‧無彼岸此岸經》說示(離開六根與六塵的繫縛):
『(三八五偈:)
「無彼岸此岸(既不執著此岸,又不執著彼岸),
兩岸皆不現(既無內法六根,又無外法六塵);
離繫無悲惱(又離中間渴愛,離繫則無苦憂),
是名婆羅門(我稱他淨行者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何處是彼岸 ~☺)
魔王波旬,有一次偽裝成一位男子,前去問佛陀:
「尊者!你經常提到『彼岸』( Pāra )這個字眼;
究竟是什麼意思?」
佛陀知道,這位男子實際上是魔王波旬,就告誡他:
「邪惡的魔王波旬,『彼岸』( Pāra )與你無關!
它指的是──彼岸,
只由滌除所有煩惱的阿羅漢,才能抵達的『彼岸』。」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惡魔相應‧第三品‧魔女經》說示(魔女的詭計):
『〔一、魔王悲愁:〕
爾時,惡魔波旬於世尊前,氣餒唱偈已,離座而去。
於離世尊不遠,趺坐於地上,
默然、悄然、落肩、低頭,
正在悲愁,以杖搔地而坐。
〔二、魔女獻策:〕
其時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來至惡魔波旬處;
至已,以偈語惡魔波旬曰:
「何故父不樂(為什麼父王不快樂呢)?
何人令憂愁(什麼人讓您正悲痛呢)?
我等繫貪網(我們設好誘惑的陷阱),
如縛林中象(正好像森林中的大象);
捕獲已牽來(誘捕到以後把牠牽來),
彼將隨支配(交給您隨心意來處置)。」
(魔王偈曰:)
「應供世善逝(世間的阿羅漢和佛陀),
不能以貪誘(無法用貪欲誘惑祂們);
彼已出魔域(已經超越魔王的領域),
是故我甚悲(所以這讓我非常憂愁)。」
〔三、各種試探:〕
﹙➊ 魔女初誘 ☙﹚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來詣世尊處;
詣已,以此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➋ 魔女二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一百童女美貌娛樂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一百童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➌ 魔女三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未生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未生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➍ 魔女四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生一次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生一次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➎ 魔女五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生二次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生二次子之百人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➏ 魔女六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中年之百人女美貌娛樂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中年之百人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➐ 魔女七誘 ☙﹚
然後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,如此互相討論:
「丈夫興趣各異。
我等應各自幻化作:高年之百人女。」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各自幻化作高年之百人女美貌娛樂以後,來詣世尊前;
詣已,白世尊曰:
「沙門!奉事卿足下。」
但是,對於祂已經熄滅一切煩惱依賴、無上解脫之世尊(來說),卻不屑一顧。
﹙➑ 魔女失敗 ☙﹚
其時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退於一面、而言此曰:
「我等之父所言,的確真實!
『應供世善逝(世間的阿羅漢和佛陀),
不能以貪誘(無法用貪欲誘惑祂們);
彼已出魔域(已經超越魔王的領域),
是故我甚悲(所以這讓我非常憂愁)。』
實在來說,凡是沙門、或者婆羅門之未離欲者;
(如果)依此手段攻擊,
應破男子心臟、壞其精力,
或口吐熱血,
或應達到:令人亂心狂醉。
又或猶如,已被收割之新鮮蘆葦,正在乾涸、枯萎、凋謝;
正是,應令此人,乾涸、枯萎、凋謝。」
〔四、三退魔女:〕
於是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來詣世尊處;
詣已,立於一面。
﹙➊ 渴愛問偈 ☙﹚
此時,立一面之魔女渴愛,以偈言世尊曰:
「愁入禪林否(林中禪修陷入憂愁嗎)?
渴望又富否(渴望之前富裕生活嗎)?
曾造何罪否(曾經犯下卑劣罪行嗎)?
何故汝無親(為什麼見不到親友呢)?
何不親近彼(為什麼不去親近他們)?」
(佛斥渴愛:)
「寂靜得心法(寂靜禪林心獲得法益),
破盡渴愛軍(已征服一切渴愛大軍);
純一禪觀樂(我獨自禪觀現法樂住),
是故我無親(所以不需要攀緣親友);
何不親近法(何不內觀親近自己呢)?」
﹙➋ 不樂問偈 ☙﹚
然後,魔女不樂,以偈白世尊曰:
「比丘何念住(比丘要如何安住念頭),
六度五欲流(度脫五欲六塵暴流呢)?
禪觀何次第(禪觀者多修何種次第),
六境皆不樂(對六入處不起貪愛呢)?」
(佛斥不樂:)
「身安心善解(身輕安而又心善解脫),
無為念出家(正念無為的出家生活);
法智禪無尋(無尋的禪心內觀法智),
不惛無瞋掉(不瞋恚不惛眠不掉悔)。
比丘多念住(比丘像這樣安住念頭),
六度五欲流(能度脫五欲六塵暴流);
禪觀此次第(禪觀者多修這種次第),
六境皆不樂(對六入處都不起貪愛)。」
﹙➌ 貪染唱偈 ☙﹚
然後,魔女貪染,由於世尊之寂靜,以唱此偈:
「斷愛和合僧(掙脫渴愛的和合僧團),
寂靜多淨信(寂靜地修行又多淨信);
眾人願出家(很多人因此發心出家),
彼岸脫死王(已拒絕死王到達彼岸)。」
(佛斥貪染:)
「聖諦名大雄(洞察真理的人叫大雄),
正法依如來(依如來所說才有正法);
依法思真理(若能依正法思惟真理);
智明何所嫉(怎麼會嫉妒人解脫呢)?」
〔五、徒勞而返:〕
其時,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來至惡魔波旬處;
而且,惡魔波旬,看見渴愛、不樂、貪染,三位魔女,從遠處走來。
見已,以偈言曰:
「愚人依蓮莖(無知的人以白蓮莖梗),
妄想劈大山(妄想破碎一座大山岳);
依爪掘山洞(愚人僅憑指甲挖山洞),
以齒嚼硬鐵(想要用牙齒來咬鐵器);
『頭舉山巖已(如頭舉起大岩石以後),
深淵求立足(想尋找深淵處立足點);
以木捶胸已(似木棒自撞胸部以後),
氣餒離瞿曇(氣急敗壞地離佛遠去)。』」
〔六、最後偈語:〕
「輕蔑來惱火(她們輕蔑來耀武揚威),
愛不樂貪染(渴愛不樂貪染三魔女);
導師驅散彼(人天導師已驅散她們),
如棉風吹落(正像木棉花被風吹落)。」』}
[26] 亦如惡馬,不以轡制,將當牽人,墜於坑埳。
【譯文】{至於意根,也就像似惡馬,如果不用馬的轡繩牢牢約束;
那麼,將會有連人帶馬直接墜入深坑、地獄的危險,後果不堪設想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梵天相應‧第一品‧瞿迦利迦經》說示(惡比丘障礙自己):
☆ 瞿迦利迦 ➾
他是跟隨提婆達多,四位惡比丘的首腦。
四位惡比丘(邪三寶、四伴黨)分別是:
❶ 狼妄( Kokālika )又作:瞿迦利迦、拘迦利;
❷ 腰肉( Kaṭamodakatissaka )又作:迦留羅提舍;
❸ 壞后子( Khaṇḍadeviyā putta )又作:乾陀驃;
❹ 海授( Samuddadatta )又作:娑勿陀達。
☆ 提婆達多之破僧五法 ➾
❶ 諸比丘盡形壽當住林,若入村邑者有罪;
❷ 盡形壽當乞食,受請食者有罪;
❸ 盡形壽當著糞掃衣,受居士衣者有罪;
❹ 盡形壽當坐樹下,至屋內者有罪;
❺ 盡形壽當不食魚肉,食魚肉者有罪。
☆ 提婆達多派 VS. 因材施教 ➾
對提婆達多所主張的五法本身,佛陀並沒有呵斥;
世尊所呵斥的是:不拘根器地全面硬性規定五法。
☆ 偽經《法華經‧提婆達多品》 ➾
依提婆達多成佛邪說的感恩戴德來觀察;
及東晉法顯、唐代玄奘與義淨到印度時,
都曾發現:還有信仰提婆達多的修行者。
初次結集佛經時,成佛邪說的窟外結集;
可見提婆達多仍繼續存在其歷史影響力。
『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因緣。
又,那時,世尊於午後休息時間,正獨自靜坐。
其時,妙梵與淨居,兩辟支梵天,往詣世尊處。
詣已,各立於門邊(保護著佛陀)。
然後,妙梵辟支梵天,在世尊面前,
談到關於狼妄比丘,唱此偈曰:
「有邊度無邊(淺短邊見看永恆聖者),
聖者誰分別(誰能知道祂們的境界)?
有量思無量(淺短心量思永恆聖法),
凡夫惟痴障(無明障凡夫更加黑暗)!」』}

[27] 如被賊劫,苦止一世;
【譯文】{如果,人被盜賊搶劫:
最多只有在這一輩子受苦而已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長老品‧侮辱聖者經》說示(毀謗聖者和出家同伴的災禍):
『「諸比丘!比丘若侮辱、誹謗同修行者,或對聖者無禮、污衊;
則有是處、一切可能,無不墮入於十難之中任何災難。
何等為十(災難)耶?即:
『➊ 未被修證者,彼無法證得;
➋ 已經修學者,彼又會退失;
➌ 正法不能淨化彼等之污垢;
➍ 或增上慢不尊重真實教法;
➎ 或不欣樂於修習清淨梵行;
➏ 或墮違犯任何之染污罪過;
➐ 或彼容易感染嚴重之疾病;
➑ 或令彼陷入顛狂精神錯亂;
➒ 由蒙昧迷亂以後而至命終;
➓ 身壞命終後,更投生於苦界、惡趣、墮處、地獄。』
諸比丘!比丘若侮辱、誹謗同修行者,或對聖者無禮、污衊;
則有是處、一切可能,無不墮入此十難之中任何災難。」』}
[28] 五根賊禍,殃及累世。
【譯文】{但是,五根盜賊禍害:
會讓生生世世都災難不得安寧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安穩住品‧五支大賊經》說示(五種惡比丘):
☆ 行賄賂等惡行的假出家人,有如世間的五大盜賊。
〝〔一〕諸比丘!世間有大賊──
➀ 恃險難、➁ 恃淵叢、➂ 恃有力者、➃ 賄賂、➄ 獨行……
〔二〕諸比丘!正如是,成就五法之惡比丘,
負傷、損毀自己、有罪、呵毀於智者、又多生非福。
何等為五?
諸比丘!世間有惡比丘──
➀ 恃險難、➁ 恃淵叢、➂ 恃有力者、➃ 賄賂、➄ 獨行。
➊ 又,諸比丘!云何惡比丘恃險難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惡比丘──
⑴ 成就險難之『身業』;
⑵ 成就險難之『語業』;
⑶ 成就險難之『意業』。
諸比丘!如是之惡比丘恃險難。
➋ 又,諸比丘!云何惡比丘恃淵叢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惡比丘,是邪具者,成就邊執見。
諸比丘!如是之惡比丘恃淵叢。
➌ 又,云何惡比丘恃有力者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惡比丘,或恃王,或恃輔相,
彼謂:『若有人,對我發疑問,
此等王成輔相者,當隱護而語。』
若有人,對彼發疑問,此等之王或輛相者,為彼隱護而語。
諸比丘!如是惡比丘恃有力者。
➍ 又,諸比丘!云何而惡比丘賄賂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惡比丘,得衣、食、床座、治病藥及資具,
彼謂:『若有人,對我發疑問,
當以此中之利養而歡迎。』
若有人,對彼發疑問,以其中之利養而歡迎。
諸比丘!如是惡比丘賄賂。
➎ 又,諸比丘!云何而惡比丘獨行耶?
諸比丘!世間惡比丘,單獨而住(不如法之)偏遠地方,
彼於彼處,入富家而得利。
諸比丘!如是比丘獨行。
諸比丘!成就如是五法之惡比丘,
負傷、損毀自己、有罪、訶毀於智者、又多生非福。〞}
[29] 為害甚重,不可不慎!
【譯文】{五賊是很嚴重的過患,不可以不三思謹慎、小心為要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五趣中略品‧五趣之三十經》說示(鬼趣難度):
『一時,世尊將少許之塵土,置於指甲尖端,示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對此作如何思惟耶?
我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何者為多耶?」
「大德!此大地土為多;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為少。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
非成算數、非成譬類、非成一分。」
「諸比丘!如是,由鬼境死歿,再生於天中之眾生為少;
而又,由鬼境死歿,再生於鬼境之眾生為多。」
「何以故耶?
諸比丘!乃不見四聖諦故。
何為四(聖諦)耶?即: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是故,諸比丘!
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長老品‧拘迦利謗聖經》說示(毀謗聖者和地獄道的果報):
☆ 狼妄( Kokālika )又作 ➾
瞿迦利迦、拘迦利、拘迦利迦、俱伽梨、瞿迦利、瞿伽離。
他是跟隨提婆達多( Devadatta ),四位惡比丘的首腦。
☆ 狼妄謗聖 ➾
有一次,舍利弗與目犍連從靈鷲山來,
進入王舍城托缽乞食。
路上,遇到大雨而避入一瓦窯內。
當時,瓦窯之中,已有一位牧牛女在避雨。
因此,兩位尊者為了避嫌乃隨即離去。
就在這時候,狼妄看到兩位尊者離開,
他也隨即進入瓦窯看到牧牛女。
因而,以為兩位尊者與該女有染,乃入城宣揚其事。
☆ 十寒地獄 ➾
➊ 膿皰地獄( Abbuda )指:瘡皰血污之垢濁,
相當:100(年)× 20 = 2 千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頞部陀、阿部曇、阿浮陀、阿菩達;
➋ 皰裂地獄( Nirabbuda )指:嚴寒逼身,膿瘡破裂,
相當:2,000 × 20 = 4 萬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尼刺部陀、尼賴浮陀、尼羅浮陀;
➌ 波波地獄( Ababa )指:寒苦增極,舌不能動,
只在唇間波波作聲,有76個零位的數字名,
相當:40,000 × 20 = 80 萬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阿波波、阿婆婆、呵婆婆、阿拔拔;
➍ 吒吒地獄( Aṭaṭa )指:因恐怖寒冷緊張等,
牙齒發出顫抖聲,已被燒焦、一個大的數字名,
相當:800,000 × 20 = 1,600 萬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阿吒吒、頞哳吒、呵羅羅、阿嗒嗒;
➎ 訶訶地獄( Ahaha )指:一個很大的數字名,
冰凍咽喉內,振氣而作聲,唉!悲哀的驚呼!
相當:16,000,000 × 20 = 3 億 2,000 萬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阿訶訶、阿哈哈、臛臛婆、虎虎婆;
➏ 睡蓮地獄( Kumuda )指:極大的數字名,
黃蓮、白睡蓮、皮肉潰爛,猶如睡蓮花,
相當:320,000,000 × 20 = 64 億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白睡蓮地獄、拘物頭、俱物頭、拘物陀;
➐ 香蓮地獄( Sogandhika )指:芬芳香氣,
好香蓮花、香睡蓮、皮肉潰爛,猶如香蓮花,
相當:6,400,000,000 × 20 = 1,280 億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青睡蓮地獄、須乾提、搔揵提迦;
➑ 青蓮地獄( Uppalaka )指:發聲鳴叫,
罪人全身皆為青瘀、皮膚破裂,猶如青蓮花
相當:128,000,000,000 × 20 = 2 兆 5,600 億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青蓮花地獄、優缽羅、優缽地獄、黛花地獄;
➒ 白蓮地獄( Puṇḍarīka )指:受罪眾生,
寒苦增極,皮肉脫落,骨頭顏色,猶如白蓮花,
相當:2,560,000,000,000 × 20 = 51 兆 2,000 億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白蓮花地獄、芬陀利地獄;
➓ 紅蓮地獄( Paduma )指:一個巨大的數位名,
嚴寒逼迫,身變赤紅,皮膚拆裂,猶如紅蓮花,
相當:51,200,000,000,000 × 20 = 1,024 兆滿車芝麻的年數,
又作:紅蓮花地獄、波頭摩、缽頭摩、缽曇摩。
『爾時,狼妄比丘往詣世尊所在之處;
詣已,禮敬世尊,退坐一面。
而且,坐於一面之狼妄比丘白世尊言:
「大德!(智慧第一之)舍利弗、(神通第一之)目犍連已罪孽深重,而且已經著手惡欲行事。」
「勿如是言,狼妄!勿如是言,狼妄!狼妄!對舍利弗、目犍連應有歡喜淨信!
舍利弗、目犍連乃善美者。」
但是,狼妄比丘二度白世尊言:
「即使,大德!世尊也是我所信、所賴。
然而,(智慧第一之)舍利弗、(神通第一之)目犍連已罪孽深重,而且已經著手惡欲行事。」
「勿如是言,狼妄!勿如是言,狼妄!狼妄!對舍利弗、目犍連應有歡喜淨信!
舍利弗、目犍連乃善美者。」
但是,狼妄比丘三度白世尊言:
「即使,大德!世尊也是我所信、所賴。
然而,(智慧第一之)舍利弗、(神通第一之)目犍連已罪孽深重,而且已經著手惡欲行事。」
「勿如是言,狼妄!勿如是言,狼妄!狼妄!對舍利弗、目犍連應有歡喜淨信!
舍利弗、目犍連乃善美者。」
其時,狼妄即從座而起,禮敬世尊,右繞而去。
狼妄比丘離去不久,於全身生像芥子粒之水泡瘡毒。
芥子粒,乃變成像綠豆程度;
綠豆粒,乃變成像豌豆程度;
豌豆粒,乃變成像棗核程度;
棗核粒,乃變成像棗子程度;
棗子粒,乃變成像餘甘子(庵摩羅果)程度;
餘甘子粒,乃變成像未熟之木瓜程度;
未熟之木瓜粒,乃變成像木瓜程度;
木瓜體積以後,乃被爆裂開來;
流漏出膿與血;
彼即如:吞毒之魚,橫臥於芭蕉葉之上。
其時,急度辟支梵天到狼妄比丘之處,
至已,立於空中,對狼妄比丘言:
「狼妄!對舍利弗、目犍連應有歡喜淨信!
舍利弗、目犍連乃善美者。」
「友!汝是誰耶?」
「我乃急度辟支梵天。(前世是汝師!)」
「友!世尊不是已經授記,汝為不還果阿那含耶?
然而,何故汝來此處耶?
觀此!汝已違犯於彼等!」
其時,急度辟支梵天,即以偈語對狼妄比丘勸說:
「刀柄縛人心(惡欲像刀柄結縛人心),
話中生利斧(再經過嘴巴生出利斧);
因此切割己(所以讓自己受到傷害),
愚人傳惡語(當蠢人說起壞話時候)。
過失彼稱讚(誰有過失他反而稱讚),
美德彼非難(誰有德行他反而責怪);
依口累惡運(依靠嘴巴來收集惡運),
邪惡不得樂(邪惡心態得不到幸福)。
小惡莫放逸(警醒微小過失不放逸),
逢賭必失財(凡是賭徒必輸掉錢財),
一切及自己(令喪一切及自己眷屬);
大惡甚於此(惡果有比上面更大的),
慢心犯善逝(誰以墮落心冒犯佛陀)──
『墮十萬倍皰裂獄,
(墮入紅蓮地獄,十萬倍皰裂獄,)
五入三六膿皰獄;
(乘以百八十次;膿皰獄的時間;)
你辱聖者近閻君,
(你污辱了聖者,已經接近死王,)
又語憍慢意邪悪。
(不但言語傲慢,意圖更是邪惡。)』」
其時,狼妄比丘即因疾病命終。
又,命終之狼妄比丘對舍利弗、目犍連起傷害心故,投生在紅蓮地獄。
其時,娑婆主梵天即於深夜現殊妙之色相,遍照祇樹林,往詣世尊所在之處。
詣已,禮敬世尊,立於一面。
而且,立於一面之娑婆主,梵天白世尊言:
「大德!狼妄比丘已經命終。
又,大德!命終之狼妄比丘對舍利弗、目犍連起傷害心故,已經投生在紅蓮地獄。」
娑婆主梵天如此說完。
如是言已禮敬世尊,右繞而沒於其處。
其時,世尊於過其夜後,告諸比丘說:
「諸比丘!是夜,娑婆主梵天於深夜現殊妙之色相,遍照祇樹林,來到我處。
來已,禮敬於我,退立一面。
而且,諸比丘!立於一面之娑婆主,梵天白我言:
『大德!狼妄比丘已經命終。
大德!命終之狼妄比丘對舍利弗、目犍連起傷害心故,已經投生在紅蓮地獄。』
諸比丘!娑婆主梵天如此說完。
如是言已禮敬我,右繞而沒於其處。」
於如是所說,有一比丘即白世尊言:
「但是,大德!紅蓮地獄之壽量者幾何耶?」
「實在來說,比丘!紅蓮地獄之壽量者長。
不易算數:
『並非幾歲、或幾百歲、幾千歲、幾百千歲者。』」
「大德!果然,可能以譬喻說耶?」
「比丘!當能。」
世尊即說:
「比丘!譬如有二十拘薩羅貨車載量,裝滿芝麻之數量,
人從那時起,每經百歲取出一粒芝麻。
➊ 然而,比丘!二十拘薩羅貨車載量,裝滿芝麻之數量,非常快地──
依此方式,可能全部算盡;
但是,某人(遭受)膿皰地獄,尚未結束!
➋ 比丘!二十膿皰地獄,等於一皰裂地獄。
➌ 比丘!二十皰裂地獄,等於一波波地獄。
➍ 比丘!二十波波地獄,等於一吒吒地獄。
➎ 比丘!二十吒吒地獄,等於一訶訶地獄。
➏ 比丘!二十訶訶地獄,等於一睡蓮地獄。
➐ 比丘!二十睡蓮地獄,等於一香蓮地獄。
➑ 比丘!二十香蓮地獄,等於一青蓮地獄。
➒ 比丘!二十青蓮地獄,等於一白蓮地獄。
➓ 比丘!二十白蓮地獄,等於一紅蓮地獄。
由於,比丘!狼妄比丘對舍利弗、目犍連起傷害心故,已經投生在紅蓮地獄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「刀柄縛人心(惡欲像刀柄結縛人心),
話中生利斧(再經過嘴巴生出利斧);
因此切割己(所以讓自己受到傷害),
愚人傳惡語(當蠢人說起壞話時候)。
過失彼稱讚(誰有過失他反而稱讚),
美德彼非難(誰有德行他反而責怪);
依口累惡運(依靠嘴巴來收集惡運),
邪惡不得樂(邪惡心態得不到幸福)。
小惡莫放逸(警醒微小過失不放逸),
逢賭必失財(凡是賭徒必輸掉錢財),
一切及自己(令喪一切及自己眷屬);
大惡甚於此(惡果有比上面更大的),
慢心犯善逝(誰以墮落心冒犯佛陀)──
『墮十萬倍皰裂獄,
(墮入紅蓮地獄,十萬倍皰裂獄,)
五入三六膿皰獄;
(乘以百八十次;膿皰獄的時間;)
你辱聖者近閻君,
(你污辱了聖者,已經接近死王,)
又語憍慢意邪悪。
(不但言語傲慢,意圖更是邪惡。)』」』}
[30] 是故智者,制而不隨,持之如賊,不令縱逸;
【譯文】{所以,一位明智的人,要限制五個根門而不是放縱它。
要攝禦五根,有如防備五種盜賊;千萬不可以片刻放鬆而不警覺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餓鬼事‧鬱婆利品‧無耳犬鬼事經》說示(善惡業報不爽):
『(或為尊者大目犍連:)
「金色砂之上,豎立金色梯;
此處睡蓮美,芳香浸心脾。
諸樹覆地面,散布種種香;
紅蓮覆一面,池中聚白蓮。
香氣蕩心上,微風徐吹薰;
水鳥蒼鷺歌,白鵝豎聲鳴。
種種百鳥集,諸聲歌嘹亮;
樹有種種實,森有種種果。
人間世界中,城市無此貌;
汝所住宮殿,多數金銀造;
壯麗四方輝。
五百諸侍女──
此為汝眷屬,對汝為侍奉;
指環與腕環,金色布為飾。
臥榻金銀造,是為汝之物;
羚羊鹿皮覆,羊毛敷整備。
彼處汝臥居,安然享快樂;
時間至中夜,汝由此處起。
出至庭院行,圍繞蓮華池;
汝於池邊立,周圍綠草生。
美麗無耳犬,嚙汝手足肢;
嚙盡銷骨時;
汝已墮池中,汝體已復元。
由此汝站立,嫵媚可愛姿;
汝再著衣服,來至我之前。
汝之身口意,如何為惡業?
依何業異熟,汝為犬所嚙?」
(女鬼敘述:)
「金毘羅地方,原有一長者;
本是信仰深,彼為優婆塞;
我乃為彼妻,姦婦無戒行。
如是與人姦,夫婿對我云:
『汝對我犯罪,我不能容許,汝為非正行。』
我懼咒虛語:
『我對汝忠心,心體皆無罪。
若我對於汝,心體有罪犯;
以此無耳犬,當啃我四肢。』
因此業果報,以及此虛言;
苦惱七百年──
為此無耳犬,嚙我四肢節。
然汝威神力,為我來此處;
救我脫犬難,無惱亦無恐。
尊神我歸命,合掌我乞求;
超人間快樂,我與神共享。」
(女鬼請求:)
「超人間快樂,我與汝共享;
汝為幸福者,我向汝乞求:
汝速使我歸,引導回人間!」』}
[31] 假令縱之,皆亦不久,見其磨滅。
【譯文】{如果不警惕防備、愚痴放縱五賊,這樣的人……
沒有不在很短暫的時間裡,看見他大禍臨頭、身敗名裂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九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有情居品‧九渴愛根經》說示(渴愛是罪惡之源):
☆ 九渴愛根(九種惡不善法之根源) ☞
① 渴愛 ➾ ② 尋求 ➾ ③ 利得 ➾ ④ 計較 ➾ ⑤ 貪欲 ➾
⑥ 依戀 ➾ ⑦ 佔有 ➾ ⑧ 慳吝 ➾ ⑨ 守護(產生無數罪惡)。
『諸比丘!何等為:因為渴愛──
成為九法(罪惡不善)之根源耶?即:
➊ 緣渴愛,而有尋求;
➋ 緣尋求,而有利得;
➌ 緣利得,而有計較;
➍ 緣計較,而有貪欲;
➎ 緣貪欲,而有依戀;
➏ 緣依戀,而有佔有;
➐ 緣佔有,而有慳吝;
➑ 緣慳吝,而有守護;
➒ 緣守護,而有執杖、執劍、鬥爭、論諍、爭辯、
彼此誹謗、妄語等,無數罪惡之不善法……生!
諸比丘!因為渴愛──
成為此等九法(罪惡不善)之根源。』}
[32] 此五根者,心為其主,是故汝等,當好制心。
【譯文】{但是,離開五個根門之外的『心』,才是它們的主人。
所以比丘們!應當隨時隨地看好自己的『心』!}
〖解說〗{當你見聞覺知的時候 ➾
不可不攝禦五根,不可不防護意根,不要執取主題也不執取細節!
更不要讓五欲、貪愛、憂悲、過惡、不淨法隨著五賊而流入意根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大品‧渇愛如網經》說示(內觀內外身心世界的渴愛與迷失):
☆ (內觀:)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 ➾
① 我是,② 我所,③ 我正如此,④ 我不如此,⑤ 無神論,⑥ 有神我;
⑦ 現在我是,⑧ 現在我所,⑨ 現在我正如此,⑩ 現在我不如此;
⑪ 過去我是,⑫ 過去我所,⑬ 過去我正如此,⑭ 過去我不如此;
⑮ 未來我是,⑯ 未來我所,⑰ 未來我正如此,⑱ 未來我不如此。
☆ (內觀:)三十六愛行(之伺察迷思) ➾
① 內六處之十八愛行(我是內因);
② 外六處之十八愛行(由於我是,所以外緣迷思)。
☆ (內觀:)百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 ➾
① 過去三十六愛行;② 未來三十六愛行;③ 現在三十六愛行。
『〈壹、緣起 ➲〉
世尊曾如是語:
「諸比丘!為汝等說:
『渴愛之慾網,已被散布、強烈地執著而流轉;
已被帶來毀滅、已被覆蓋之此世間人,
如絲縷纏結,如腫物所蔽,
如蘆葦草、燈心草之(雜亂)生長;
故不得出離惡生、惡趣、地獄之輪迴。』
聞者諦聽!善思作意,我應當說。」
「大德!唯然!」彼等諸比丘奉答世尊。
〈貳、百八愛行 ➲〉
世尊宣說:
「又,諸比丘!如何乃是:
『渴愛之慾網,已被散布、強烈地執著而流轉;
已被帶來毀滅、已被覆蓋之此世間人,
如絲縷纏結,如腫物所蔽,
如蘆葦草、燈心草之(雜亂)生長;
故不得出離惡生、惡趣、地獄之輪迴』耶?
實在來說,諸比丘!關於執取內(六入處),有此等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;
關於執取外(六入處),亦有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。
﹝➊ 內六處之十八愛行 ☞﹞
何等乃是:關於執取內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耶?
諸比丘,(所謂──)
⑴ 我是(真實存在);
⑵ 我所(可以擁有);
⑶ 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⑷ 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⑸ 我沒有真我本體(宗教排斥);
⑹ 我存在真我本體(宗教認同);
⑺ 現在我是(真實存在);
⑻ 現在我所(可以擁有);
⑼ 現在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⑽ 現在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⑾ 過去我是(真實存在);
⑿ 過去我所(可以擁有);
⒀ 過去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⒁ 過去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⒂ 未來我是(真實存在);
⒃ 未來我所(可以擁有);
⒄ 未來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⒅ 未來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此等乃是:關於執取內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。
﹝➋ 外六處之十八愛行 ☞﹞
何等乃是:關於執取外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耶?
諸比丘,(所謂──)
⑴ 由於我是(真實存在);
⑵ 由於我所(可以擁有);
⑶ 由於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⑷ 由於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⑸ 由於我沒有真我本體(宗教排斥);
⑹ 由於我存在真我本體(宗教認同);
⑺ 由於現在我是(真實存在);
⑻ 由於現在我所(可以擁有);
⑼ 由於現在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⑽ 由於現在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⑾ 由於過去我是(真實存在);
⑿ 由於過去我所(可以擁有);
⒀ 由於過去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⒁ 由於過去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⒂ 由於未來我是(真實存在);
⒃ 由於未來我所(可以擁有);
⒄ 由於未來我就像這樣(習慣認同);
⒅ 由於未來我不像這樣(習慣排斥);
此等乃是:關於執取外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。
﹝➌ 三十六愛行 ☞﹞
以上就是──
⑴ 關於執取內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;
⑵ 關於執取外(六入處)之十八愛行(之伺察迷思)。
諸比丘!此等名為:三十六愛行。
﹝➍ 百八愛行 ☞﹞
如是,以此類推──
⑴ 過去三十六愛行(之伺察迷思);
⑵ 未來三十六愛行(之伺察迷思);
⑶ 現在三十六愛行(之伺察迷思)。
此等乃是:一百零八愛行。
〈叁、總結 ➲〉
諸比丘!如此乃是:
『渴愛之慾網,已被散布、強烈地執著而流轉;
已被帶來毀滅、已被覆蓋之此世間人,
如絲縷纏結,如腫物所蔽,
如蘆葦草、燈心草之(雜亂)生長;
故不得出離惡生、惡趣、地獄之輪迴。』」』}

[33] 心之可畏,甚於毒蛇、惡獸、怨賊、大火越逸,未足喻也。
【譯文】{『心』有多麼可怕呢?
歹毒勝過毒蛇!兇惡勝過猛獸!怨仇勝過盜賊!
地獄『心』之火,猛烈地燃燒,勝過人間大火。
『心』有多可怕?以上都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一切品‧六處燃燒經》說示(厭患於六入處):
『爾時,世尊住伽耶象頭山,與一千比丘等俱。
於此處,世尊對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一切已被燃燒。
〔一、六入處被燃燒:〕
諸比丘!云何『一切已被燃燒』耶?
➊ 諸比丘!眼已被燃燒、色已被燃燒、眼識已被燃燒、眼觸已被燃燒。
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被燃燒。
緣何已被燃燒耶?
我說:『因貪欲之火、因瞋恚之火、因愚痴之火已被燃燒;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被燃燒。』
➋ 耳已被燃燒……
➌ 鼻已被燃燒……
➍ 舌已被燃燒、味已被燃燒、舌識已被燃燒、舌觸已被燃燒。
凡緣此舌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被燃燒。
緣何已被燃燒耶?
我說:『因貪欲之火、因瞋恚之火、因愚痴之火已被燃燒;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被燃燒。』
➎ 身已被燃燒……
➏ 意已被燃燒、法已被燃燒、意識已被燃燒、意觸已被燃燒。
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被燃燒。
緣何已被燃燒耶?
我說:『因貪欲之火、因瞋恚之火、因愚痴之火已被燃燒;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被燃燒。』
〔二、六入處生厭患:〕
諸比丘!如是觀者,多聞之聖弟子──
⓵ ⑴ 不但厭患於眼;
⑵ 又厭患於色;
⑶ 又厭患於眼識;
⑷ 又厭患於眼觸;
⑸ 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生厭患。
⓶ 不但厭患於耳……
⓷ 不但厭患於鼻……
⓸ 不但厭患於舌……
⓹ 不但厭患於身……
⓺ 不但厭患於意……
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生厭患。
〔三、離貪著,而得解脫智、漏盡智:〕
⑴ 因已厭患,而離貪著;
⑵ 因已離貪著,而被釋放、得解脫;
⑶ 於『我解脫』而生解脫智。
⑷ 證知: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」
世尊說此義已。
彼等比丘心滿意足、歡喜信受世尊之所說!
又,(世尊)宣說此教法,彼等一千位比丘聞法已,其心無所取著,已由諸漏獲得解脫。』}
[34] 譬如有人,手執蜜器,動轉輕躁,但觀於蜜,不見深坑。
【譯文】{『心』就好像──
沒有正念、正知的人,手裡捧的器皿著裝蜂蜜,一舉一動都很心浮氣躁!
當『心』完全被吸引,他只會看到手上的蜂蜜,卻不見腳下深谷的危險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闡陀品‧擾動是箭之二經》說示(拔除憍慢的刺箭):
☆ 〝末那〞(〝 Maññeyya 〞應……或〝 Maññati 〞所……)
應翻譯為 ➾ 『憍慢』( Mada ),而非『思量』( Saṅkhāyakaṃ )。
☆ 不應憍慢六入處 ➾
① 不應憍慢眼入處;② 不應憍慢耳入處;③ 不應憍慢鼻入處;
④ 不應憍慢舌入處;⑤ 不應憍慢身入處;⑥ 不應憍慢意入處。
〝諸比丘!動轉是疾病,動轉是腫物,動轉是刺箭。
然則諸比丘!如來於此無動轉、離刺箭而住。
諸比丘!比丘於此,亦應期望:『我無動轉,離刺箭而住!』
➊ 不應憍慢眼,不應憍慢關於眼,
不應因眼而憍慢,不應憍慢眼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色,不應憍慢關於色,
不應因色而憍慢,不應憍慢色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眼識,不應憍慢關於眼識,
不應因眼識而憍慢,不應憍慢眼識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眼觸,不應憍慢關於眼觸,
不應因眼觸而憍慢,不應憍慢眼觸是我有。
凡以眼觸為緣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不應憍慢,亦不應憍慢關於此,亦不應因此而憍慢,亦不應憍慢此是我有。
諸比丘!凡或所憍慢於物;
或所憍慢關於物;
或因物而有所憍慢;
或所憍慢物是我有;
此與彼物是相異!
必將成為不同於(真實)存在之方式;
生存於有情世間,然因為有我而歡喜。
➋ 不應憍慢耳……
➌ 不應憍慢鼻……
➍ 不應憍慢舌,不應憍慢關於舌,
不應因舌而憍慢,不應憍慢舌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味,不應憍慢關於味,
不應因味而憍慢,不應憍慢味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舌識,不應憍慢關於舌識,
不應因舌識而憍慢,不應憍慢舌識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舌觸,不應憍慢關於舌觸,
不應因舌觸而憍慢,不應憍慢舌觸是我有。
凡以舌觸為緣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不應憍慢,亦不應憍慢關於此,
亦不應因此而憍慢,亦不應憍慢此是我有。
諸比丘!凡或所憍慢於物;
或所憍慢關於物;
或因物而有所憍慢;
或所憍慢物是我有;
此與彼物是相異!
必將成為不同於(真實)存在之方式;
生存於有情世間,然因為有我而歡喜。
➎ 不應憍慢身……
➏ 不應憍慢意,不應憍慢關於意,
不應因意而憍慢,不應憍慢意為我有。
不應憍慢法,不應憍慢關於法,
不應因法而憍慢,不應憍慢法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意識,不應憍慢關於意識,
不應因意識而憍慢,不應憍慢意識是我有。
不應憍慢意觸,不應憍慢關於意觸,
不應因意觸而憍慢,不應憍慢意觸是我有。
凡以此意觸為緣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不應憍慢,亦不應憍慢關於此,
亦不應因此而憍慢,亦不應憍慢此是我有。
諸比丘!凡或所憍慢於物;
或所憍慢關於物;
或因物而有所憍慢;
或所憍慢物是我有;
此與彼物是相異!
必將成為不同於(真實)存在之方式;
生存於有情世間,然因為有我而歡喜。
諸比丘!於(五)蘊、(十八)界、(六入)處──
⑴ 對此亦不應憍慢;
⑵ 亦不應憍慢關於此;
⑶ 亦不應因此而憍慢;
⑷ 亦不應憍慢此是我有。
彼無如是之所憍慢,而於世間中之任何一物,亦無所執著;
無所執著,則不生愛慕;
無所愛慕,則獨自(擇滅無為)完全地進入涅槃。
證知: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一切品‧六處盲闇經》說示(厭患於六入處):
〝諸比丘!一切已成盲闇。
〔一、六入處成盲闇:〕
諸比丘!云何『一切已成盲闇』耶?
➊ 諸比丘!眼已成盲闇、色已成盲闇、眼識已成盲闇、眼觸已成盲闇。
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成盲闇。
緣何已成盲闇耶?
我說:『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成盲闇。』
➋ 耳已成盲闇……
➌ 鼻已成盲闇……
➍ 舌已成盲闇、味已成盲闇、舌識已成盲闇、舌觸已成盲闇。
凡緣此舌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成盲闇。
緣何已成盲闇耶?
我說:『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成盲闇。』
➎ 身已成盲闇……
➏ 意已成盲闇、法已成盲闇、意識已成盲闇、意觸已成盲闇。
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,或苦、或樂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已成盲闇。
緣何已成盲闇耶?
我說:『因生、老、死;因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,正成盲闇。』
〔二、六入處生厭患:〕
諸比丘!如是觀者,多聞之聖弟子──
⓵ ⑴ 不但厭患於眼;
⑵ 又厭患於色;
⑶ 又厭患於眼識;
⑷ 又厭患於眼觸;
⑸ 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生厭患。
⓶ 不但厭患於耳……
⓷ 不但厭患於鼻……
⓸ 不但厭患於舌……
⓹ 不但厭患於身……
⓺ 不但厭患於意……
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,此亦生厭患。
〔三、離貪著,而得解脫智、漏盡智:〕
⑴ 因已厭患,而離貪著;
⑵ 因已離貪著,而被釋放、得解脫;
⑶ 於『我解脫』而生解脫智。
⑷ 證知: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〞}

[35] 譬如,狂象無鉤,猿猴得樹,騰躍踔躑,難可禁制。
【譯文】{『心』就好像──
喝醉酒了的痴心狂象;如果沒有戒律的鉤子,就沒有人可以控制得了牠。
又像是貪心以及瞋心很重的猿猴;如果沒有繫上戒律的繩子,跑到樹上……
跳來跳去、踢打戲弄、來回攀援,就都沒有人可以拘禁、限制得了牠了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五偈集‧譽授長老偈》說示(佛向他說的五偈引導):
『(三六○偈:)
「愚人聽佛法,用意在挑剔;
遠隔離正法,相距如天地。」
(三六一偈:)
「愚人聽佛法,用意在挑剔;
墮落離正法,恰如黑分月。」
(三六二偈:)
「愚人聽佛法,用意在挑剔;
乾渴離正法,猶如少水魚。」
(三六三偈:)
「愚人聽佛法,用意在挑剔;
創傷離正法,如籽腐於地。」
(三六四偈:)
「智者聽佛法,其心甚欣喜;
掃除一切漏,見證不動諦;
入無餘涅槃,達最上圓寂。」
(❄ 長老偈小傳:譽授長老偈 ~☺)
小傳:名譽授( Yasadatta )末羅國王族出身。
青年時到呾叉始羅( Taksila )學習許多技藝。
後隨娑毗耶( Sabhiya )外道,一起到舍耳城拜見佛陀。
娑毗耶提出質疑,佛陀一一給予答覆。
譽授得並未認真聽、虛心學,反而百般挑毛病。
佛耐心向他說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大品‧娑毗耶經》,又以五偈引導。
譽授得聽後終出家,修觀而成阿羅漢。
成阿羅漢後又重複了佛說的五偈。』}
[36] 當急挫之,無令放逸!
【譯文】{所以,應當趕快攝禦、限制五根,每個時刻都不可讓意根放逸!}
〖解說〗{★ 並且還要捨離『心』的五蓋:
➊ 愛欲蓋;➋ 瞋恚蓋;➌ 惛眠蓋;➍ 掉悔蓋;➎ 疑惑蓋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蓋品‧隨煩惱經》說示(五隨煩惱):
『諸比丘!愛欲(瞋恚、惛眠、掉悔、疑惑)為心之隨煩惱,被此隨煩惱染污時,心則不柔軟、不堪任、不光淨、脆弱而不能正盡諸漏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蓋』(隨煩惱)呢?(就是) ➾
覆蓋心智的障礙,稱為『蓋』(隨煩惱);
五種欲界的煩惱,稱為『五蓋』(五隨煩惱)。
因為『心』的五蓋與我們最親近、最容易障礙內心的!
是所有無明眾生隨時都要面對的!所以也叫『隨煩惱』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覺支總攝品‧傷歌邏水缽喻經》說示(五蓋的譬喻):
★ 什麼叫做:『愛欲蓋』呢?(就是) ➾
心中的明鏡──
被五光十色、迷惑心智的愛欲所覆蓋,看不清楚自己容貌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愛欲結、愛染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瞋恚蓋』呢?(就是) ➾
瞋心與恚心──
瞋心,只是不愉悅的反感、厭惡、畏懼;
至於恚心,更是惱恨、敵意、怒火中燒。
心中的明鏡──
被無明的瞋心,或敵意的怒火所燃燒,看不清楚自己容貌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瞋恚結、瞋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惛眠蓋』呢?(就是) ➾
惛沈與睡眠:惛沈是不知不覺白日夢,睡眠是故意貪眠想睡;
猶如心中的明鏡,被惛眠的苔草所覆蓋,看不清楚自己容貌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無明暴流、無明結、無明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掉悔蓋』呢?(就是) ➾
掉舉與憂悔──(有意的打妄想、失控的散亂心)
掉舉是主動的因為不能安分守己而心浮氣躁,身心的躁鬱期;
憂悔是被動的因為作惡害怕被人發現而悔恨,身心的憂鬱期。
猶如心中的明鏡,被掉悔的風波所擾亂,看不清楚自己容貌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戒禁取、見暴流、有身見結、戒禁取結、慢結、掉舉結、見隨眠、慢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疑惑蓋』呢?(就是) ➾
被愚痴顛倒的邪見、外道禁忌或本體理論的濁泥所污染──
又把心中明鏡放在陰暗的角落,所以看不清楚自己容貌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見暴流、疑結、疑隨眠。)}
[37] 縱此心者,喪人善事;
【譯文】{凡是放縱這顆『心』的人,將會失去所有善事的功德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九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有情居品‧石柱不搖經》說示(意善積集於心的功德):
〝友月子!提婆達多對諸比丘說法非言:
『友等!當比丘之心已被充填時,則此比丘能適當解説:
證知「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」』
友月子!提婆達多對諸比丘說法而謂:
『友等!當比丘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,則此比丘能適當解説:
證知「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」』
❶ 友等!云何為比丘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耶?
❷ 所謂『我心離貪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❸ 所謂『我心離瞋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❹ 所謂『我心離痴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❺ 所謂『我心無有貪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❻ 所謂『我心無有瞋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❼ 所謂『我心無有痴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❽ 所謂『我心不還返欲有之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❾ 所謂『我心不還返色有之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;
❿ 所謂『我心不還返無色有之法』者,即以意善積集於其心已。
如是,友!於正心解脫之比丘,
若多眼所識之色,即使現於眼界,其心亦永不被遍取佔領,
其心純粹不雜而安住已,得不動行,唯隨觀彼於滅盡。
友等!譬如有長十六肘之石柱,
從根而下有八肘,從根而上有八肘。
即使從東方吹來大風雨,皆不震不動不搖;
即使從西方吹來大風雨,皆不震不動不搖;
即使從北方吹來大風雨,皆不震不動不搖;
即使從南方吹來大風雨,皆不震不動不搖。
何以故耶?
友等!石柱根深善埋故。
友等!如是,於如是正心解脫之比丘,
若多眼所識之色,即使現於眼界,其心亦永不被遍取佔領,
其心純粹不雜而安住已,得不動行,唯隨觀彼於滅盡。
若多耳所識之聲……
若多鼻所識之香……
若多舌所識之味……
若多身所識之觸……
若多意所識之法,即使現於意界,其心亦永不被遍取佔領,
其心純粹不雜而安住已,得不動行,唯隨觀彼於滅盡。〞}
[38] 制之一處,無事不辦。
【譯文】{如果能夠限制這顆『心』,用在觀照自己五蘊身心的地方……
那麼他必定能捨離『心』的五蓋,覺行圓滿功德、沒有什麼辦不到的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熟知出家經》說示(如何修習以積集我心):
〝諸比丘!是故當如是學──
『❶ 當依於出家法之修習以積集我心;
❷ 當令已生之惡不善法,永盡於我心而不住;
❸ 當修習「無常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❹ 當修習「無我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❺ 當修習「不淨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❻ 當修習「過患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❼ 當修習「了知世間既平等、又險難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❽ 當修習「了知世間既擁有、又失去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❾ 當修習「了知世間既集起、又滅盡想」以積集我心;
❿ 當修習「捨斷想」以積集我心;
⓫ 當修習「離貪想」以積集我心;
⓬ 當修習「滅盡想」以積集我心。』
諸比丘!汝等當如是學。……
若以『滅盡想』積集其心時──
當期二果中之隨一果,謂:
⓵ 若於現法之中得完全智(是阿羅漢果);
⓶ 或有餘依則是不還果。〞}
[39] 是故比丘,當勤精進,折伏汝心!
【譯文】{所以,每一位出家修行的比丘,應當:
精勤努力、奮鬥不懈降伏你們自己的這顆『心』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比丘相應‧比丘品‧精進經》說示(怎樣稱為精進):
〝友,我於此處對世尊作如是言曰:
『大德!所謂勤精進!勤精進!
云何名之為:勤精進耶?』
友!如是白已,世尊對我作如是言曰:
『目犍連!此處有比丘住勤精進,
寧可剩下皮膚、筋腱與骸骨,
身體之血肉枯萎;
依人之剛毅,人之精進,人之勇猛;
可達者如不能達,則不起於精進之座,
目犍連!如是為勤精進。』〞}

第三品 ✩ 飲食知度 Exhortation on the Moderate Use of Food

[40] 汝等比丘!受諸飲食,當如服藥,於好於惡,勿生增減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接受飲食的供養,應當好像吃藥一樣。
不論是自己喜歡、還是不喜歡的食物,應當歡喜不可計較!}
〖解說〗{這是『愛欲蓋』 ➾
貪愛衣、食、住、藥,這些都是愛欲蓋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大品‧子肉經》說示(四食):
☆ 四食(四念住之解說、譬喻) ➾
① 摶食(觀身念住之五欲繫縛);
② 觸食(觀受念住而超越感受);
③ 意思食(觀法念住而超越渴愛);
④ 識食(觀心念住而超越名色)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四食』呢?(就是) ➾
『「諸比丘!有情或眾生之住、求再生、為資益、有此等之四食。
四食者何耶?
『粗或細之摶食、二觸食、三意思食、四識食』是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摶食』呢?(就是) ➾
『「諸比丘!應知如何是『摶食』耶?
諸比丘!譬如有夫婦二人,持少量之糧食,行於曠野之道。
彼等夫婦愛念者唯有一子。
諸比丘!彼時夫婦二人來曠野時,
少量之糧食乏盡、曠野尚餘未竟之旅。
諸比丘!於是彼夫婦二人作如是思念:
『我等少量之糧食盡,而此曠野之旅尚餘未竟,
我等寧殺此愛念之子,作成乾肉片與多汁肉片,
食子之肉,以完成此曠野之殘旅。勿令三人皆死。』
諸比丘!彼時彼夫婦二人,殺其愛念之子,
作成乾肉片與多汁肉片,食子之肉完成此曠野之殘旅,
彼等食子之肉,搥胸曰:
『吾子於何處耶?吾一子於何處耶?』
諸比丘!汝等對其如何思惟耶?彼等為嬉戲而食歟?
或為愛樂而食歟?或為嗜美而食歟?或為肥滿而食歟?」
「大德,皆非然。」
「諸比丘!彼等為行曠野而欲食子肉耶?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「諸比丘!同此,我謂摶食不可不知。
諸比丘!完全知道摶食時,於五欲繫縛完全知道貪。
於五欲繫縛完全知道貪時,不成其結;
不為結所縛之聖弟子,不再還來此界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觸食』呢?(就是) ➾
『「諸比丘!應知如何是『觸食』耶?
諸比丘!譬如一無皮之牛,欲依住於道路之端,
依道路之端之彼等生物,噉其牛。
欲依住於樹下,依樹下之彼等生物噉其牛。
欲依住於水中,依水中之生物,噉其牛。
依住於虛空,依虛空之生物,噉其牛。
諸比丘!彼無皮之牛,依住之處,則為依止其處之生物所噉。
諸比丘!同此,我謂觸食不可不知。
諸比丘!完全知道觸食時,
則完全知道三受──苦受、樂受、捨受;
完全知道三受──苦受、樂受、捨受時,
我謂聖弟子,絕無比此更上之超越!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意思食』呢?(就是) ➾
『「諸比丘!應知如何是『意思食』耶?
諸比丘!譬如一炭火坑,深超人身,炭火充滿,無煙而熾燃。
爾時一人,欲生不希死,欲樂厭苦。
時有二力士各以手將彼捉住,將投入炭火坑中。
諸比丘!爾時,彼人之心遠矣,將思願遠矣,大望應遠。
所以者何?
諸比丘!彼人作是念:
『我墮此炭火坑中,因其入死,至死為苦。』
諸比丘!同此,我謂意思食不可不知。
諸比丘!完全知道意思食時,
則完全知道三渴愛──欲愛、有愛(色愛)、
無有愛(無色愛、梵行求);
完全知道三渴愛──欲愛、有愛、無有愛時,
我謂聖弟子,絕無比此更上之超越!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識食』呢?(就是) ➾
『「諸比丘!應知如何是『識食』耶?
諸比丘!捕犯罪之盜賊,送至王前示曰:
『大王!犯罪之盜賊帶到,王宜科彼以所欲之刑罰。』
王如是謂於彼等曰:
『且去!汝等將此人,午前以百矛相擊刺。』
於是,午前以百矛擊刺彼!
時至日中,王如是云:
『喂!彼人如何耶?』
『大王!彼尚生存。』
王如是言彼等云曰:
『且去!於日中對彼,再以百矛相擊刺。』
於是,日中以百矛擊刺彼!
屆時,王於暮時如是云:
『喂!彼人如何耶?』
『大王!彼尚生存。』
王如是言彼曰:
『且去!汝等將彼人,於暮時再以百矛相擊刺。』
於是,暮時再以百矛擊刺彼。
諸比丘!對其作如何思惟耶?
彼人,因一日被三百矛相擊刺,已經驗苦、憂耶?」
「大德!以一矛相擊刺,即已經驗苦、憂矣,
何云經三百矛相擊刺耶?」
「諸比丘!同此,我謂不可不知識食。
諸比丘!完全知道識食時,則完全知道名色;
完全知道名色時,我謂聖弟子,絕無比此更上之超越!」』}
[41] 趣得支身,以除饑渴;
【譯文】{使用飲食,才可以去除飢渴和防止疾病……
能保持身體上的健康,不過為了安心修習內觀而已!}
〖解說〗{所以,不可以放縱口腹之慾;
要滿足最低限度的衣食,樂於獨處禪修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四依法』呢?四依法(就是) ➾
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喜足醫藥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四聖種』呢?四聖種(就是) ➾
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四正勤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拔陀羅問經》說示(內觀四食攝取的過患):
☆ 拔陀羅( Bhadrāvudha ) ➾
字義叫做:優良的武器。
☆ 四食( Ādāna ) ➾
① 摶食(觀身念住之五欲繫縛);
② 觸食(觀受念住而超越感受);
③ 意思食(觀法念住而超越渴愛);
④ 識食(觀心念住而超越名色)。
☆ 四食攝取( Ādānasatte ) ➾
① 摶食(也叫段食),粗和細的飲食,
(粗食:人畜食物,細食:鬼神食氣)
指欲界眾生,以五欲的香味觸,滋養六根;
② 觸食(也叫樂食),受和想的飲食,
指色界以下,因苦樂捨等接觸,緣生三受;
③ 意思食(也叫念食),尋和伺的飲食,
指初禪以下,將心專注於三受,取著三愛;
④ 識食(也叫智食),名和色的飲食,
指三界眾生,我執依色受想行,再生三有。
☆ 三愛( Taṇha ) ➾
① 慾愛(患得源痴:愛尋緣生求不得苦);
② 有愛(患失源瞋:瞋尋緣生怨憎會苦);
③ 無有愛(災難源貪:害尋緣生愛別離苦)。

   ╭┄→痴(捨受)╮ ╭┄→瞋(苦受)╮
  求不得(意思食) ┆ 怨憎會(觸食) ┆
   ↑       ↓ ↑       ↓
 慾愛(愛尋無常) 有愛(瞋尋是苦) 無有愛(害尋無我)
   ↑                 ┆
   ╰┄貪(樂受)←┄愛別離(識食)←┄╯

☆ 三受( Vedana ) ➾
① 苦受(感受苦憂);
② 樂受(感受喜樂);
③ 捨受(不苦不樂)。
☆ 三有( Bhava ) ➾
三界眾生,慾有、色有、無色有不斷流轉。
① 慾有(四大粗身);
② 色有(意所成身);
③ 無色有(無色想身)。
☆ 六遮障( Āvaraṇa ) ➾ 世間的執著( Kiñcana )
不得初果正性決定,不入聖道的六種障礙。
① 業障(也叫無間業,四重五逆);
② 煩惱障(也叫惑障,五蓋十結);
③ 異熟障(也叫報障,三惡道等);
④ 不信(疑惑蓋,故緣生煩惱障);
⑤ 不樂欲(愛欲蓋、瞋恚蓋、掉悔蓋,故緣生業障);
⑥ 無慧(惛眠蓋,故緣生異熟障)。
『① (一一○七偈:)
〔青年朋友拔陀羅問說:〕
「捨家不動愛(了斷渴愛無為而出家),
離喜脫暴流(解脫喜貪超越了暴流);
破劫求聖智(求教永斷無明的善慧),
聞龍象除患(聽了聖教使離開惱害)。」
② (一一○八偈:)
〔拔陀羅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各方人雲集(人們從各國聚來這裡),
盼雄容解惑(請聖雄解答心中疑惑);
請師善記說(渴望導師善妙的開釋),
得見真如法(因為您明白真如聖法)。」
③ (一一○九偈:)
〔世尊回答拔陀羅說:〕
「食愛皆調伏(應調伏對四食的渴愛),
中道於十方(並無私觀察內外十方);
誰我取世間(如果誰執著身心有我),
愚人追死魔(死魔就已經追隨了他)!」
④ (一一一○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是故智無取(智者不執著任何東西),
比丘念世障(比丘正念世間六遮障);
攝食見災難(內觀四食攝取的過患),
人離死王域(他離開了死魔的糾纏)。」』}

[42] 如蜂採華,但取其味,不損色香。
【譯文】{就如同蜜蜂採集花蜜,只取一點花粉的味道……
並不會對花朵的顏色、花朵的香味造成損害。}
〖解說〗{}
[43] 比丘亦爾,受人供養,趣自除惱,無得多求,壞其善心。
【譯文】{一位出家修行的比丘,也是如此!
接受在家人的供養,目的是為了去除自身的──
飢寒交迫、日曬雨淋、蚊蟲咬傷等等的苦惱。
不可以要求太多,而讓他們退失供養的善心!}
〖解說〗{}
[44] 譬如智者,籌量牛力,所堪多少?不令過分,以竭其力!
【譯文】{也就好像──
一個有智慧的人,應當估計牛隻的力氣,所能夠承受的重量?
不可以讓載重量,超過牛隻的正常負荷,才能發揮最大功能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內心寂止經》說示(善知己心與善知依止):
★ 什麼叫做:『善知己心』呢?(就是) ➾
☆ 善知於己心 ➾
① 我得到內心寂止嗎?
② 我不得內心寂止嗎?
③ 我得到內觀智見嗎?
④ 我不得內觀智見嗎?
〝〔一、簡介〕諸比丘!云何比丘『當能善知於己心』耶?
諸比丘!譬如壯年少年之男女愛好莊飾者,
於清淨潔白之明鏡、明澄之水缽;
自觀察面相,若於其處見塵垢、污染,
則為斷其塵垢、污染而精進。
若於其處不見塵垢、污染,
則歡喜思惟圓滿,
謂:『幸哉!我得清淨。』
諸比丘!如是,若比丘觀察,則於善法多饒益。
謂:『➊ 我得內心寂止耶?
➋ 不得內心寂止耶?
➌ 我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耶?
➍ 不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耶。』
〔二、詳說〕➊ 諸比丘!若比丘觀察,而如是了知:
『我雖得內心寂止,但是不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。』
諸比丘!則彼比丘安住於內心寂止,當為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而努力。
彼於後時得內心寂止,且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。
➋ 諸比丘!若比丘觀察,而如是了知:
『我雖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,但是不得內心寂止。』
諸比丘!則彼比丘安住於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,當為內心寂止而努力。
彼於後時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,且得內心寂止。
➌ 諸比丘!若比丘觀察,而如是了知:
『我既不得內心寂止,又不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。』
⑴ 諸比丘!則彼比丘為獲得彼善法,
當起最上之志欲、精進、勇健、勢猛、不退、注意憶念、正知。
⑵ 諸比丘!譬如燃衣、燃頭時,
為熄滅其或衣、或頭於燃眉之急,
當起最上之志欲、精進、勇健、勢猛、不退、注意憶念、正知。
⑶ 諸比丘!如是,彼比丘為獲得彼善法,
當起最上之志欲、精進、勇健、勢猛、不退、注意憶念、正知。
彼於後時得內心寂止,且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。
➍ 諸比丘!若比丘觀察,而如是了知:
『我既得內心寂止,又得內觀禪修(毘婆舍那)之增上慧法。』
諸比丘!則彼比丘安住於彼善法,更當為盡諸漏而努力修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善知依止』呢?(就是) ➾
☆ 善知於依止 ➾
① 我受用此衣服適宜嗎?
② 我受用此飲食適宜嗎?
③ 我受用此住所、坐臥用具適宜嗎?
④ 我依止此村落、城鎮適宜嗎?
⑤ 我依止此國家、地區適宜嗎?
⑥ 我親近此人適宜嗎?
〝➊ 諸比丘!我說:衣有二種,
謂:可親近與不可親近。
又,如是說者,緣何而如是說耶?
⑴ 此中,若了知其衣,為:
『我若親近此衣,則不善法增益,善法損減。』
如是則不可親近其衣。
⑵ 此中,若了知其衣,為:
『我若親近此衣,則不善法損減,善法增益。』
如是則可親近其衣。
諸比丘!我說:衣有二種,
謂:可親近與不可親近。
如是說者,緣此而如是說。
➋ 諸比丘!我說:食有二種……
⑴ 此中,若了知其食,為:
『我若親近此食,則不善法增益,善法損減。』
如是則不可親近其。
⑵ 此中,若了知其食,為:
『我若親近此食,則不善法損減,善法增益。』
如是則可親近其食……
如是說者,緣此而如是說。
➌ 諸比丘!我說:住所、坐臥用具有二種……
➍ 諸比丘!我說:村落、城鎮有二種……
➎ 諸比丘!我說:國家、地區有二種……
➏ 諸比丘!我說:人有二種,
謂:可親近與不可親近。
又,如是說者,緣何而如是說耶?
⑴ 此中,若了知其人,為:
『我若親近此人,則不善法增益,善法損減。』
如是則不可親近其人。
⑵ 此中,若了知其人,為:
『我若親近此人,則不善法損減,善法增益。』
如是則可親近其人。
諸比丘!我說:人有二種,
謂:可親近與不可親近。
如是說者,緣此而如是說。〞}

第四品 ✩ 遠離惛眠──受持警寤 Exhortation on Sleeping

[45] 汝等比丘!晝則勤心,修習善法,無令失時;
【譯文】{比丘們!在白天的時候應該用心觀察自己──
身受心法『四念住』,圓滿修習『七菩提分』等善法。
精進努力、不可懈怠!不要浪費自己生命的寶貴時間!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四念住』呢?(就是) ➾
➀ 身念住、➁ 受念住、➂ 心念住、➃ 法念住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清淨品‧解說五根之二經》說示(詳細觀察四念住):
『聖弟子有念、成就最勝之念慧,對久前之所作、久前之所說,憶念、隨念。
➊ (隨觀身體:)隨時,在身體中,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
詳細地觀看、發現身體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➋ (隨觀感受:)隨時,在感受中,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
詳細地觀看、發現感受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➌ (隨觀心意:)隨時,在心意中,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
詳細地觀看、發現心意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;
➍ (隨觀諸法:)隨時,在諸法中,持續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
詳細地觀看、發現諸法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七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
七菩提分,也叫做:七圓覺支、七等覺支、七覺支、七覺分。
七菩提分,是覺行圓滿的七個條件 ➾
➊ (遍)念菩提分;➋ (遍)擇法菩提分;➌ (遍)精進菩提分;
➍ (遍)喜菩提分;➎ (遍)輕安菩提分;➏ (遍)定菩提分;
➐ (遍)捨菩提分。
為什麼在七菩提分的前面,都要加一個『遍』字呢?
『七菩提分』是圓滿覺悟的條件,『遍』就是圓滿修持、完全不遺漏;
也就是七個覺悟的條件,都要圓滿修持、完全不遺漏(無漏)的意思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如何圓滿四念住與七菩提分):
〝諸比丘!➊ 修習入出息念、多修習者,令圓滿四念住。
➋ 修習四念住、多修習者,令圓滿七菩提分。
➌ 修習七菩提分、多修習者,令圓滿➍ 明與➎ 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圓滿『身念住』呢?(就是) ➾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圓滿四念住):
☆ 所謂身者,即入出息!
〝然!諸比丘!如何修習入出息?如何多修習而令圓滿四念住耶?
諸比丘!有時比丘──
⓵ 當入息時──長而明顯,徹知:『我入息──長。』
⓶ 當出息時──長而明顯,徹知:『我出息──長。』
⓷ 當入息時──短而微細,徹知:『我入息──短。』
⓸ 當出息時──短而微細,徹知:『我出息──短。』
⓹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保持全身覺知。』
⓺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保持全身覺知。』
⓻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身行輕安──徹底安靜。』
⓼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身行輕安──徹底安靜。』
如是,對於身體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。
諸比丘!比丘隨時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諸比丘!我於此已知諸身中,所謂身者,即入出息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圓滿『受念住』呢?(就是) ➾
☆ 所謂受者,對入出息,善加注意!
〝⓵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體驗喜受。』
⓶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體驗喜受。』
⓷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體驗樂受。』
⓸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體驗樂受。』
⓹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對於心行,保持覺知。』
⓺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對於心行,保持覺知。』
⓻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心行輕安──徹底安靜。』
⓼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心行輕安──徹底安靜。』
如是,對於感受,詳細觀看、發現感受。
諸比丘!比丘隨時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諸比丘!我於此已知諸受中,所謂受者,即對於諸入出息,為善作意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圓滿『心念住』呢?(就是) ➾
☆ 所謂心者,即正念、正知!
〝⓵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對於心,保持覺知。』
⓶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對於心,保持覺知。』
⓷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讓心超越,極勝喜。』
⓸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讓心超越,極勝喜。』
⓹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心中得定。』
⓺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心中得定。』
⓻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心得解脫。』
⓼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心得解脫。』
如是,對於心,詳細觀看、發現心。
諸比丘!比丘隨時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諸比丘!我說修習入出息念,並非失念、不正知者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圓滿『法念住』呢?(就是) ➾
☆ 所謂法者,對於貪、憂,善加觀察!
〝⓵ 他(依遠離)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詳細觀看、發現無常。』
⓶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詳細觀看、發現無常。』
⓷ 他(依離貪)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詳細觀看,於是離貪。』
⓸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詳細觀看,於是離貪。』
⓹ 他(依滅盡)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詳細觀看,心得滅盡。』
⓺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詳細觀看,心得滅盡。』
⓻ 他(向於捨)如此練習:『我於入息,詳細觀看、如實出離。』
⓼ 他如此練習:『我於出息,詳細觀看、如實出離。』
如是,對於諸法,詳細觀看、發現諸法。
諸比丘!比丘隨時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彼斷其貪、憂,以慧見此,而善觀察。……
諸比丘!如是修習入出息,如是多修習而令圓滿四念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念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 身受心法『四念住』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念菩提分):
☆ 修習四念住,能圓滿七菩提分。
〝然!諸比丘!如何修習四念住?
如何多修習而令圓滿七菩提分耶?
諸比丘!比丘隨時,在身體(感受……心意……諸法)中,
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(感受……心意……諸法),
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於此──身心世界,除去貪愛、憂惱。
其時,彼繫念住,令不忘失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念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念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念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擇法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
依據四聖諦(三法印、十二緣起)原理,如理思惟(正思惟)──
由聞慧、思慧、修慧,決擇什麼是正法,什麼不是正法的能力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擇法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有如是念住者;
則以慧收集、觀察其法,遍入思惟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擇法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擇法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擇法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精進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 防斷修成『四正勤』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精進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
以慧收集、觀察其法,遍入思惟者;
則發勤於不退墮之精進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精進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精進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精進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喜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 由初禪和二禪生起的禪悅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喜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
發勤精進者;則離染著而生喜悅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喜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喜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喜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輕安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
由三禪和四禪生起的身寂靜、心寂靜狀態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輕安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
心喜者;則身輕安、心亦輕安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輕安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輕安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輕安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定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 四禪八定和滅盡定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定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
身心輕安、得安樂者;則入禪定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定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定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定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遍捨菩提分』呢?(就是) ➾ 捨去貪瞋痴。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捨菩提分):
〝彼(依身受心法──)如是入禪定者;
則從上方善巧旁觀入禪定之(四無量)心。……
其時,比丘精勤於遍捨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於遍捨菩提分;
其時,比丘修習圓滿遍捨菩提分。
諸比丘!如是修習四念住,如是多修習者,令圓滿七菩提分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圓滿『明與解脫』(聖慧與聖解脫)呢?(就是) ➾
《中部經典‧不斷品‧第一百一十八經‧入出息念經》說示(明與解脫):
〝⓵ 諸比丘!有比丘依(苦)遠離、依(集)離貪、依(滅)滅盡、向(道)於捨,以修習遍念菩提分。
⓶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擇法菩提分。
⓷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精進菩提分。
⓸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喜菩提分。
⓹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輕安菩提分。
⓺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定菩提分。
⓻ 諸比丘!有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
向於捨,以修習遍捨菩提分。
諸比丘!如是修習七菩提分,如是多修習者,圓滿明與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善巧旁觀『四無量心』(慈悲喜捨)呢?(就是) ➾
四無量心,也稱為『四梵住』就是遍滿──
慈心、悲心、喜心、捨心,四種無量心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覺支總攝品‧四無量心解脫經》說示(四無量心):
〝(一、觀察進入禪定之四無量心:)
比丘們!你們想要斷除『五蓋』──使智慧無力之五隨煩惱心;
應以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,遍滿一方而住。
同第二方,同第三方,同第四方,如是,於上、下、四維、一切處、一切方;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,遍滿一切世界、廣、大、無量,以無怨、無瞋之心遍滿而住。
(二、四無量心依四聖諦,令圓滿明與解脫:)……比丘們!這裡有比丘:
➊ 依(苦)遠離、依(集)離貪、依(滅)滅盡、向(道)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念菩提分』;
➋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擇法菩提分』;
➌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精進菩提分』;
➍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喜菩提分』;
➎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輕安菩提分』;
➏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定菩提分』;
➐ 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、向於捨,以修習──
伴隨著慈心(悲心……喜心……捨心)之『遍捨菩提分』。
(三、修習四無量心之違逆想,以熄滅貪心與瞋心:)
⓵ 彼若欲『於非違逆,以違逆想』而住者,則以『違逆想』而住。
⓶ 若欲『於違逆,以非違逆想』而住者,則以『非違逆想』而住。
⓷ 若欲『於非違逆與違逆,以違逆想』而住者,則以『違逆想』而住。
⓸ 若欲『於違逆與非違逆,以非違逆想』而住者,則以『非違逆想』而住。
⓹ 若欲『俱遮非違逆與違逆,以捨正念、正知』而住者,則住於『捨正念、正知』……。〞}
[46] 初夜、後夜,亦勿有廢;中夜誦經,以自消息。
【譯文】{晚上六點,到十點之間的初夜……
以及凌晨兩點,到六點之間的後夜;
這段時間仍然必須用功、不可荒廢!
晚上十點,到凌晨兩點之間的中夜;
要背誦經典法句保持正念自然睡眠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難陀母優婆夷經》說示(讀誦經典的重要性):
『〔一、讀誦經典:〕
一時,具壽舍利弗、具壽摩訶目犍連,
與大比丘僧團俱遊方,正行腳至受供養之南方山洞。
其時,烈香種樹村之難陀母優婆夷,於破曉時分,
起身讀誦(經集)彼岸道品。
〔二、多聞天詣:〕
又,其時,為某事之毘沙門大王從北方行至南方。
但是,毘沙門大王聞難陀母優婆夷讀誦彼岸道品,
聞已靜待讀誦之結束,停留站立。
其後,難陀母優婆夷,讀誦完彼岸道品以後,黙然無語。
爾時,毘沙門大王已知難陀母優婆夷讀誦結束,非常歡喜:
「善哉姊妹!善哉姊妹!」
「賢友!卿者為誰人耶?」
「姊妹!我乃汝僕人毘沙門大王。」
「善哉,賢友!依我所讀誦(彼岸道品)之法門,
此乃是送卿者之禮物。」
「善哉姊妹!此乃是給我之禮物。
明日以舍利弗、目犍連為上首之比丘僧團,
未食朝食而將走進烈香種樹村;
供養其比丘僧團已,即告知為我之布施。
而那將是給我之禮物。」
〔三、 供養僧團:〕
爾時,難陀母優婆夷過是夜時,自於住處,
準備殊勝之嚼食(水果)、噉食(主食)。
後時,以舍利弗、目犍連為上首之比丘僧團,
未食朝食而往烈香種樹村。
於是,難陀母優婆夷向某男子言:
「來,汝男子!去園向比丘僧團告(食事之)時:
『是時矣,大德!於女主人難陀母之住處,已作供食之準備。』」
「然,女主人!」
彼之男子回答難陀母優婆夷而去園,向比丘僧團告(食事之)時:
「是時矣,大德!於女主人難陀母之住處,已作供食之準備。」
其時,以舍利弗、目犍連為上首之比丘僧團於午前時分,
著內衣,取缽披衣而往難陀母優婆夷之住處;
至已,坐所設座。
於是,難陀母優婆夷,從自已手中,
將殊勝之嚼食(水果)、噉食(主食),
分給與舍利弗、目犍連為上首之比丘僧團,令其滿足。
〔四、七稀有法:〕
然後,難陀母優婆夷坐於食已離缽具壽舍利弗之一邊;
具壽舍利弗,向坐於一邊之難陀母優婆夷,如是言:
「然者,難陀母!誰告汝比丘僧團之到達耶?」
「﹙➊ 天神交談 ☛﹚
在此處,大德!我於破曉時分,
起身讀誦完彼岸道品以後,我黙然無語。
爾時,大德!毘沙門大王已知我讀誦結束,非常歡喜:
『善哉姊妹!善哉姊妹!』
『賢友!卿者為誰人耶?』
『姊妹!我乃汝僕人毘沙門大王。』
『善哉,賢友!依我所讀誦(彼岸道品)之法門,
此乃是送卿者之禮物。』
『善哉姊妹!此乃是給我之禮物。
明日以舍利弗、目犍連為上首之比丘僧團,
未食朝食而將走進烈香種樹村;
供養其比丘僧團已,即告知為我之布施。
而那將是給我之禮物。』
大德!一切佈施之圓滿福德田與功德大地,
應為彼毘沙門大王之安樂幸福也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
實在如是!天神名為:毘沙門大王,
如是大神通力、大影響力、如是天子面前,與彼交談共語。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➋ 攝心於子 ☛﹚
大德!此處我有名為難陀之可愛、悅意之一小兒子,
諸王依某種原因,
於住所將他帶去,
以暴力剝奪生命。
又,大德!實我於年輕兒子,已被捕時、或正被捕時;
或已被殺時、或正被殺時;
或已被傷時、或正被傷時,我全面注意到心之無變異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
實在如是!汝已淨化:既取著於緣起、又生種種變異,名之為心。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➌ 攝心於夫 ☛﹚
此處,大德!夫婿死後已再緣生於某夜叉界,
彼以前世之人格特質,對我顯現。
然而,大德!又依此因緣,我全面注意到心之無變異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
實在如是!汝已淨化:既取著於緣起、又生種種變異,名之為心。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➍ 得清淨心 ☛﹚
大德!我自從年輕而嫁與主人,成為年輕婦以來;
對於主人,即使是心意,我亦全面注意到無所犯,何況於身耶?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
實在如是!汝已淨化:既取著於緣起、又生種種變異,名之為心。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➎ 受持五戒 ☛﹚
大德!當我成為優婆夷,作告白時,
我全面注意到:並無任何學處,是故意違犯者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➏ 證入四禪 ☛﹚
⑴ 大德!此處我若意欲──
則離諸欲、離不善法、有尋、有伺,
由於獨居、遠離諸欲而生喜樂;
我具足初靜慮而住。
⑵ 因尋、伺寂靜故,內六處平等明淨,
心意專一、成一境界、無尋無伺,
由於獨居、遠離諸欲之禪定力,而生喜樂;
我具足第二靜慮而住。
⑶ 既離喜貪之禪悅故,我更以旁觀之捨心而住,
既因不斷憶念,又有正知故,我更於身體經驗樂受;
聖者開示,如所宣說:
『有平等心、捨心旁觀、保持此身覺念、
經驗身體之樂受,而住於禪悅。』
我具足第三靜慮而住。
⑷ 既已捨斷樂受,又已捨斷以前之苦受,
更已放下歡喜之喜根、憂惱之憂根故,
我(經驗)不苦不樂、有平等心、捨心旁觀、
保持無念,(身心獲得)完全純淨;
我具足第四靜慮而住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」
「大德!這對於我,並非唯一稀奇、未曾有之法;
對我來說,還有其他更稀奇、未曾有之法。
﹙➐ 得不還果 ☛﹚
凡於此等,大德!依世尊所說示之五下分結,
其中任何一法,隨時內觀自己,我亦不見有未斷者。」
「稀奇哉,難陀母!未曾有哉,難陀母!」
〔五、讚歎歡喜:〕
然後,具壽舍利弗與難陀母優婆夷談話解釋已;
給予勸導、讃揚、欣喜已,彼從座起立而離去。』}
[47] 無以,睡眠因緣,令一生空過,無所得也!
【譯文】{不可因為惛沈、睡眠的原因──
讓自己的一生,從生到死、白白浪費掉!
在佛陀的教法中,如入寶山卻空手而回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四種臥法』呢?(就是) ➾
➀ 死者臥法、➁ 受欲者臥法、➂ 獅子臥法、➃ 如來臥法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犯畏品‧四種臥法經》說示(正念睡眠方法):
〝➊ 諸比丘!又,云何是死者之臥法耶?
諸比丘!死者多仰臥。
諸比丘!此名死者之臥法。
➋ 諸比丘!又,云何是享受欲者之臥法耶?
諸比丘!享受愛欲者多左脅而臥。
諸比丘!此名是受欲者臥法。
➌ 諸比丘!又,云何是獅子臥法耶?
諸比丘!獅子獸王右脅而臥,足足相重,置尾於腿中間;
彼從睡眠中醒過來時,起前身,觀後身。
諸比丘!獅子獸王,若有任何稍微顯現身亂,或不整時──
諸比丘!獅子獸王,因而不欣悅。
但是,諸比丘!獅子獸王,若無任何稍微顯現身亂,或不整時──
諸比丘!獅子獸王因而欣悅。
諸比丘!此名獅子臥法。
➍ 諸比丘!又,云何是如來臥法?
① 諸比丘!世間有如來,離欲、離惡不善法,由有尋、有伺,
具足『離生喜樂』之初禪而住。
② 尋、伺、寂靜故,於內遍淨,心成一境,由無尋、無伺,
具足『定生喜樂』之第二禪而住。
③ 離喜故,捨而住,有念,正知而身受樂。體驗聖者所說,
具足『捨念樂住』之第三禪而住。
④ 斷樂故,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由不苦、不樂,
具足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。
諸比丘!此名如來臥法。
諸比丘!此等是四種之臥法。〞}
[48] 當念,無常之火,燒諸世間,早求自度,勿睡眠也!
【譯文】{應當時時憶念──
一切世間的生老病死、無常現象,就好像不停燃燒、吞噬眾生的大火……
應該早點想辦法出離,所以要自修自度、了生脫死,別再沈溺睡眠了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財品‧廣說七力經》說示(七力):
☆ 七條毒蛇的七隨眠,需要用『七力』來對治,祂們就是 ➾
⓵ 信力;⓶ 精進力;⓷ 慚力;⓸ 愧力;⓹ 念力;⓺ 定力;⓻ 慧力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力』呢?(就是) ➾
決心圓滿戒定慧,實踐斷惡修善的意志力和行動力,稱為力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信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所有修行過程中,具足對佛法僧戒不退的信心,稱為信力。
〝此處有具信之聖弟子,信如來之菩提,即:
『如是,世尊實是⑴ 阿羅漢──應供者;
⑵ 正遍知──獨自現證正等正覺者;
⑶ 明行足者;⑷ 善逝者;⑸ 世間解者;⑹ 無上士者;
⑺ 調御丈夫者;⑻ 天人師;⑼ 佛陀;⑽ 世尊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精進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實踐修行過程中,依據四正勤的要領努力不懈,稱為精進力。
〝聖弟子隨時,發勤精進,斷諸不善法、成熟諸善法,於諸善法,精勤熟練、勇猛堅固、鍥而不捨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慚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還沒有修行以前,先要了解自己應學習的功課,稱為慚力。
〝此處有具慚之聖弟子,慚身之惡行、語之惡行、意之惡行,慚惡不善之諸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愧力』呢?(就是) ➾
經過實際修行以後,虛心檢討自己所違犯的過失,稱為愧力。
〝此處有具愧之聖弟子,愧身之惡行、語之惡行、意之惡行,愧惡不善之諸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念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實踐修行過程中,依據四念住的要領正念正知,稱為念力。
〝此處有具念之聖弟子,具足最勝之念慧,憶念隨念久遠以前之所作,亦憶念、隨念,久遠以前之所說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定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實踐修行過程中,依據四靜慮的要領捨念清淨,稱為定力。
〝此處有聖弟子,斷樂故,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由不苦、不樂,具足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慧力』呢?(就是) ➾
在實踐修行過程中,依七菩提分的要領增上圓滿,稱為慧力。
〝此處有具慧之聖弟子:
『洞察於五蘊生滅,作聖正決擇,成就導致苦盡之慧。』〞}

[49] 諸煩惱賊,常伺殺人,甚於怨家,安可睡眠,不自警寤?
【譯文】{所有貪瞋痴等五根的盜賊和『心』的五蓋──
等待機會殺害你法身慧命,這比起冤親債主還要可怕!
怎麼可以就安心呼呼大睡?而不在睡眠中保持警覺呢?}
〖解說〗{★ 七條毒蛇的『七隨眠』(也叫七隨使)它們就是 ➾
① 愛染隨眠;② 瞋隨眠;③ 見隨眠;④ 疑隨眠;
⑤ 慢隨眠;⑥ 有貪隨眠;⑦ 無明隨眠。
『七隨眠』是『十隨眠』的簡化,就好像說:
『七結』是『十結』的簡化,是一樣的道理。
(十結如果能斷盡,七隨眠也必然會斷盡──)
但是『七隨眠』和過去的習氣有關,是隱藏貪瞋痴的心理狀態;
然而『十結』和當下起心動念有關,是明顯身語意的造作行為。
★ 什麼叫做:『隨眠』(潛意識)呢?(就是) ➾
一般人講的習氣,在原始佛法裡稱為『隨眠』──
結集眾苦、繫縛生死的『潛在』煩惱。例如:潛意識的行為習慣、嬰兒或睡眠狀態。
《中部經典‧比丘品‧第六十四經‧摩羅迦大經》說示(五下分結與欲界隨眠):
『摩羅迦子!實為幼稚、遲鈍、仰臥嬰兒,尚無此有身觀念,由何處彼可生有身見耶?
乃彼但有──有身見隨眠……疑隨眠……戒禁取隨眠……愛染隨眠……瞋隨眠潛伏之。』
『注意力』在佛法裡稱為『作意』──
如果說『十結』是一種不適當的『作意』(誤解);
那麼『七隨眠』就是不適當的『不作意』(無知)。
★ 『七隨眠』不注意什麼呢?(就是) ➾
不如理作意──
對身語意貪瞋痴行為不注意觀察,就無法對戒定慧的善德做出決擇!
對三法印、十二緣起不注意觀察,就無法依八正道的佛教奉行實踐!
簡單的說:七隨眠是對『四聖諦』沒有注意觀察所導致的徹底無知!(無明!)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苦品‧識經》說示(如何滅識):
☆ 住患觀識(及名色) ~➢
識(及名色)滅。執著於“識”是「常住」的人,需要多注意!
『〔一、作意於味:〕
諸比丘!於所結之法,住味觀者,有識之顯現。
➊ 緣識,而有名色;
➋ 緣名色,而有六入處;
➌ 緣六入處,而有觸;
➍ 緣觸,而有受;
➎ 緣受,而有愛;
➏ 緣愛,而有取;
➐ 緣取,而有有;
➑ 緣有,而有生;
➒ 緣生,而有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。
如是,此乃全苦蘊之集。
諸比丘!譬如有大樹,其根向下、四方伸展,
使一切之地味、水味上昇。
諸比丘!如是,彼大樹因此得長時久住。……
〔二、作意於患:〕
諸比丘!於所結之法,住患觀者,無識之顯現。
➀ 由識滅,而有名色滅;
➁ 由名色滅,而有六入處滅;
➂ 由六入處滅,而有觸滅;
➃ 由觸滅,而有受滅;
➄ 由受滅,而有愛滅;
➅ 由愛滅,而有取滅;
➆ 由取滅,而有有滅;
➇ 由有滅,而有生滅;
➈ 由生滅,而有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等滅。
如是,此乃全苦蘊之滅。
諸比丘!譬如大樹,彼時有人取來鍬與籠。
彼截其樹根,由截根而連根拔起;
連根拔起後,更將小根、鬚根、亦予根除。
彼截其樹為圓木,更截圓木作木片;
木片切成碎片,碎片置於烈日風下乾燥;
或熱風乾燥後以火燃燒;
或被火燒成炭灰;
或炭灰被大風吹散;
或流入河之奔流。
諸比丘!如是,彼大樹被截根者,如多羅樹之截株,不能再生,成為未來不生者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愛染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一個) ➾
對於無我的愛想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愛染心,叫做:『愛染隨眠』。
把想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愛欲蓋;五下分結──愛欲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瞋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二個) ➾
對於不愉快的記憶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瞋恚心,叫做:『瞋隨眠』。
把受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瞋恚蓋;五下分結──瞋恚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見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三個) ➾
對於自以為是或不合理的猜想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偏執心,叫做:『見隨眠』。
把色蘊、行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戒禁取、見暴流、掉悔蓋;五下分結──有身見結、戒禁取結;五上分結──屬欲界的掉舉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疑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四個) ➾
對於慚愧心或四聖諦的真理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懷疑心,叫做:『疑隨眠』。
把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見暴流、疑惑蓋;五下分結──疑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慢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五個) ➾
對於自我感覺:虛榮妒忌、傲慢自大,或不安逃避、自卑情結……
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計較心,叫做:『慢隨眠』。
把行蘊、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無色界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掉悔蓋;五上分結──慢結、無色界的掉舉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有貪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第六個) ➾
對於無我的情境或心理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貪愛心,叫做:『有貪隨眠』。
把色蘊、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二界(色界、無色界)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;五上分結──色貪結、無色貪結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明隨眠』呢?(就是:七隨眠最後一個) ➾
由於對四聖諦的無知,以至於對無常的色想沒有正知見、不注意觀察;於是生起愚痴心,叫做:『無明隨眠』。
把想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無色界〞的我執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無明暴流、惛眠蓋;五上分結──無明結。)
★ 『七隨眠』和『五蓋』有什麼區別呢?
初禪只讓『五蓋』不起現行,『七隨眠』毒蛇還住在心裡;
必須等到『七隨眠』都斷盡,『五蓋』才能真正永久斷除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入出息相應‧第二品‧盧夷強耆經》說示(斷盡五蓋才能與佛同住):
『何為斷五蓋耶?
愛欲蓋已斷,斷根如截多羅樹之頭,令歸於無,未來不能生(不再輪迴)。
瞋恚蓋……惛眠蓋……掉悔蓋……
疑惑蓋已斷,斷根如截多羅樹之頭,令歸於無,未來不能生(不再輪迴)。
友摩訶男!比丘成為阿羅漢,則諸漏盡、梵行已立、所作已辦、棄重擔、逮得己利;有結盡,正悟、解脫、五蓋已斷,斷根如截多羅樹之頭,令歸於無,未來不能生(不再輪迴)。
友摩訶男!依此理可知,有學之住並非如來住;有學之住與如來住為異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三界』(三有、三愛)呢?
『三界』是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的簡稱──
也叫做『三有』:慾有、色有、無色有;
或叫做『三愛』:慾愛、色愛、無色愛。
『三界』不一定是指『器世間』的三界──
同時也指生命擁有『存在狀態』的三有;
以及眾生心中執著『三有渴愛』即三愛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四經‧十上經》說示(出離三界與勝知三界):
『云何三法很難理解?出離三界──
即:出離欲界、出離色界、出離無色界。
而彼生類、有為、緣生者,由此出離、滅盡。此等三法很難理解。
……云何三法,應當勝知?三界──
即: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。此等三法應當勝知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勝知』呢?(就是) ➾ 證知勝智。}
[50] 煩惱毒蛇,睡在汝心,譬如黑蚖,在汝室睡;
【譯文】{貪瞋痴盜賊化身為七毒蛇,睡在你的『心』裡面。
這就好像──如果發現七條黑色毒蛇,躲進你的臥室裡睡覺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道相應‧無明品‧無明經》說示(無明在前,隨生無慚無愧):
☆ 八邪道 ➾
⑴ 邪見、⑵ 邪思惟、⑶ 邪語、⑷ 邪業、⑸ 邪命、⑹ 邪精進、⑺ 邪念、⑻ 邪定。
『「諸比丘!無明為前,因生不善法,而隨生無慚無愧。
❶ 諸比丘!依無明,追隨無智者,則生邪見;
❷ 有邪見,則生邪思惟;
❸ 有邪思惟,則生邪語;
❹ 有邪語,則生邪業;
❺ 有邪業,則生邪命;
❻ 有邪命,則生邪精進;
❼ 有邪精進,則生邪念;
❽ 有邪念,則生邪定。」』}
[51] 當以,持戒之鉤,早摒除之。
【譯文】{需要用持守戒律、守護根門、正念正知的捕蛇蛇鉤;
迅速地將毒蛇捕捉,並且還要將牠們從你的房間裡儘快地移出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道相應‧無明品‧無明經》說示(明智在前,隨生慚愧):
☆ 八正道 ➾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『「諸比丘!以明為前,因生善法,隨生慚愧。
➀ 諸比丘!依明智,而追隨賢智者,則生正見;
➁ 有正見,則生正思惟;
➂ 有正思惟,則生正語;
➃ 有正語,則生正業;
➄ 有正業,則生正命;
➅ 有正命,則生正精進;
➆ 有正精進,則生正念;
➇ 有正念,則生正定。」』}
[52] 睡蛇既出,乃可安眠;
【譯文】{必須先把七條毒蛇馬上移出,主人才可以安心睡眠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天品‧恭敬慚愧經》說示(不衰退法):
☆ 七不衰退法 ➾ ➊ 尊敬佛、➋ 尊敬法、➌ 尊敬僧、➍ 尊敬學、➎ 尊敬定、➏ 尊敬慚、➐ 尊敬愧。
『「諸比丘!於此夜,有天人於後夜,以絕妙之容色,遍照祇多林已,來詣我所,至已,問訊於我,立於一面。
諸比丘!立於一面之彼天,對我作如斯言:
『大德!此等七法,將指導比丘不衰退。以何為七耶?
即:「➊ 尊敬佛、➋ 尊敬法、➌ 尊敬僧、➍ 尊敬學、➎ 尊敬定、➏ 尊敬慚、➐ 尊敬愧。」
大德!此等七法,將指導比丘不衰退。』
諸比丘!彼天如斯而言,如斯言已,乃問訊我,右繞隨而消失。」
(天神偈語:)
「尊敬佛與法、深尊敬僧伽;
珍重於正定、熱心尊敬學。
具足慚與愧、從順尊敬者;
則為無衰退、佛子近涅槃!」』}
[53] 不出而眠,是無慚人!
【譯文】{如果沒有先把『心』裡毒蛇,打掃乾淨就繼續睡覺……
那麼!表示他就是沒有慚愧心、羞恥心、不對自己負責任的人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沙門品‧七不正法經》說示(沒有慚愧心的人就沒有佛法):
『諸比丘!此等為七不正法。以何為七耶?
即:➊ 無信(三寶);➋ 無慚(寡廉);➌ 無愧(鮮恥);
➍ 無聞(四聖諦);➎ 懈怠(四正勤);➏ 失念(四念住);
➐ 無慧(聞慧、思慧、修慧)。諸比丘!此等為七不正法。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願品‧三法經》說示(由於沒有慚愧心,才會愚痴接受邪法):
☆ ➊ 生、老、死 ⇐ ➋ 貪、瞋、痴 ⇐ ➌ 身見、疑、戒禁取 ⇐
➍ 非如理作意、修習邪道、心鬆懈 ⇐ ➎ 妄念、不正知、心散亂 ⇐
➏ 不樂見聖者、不欲聽聖法、指責心 ⇐ ➐ 掉舉、不防護根門、破戒 ⇐
❽ 不信、不寬容親切、懈怠 ⇐ ➒ 不恭敬、不受諫、惡友 ⇐
➓ 無慚、無愧、放逸! ~☹
➊ 生、老、死 ☞
『世間有此(生、老、死)三法之故,世間出如來、阿羅漢──應供者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,世間現如來所說之正法、聖律。』
➋ 貪、瞋、痴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貪、瞋、痴)三法,則不能斷生、斷老、斷死。』
➌ 身見、疑、戒禁取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身見、疑、戒禁取)三法,則不能斷貪、斷瞋、斷痴。』
➍ 非如理作意、修習邪道、心鬆懈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非如理作意、修習邪道、心鬆懈)三法,則不能斷有身見、斷疑、斷戒禁取。』
➎ 妄念、不正知、心散亂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妄念、不正知、心散亂)三法,則不能斷非如理作意、斷修習邪道、斷心鬆懈。』
➏ 不樂見聖者、不欲聽聖法、指責心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不樂見聖者、不欲聽聖法、指責心)三法,則不能斷妄心、斷不正知、斷心散亂。』
➐ 掉舉、不防護根門、破戒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掉舉、不防護根門、破戒)三法,則不能斷不樂欲見聖者、斷不樂欲聽聖法、斷指責心。』
❽ 不信、不寬容親切、懈怠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不信、不寬容親切、懈怠)三法,則不能斷掉舉、斷不防護根門、斷破戒。』
➒ 不恭敬、不受諫、惡友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不恭敬、不受諫、惡友)三法,則不能斷不信、斷不寬容親切、斷懈怠。』
➓ 無慚、無愧、放逸 ☞
『諸比丘!若不斷此(無慚、無愧、放逸)三法,則不能斷不恭敬、斷不受諫、斷惡友。』}

[54] 慚恥之服,於諸莊嚴,最為第一。
【譯文】{不論,在天上或人間,所有的莊嚴法相……
用慚愧心和羞恥心製成的福田衣,最是聖潔莊嚴第一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阿難品‧薰香經》說示(戒香一切處):
『「阿難!有香類,順風亦薰,逆風亦薰,順逆風皆薰者。……
無論在村中或邑中,有女人或男子,歸依佛、歸依法、歸依僧;
離殺生、離不與取、離於欲邪行、離虛誑語、離有穀酒,木酒之酒分放逸處;具戒、性質善良,以無污穢慳吝之心住於家;
施無所惜,舒伸施手,樂於棄捨、容乞、樂於分與施物。
其地方之沙門、婆羅門稱讚……
天神亦稱讚彼而曰:
『某名之村或邑,有女人或男子,歸依佛、歸依法、歸依僧……
具戒、性質善良,以無污穢慳吝之心住於家;
施無所惜,舒伸施手,樂於棄捨、容乞、樂於分與施物。』
阿難!實則此香類之順風亦薰,逆風亦薰,順逆風皆薰者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檀香根香茉莉香,華香不薰唯逆風;
善士心香一切處,戒香遍薰於逆風。」』}
[55] 慚如鐵鉤,能制人非法;
【譯文】{慚愧心,就好像持守戒律的鐵鉤;
能夠約束人,免於沈淪在身語意非法的事情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地震品‧八非聖言經》說示(非聖者之言):
『諸比丘!非聖者之言說有八種。
以何為八耶?即:
➊ 不見言見;
➋ 不聞言聞;
➌ (經過鼻、舌和觸覺之)不覺言覺;
➍ (意識所知之)不知言知;
➎ 見言不見;
➏ 聞言不聞;
➐ 覺言不覺;
➑ 知言不知。
諸比丘!此乃非聖者之八種言說。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地震品‧八聖者言經》說示(聖者之言):
『諸比丘!聖者之言說有八種。
以何為八耶?即:
➀ 不見言不見;
➁ 不聞言不聞;
➂ (經過鼻、舌和觸覺之)不覺言不覺;
➃ (意識所知之)不知言不知;
➄ 見言見;
➅ 聞言聞;
➆ 覺言覺;
➇ 知言知;
諸比丘!此聖者之八種言說。』}
[56] 是故,常當慚恥,無得暫替。
【譯文】{所以,佛弟子應當隨時要有慚愧心、羞恥心!
不可以在任何的時間地點,暫時離開慚愧心、羞恥心的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長老品‧有學退還之二經》說示(退還五法):
☆ 能令有學(比丘)退還之五法 ➾
① 經營事業;② 專心雜事;③ 交際雜處;
④ 非時入村(不適當的時間,進入村莊裡托缽);
⑤ 不親近法(不親近善知識、聖正厭離的善法)。
➊ 經營事業 ☞
『諸比丘!世間有有學比丘,經營眾多之事業,多作所作,且一切(事業)所作皆善巧;
彼廢除禪思,不勤於內心之寂止。
諸比丘!此是能令有學比丘,退還之第一法。』
➋ 專心雜事 ☞
『復次,諸比丘!有有學比丘,因專心於雜事,而虛度時日;
彼廢除禪思,不勤於內心之寂止。
諸比丘!此是能令有學比丘,退還之第二法。』
➌ 交際雜處 ☞
『復次,諸比丘!有有學比丘,與在家、出家等,交際接觸、混雜居住,因與在家結交雜處而不隨順聖教;
彼廢除禪思,不勤於內心之寂止。
諸比丘!此是能令有學比丘,退還之第三法。』
➍ 非時入村 ☞
『復次,諸比丘!有有學之比丘,甚早入村,過正午始還;
彼廢除禪思,不勤於內心之寂止。
諸比丘!此是能令有學比丘,退還之第四法。』
➎ 不親近法 ☞
『復次,諸比丘!有有學比丘,(不親近)凡是能損減(貪欲)、讓心趣向捨離五蓋之(說法)談話,
譬如(十全法談)──
⑴ 少欲法;
⑵ 喜足法;
⑶ 獨居遠離法;
⑷ 不交際雜處法;
⑸ 發勤精進法;
⑹ 戒法;
⑺ 定法;
⑻ 慧法;
⑼ 解脫法;
⑽ 解脫智見法。
像這樣(說法)談話,如欲得(其中之法義)而不得,於彼為得之艱難、得之梗澀;
彼廢除禪思,不勤於內心之寂止。
諸比丘!此是能令有學比丘,退還之第五法。
諸比丘!此等之五法,能令有學比丘退還。』}
[57] 若離慚恥,則失諸功德。
【譯文】{如果,暫時離開慚愧心、羞恥心……
變得無慚、無愧的話,就會失掉修行的功德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都提耶問經》說示(離開愛欲才叫不執著):
☆ 都提耶( Todeyya ) ➾
字義叫做:應佈施、不執著的人。
☆ 無極( Nāparo ) ➾
滅盡苦邊、離開極端的中庸之道。
☆ 牟尼( Muni ) ➾
明白、知道、寂靜、寂黙的佛陀。
☆ 普眼者( Samantacakkhu ) ➾
全然照見一切的智慧,尊稱佛陀。
☆ 通智不慧( Na paññakappī ) ➾
無智亦無得,應是大乘心經原型;
但偽心經:斷章取義、隻字未提──
先決條件:五欲不薰、渴愛無蹤。
只講求結果而不重視原因的禍害──
很容易癱瘓凡夫俗子的道德判斷!
『① (一○九四偈:)
〔青年朋友都提耶問說:〕
「五欲既不薰(既不受五欲六塵薰習),
渴愛又無蹤(心中也沒有任何渴愛);
疑惑若度盡(如果擺脫所有的疑惑),
解脫果如何(那解脫果位是什麼呢)?」
② (一○九五偈:)
〔世尊回答都提耶說:〕
「五欲既不薰(既不受五欲六塵薰習),
渴愛又無蹤(心中也沒有任何渴愛);
疑惑若度盡(如果擺脫所有的疑惑),
解脫果無極(那是解脫極端的中道)。」
③ (一○九六偈:)
〔都提耶更進一步問說:〕
「既離欲何求(已離愛欲還有希求嗎)?
又通智何慧(已達智慧還要求慧嗎)?
我欲知牟尼(釋迦牟尼我想要明白),
普眼者開釋(佛眼見一切懇請解說)!」
④ (一○九七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既離欲無求(已離愛欲所以無希求),
又通智不慧(已達智慧所以不求慧);
牟尼棄所執(明白寂靜不執著的人),
不著無有愛(沒有愛欲生死未放下)!」』}
[58] 有愧之人,則有善法;
【譯文】{一個有慚愧心、知道羞恥的人──
才會有戒定慧的善行、善護法才會跟隨他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九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等覺品‧依止經》說示(有四依要止於至善):
☆ 有學五力(如來五力) ➾ ➊ 信力、➋ 慚力 、➌ 愧力 、➍ 精進力、➎ 慧力。
〝〔一〕➊ 比丘若依止於『信』(四不壞信)而斷不善;
修習善者,彼則正已斷不善。
➋ 比丘若依止於『慚』(清白辨別)而斷不善;
修習善者,彼則正已斷不善。
➌ 比丘若依止於『愧』(知恥改過)而斷不善;
修習善者,彼則正已斷不善。
➍ 比丘若依止於『精進』(四正勤)而斷不善;
修習善者,彼則正已斷不善。
➎ 比丘若依止於『慧』(四聖諦)而斷不善;
修習善者,彼則正已斷不善。
實則彼比丘已斷不善,而善於捨斷。
彼若以聖慧(如理作意而)觀察後,則已捨斷(剩餘之諸漏煩惱)。
比丘!復次,彼比丘當於此(有學五力、如來五力之)五法而立;依止於(有四依)四法而住。
〔二〕何等為(有四依)四法耶?
比丘!此處之比丘者──
① 深思熟慮而親近一事(追隨善法);
② 深思熟慮而同意一事(忍受善法);
③ 深思熟慮而避開一事(迴避惡法);
④ 深思熟慮而除去一事(斷除惡法)。
比丘!如是比丘為所依具足──止於至善、基礎鞏固。〞}
[59] 若無愧者,與諸禽獸,無相異也。
【譯文】{一個毫無慚愧心、毫無羞恥心的人──
不知道反省、懺悔、改過,最終會墮入三惡道;
那麼這樣的人和畜生、飛禽走獸又有何不同呢?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願品‧鴉十法經》說示(惡比丘成就十邪法):
『諸比丘!由於十邪法而變成烏鴉。
以何為十(邪法)耶?
即:➀ 厚顏無恥(無遠慮);➁ 傲慢(膽大妄為);➂ 貪欲(不知羞恥);➃ 暴飲暴食(多吃);➄ 兇殘;➅ 無憐憫;➆ 力弱(愚弱);➇ 聒噪;➈ 失念;➉ 覆藏(偽善、蓄藏)也。
諸比丘!由此十邪法而變成烏鴉。
諸如此類,諸比丘!由此十邪法而變成惡比丘。
以何為十(邪法)耶?
即:➀ 厚顏無恥(無遠慮);➁ 傲慢(膽大妄為);➂ 貪欲(不知羞恥);➃ 暴飲暴食(多吃);➄ 兇殘;➅ 無憐憫;➆ 力弱(愚弱);➇ 聒噪;➈ 失念;➉ 覆藏(偽善、蓄藏)也。
諸比丘!由此十邪法而變成惡比丘。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五趣中略品‧五趣之二經》說示(人身難得):
『一時,世尊將少許之塵土,置於指甲尖端,示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對此作如何思惟耶?
我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何者為多耶?」
「大德!此大地土為多;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為少。
世尊指甲尖端所示之少許塵土,與此大地土相比,
非成算數、非成譬類、非成一分。」
「諸比丘!如是,由人死歿,再生於人中之眾生為少;
而又,由人死歿,再生於畜生之眾生為多。」
「何以故耶?
諸比丘!乃不見四聖諦故。
何為四(聖諦)耶?即:
❶ 苦聖諦;
❷ 苦之集聖諦;
❸ 苦之滅聖諦;
❹ 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是。
是故,諸比丘!
於『此是苦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集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苦之滅』,應遂行修習!
於『此是導向苦滅之道跡』,應遂行修習!」』}

第五品 ✩ 捨五蓋──瞋恚、惡作 Exhortation on Refraining from Anger and Ill-will

[60] 汝等比丘!若有人來,節節肢解,當自攝心,無令瞋恨;
【譯文】{比丘們!如果有人心懷惡意,來將你們的身體:
一寸一寸地用刀子割下、惡魔活摘器官、或如同五馬分屍。
仍然應該要求自己攝根護心──
才不會被瞋恨的毒蛇所征服!}
〖解說〗{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八經‧象跡喻大經》說示(鋸喻的教導):
〝又從世尊於鋸喻之教,如是所說:
『諸比丘!雖盜賊、賤業者等,若以兩頭有柄之鋸,以截斷肢節,於此其意若亂者,彼如是即非遵我教者也。』
我實精進勇猛不怠,念確立不亂,身安靜不激,心等持寂靜:
『今對此身若願意者,即以拳觸之,以生結果,以土塊觸之,以生結果,以杖觸之,以生結果,以刀觸之,以生結果,然實應遵守諸佛之此教。』
諸賢!彼比丘如是歸依佛、如是歸依法、如是歸依僧,若不住止於善相應之捨者,言彼乃為刺激,以生激動也:
『予如是歸依佛、如是歸依法、如是歸依僧,若不住止於善相應之捨,予實不幸,不成為幸福,予實難得、不易得也。』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所食品‧所食經》說示(五蘊過患):
〝諸比丘!名為『色』者,何耶?
諸比丘!有所改變而被惱壞,故名為『色』。
有所改變而被惱壞者,何耶?
⑴ 既因寒冷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⑵ 也因暑熱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⑶ 也因飢餓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⑷ 也因口渴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;
⑸ 也因蚊虻、風吹、日曬、蛇蝎蟲類之觸摸,有所改變而被惱壞。〞
《小部經典‧小義釋‧彼岸道品義釋‧賓吉耶問經》說示(色是惱害):
『有色之故見蒙害……破頭蓋而入鐵丸,剝頭皮……剝下皮膚再行纏身……
熱油使狗噉食……如斯,有情以色為因,以色為緣,以色為原因而被害。』}
[61] 亦當護口,勿出惡言。
【譯文】{與此同時,需要守護你的口德──
不犯妄語、兩舌、惡口、綺語等許多罪業;
不但要遠離粗言惡語,還要說話沒有過失!}
〖解說〗{話要悅耳動聽,感到愉心悅意;
容易銘記在心、感激不忘、使人歡喜信受。
《小部經典‧餓鬼事‧蛇品‧臭口鬼事經》說示(口業的可怕):
『「汝如神之美姿,飄浮虛空中。
然屍蟲食汝惡臭口,前世為何業?」
「我修惡業者,口中出惡語,以出家姿態,卻不制口業。
依前苦修業,我得此美姿,以口作離間,因此被蟲蝕。
告汝那羅陀,此因汝不見。
深懷慈悲者,善人應勸言:
『勿為兩舌語,勿作虛誑語,藥叉願汝得幸福。』」』}
[62] 若縱恚心,則自妨道,失功德利。
【譯文】{如果放縱遭受侵害時,仇恨的心理──
那麼,將會傷害自己長時間辛苦所修行的道業;
很快!就把你所修習累積的功德利益都燒掉了!}
〖解說〗{所謂:『星星之火,燒去功德之林。』}

[63] 忍之為德,持戒、苦行,所不能及。
【譯文】{修持戒定慧的忍辱,斷除『心』中無明的功德──
是一切​徒具虛文、外在的宗教形式、徒勞無益的教條禁戒;
或是盲修瞎練、身體上的苦行,都無法企及、相提並論的!}
〖解說〗{所謂:『忍辱』是忍辱修戒定慧,捨離『心』中的貪瞋痴;
而不是所謂:『忍辱』外在敵人或偽經《金剛經》所說歌利王的傷害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八經‧象跡喻大經》說示(看見色身無常才能捨棄瞋恚):
〝諸賢!若其他者對彼之比丘或呵責、罵詈、瞋恚、惱害者,彼應如次知之:
『予此耳觸生,即苦受生,由其緣生,而非無緣,是何緣乎?是緣於觸!』
彼次應知➊ 『觸是無常』,➋ 知『受是無常』,➌ 知『想是無常』,➍ 知『行是無常』,➎ 知『識是無常』。
依於彼界而心滿足、清淨、靜止、安定。
諸賢!若其他者,以所不欲、所不受、所不好;以拳觸、以土塊觸、以杖觸、以刀觸等,有此者,彼如次知之:
『此身體,如拳觸於其身體,如此之結果,是有如是身體也;
又以土塊觸之,如此結果;又以杖觸之,如此結果;
又以刀觸之,如此結果,是有如是之身體也。』〞}
[64] 能行忍者,乃可名為:『有力大人!』
【譯文】{凡是能夠依教奉行:『忍辱』修持戒定慧的人──
才可以說是:『一位真正大悲智雄力、能夠戰勝自己的人!』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九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等覺品‧四力五怖經》說示(無怖畏四力與超越五種怖畏):
☆ 無怖畏四力(超越五種怖畏) ➾
① 慧力(洞察十法);
② 精進力(精勤十法);
③ 無罪力(無罪身語意);
④ 能攝力(四攝事)。
☆ 無怖畏慧力(洞察十法) ➾
① 洞察善法;
② 洞察不善法;
③ 洞察有罪法;
④ 洞察無罪法;
⑤ 洞察黑法;
⑥ 洞察白法;
⑦ 洞察應習法;
⑧ 洞察不應習法;
⑨ 洞察非聖法;
⑩ 洞察入聖法。
☆ 無怖畏精進力(精勤十法) ➾
① 捨離不善法;
② 捨離有罪法;
③ 捨離黑法;
④ 捨離不應習法;
⑤ 捨離非聖法;
⑥ 精勤善法;
⑦ 精勤無罪法;
⑧ 精勤白法;
⑨ 精勤應習法;
⑩ 精勤入聖法。
☆ 無怖畏無罪力(無罪身語意) ➾
① 無罪身業;
② 無罪語業;
③ 無罪意業。
☆ 四攝事(無怖畏能攝力) ➾
① 佈施(法施最勝);
② 愛語(為傾聽者說法最勝);
③ 利行(勸導入法最勝);
④ 同事(與聖者同事最勝)。
☆ 五種怖畏(缺損無怖畏四力) ➾
① 活命怖畏;
② 不名聲怖畏;
③ 集會中羞恥怖畏;
④ 命終怖畏;
⑤ 惡趣怖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怖畏四力』(超越五種怖畏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有四種力。何等為(無怖畏)四力耶?
即:① 慧力、② 精進力、③ 無罪力、④ 能攝力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怖畏慧力』(洞察十法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何等為(無怖畏)慧力耶?
即:① 善法與入善之估計;
② 不善法與入不善之估計;
③ 有罪法與入有罪之估計;
④ 無罪法與入無罪之估計;
⑤ 黑法與入黑之估計;
⑥ 白法與入白之估計;
⑦ 應習法與入應習之估計;
⑧ 不應習法與入不應習之估計;
⑨ 非至聖法與入非至聖之估計;
⑩ 至聖法與入至聖之估計。
如是諸法,以慧善觀察,善洞察。
諸比丘!此乃名為(無怖畏)慧力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怖畏精進力』(精勤十法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何等為(無怖畏)精進力耶?
即:① 不善法與入不善之估計;
② 有罪法與入有罪之估計;
③ 黑法與入黑之估計;
④ 不應習法與入不應習之估計;
⑤ 非至聖法與入非至聖之估計。
為斷除如是諸法,起志欲、精進、發勤勇、攝心精勤。
⑥ 善法與入善之估計;
⑦ 無罪法與入無罪之估計;
⑧ 白法與入白之估計;
⑨ 應習法與入應習之估計;
⑩ 至聖法與入至聖之估計。
為獲得如是諸法,起志欲、精進、發勤勇、攝心精勤。
諸比丘!比乃名為(無怖畏)精進力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怖畏無罪力』(無罪身語意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何等為(無怖畏)無罪力耶?
諸比丘!此處有聖弟子──
① 成就無罪之身業;
② 成就無罪之語業;
③ 成就無罪之意業。
諸比丘!此乃名為(無怖畏)無罪力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怖畏能攝力』(四攝事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何等為(無怖畏)能攝力耶?
諸比丘!有四攝事,謂:
① 佈施、② 愛語、③ 利行、④ 同事。
➊ 諸比丘!諸佈施中之最勝者──
是法施。
➋ 諸比丘!諸愛語中之最勝者──
是於希求而傾聽者,再三說法。
➌ 諸比丘!諸利行中之最勝者──
⑴ 為令不信者成就其信而勸導,令入而住;
⑵ 為令破戒者成就其戒而勸導,令入而住;
⑶ 為令慳貪者成就棄捨而勸導,令入而住;
⑷ 為令劣慧者成就其慧而勸導,令入而住。
➍ 諸比丘!諸同事中之最勝者──
⑴ 於預流者之預流者同事;
⑵ 於一來者之一來者同事;
⑶ 於不還者之不還者同事;
⑷ 於阿羅漢之阿羅漢同事是。
諸比丘!此乃名為(無怖畏)能攝力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五種怖畏』(缺損無怖畏四力)呢?(就是) ➾
『諸比丘!成就此(無怖畏)四力之聖弟子者,
即已超越五種怖畏。
何等為五種怖畏耶?即:
① 活命怖畏;
② 不名聲怖畏;
③ 集會中羞恥怖畏;
④ 命終怖畏;
⑤ 惡趣怖畏。
諸比丘!彼聖弟子如是思擇:
〔一〕我不害怕於活命怖畏。
我為何將害怕於活命怖畏耶?
因我有(無怖畏)四力,謂:
① 慧力、② 精進力、③ 無罪力、④ 能攝力。
⑴ 若為劣慧者,應害怕於活命怖畏。
⑵ 若為懈怠者,應害怕於活命怖畏。
⑶ 若為有罪之身業、語業、意業,應害怕於活命怖畏。
⑷ 若為無能攝者,應害怕於活命怖畏。
〔二〕我不害怕於不名聲怖畏……
〔三〕我不害怕於集會中羞恥怖畏……
〔四〕我不害怕於命終怖畏……
〔五〕我不害怕於惡趣怖畏。
我為何將害怕於惡趣怖畏耶?
因我有(無怖畏)四力,謂:
① 慧力、② 精進力、③ 無罪力、④ 能攝力。
⑴ 若為劣慧者,應害怕於惡趣怖畏。
⑵ 若為懈怠者,應害怕於惡趣怖畏。
⑶ 若為有罪之身業、語業、意業,應害怕於惡趣怖畏。
⑷ 若為無能攝者,應害怕於惡趣怖畏。
諸比丘!成就此(無怖畏)四力之聖弟子,
即如是己超越五種怖畏。』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提捨彌勒問經》說示(有力大人):
☆ 善滿足( Santusito ) ➾ 兜率天宮( Santusita ),
彌勒菩薩( Metteyya )下生之傳說,最初依據本經穿鑿附會而成。
『① (一○四六偈:)
〔青年朋友提捨彌勒問說:〕
「世間誰滿足(世上最圓滿具足是誰)?
誰已寂無動(誰已達寂靜不被轉動)?
誰已知兩邊(誰已全面知兩種極端),
智慧不染中(理解中道後又不取著)?
誰知彼大人(你稱誰是大雄力之人)?
誰掃世間縫(誰超越世上渴愛之縫)?」
② (一○四七偈:)
〔世尊回答提捨彌勒說:〕
「欲界恆梵行(五欲繫縛中恆修梵行),
覺念棄愛坑(正念擺脫渴愛之火坑);
比丘擇無為(比丘證涅槃擇滅無為),
彼已寂無動(他已達寂靜不被轉動)。」
③ (一○四八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凡知兩邊已(他洞察觸集兩種極端),
智慧不染中(中道涅槃後又不取著);
我說彼大人(我稱他是大雄力之人),
掃除世間縫(超越了世上渴愛裂縫)。」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天使品‧舍利弗經》說示(去除憍慢心才是戰勝自己的人):
『世尊告坐於一面之舍利弗曰:
「舍利弗!不論我以總括地來說法,
舍利弗!或是我以詳細地來說法,
舍利弗!還是我以總括又詳細地來說法;
很難遇見能完全了知(佛法)者。」
「今,是時,世尊!今,是時,善逝!世尊請不只以總括地來說法,
也要以詳細地來說法,
還要以總括又詳細地來說法;
必將遇見能完全了知佛法者。」
「於此,舍利弗!應如是學:
『不但關於:此具有(六識)生命力之身體,必將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;
同時關於:此身外之一切(假)相,必將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。
另外,凡是成就心解脫、慧解脫而生活(之聖者),
則彼等已經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;
而且,已經能夠安住於圓滿心解脫、慧解脫之寂靜而生活。』
是故,舍利弗!應如是學。
又,舍利弗!因為比丘不但關於:此具有(六識)生命力之身體,已經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;
同時關於:此身外之一切(假)相,已經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。
另外,凡是成就心解脫、慧解脫而生活(之聖者),
則彼等已經不存在(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)我慢、(所有執愛之見解)我所與(憍慢習性之)慢隨眠;
而且,安住於圓滿心解脫、慧解脫而生活。
舍利弗!他被稱為:
『比丘已掙脫渴愛、輪迴束縛,正確達到現觀、完全擦掉苦之邊際。』
又有關於,舍利弗!我在彼岸道(品)之烏德耶所請益問題中,曾經說示:
『既捨愛欲想(拋棄感官慾望之念頭),
再斷瞋憂隨(再棄蟠踞心中之瞋憂);
三除去惛眠(第三步除去惛沈睡眠),
四絕掉悔蓋(第四步克服掉舉惡作);
五念清淨捨(第五步捨覺支心純淨),
六法擇為先(第六步注意決擇正法)。
我說解脫慧(依我所說既得慧解脫),
破盡無明岸(又剷除無知到達彼岸)。』」』}

[65] 若其不能,歡喜忍受,惡罵之毒,如飲甘露者,不名:『入道、智慧人也!』
【譯文】{如果不能歡喜忍受:惡意誹謗的瞋恚毒汁──
好像喝下不死涅槃的無上甘露。這樣的人不可以稱為:
『在佛陀教法中的佛弟子,或者是一位有智慧的聖者!』}
〖解說〗{這是『掉悔蓋』 ➾
掉舉、惡作與憂悔──心中放不下別人的侮辱是掉舉;
不能忍受別人的毀謗,而生起報復的心是惡作與憂悔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比丘相應‧比丘品‧低沙經》說示(瞋心與忍辱):
『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。
其時,世尊叔父之子低沙,來詣世尊之處;
詣已,禮敬世尊,悲哀而沈默、落淚,坐於一面。
於是,世尊對尊者低沙曰:
「低沙!汝何故悲哀、沈默、落淚坐於一面耶?」
「實然,大德!諸比丘又對我以一切言語,諷刺、哄笑!」
「實然,低沙!汝又對其言語不願忍耐耶?
低沙!汝若不願忍耐其語,則此良家之子由信出家為無家者,對於汝不適合也。
低沙!汝若願意忍耐其語,則此良家之子由信出家為無家者,對於汝為適合者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善逝說此,師更如是語:
「為何生氣梵行者?
低沙無氣最高貴!
無論何處伏瞋心,
傲慢惡意與缺點;
低沙依此梵行住。」』}

[66] 所以者何?瞋恚之害,則破諸善法,壞好名聞,今世、後世,人不喜見。
【譯文】{為什麼會這樣呢?因為瞋心與恚心的禍害──
會破壞精進修持戒定慧,所得來的善法和美好的名譽;
不論是今生、還是後世,別人都不喜歡聽見你的名聲。}
〖解說〗{}

[67] 當知瞋心,甚於猛火,常當防護,無令得入。
【譯文】{所以應該知道:瞋心的怒火,勝過所有猛烈的大火!
要隨時警惕防護自己的『心』,不要讓瞋心的毒蛇,有機可乘。}
〖解說〗{}
[68] 劫功德賊,無過瞋恚。
【譯文】{搶劫身外之物的盜賊,沒有比搶劫功德財的盜賊更可怕;
搶劫功德財的盜賊當中,沒有比瞋心毒蛇與恚心毒蛇的猛火更可怕!}
〖解說〗{}

[69] 白衣受欲,非行道人,無法自制,瞋猶可恕;
【譯文】{如果是享受五欲、感官快樂的一般居士、在家人──
並不是修行的人,由於沒有在法上用功,所以很難控制自己;
如果,偶然生起瞋心,還有話可說,會得到社會大眾的諒解。}
〖解說〗{}
[70] 出家行道,無慾之人,而懷瞋恚,甚不可也!
【譯文】{要是已捨離五種慾望、受戒成一位比丘、修行者──
辭親割愛、少欲知足、修持忍辱、專心戒定慧聖道的出家人;
如果還心懷瞋恨是很難自圓其說,那就無法得到世人尊敬了!}
〖解說〗{}
[71] 譬如,清冷雲中,霹靂起火,非所應也。
【譯文】{這就好比──
在萬里無雲的天空當中,突然雷電交加、並且天火燃燒;
這種不正常的現象,實在不應該發生,會讓人非常錯愕!}
〖解說〗{}

第六品 ✩ 捨掉舉──離憍慢 Exhortation on Refraining from Arrogance and Contempt

[72] 汝等比丘!當自摸頭,已捨飾好,著壞色衣,執持應器,以乞自活,自見如是;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應該自己摸摸看:自己剃除鬚髮的頭……
已經捨棄在家人的裝飾品和平常愛好,穿著污濁顏色所染成的袈裟;
拿著三衣一缽、四處乞食以養活自己,還認為自己是一個出家人吧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近在家失之二經》說示(出家人不宜在俗家久住):
☆ 訪家五患 ➾ ① 接觸異性;
② 男女交往;③ 親厚信賴;
④ 貪愛心動;⑤ 不樂梵行;
⑥ 墮染污犯;⑦ 棄學還俗。
〝諸比丘!有此五者,乃比丘屢次拜訪居士家庭,又超過期限而與居士家人交際接觸、混雜居住之過患。
[☆ 同宿三夜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五條:
任何比丘,與未受具戒者同宿處,過二夜、三夜,若宿者,波逸提。
〔比丘尼波逸提百一〕
☆ 與女同宿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六條:
任何比丘,若與女人同宿處者,波逸提。
〔比丘尼波逸提百二〕]
[☆ 俗人雜居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三六條:
若比丘尼,與居士或居士兒相親近而住者……
至三次諫告時,若捨則善,若不捨則波逸提。]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再三地與女人相遇;
[☆ 隱密共坐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四四條:
任何比丘,與女人共坐於隱密處者,波逸提。
〔比丘尼波逸提百二五〕
☆ 單獨共坐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四五條:
任何比丘,與一女人單獨共坐者,波逸提。
〔比丘尼波逸提百二六〕]
➋ 由於相遇而有交往;
[☆ 女伴同行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六七條:
若比丘明知而與女人相約,走上同一條道路,即使只穿過村落之間,波逸提。]
[☆ 暗夜私會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十一條:
任何比丘尼,於暗夜中無燈火處與男子單獨並立而語者,波逸提。
☆ 屏處私會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十二條:
任何比丘尼,於屏覆處與男子單獨並立而語者,波逸提。
☆ 空地私會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十三條:
任何比丘尼,於露處與男子單獨並立而語者,波逸提。
☆ 街巷私會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十四條:
任何比丘尼,或於車道、或於小路、或於街巷與男子單獨並立、或語、或盼望耳語、或使伴友比丘尼離去者,波逸提。]
➌ 由於交往而有信賴;
➍ 由於信賴而有動心;
➎ 令心動者可知招此事,即:
『或不樂於梵行;
➏ 或墮隨一染污犯;
[☆ 染心碰觸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僧殘‧第二條:
若有比丘懷有貪愛,以墮落心和女人發生身體的接觸,牽手或摸頭髮,或是碰觸到身體的任何部分,犯僧殘。
☆ 染心粗話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僧殘‧第三條:
若有比丘懷有貪愛,以墮落心對女人用與不淨行有關的粗俗(淫穢)語詞說話,就像是少年對少女說話一樣,犯僧殘。
☆ 不淨侍奉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僧殘‧第四條:
若有比丘心懷貪愛,以墮落心在女人面前稱讚侍奉自己的慾念說:
「女居士,這樣才是最殊勝的侍奉,像我這種持戒者﹑行為端正的梵行者,應該用這種不淨行之類的方式侍奉。」犯僧殘。]
➐ 或因放棄學戒後,還俗轉返卑劣。』
[☆ 不淨行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羅夷‧第一條:
任何比丘,受比丘之學戒,不捨戒、戒羸不告示而行不淨法者,
即使與畜生行,亦是波羅夷不共住。
〔比丘尼波羅夷一〕]
[☆ 染心撫摩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羅夷‧第五條:
任何比丘尼,持染心從有染心男子之撫摩、或重摩、或捉、或按、或抱,由頸骨以下、膝以上而受樂者,此亦是波羅夷不共住。此為膝以上波羅夷。
☆ 八事驅擯 ➾
比丘尼波羅提木叉‧波羅夷‧第八條:
任何比丘尼──
⑴ 以染心捉有染心男子之手而受樂;
⑵ 或捉衣而受樂;
⑶ 或共立;
⑷ 或共語;
⑸ 或指定地點而共行;
⑹ 或男子來接近而受樂;
⑺ 或為行染法隨入屏處;
⑻ 而將身相靠近者,亦是波羅夷不共住。]
諸比丘!此等五者,乃是比丘屢次拜訪居士家庭,又超過期限而與居士家人交際接觸、混雜居住之過患。〞}

[73] 若起憍慢,當疾滅之!
【譯文】{如果生起了憍慢心,應該趕快把它去除!}
〖解說〗{這是『掉悔蓋』 ➾ 其實憍慢心,也是掉舉的一種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三憍慢』呢?(就是) ➾
因為對三法印『無常、苦、無我』的無知,所生起的我執和傲慢。
① 無病憍慢──
不認識真正病苦是貪瞋痴!所以會有無病的憍慢。
② 年壯憍慢──
不認識年輕貌美是無常的!所以會有年壯的憍慢。
③ 活命憍慢──
不認識短暫人身是無我的!所以會有活命的憍慢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蓋品‧常思五處經》說示(要隨時隨地省思三種憍慢):
〝➊ 『我乃可老者,未超越於老!』
或女人、或男子、或在家、或出家,皆應一再省思(年壯憍)。
➋ 『我乃可病者,未超越於病!』
或女人、或男子、或在家、或出家,皆應一再省思(無病憍)。
➌ 『我乃可死者,未超越於死!』
或女人、或男子、或在家、或出家,皆應一再省思(活命憍)。〞}
[74] 增長憍慢,尚非世俗、白衣所宜,何況出家、入道之人:
【譯文】{要是增加了自己的驕傲、自大等心理……
對於凡夫俗子、在家居士來說,都不是所應該有的心態;
更何況是已經在佛陀的教法中、剃除鬚髮卑微的出家人?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一切品‧正確息滅六想經》說示(連根拔起一切憍慢):
☆ 〝末那〞(〝 Maññita 〞已所……或〝 Maññati 〞所……)
應翻譯為 ➾ 『憍慢』( Mada ),而非『思量』( Saṅkhāyakaṃ )。
☆ 正確根絕一切六入處已所憍慢之道跡 ➾
① 無所憍慢眼入處;② 無所憍慢耳入處;③ 無所憍慢鼻入處;
④ 無所憍慢舌入處;⑤ 無所憍慢身入處;⑥ 無所憍慢意入處。
➊ 無所憍慢眼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眼;無所憍慢關於眼;
無所因眼而憍慢;無所憍慢眼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色;無所憍慢關於色;
無所因色而憍慢;無所憍慢色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眼識;無所憍慢關於眼識;
無所因眼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眼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眼觸;無所憍慢關於眼觸;
無所因眼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眼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眼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〞
➋ 無所憍慢耳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耳;無所憍慢關於耳;
無所因耳而憍慢;無所憍慢耳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聲;無所憍慢關於聲;
無所因聲而憍慢;無所憍慢聲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耳識;無所憍慢關於耳識;
無所因耳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耳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耳觸;無所憍慢關於耳觸;
無所因耳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耳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耳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〞
➌ 無所憍慢鼻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鼻;無所憍慢關於鼻;
無所因鼻而憍慢;無所憍慢鼻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香;無所憍慢關於香;
無所因香而憍慢;無所憍慢香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鼻識;無所憍慢關於鼻識;
無所因鼻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鼻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鼻觸;無所憍慢關於鼻觸;
無所因鼻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鼻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鼻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〞
➍ 無所憍慢舌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舌;無所憍慢關於舌;
無所因舌而憍慢;無所憍慢舌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味;無所憍慢關於味;
無所因味而憍慢;無所憍慢味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舌識;無所憍慢關於舌識;
無所因舌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舌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舌觸;無所憍慢關於舌觸;
無所因舌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舌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舌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〞
➎ 無所憍慢身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身;無所憍慢關於身;
無所因身而憍慢;無所憍慢身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觸;無所憍慢關於觸;
無所因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觸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身識;無所憍慢關於身識;
無所因身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身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身觸;無所憍慢關於身觸;
無所因身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身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身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〞
➏ 無所憍慢意入處 ☞
〝① 無所憍慢意;無所憍慢關於意;
無所因意而憍慢;無所憍慢意為我有。
② 無所憍慢法;無所憍慢關於法;
無所因法而憍慢;無所憍慢法為我有。
③ 無所憍慢意識;無所憍慢關於意識;
無所因意識而憍慢;無所憍慢意識為我有。
④ 無所憍慢意觸;無所憍慢關於意觸;
無所因意觸而憍慢;無所憍慢意觸為我有。
⑤ 凡緣此意觸所生之受;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對此亦無所憍慢;亦無所憍慢關於此;
亦無所因此而憍慢;亦無所憍慢此為我有。
無所憍慢一切,無所憍慢關於一切,無所因一切而憍慢,無所憍慢一切為我有。
彼無如是之所憍慢,而於世間中之任何一物,亦無所執著;
無所執著,則不生愛慕;
無所愛慕,則獨自(擇滅無為)完全地進入涅槃。
證知: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
諸比丘!此為正確根絕一切已所憍慢之道跡。〞}
[75] 『為解脫故,自降其身,而行乞耶?』
【譯文】{『為了要達到解脫、滅苦的原因;
自己願意降低成為謙卑的身份,行腳乞食呢?』}
〖解說〗{出家的人要以戒律來防護六根;
並且精勤於四念住的禪修,學習佛法要有──
『勿以惡小而為之,勿以善小而不為』的精神;
即使,見到微小的過失,也要感到羞恥與怖畏!}

第七品 ✩ 捨貪欲──離諂曲 Exhortation on Flattery

[76] 汝等比丘!諂曲之心,與道相違;是故宜應,質直其心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諂媚巴結的心態,與通往涅槃的正道互相違背!
所以應該做一個誠實、正直的人,一定要忠於自己,並且心口如一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利得與供養相應‧第一品‧雷電經》說示(恭敬讚歎如落雷):
『諸比丘!接近落雷,將會如何耶?同理!有學者之……
尚未達心(尚未達到見法、得法、知法、入法,證得法眼淨之見至者),卻接近利得、恭敬與讚歎,將會如何耶?
諸比丘!落雷者,即意為利得、恭敬與讚歎。
因此,諸比丘!利得、恭敬(供養)與讚歎(名譽),甚為可怖、激烈、粗暴、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。諸比丘!汝等應如是學。』}
[77] 當知諂曲,但為欺誑,入道之人,則無是處;
【譯文】{所以應該知道這個人,為什麼會諂媚巴結呢?
只不過是為了貪求名聞利養,所以會生起如此詐欺行為!
這樣的人想在佛法中求解脫,對他來說將會是徒勞無功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利得與供養相應‧第一品‧糞蟲經》說示(糞蟲的眩惑):
〝諸比丘!利得、恭敬……
甚為可怖、激烈粗暴、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。
諸比丘!譬如糞蟲……以其他之糞蟲為卑賤:
『我為食糞者,充塞於糞、為糞所埋,於我之前有此大糞堆。』
諸比丘!同此,此處有一比丘,因敗於利得、恭敬與讚歎……
心生眩惑對其他優秀溫和比丘,生起輕賤卑視。
諸比丘!實長夜之不利與苦難,乃在於彼愚人。〞}
[78] 是故汝等,宜當端心,以質直為本。
【譯文】{所以,大家必須端正自己的『心』;
做人處世應該誠實正直、知恥改過、表裡如一。}
〖解說〗{這是愛欲蓋 ➾ 貪求名聞利養的『心』,也就是愛欲蓋!}

卍 卍 卍

♨ 第三篇 僧不壞信 On the Advantages for Great Men Gone Forth to Homelessness

第一品 ✩ 少欲功德 The Virtue of Few Wishes

[79] 汝等比丘!當知,多欲之人,多求利故,苦惱亦多;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應該知道唯利是圖、貪得無厭的人因為──
在眼前的利益上有許多希求、患得患失;所以苦惱也特別多。}
〖解說〗{}
[80] 少欲之人,無求無欲,則無此患。
【譯文】{能夠把自己慾望減到最少的人──
過著沒有非份希求、非份慾望的清淨生活;
就不會因為眼前利益得失而生起煩惱心了。}
〖解說〗{}
[81] 直爾少欲,尚宜修習;何況少欲,能生諸功德!
【譯文】{以上所說:只是減少自己的慾望,就值得讚歎、應多修習了!
更何況,人到無求品自高!進一步減少慾望,能成就聖道生起無量功德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封滯品‧七處經》說示(七處善巧與三種觀察):
☆ 緣起( paṭicca-sam-uppāda 單數) VS.
緣生( paṭicca-sam-uppannā 複數) ➾
『緣生』之生:由緣起所生,緣生有老死;
『緣生』之滅:緣生有生滅、緣起無生滅。
☆ 七處善巧 ➾
① 正知;② 收集;③ 滅盡及丟棄;
④ 道跡;⑤ 滋味;⑥ 過患;⑦ 出離。
☆ 三種觀察 ➾
① 十八界之條件;
② 六入處之位置;
③ 十二緣起之關系。
☆ 太極( Kevala ) ➾
獨存的、純一的、完全的狀態。
『爾時,世尊在舍衛城因緣。
「〈壹、七處善巧之簡介 ➲〉
諸比丘!比丘於七處善巧,而有三種觀察;
於此正法與聖律,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、已修行成滿(梵行已立)者,名為:『最上人』。
又,諸比丘!何謂:有七處善巧之比丘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──
﹝➊ 觀色蘊 ➥﹞
⑴ 正知色;
⑵ 正知色之收集;
⑶ 正知色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正知到達色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正知色之滋味;
⑹ 正知色之過患;
⑺ 正知色之出離。
﹝➋ 觀受蘊 ➥﹞
⑴ 正知受;
⑵ 正知受之收集;
⑶ 正知受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正知到達受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正知受之滋味;
⑹ 正知受之過患;
⑺ 正知受之出離。
﹝➌ 觀想蘊 ➥﹞
⑴ 正知想;
⑵ 正知想之收集;
⑶ 正知想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正知到達想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正知想之滋味;
⑹ 正知想之過患;
⑺ 正知想之出離。
﹝➍ 觀行蘊 ➥﹞
⑴ 正知行;
⑵ 正知行之收集;
⑶ 正知行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正知到達行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正知行之滋味;
⑹ 正知行之過患;
⑺ 正知行之出離。
﹝➎ 觀識蘊 ➥﹞
⑴ 正知識;
⑵ 正知識之收集;
⑶ 正知識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正知到達識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正知識之滋味;
⑹ 正知識之過患;
⑺ 正知識之出離。
〈貳、七處善巧之說明 ➲〉〔一、觀色蘊 ➥〕﹙➊ 十八界之七處觀察 ☙﹚
又,諸比丘!以何為色耶?
⓵ 四大種及對四大種執取以後之肉體。
諸比丘!此名為色。
⓶ 由食之收集,而有色之收集;
⓷ 由食之滅盡(及丟棄),而有色之滅盡。
⓸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色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,即: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⓹ 緣色而發生快樂、喜悅,這是色之滋味。
⓺ 無論因色之無常、變易,而有壞苦之法(與真理),這是色之過患。
⓻ 對於色調伏貪欲、捨貪欲,這是色之出離。
﹙➋ 六入處之入流聖者 ☙﹚
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色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色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色朝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而行道者;則彼等是已經朝向幸福行道。
已經朝向幸福行道者;則彼等是進入此正法與聖律,堅住而不動搖(之入流聖者)。
﹙➌ 十二緣起之完全解脫 ☙﹚
又,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色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色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色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色能夠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依已無取著而解脫者;則彼等是已經完全解脫。
已經完全解脫者;則彼等是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。
完全之獨存純一者;則彼等無(五蘊之)流轉可以施設。
〔二、觀受蘊 ➥〕﹙➊ 十八界之七處觀察 ☙﹚
又,諸比丘!以何為受耶?
諸比丘!此六受身,即:
⑴ 從眼觸所生之受;
⑵ 從耳觸所生之受;
⑶ 從鼻觸所生之受;
⑷ 從舌觸所生之受;
⑸ 從身觸所生之受;
⑹ 從意觸所生之受。
諸比丘!此名為受。
⓶ 由觸之收集,而有受之收集;
⓷ 由觸之滅盡(及丟棄),而有受之滅盡。
⓸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受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,即: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⓹ 緣受而發生快樂、喜悅,這是受之滋味。
⓺ 無論因受之無常、變易,而有壞苦之法(與真理),這是受之過患。
⓻ 對於受調伏貪欲、捨貪欲,這是受之出離。
﹙➋ 六入處之入流聖者 ☙﹚
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受;
⑵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受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出離;
⑻ 如果對受朝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而行道者;則彼等是已經朝向幸福行道。
已經朝向幸福行道者;則彼等是進入此正法與聖律,堅住而不動搖(之入流聖者)。
﹙➌ 十二緣起之完全解脫 ☙﹚
又,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受;
⑵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受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受之出離;
⑻ 如果對受能夠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依已無取著而解脫者;則彼等是已經完全解脫。
已經完全解脫者;則彼等是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。
完全之獨存純一者;則彼等無(五蘊之)流轉可以施設。
〔三、觀想蘊 ➥〕﹙➊ 十八界之七處觀察 ☙﹚
又,諸比丘!以何為想耶?
諸比丘!此六想身,即:
⑴ 色想;
⑵ 聲想;
⑶ 香想;
⑷ 味想;
⑸ (應能被接)觸想;
⑹ 法想。
諸比丘!此名為想。
⓶ 由觸之收集,而有想之收集;
⓷ 由觸之滅盡(及丟棄),而有想之滅盡。
⓸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想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,即: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⓹ 緣想而發生快樂、喜悅,這是想之滋味。
⓺ 無論因想之無常、變易,而有壞苦之法(與真理),這是想之過患。
⓻ 對於想調伏貪欲、捨貪欲,這是想之出離。
﹙➋ 六入處之入流聖者 ☙﹚
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想;
⑵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想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出離;
⑻ 如果對想朝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而行道者;則彼等是已經朝向幸福行道。
已經朝向幸福行道者;則彼等是進入此正法與聖律,堅住而不動搖(之入流聖者)。
﹙➌ 十二緣起之完全解脫 ☙﹚
又,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想;
⑵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想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想之出離;
⑻ 如果對想能夠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依已無取著而解脫者;則彼等是已經完全解脫。
已經完全解脫者;則彼等是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。
完全之獨存純一者;則彼等無(五蘊之)流轉可以施設。
〔四、觀行蘊 ➥〕﹙➊ 十八界之七處觀察 ☙﹚
又,諸比丘!以何為行耶?
諸比丘!此六思身,即:
⑴ 色思;
⑵ 聲思;
⑶ 香思;
⑷ 味思;
⑸ (應能被接)觸思;
⑹ 法思。
諸比丘!此名為行。
⓶ 由觸之收集,而有行之收集;
⓷ 由觸之滅盡(及丟棄),而有行之滅盡。
⓸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行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,即: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⓹ 緣行而發生快樂、喜悅,這是行之滋味。
⓺ 無論因行之無常、變易,而有壞苦之法(與真理),這是行之過患。
⓻ 對於行調伏貪欲、捨貪欲,這是行之出離。
﹙➋ 六入處之入流聖者 ☙﹚
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行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行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行朝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而行道者;則彼等是已經朝向幸福行道。
已經朝向幸福行道者;則彼等是進入此正法與聖律,堅住而不動搖(之入流聖者)。
﹙➌ 十二緣起之完全解脫 ☙﹚
又,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行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行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行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行能夠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依已無取著而解脫者;則彼等是已經完全解脫。
已經完全解脫者;則彼等是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。
完全之獨存純一者;則彼等無(五蘊之)流轉可以施設。
〔五、觀識蘊 ➥〕﹙➊ 十八界之七處觀察 ☙﹚
又,諸比丘!以何為識耶?
諸比丘!此六識身,即:
⑴ 眼識;⑵ 耳識;⑶ 鼻識;
⑷ 舌識;⑸ 身識;⑹ 意識。
諸比丘!此名為識。
⓶ 由名色之收集,而有識之收集;
⓷ 由名色之滅盡(及丟棄),而有識之滅盡。
⓸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識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,即:
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⓹ 緣識而發生快樂、喜悅,這是識之滋味。
⓺ 無論因識之無常、變易,而有壞苦之法(與真理),這是識之過患。
⓻ 對於識調伏貪欲、捨貪欲,這是識之出離。
﹙➋ 六入處之入流聖者 ☙﹚
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識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識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識朝向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而行道者;則彼等是已經朝向幸福行道。
已經朝向幸福行道者;則彼等是進入此正法與聖律,堅住而不動搖(之入流聖者)。
﹙➌ 十二緣起之完全解脫 ☙﹚
又,諸比丘!凡任何之諸沙門、婆羅門,
⑴ 已全面知如是識;
⑵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收集;
⑶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滅盡(及丟棄);
⑷ 已全面知如是到達識滅盡(及丟棄)之道跡;
⑸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滋味;
⑹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過患;
⑺ 已全面知如是識之出離;
⑻ 如果對識能夠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依已無取著而解脫者;則彼等是已經完全解脫。
已經完全解脫者;則彼等是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。
完全之獨存純一者;則彼等無(五蘊之)流轉可以施設。
此是,諸比丘!有七處善巧之比丘。
〈叁、三種觀察之要點 ➲〉
又,諸比丘!何謂:有三種觀察之比丘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──
➊ 觀察十八界之條件;
➋ 觀察六入處之位置;
➌ 觀察十二緣起之關系。
此是,諸比丘!有三種觀察之比丘。
諸比丘!比丘於七處善巧,而有三種觀察;
於此正法與聖律,完全之獨存純一(猶如太極)、已修行成滿(梵行已立)者,名為:『最上人』。」』}

[82] 少欲之人,則無諂曲,以求人意;亦復不為,諸根所牽。
【譯文】{減少慾望的人──
就不會有諂媚巴結的心態,不會因為有求於人,而做出違背良心的事!
也不會因為:五欲的誘惑,讓根門沒有守護好,所以墮入道三惡道中。}
〖解說〗{}
[83] 行少欲者,心則坦然,無所憂畏,觸事有餘,常無不足。
【譯文】{奉行減少慾望的人──
他的『心』純淨自然、沒有什麼好擔心害怕的事;
日常用品:不但不會感到缺乏,還會有多出來的!}
〖解說〗{}
[84] 有少欲者,則有涅槃,是名:『少欲!』
【譯文】{只要有減少慾望的人,就會有人可以達到涅槃。
以上所說!安貧樂道、守護根門,這就叫做:『減少慾望!』}
〖解說〗{}

第二品 ✩ 知足無惱 The Virtue of Contentment.

[85] 汝等比丘!若欲,脫諸苦惱,當觀知足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如果想要解脫五蘊流轉、輪迴苦海的煩惱──
應該隨時修習內觀,觀察自己的身受心法『四念住』;
並且還要滿足於衣食住藥等最基本的日常生活所需。}
〖解說〗{出家比丘要守份知足、隨遇而安!
三衣一缽:三件袈裟和一個缽。不管是走到哪裡?
有如飛鳥輕便的一雙翅膀,都能夠感到滿足安樂。}
[86] 知足之法,即是富樂、安穩之處。
【譯文】{所以佛子應該了解知足的重要性:
知足常樂就是富足、安樂,安全可靠的住所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久住五失經》說示(出家人不宜久住):
☆ 限定住 ➾
比丘住在一個地方,最好不超過三個月,否則算是『久住』。
☆ 限定住功德 ➾ ① 不蓄資具;② 不蓄多藥;
③ 梵行專一;④ 獨住遠離;⑤ 不會眷戀。
『〔一、久住之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久住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資具充裕,而蓄積許多資具;
➋ 醫藥充裕,而蓄積許多醫藥;
➌ 經營眾多之事業,多作所作,且一切(事業)所作皆善巧(因此,禪思不能專一);
➍ 與在家、出家等,交際接觸、混雜居住,因與在家結交雜處而不隨順(聖教);
➎ 又,自彼住處離開時,掛念而出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久住之過患。
〔二、限定住之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限定住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資具不充裕,而不蓄積資具;
➁ 醫藥不充裕,而不多蓄醫藥;
➂ 不營眾多之事業,不多作所作,且一切(事業)所作不善巧(因此,禪思能夠專一);
➃ 不與在家、出家等,交際接觸、混雜居住,不與在家結交雜處而無不隨順(聖教);
➄ 又,自彼住處離開時,不會掛念而出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限定住之功德。』}

[87] 知足之人,雖臥地上,猶為安樂;
【譯文】{知道滿足的人,雖然躺在地上睡覺,仍然能夠自得其樂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慳吝五失經》說示(限定住沒有五種吝惜):
☆ 限定住 ➾
比丘住在一個地方,最好不超過三個月,否則算是『久住』。
☆ 慳 ➾ 捨不得、放不下財物或聞法,亦稱:慳貪、慳吝。
☆ 法慳 ➾ 是指吝惜於法佈施,或指吝惜於聽聞正法。
有『法慳』的人,所表現出來的,不一定是吝嗇──
有的人,不熱心說法,但很熱心聽聞正法,卻無法慳;
有的人,很熱心說法,卻不熱心聽聞正法,則有法慳。
因為貪愛和我執,才會捨不得、放不下自尊心來聞法。
☆ 五慳吝 ➾
① 住處慳(執著於住處是我所有);
② 家慳(執著於施主家或俗家必須供養我);
③ 利養慳(執著於利養是我所有);
④ 稱讚慳(憍慢於種姓階級,或執著於名聞是我所有);
⑤ 法慳(出於憍慢:不願意自己或他人聞思修於正法)。
『〔一、久住之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久住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有捨不得住處;
➋ 有捨不得他家;
➌ 有捨不得利養;
➍ 有捨不得稱讚;
➎ 有捨不得聽法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久住之過患。
〔二、限定住之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限定住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無捨不得住處;
➁ 無捨不得他家;
➂ 無捨不得利養;
➃ 無捨不得稱讚;
➄ 無捨不得聽法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限定住之功德。』}
[88] 不知足者,雖處天堂,亦不稱意。
【譯文】{不知道滿足的人,雖然住在極樂世界,也無法稱心快意。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海摩迦問經》說示(放下貪求和願力):
☆ 海摩迦問經 ➾
佛陀同意,海摩迦直接了當所指出:極樂世界是虛偽法。
☆ 海摩迦( Hemaka ) ➾
婆羅門教青年朋友的名字,字義叫做:迷人的黃金世界。
☆ 如是我聞 ➾
原意是指:這是每個人都可以去編造的說辭。
☆ 極樂世界( Huraṃ ) ➾
人云亦云、以訛傳訛的他方世界。
☆ 偽法( Dhammamakkhāhi ) ➾
相似法、偽善的法、覆藏的法、惡法、像法( Saddhammappatirūpaka )。
☆ 牟尼( Muni ) ➾
明白、知道、寂靜、寂黙的佛陀。
『① (一○九○偈:)
〔青年朋友海摩迦問說:〕
「如是我聞已(有人曾解說如是我聞)──
瞿曇教極樂(喬達摩教導往生極樂);
過去如未來(說是過去未來都如此),
人云皆傳訛(所有以訛傳訛的傳統);
自是全增長(增長自以為是的妄想),
因此我不悅(盲從我真的很不喜歡)!」
② (一○九一偈:)
〔海摩迦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偽法曾騙我(虛偽的惡法曾騙了我)!
牟尼破渴愛(請問離欲寂靜的佛陀)──
如何得智行(怎樣走明行足的道跡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?」
③ (一○九二偈:)
〔世尊回答海摩迦說:〕
「緣見聞覺知(因六根刺激見聞覺知),
故迷黃金網(才會被黃金世界引誘);
離欲去貪染(驅散所有貪求和願力),
涅槃度死王(才是不死的涅槃道跡)。」
④ (一○九三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正念得正智(凡正念才能獲得正智),
現法已寂滅(完全寂滅當下一切後);
寂靜恆寂寂(已達明行足永恆寂靜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。」』}
[89] 不知足者,雖富而貧;知足之人,雖貧而富。
【譯文】{不知道滿足的人,雖然有錢,卻是貧窮;
知道滿足的人,雖然沒錢,卻是一個富足高貴的人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多財五失經》說示(錢財的過患與功德):
☆ 錢財過患(五家共有) ➾
① 火災;② 水災;③ 王難;④ 盜賊;⑤ 逆子。
☆ 錢財功德(佈施福田) ➾
① 自樂;② 孝親;③ 養家;④ 施友;⑤ 供養。
『〔一、錢財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錢財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錢財乃與火共;
➋ 錢財乃與水共;
➌ 錢財乃與王共;
➍ 錢財乃與賊共;
➎ 錢財乃與不可愛之嫡子共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錢財之過患。
〔二、錢財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錢財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依錢財而使自己,
快樂、欣喜,照顧他自己正當之快樂;
➁ 使父母親,
快樂、欣喜,照顧他自己正當之快樂;
➂ 使妻兒、奴僕、工匠等人,
快樂、欣喜,照顧他自己正當之快樂;
➃ 使朋友、知己,
快樂、欣喜,照顧他自己正當之快樂;
➄ 佈施供養於諸沙門、婆羅門,
迴向天界、導致幸福之異熟果報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錢財之功德。』}
[90] 不知足者,常為,五欲所牽;
【譯文】{不知道滿足的人──
由於追逐外在色聲香味觸的刺激;
所以經常被五種慾望牽著鼻子走。}
〖解說〗{所以墮入三惡道,在眼耳鼻舌身意──
六道的生死、輪迴的苦海當中流轉,無法自拔!}
[91] 為知足者,之所憐愍,是名:『知足!』
【譯文】{這樣的人,就會被知足常樂的阿羅漢……
聖者們憐憫、教化、開導。這就叫做:『知足常樂!』}
〖解說〗{所以,一位出家者的修行境界,應該像這樣:
『一缽千家飯,孤僧萬里遊;為了生死路,教化度春秋。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長遊五失之二經》說示(如何遊化):
☆ 遊行 ➾ 亦稱行腳、遊方;遊方僧,亦稱行腳僧。
☆ 限定遊行 ➾
比丘遊行有一定期限、固定時間,最好不超過三個月。
否則沒有一定期限,算是『長遊行』;
不固定時間,算是『不定遊行』。
☆ 限定遊行之果報 ➾
① 容易證果;② 不會退失;
③ 自信無畏;④ 少染重病;
⑤ 朋友幫助。
『〔一、長遊行之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已經一再參加長遊行、不定遊行者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未被修證者,彼無法證得;
➋ 已經修學者,彼又會退失;
➌ 於所修之法,畏懼無自信;
➍ 彼(容易)感染嚴重疾病;
➎ 又得不到朋友(照顧幫助)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乃已經一再參加長遊行、不定遊行者之過患。
〔二、限定遊行之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限定遊行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未被修證者,彼可以證得;
➁ 已經修學者,彼不會退失;
➂ 於所修之法,熟練無所畏;
➃ 彼不(易)感染嚴重疾病;
➄ 又可得到朋友(照顧幫助)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限定遊行之功德。』}

第三品 ✩ 隱逸美德 The Virtue of Seclusion

[92] 汝等比丘!欲求寂靜,無為安樂,當離憒鬧,獨處閒居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想要獲得──
無欲無求的身心寂靜,清淨無為的涅槃快樂;
應該離開吵鬧的同伴,自己安靜的努力禪修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獨處』呢?獨處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輪品‧獨處經》說示(如何獨處):
『諸比丘!比丘──
➊ 捨自諦(離戲論);
➋ 求之斷盡(斷三求);
➌ 身行寂靜(足四禪);
➍ 名謂:獨處(斷除我慢)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十聖居』(十聖處)呢?(就是) ➾
滅除無明煩惱、解脫渴愛苦海,達到涅槃的聖者,所居住的十個地方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十聖居):
『友!於此有比丘──
➊ 斷五支(正見:除五蓋);
➋ 具足六支(正業:攝六根);
➌ 有一護(正念:心正念);
➍ 有四依(正精進:熟思四正勤);
➎ 捨自諦(正語:離戲論);
➏ 求之斷盡(正命:斷三求);
➐ 於思無濁(正思惟:斷三思);
➑ 身行寂靜(正定:足四禪);
➒ 心善解脫(正解脫:解三毒);
➓ 慧善解脫(正智:無後有)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斷五支』(除五蓋)呢?(就是) ➾
斷除五蓋:① 斷愛欲,② 斷瞋恚,③ 斷惛眠,④ 斷掉悔,⑤ 斷疑惑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見;九清淨的見清淨、斷疑清淨、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斷五支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『⓵ 斷愛欲(慾貪),⓶ 斷瞋恚,⓷ 斷惛眠(惛沈、睡眠),⓸ 斷掉悔(掉舉、憂悔),⓹ 斷疑惑』。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斷五支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具足六支』(攝六根)呢?(就是) ➾
正念正知!攝護六個根門:眼耳鼻舌身意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業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具足六支):
『以眼見色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;
② 以耳聞聲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;
③ 以鼻嗅香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;
④ 以舌嚐味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;
⑤ 以身接觸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;
⑥ 以意知法已,不喜、不憂,而住於捨,有念、有正知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有一護』(心正念)呢?(就是) ➾
正念正知!看好自己的『心』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念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有一護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,『具足正念,善於護心』,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一護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有四依』(熟思四正勤)呢?(就是) ➾
① 熟思而追隨善法;② 熟思而忍受善法;
③ 熟思而迴避惡法;④ 熟思而斷除惡法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精進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《中部經典‧比丘品‧第六十八經‧蘆草貧女村經》說示(有四依):
〝善哉!善哉!阿那律陀!阿那律陀!凡諸漏、雜染、再生、不幸、苦報,未來之生、老、死,彼等已被如來所捨斷,如多羅樹之連根拔起、成為非有、未來為不生法。
阿那律陀!恰如截斷之多羅樹頭、不可能再增長。同樣地──
『凡諸漏、雜染、再生、不幸、苦報,未來之生、老、死,彼等已被如來所捨斷,如多羅樹之連根拔起、成為非有、未來為不生法。
① 是故,如來考量後,而從事某者;
② 或者考量後,而忍受某者;
③ 考量後,而迴避某者;
④ 考量後,而遣除某者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捨自諦』(離戲論)呢?(就是) ➾
依教奉行『四聖諦』實踐『八正道』!
唾棄、排除、脫離:道聽塗說、自以為是的『各自諦理』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語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捨自諦):
〝然者,諸比丘!比丘捨自諦者何耶?
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,諸沙門、婆羅門,諸雜於『各自諦理』,即:
① 世間是常;
② 世間是無常;
③ 世間是有邊;
④ 世間是無邊;
⑤ 命即是身;
⑥ 命與身是異;
⑦ 如來死後是有;
⑧ 如來死後是無;
⑨ 如來死後是亦有亦無;
⑩ 如來死後是非有非無。
此等一切,彼皆當除去、排遣、捨棄、唾棄、脫離、斷盡、棄絕!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捨自諦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求之斷盡』(斷三求)呢?(就是) ➾
① 斷慾求(拋棄愛欲的追求);
② 斷有求(拋棄存有的追求);
③ 寂止梵行求(調伏對於梵行的追求)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命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求之斷盡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『① 斷慾求,② 斷有求,③ 寂止梵行求』,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求斷盡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於思無濁』(斷三思)呢?(就是) ➾
① 斷愛思,② 斷瞋思,③ 斷害思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思惟;九清淨的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於思無濁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『① 斷愛思,② 斷瞋思,③ 斷害思』,
諸比丘!此是比丘於思無濁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身行寂靜』(足四禪)呢?(就是) ➾
證得:離喜憂、無苦樂、捨念遍淨的第四禪定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定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身行寂靜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,斷樂,斷苦,滅於前所有之喜、憂而無苦、無樂、『捨念遍淨』具足第四禪而住,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身行輕安(身行寂靜)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心善解脫』(解三毒)呢?(就是) ➾
厭患離貪的解脫智:① 由貪心解脫,② 由瞋心解脫,③ 由痴心解脫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解脫;九清淨的解脫清淨;五法蘊身的解脫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心善解脫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『① 由貪心解脫,② 由瞋心解脫,③ 由痴心解脫』,
諸比丘!此是比丘心善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慧善解脫』(無後有)呢?(就是) ➾
滅盡三漏的『漏盡智』──
永遠斷除會導致生老病死、輪迴再生的三不善根:
① 貪不善根、② 瞋不善根、③ 痴不善根。
(它相當於:十無學的正智;九清淨的慧清淨;五法蘊身的解脫智見蘊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聖居之二經》說示(慧善解脫):
〝㈠ 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──
① 徹知:『我已斷貪,恰如斷根、截頭之多羅樹,令趣於無有,令當來為不生之法。』
② 徹知:『我已斷瞋,恰如斷根、截頭之多羅樹,令趣於無有,令當來為不生之法。』
③ 徹知:『我已斷痴,恰如斷根、截頭之多羅樹,令趣於無有,令當來為不生之法,』
諸比丘!此是比丘之慧善解脫。
㈡ 諸比丘!於過去世,住於聖居之諸聖者,彼等皆住於此十種聖者之居處。
諸比丘!於未來世,當住於聖居之諸聖者,彼等皆當可住於此十種聖者之居處。
諸比丘!現在,住於聖居之諸聖者,彼等皆住於此十種聖者之居處。
諸比丘!有此十聖者之居處,聖者曾住、現住、當住。〞}
[93] 靜處之人,帝釋諸天,所共敬重;
【譯文】{能夠在安靜的地方,精勤禪修的修行者……
就會得到帝釋天主、龍天護法,所共同尊敬和守護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一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續彈指品‧初靜慮經》說示(修習禪定的功德):
〝諸比丘!雖一彈指頃,若比丘修初靜慮,
諸比丘!這人可謂:
『彼比丘所住之靜慮,並不唐捐!
遵師教導、學習教誡,
彼不空享國土之施食。』
更何況說:彼多所作?〞}
[94] 是故,當捨:『己眾、他眾!』
【譯文】{所以,不論是──
『自己的群體、還是別人的群體』都應當遠離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比丘相應‧比丘品‧僚友經》說示(有大神通的比丘):
『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。
其時,與具壽大劫賓那共住(弟子)之二位比丘僧侶,走近至世尊之處。
世尊見彼等比丘,遙遠地走來以後。
見已,告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見劫賓那共住(弟子)之二位比丘僧侶,走近前來耶?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「彼等比丘已得大神通力、大威神力。
彼等比丘到達前所未有三昧者,實乃得之不易!
彼等良家之子已捨去(家庭),
徹底地由家出家而為無家者:
然後,究竟無上梵行,
於現法中,已實踐梵行、自證通智,具足而住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善逝說此,師更如是語:
「比丘稱法侶,長夜入禪定;
正法彼智見,依佛所說法。
劫賓那善導,依聖正法律;
彼證最後身,已摧破魔軍。」』}
[95] 空閒獨處,思滅苦本。
【譯文】{應該單獨在安靜的地方,修習內觀、精進禪法──
對於身心世界的無常、苦、無我等三法印,要有正確思惟;
要徹知五蘊身心的『四聖諦』也就是滅除輪迴苦海的根本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比丘相應‧比丘品‧名為長老經》說示(什麼是獨住者):
『「長老!汝是獨住者,又讚歎獨住者,為真實耶?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「長老!如何汝是獨住者,又讚歎獨住者耶?」
「大德!我於此處──
➀ 獨自入村乞食;
➁ 我獨去;
➂ 我獨回;
➃ 我獨坐於閑靜處;
➄ 我(獨自)專心經行。
大德!如此我是獨住者,又讚歎獨住者。」
「長老!此(獨住者)乃非真諦,並非我所云之獨住者。
此外,長老!還有更廣說:圓滿功德之『獨住者』,汝且諦聽,善思作意!
我將說此。」
「唯然,大德!」具壽長老應諾世尊。
世尊說示曰:
「長老!有更廣說:圓滿功德之『獨住者』,何耶?
長老!於此世界──
❶ 能捨過去一切;
❷ 不希未來一切;
❸ 又對當下現前,
所得自身一切,
渴欲貪著盡除。
長老!有如此更廣說:圓滿功德之『獨住者』也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世尊說示此已,導師又更進一步說示:
「一切勝利者;
一切賢明者;
乃至善慧者;
不染一切法!
捨愛盡解脫,
我云獨住者。」』}
[96] 若樂眾者,則受眾惱;
【譯文】{假如喜歡在群體當中,貪圖眾人的名聞利養……
那麼他就必定要在八世間法當中,受到眾生煩惱的污染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八世間法』呢?(就是) ➾
➊ 利(益);➋ 衰(損);➌ 譽(名);➍ 毀(聲);
➎ 譏(笑);➏ 稱(羨);➐ 樂(喜);➑ 苦(憂)。}
[97] 譬如大樹,眾鳥集之,則有,枯折之患。
【譯文】{這就好像──
如果在一顆名聞利養的大樹上面……
聚集著眾多鳥類貪著五欲在築巢;
那麼大樹就有摧折傾覆的危險性。}
〖解說〗{}
[98] 世間縛者,沒於眾苦;
【譯文】{在五蘊身心世界裡,不是別人,只有自己的慾望──
才能綁住自己!令自己沈淪在眾多煩惱的苦海當中無法出離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近在家失之一經》說示(出家人接近俗家人的危險性):
☆ 訪家五犯 ➾ ① 犯未受邀請;② 犯淫穢語處;
③ 犯可淫屏處;④ 犯異性多語;⑤ 犯愛欲意圖。
『諸比丘!有此五者,屢次拜訪居士家庭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犯未被許可(不速之客)而拜訪;
➋ 犯坐於偏僻處(說淫穢語);
[☆ 淫穢語處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二不定法‧第二條:
再者,若是不隱密的座位、十分不合適不淨行,而很適合對女人說淫穢話……
比丘承認了與女人共坐(犯行),應該依據僧殘或捨懺二類的其中之一來處置……。]
➌ 犯遮蔽地坐於(可淫)屏處;
[☆ 可淫屏處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二不定法‧第一條:
若有比丘單獨和女人,秘密地坐在十分合適(不淨行)的隱密座位……
比丘承認了與女人共坐(犯行),應該依據驅擯、僧殘或懺悔三類的其中之一來處置……。]
➍ 犯對女人說法超過五、六句;
[☆ 秘密說法 ➾
比丘波羅提木叉‧波逸提‧第七條:
任何比丘,對女人說法超過五、六句者,除有智之男人陪席外,波逸提。]
➎ 充滿愛欲意圖而居住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屢次拜訪居士家庭之過患。』}
[99] 譬如,老象溺泥,不能自出,是名:『遠離!』
【譯文】{這也好比──
一頭年紀很大、體弱多病的大象,不小心踏進了名聞利養的臭潭裡……
進退兩難、動彈不得,就算使盡力氣,也是沒有辦法自己爬上岸的!
所以,應該時時警惕自己所走的每一步。這就叫做:『獨住遠離!』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五‧長遊行品‧長遊五失之一經》說示(長遊行、不定遊行與限定遊行):
☆ 限定遊行 ➾
比丘遊行有一定期限、固定時間,最好不超過三個月。
否則沒有一定期限,算是『長遊行』;
不固定時間,算是『不定遊行』。
☆ 限定遊行之功德 ➾
① 容易聞法;② 容易淨化;
③ 自信無畏;④ 少染重病;
⑤ 朋友幫助。
『〔一、長遊行之過患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已經一再參加長遊行、不定遊行者之過患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➊ 未修學過者,彼無法聽聞;
➋ 已聽聞過者,彼不能淨化;
➌ 於所聞之法,畏懼無自信;
➍ 彼(容易)感染嚴重疾病;
➎ 又得不到朋友(照顧幫助)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乃已經一再參加長遊行、不定遊行者之過患。
〔二、限定遊行之功德:〕
諸比丘!有此五者,限定遊行之功德。
以何為五耶?即──
➀ 未修學過者,彼可以聽聞;
➁ 已聽聞過者,彼能夠淨化;
➂ 於所聞之法,熟練無所畏;
➃ 彼不(易)感染嚴重疾病;
➄ 又可得到朋友(照顧幫助)。
諸比丘!此等五者,是限定遊行之功德。』}

第四品 ✩ 正精進──滴水穿石 The virtue of energetic striving

[100] 汝等比丘!若勤精進,則事無難者;是故汝等,當勤精進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如果能夠有恆心、有毅力、認真學習『四正勤』:
➊ 防惡──令惡不生;➋ 斷惡──令惡永斷;
➌ 修善──令善生起;➍ 成善──令善圓滿。
那麼,修習八聖道分的清淨道業,就不難成功!
所以,你們應該不斷的精進禪修,不可以懈怠!}
〖解說〗{★ 至於,要有如何恆心、毅力學習『四正勤』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行品‧律儀勤經》說示(四正勤):
☆ 四正斷(四護勤)之實踐 ☞
① 防護根門(苦聖諦) ➾ 律儀勤;
② 斷三惡尋(集聖諦) ➾ 斷勤;
③ 七菩提分(道聖諦) ➾ 修勤;
④ 善護禪相(滅聖諦) ➾ 隨護勤。
➊ 律儀勤(防惡)防護根門──應先正知『苦聖諦』,才能令惡不生。
〝以眼……耳……鼻……舌……身……意知法時,不執取主題,不執取細節;彼若放逸,不防護意根,而隨著流入──
貪愛、憂悲、過惡、不淨法。彼遂行攝禦,以防護意根,令達意根之防護。
諸比丘!此謂律儀勤。〞
➋ 斷勤(斷惡)捨斷三惡尋──應先正知『集聖諦』,才能令惡永斷。
〝不容忍已生之⓵ 愛尋,令斷、令遠離、令滅、令無有;
不容忍已生之⓶ 瞋尋,令斷、令遠離、令滅、令無有;
不容忍已生之⓷ 害尋,令斷、令遠離、令滅、令無有;
不容忍已生之⓸ 罪惡、不善法,令斷、令遠離、令滅、令無有。
諸比丘!此謂斷勤。〞
➌ 修勤(修善)修七菩提分──應先正知『道聖諦』,才能令善生起。
〝修念菩提分……修擇法菩提分……修精進菩提分……
修喜菩提分……修輕安菩提分……修定菩提分……修捨菩提分,
此遠離所依、離貪所依、滅盡所依、捨離所以成熟者也。
諸比丘!此謂修勤。〞
➍ 隨護勤(成善)善護禪相──應先正知『滅聖諦』,才能令善圓滿。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,隨護已生善之定相,謂:
『⓵ 骨想、⓶ 蟲噉(ㄉㄢˋ)想、⓷ 青瘀想、⓸ (斷壞)穿孔想、⓹ (屍體膿爛)膨脹想。』
諸比丘!此謂隨護勤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三惡尋』(三不善尋)呢?(就是) ➾
① 愛尋;② 瞋尋;③ 害尋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界相應‧慚愧品‧三尋有因經》說示(三尋的集起與滅盡):
『⑴ 比丘們!有因,而生愛尋,非無因;
有因,而生瞋尋,非無因;
有因,而生害尋,非無因。
比丘們!譬如有人,燃草火炬,棄乾草原,如果,不以手、足,立即消滅,
比丘們!如此,棲息草木生靈,必然陷於災禍。
比丘們!同理,任何沙門、婆羅門,如果,生起不正想法,不能立即捨離、排除、毀滅、消滅;那麼,他於現法,則住於苦。
有破壞、有惱、有悶,身壞命終後,將受生惡處。
⑵ ……比丘們!有因,而生離愛尋,非無因;
有因,而生離瞋尋,非無因;
有因,而生離害尋,非無因。
……比丘們!譬如有人,燃草火炬,棄乾草原,如果,能以手、足,立即消滅,
比丘們!如此,棲息草木生靈,避免陷於災禍。
比丘們!同理,任何沙門、婆羅門,如果,生起不正想法,而能立即捨離、排除、毀滅、消滅;那麼,他於現法,則住於樂。
無破壞、無惱、無悶,身壞命終後,將受生善處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愛尋』(愛不善尋)呢?(就是) ➾
由五欲所生的貪心,叫做:『愛尋』。
『⑴ 比丘們!➊ 緣愛界,而生愛想;➋ 緣愛想,而生愛思惟;➌ 緣愛思惟,而生愛欲;➍ 緣愛欲,而生愛熱;➎ 緣愛熱,➏ 而生愛求。
比丘們!無聞凡夫,乃求愛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邪。
⑵ ……比丘們!➊ 緣離愛界,而生離愛想;➋ 緣離愛想,而生離愛思惟;➌ 緣離愛思惟,而生離愛欲;➍ 緣離愛欲,而生離愛熱;➎ 緣離愛熱,➏ 而生離愛求。
比丘們!多聞聖弟子,乃離愛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正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瞋尋』(瞋不善尋)呢?(就是) ➾
由五欲所生的瞋心,叫做:『瞋尋』。
『⑴ 比丘們!➊ 緣瞋界,而生瞋想;➋ 緣瞋想,而生瞋思惟;➌ 緣瞋思惟,而生瞋欲;➍ 緣瞋欲,而生瞋熱;➎ 緣瞋熱,➏ 而生瞋求。
比丘們!無聞凡夫,乃求瞋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邪。
⑵ ……比丘們!➊ 緣離瞋界,而生離瞋想;➋ 緣離瞋想,而生離瞋思惟;➌ 緣離瞋思惟,而生離瞋欲;➍ 緣離瞋欲,而生離瞋熱;➎ 緣離瞋熱,➏ 而生離瞋求。
比丘們!多聞聖弟子,乃離瞋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正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害尋』(害不善尋)呢?(就是) ➾
有傷害眾生的意圖,叫做:『害尋』。
『⑴ 比丘們!➊ 緣害界,而生害想;➋ 緣害想,而生害思惟;➌ 緣害思惟,而生害欲;➍ 緣害欲,而生害熱;➎ 緣害熱,➏ 而生害求。
比丘們!無聞凡夫,乃求害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邪。
⑵ ……比丘們!➊ 緣離害界,而生離害想;➋ 緣離害想,而生離害思惟;➌ 緣離害思惟,而生離害欲;➍ 緣離害欲,而生離害熱;➎ 緣離害熱,➏ 而生離害求。
比丘們!多聞聖弟子,乃離害求,依身、語、意三處,而入於正。』
★ 最後,要如何進入『禪定』並『善護禪相』(修光明想)呢?就是說要隨護──
修七菩提分、不淨觀、內觀身受心法、五正定分、四淨定,所證得的光明禪相。例如:
『⓵ 骨想、⓶ 蟲噉(ㄉㄢˋ)想、⓷ 青瘀想、⓸ (斷壞)穿孔想、⓹ (屍體膿爛)膨脹想』等。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老品‧拍賣絲蕊瑪屍首經》說示(如何觀身、善護禪相):
『(一四七偈:)
「汝觀粉飾身(請好好觀察這外表美麗的色身)……
瘡傷骨積集(實際上是一身的傷痛,一堆的骨頭);
病患多思惟(洞察:身上的瘡傷苦惱、心中的貪念不斷)──
非堅常住者(一切皆無常、一切無法持久)!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佛陀拍賣絲蕊瑪的屍首 ~☺)
王舍城中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妓女,名字叫做絲蕊瑪。……
當天晚上絲蕊瑪就去世了。
國王頻婆裟羅王拜訪佛陀時,向佛陀提及絲蕊瑪去世一事。
佛陀建議國王先不要埋葬她,相反地保留三天。
第四天,絲蕊瑪的身子不復美豔、討人喜愛了,反而膨脹,蛆蟲也從身上跑出來。……
佛陀也請國王宣告,只要付一千銖,絲蕊瑪就可以陪出資的人一夜,但儘管一再調降金額,最後甚至免費,也沒人有意願。
佛陀就告訴比丘們說:
「比丘們!當絲蕊瑪還活著的時候,多少人願意花千銖的錢,只希望與她共度一晚;但現在即使完全免費,也沒人有興趣,人身無法倖免於生老病死啊!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五正定分』呢?(就是) ➾
① 喜遍滿(初禪);
② 樂遍滿(二禪);
③ 心遍滿(三禪);
④ 光明遍滿(四禪);
⑤ 禪相觀察(觀三禪相:三昧、精勤、捨心)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喜遍滿』(初禪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初五十經篇‧五支品‧五正定分經》說示(五正定分):
〝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離諸欲,離不善法,有尋有伺,由『離所生喜樂』,成就初禪而住。……
諸比丘!此乃五正定分之第一聖修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樂遍滿』(二禪)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於此有比丘,尋、伺、寂靜故,於內遍淨,心成一境,無尋、無伺,由『定而生喜、樂』,成就第二禪而住。……
諸比丘!此乃五正定分之第二聖修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心遍滿』(三禪)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於此有比丘,離喜故,住於捨,念住、正知,以身受樂。此為,聖者所宣說之『捨念樂住』,成就第三禪而住。
彼即以離喜之樂而滋潤此身,周潤、充滿、周遍此身,離喜之樂無不周遍彼之全身。……
諸比丘!此乃五正定分之第三聖修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光明遍滿』(四禪)呢?(就是) ➾
〝復次,於此有比丘,斷樂故,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具足不苦、不樂,由『捨念而遍淨』,成就第四禪而住。
彼即以淨潔之心,遍滿此身而坐,淨潔之心,無不遍滿彼之全身。
諸比丘!猶如有人,從頭至足,被覆白淨之衣而坐,其白淨衣,無不普洽其全身。
正如是,諸比丘!有比丘以如是淨潔之心,遍滿此身而坐,淨潔之心,無不周遍彼之全身。
諸比丘!此乃五正定分之第四聖修習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禪相觀察』(觀三禪相:三昧、精勤、捨心)呢?(就是) ➾
〝⑴ 諸比丘!比丘善取觀察之相,以慧善作意、善思惟、善覺知──
諸比丘!譬如另一處者,可得(觀察自己,就好像:)觀察他人!
或(想像)站者,可得觀察(自己)已坐下;
或(想像)坐者,可得觀察(自己)已臥下。
正如是,諸比丘!比丘善取觀察之相,以慧善作意、善思惟、善覺知。諸比丘!此乃五正定分之第五聖修習。
⑵ 諸比丘!有比丘,如是五正定分之聖修習時,認真修習於此,無論何人,為證知所有應證之法,傾心於親證通智時,則各隨憶念所現起之適當禪相,皆能得以實現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省察三禪相』(觀三禪相:三昧、精勤、捨心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壺鹽品‧省察禪相經》說示(觀三禪相):
『➊ 諸比丘!若勤修增上心之比丘,只一向省察三昧禪相。
因此,其心即趣於懈怠。
➋ 諸比丘!若勤修增上心之比丘,只一向省察精勤禪相。
因此,其心即趣於掉舉。
➌ 諸比丘!若勤修增上心之比丘,只一向省察捨心禪相。
因此,其心則缺少正確等持、無法達到漏盡。
諸比丘!勤修增上心之比丘:
⓵ 應於適當時機,省察三昧禪相;
⓶ 應於適當時機,省察精勤禪相;
⓷ 應於適當時機,省察捨心禪相。
故其心柔軟,又堪任,又極光淨,又不易壞,為漏盡而能正確得定。
……諸比丘!金匠或金匠弟子,對其金礦於適當時機──
⓵ 以風箱而吹(如省察精勤禪相);
⓶ 於適當時機以水拂(如省察捨心禪相);
⓷ 於適當時機觀察故(如省察三昧禪相);
由是而彼金礦遂柔軟,又堪任,又極光淨,又不易壞,可正確用於製作。……
諸比丘!正如是,勤修增上心之比丘,應於適當時機,省察三禪相……
如果,為證知所有應證之法,傾心於親證通智時,則各隨憶念所現起之適當禪相,皆能得以實現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四淨定』呢?(就是) ➾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四經‧十上經》說示(四淨定):
『云何四法很難理解?謂:四定(四淨定)即──
① 捨分定(順退分定:退至較低禪定,要省察捨心禪相);
② 止分定(順住分定:禪定不進不退,要省察三昧禪相);
③ 勝分定(順勝進分定:進至較高禪定,要省察精勤禪相);
④ 決擇分定(順決擇分定:證涅槃智,要省察六決擇慧法門)。
此等四法很難理解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禪定』(初禪與五禪支)呢?(就是) ➾
《中部經典‧雙小品‧第四十三經‧有明大經》說示(五禪支):
〝尊者!初禪有五支捨離與五支具足──
尊者!於此,入初禪之比丘(捨五蓋):『➊ 捨愛欲、➋ 捨瞋恚、➌ 捨惛眠(惛沈、睡眠)、➍ 捨掉悔(掉舉、憂悔)、➎ 捨疑惑』;
具足(五禪支):『⓵ 轉向定之尋、⓶ 伺、⓷ 喜、⓸ 樂及⓹ 一心頂點(心一境性、最初心意)』。
尊者!初禪有如是五支捨離與五支具足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八解脫八自在』呢?(就是) ➾
① 順入禪定(自在);
② 逆入禪定(自在);
③ 順逆入定(自在);
④ 轉向自在(何處想要:轉向其他禪定自在);
⑤ 省察自在(何時想要:省察剛才所證入之禪定自在);
⑥ 住定自在(無論持續禪定多久自在);
⑦ 入定自在;
⑧ 出定自在。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五經‧大緣經》說示(禪定八自在):
『阿難!是故,比丘對於此等八解脫:
① 或順入禪定(自在),
② 或逆入禪定(自在),
③ 或順逆入禪定(自在),
④ 無論何處想要(轉向其他禪定自在),
⑤ 無論何時想要(省察剛才所證入之禪定自在),
⑥ 無論持續多久想要(住禪定自在),
⑦ 入禪定(自在),
⑧ 出禪定(自在)。
如是,由滅盡諸漏,於現見之法,自身證知通智,達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而住。
阿難!此比丘,名為俱解脫者。
阿難!此俱解脫外,並無更超越、更殊勝之解脫!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五解脫處』呢?(就是) ➾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四經‧十上經》說示(五解脫處):
☆ 五解脫處 ➾ ➊ 師或同梵(聞所成慧);
➋ 為人說法(聞所成慧);➌ 為人讀誦(聞所成慧);
➍ 思惟法義(思所成慧);➎ 觀察禪相(修所成慧)。
『云何五法應當勝知?謂:五解脫處。
⑴ 友!於此,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為比丘說法──
友!無論何種方式,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為比丘說法;
無論如何,彼(比丘)能夠從其(所聞)法要,覺知義、覺知法;
而且,覺知義、覺知法者,則生歡喜滿足(戒具足);
有喜足者,則生禪悅(喜菩提分);
有禪悅者,身得輕安(輕安菩提分);
身輕安者,經驗樂受(精進菩提分);
覺樂受者,則心得定(定菩提分);
心定者如實知見,如實知見而厭患,厭患而離貪,離貪而解脫。
此為第一解脫處。
⑵ 復次,友!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不為比丘說法;
但是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說法──
友!無論何種方式,比丘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說法;
無論如何,彼(比丘)能夠從其(所聞)法要,覺知義、覺知法;
而且,覺知義、覺知法者,則生歡喜滿足(戒具足);
有喜足者,則生禪悅(喜菩提分)……
心定者如實知見,如實知見而厭患,厭患而離貪,離貪而解脫。
此為第二解脫處。
⑶ 復次,友!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不為比丘說法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說法;
但是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讀誦──
友!無論何種方式,比丘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讀誦;
無論如何,彼(比丘)能夠從其(所聞)法要……
心定者如實知見,如實知見而厭患,厭患而離貪,離貪而解脫。
此為第三解脫處。
⑷ 復次,友!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不為比丘說法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說法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讀誦;
但是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而在心中隨時思惟(隨尋)、隨時等待(隨伺)、於意念隨時觀察(身心)諸法──
友!無論何種方式,比丘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而在心中隨時思惟(隨尋)、隨時等待(隨伺)、於意念隨時觀察(身心)諸法;
無論如何,彼……厭患而離貪,離貪而解脫。
此為第四解脫處。
⑸ 復次,友!有親教師或可敬同梵行者,不為比丘說法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說法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詳細為他人讀誦;
也未,從其所聞,如其知解,而在心中隨時思惟(隨尋)、隨時等待(隨伺)、於意念隨時觀察(身心)諸法;
但是確實,能以智慧,善取某一禪相、善注意、善理解、善洞察而完全明白──
友!無論何種方式,比丘確實,能以智慧,善取某一禪相、善注意、善理解、善洞察而完全明白;
無論如何,彼(比丘)能夠從其(所聞)法要,覺知義、覺知法;
而且,覺知義、覺知法者,則生歡喜滿足(戒具足);
有喜足者,則生禪悅(喜菩提分);
有禪悅者,身得輕安(輕安菩提分);
身輕安者,經驗樂受(精進菩提分);
覺樂受者,則心得定(定菩提分);
心定者如實知見,如實知見而厭患,厭患而離貪,離貪而解脫。
此為第五解脫處。
此等五法應當勝知。』}
[101] 譬如,小水長流,則能穿石。
【譯文】{這就好像,斷惡修善八聖道分的小水滴雖然細小──
如果,能夠精勤不懈、日積月累,終究會有滴水穿石的一天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禪定相應‧禪定品‧勝妙持續適切經》說示(禪修要有恆心與善巧):
☆ 適切( Sappāya ) ➾
適當的、有益的、隨順的、健康的。
☆ 四種修習禪定者 ➾
① 修禪定雖有恆心,卻不善巧;
② 修禪定雖得善巧,卻無恆心;
③ 修禪定既無恆心,又不善巧;
④ 修禪定既有恆心,又得善巧。(最尊!)
〝諸比丘!有此等四類修定者。
以何者為四耶?
➊ 諸比丘!此處有一類之修定者──
對於三昧(有恆心)持續,但於三昧(不善巧)非適切作。
➋ 諸比丘!此處又有一類之修定者──
對於三昧(得善巧)適切作,但於三昧(無恆心)非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此處又有一類之修定者──
既於三昧(無恆心)非持續,又於三昧(不善巧)非適切作。
➍ 諸比丘!此處又有一類之修定者──
既於三昧(有恆心)持續,又於三昧(得善巧)適切作。
此中,諸比丘!或有修定者之『既於三昧(有恆心)持續,又於三昧(得善巧)適切作』;
於此四類修定者中,是最尊、最勝、上首、最上、最妙。
諸比丘!譬喻──
由牛出乳;
由乳出酪;
由酪出生酥;
由生酥出熟酥;
由熟酥出醍醐味。
此(醍醐味)於此中名為不變質之最尊。
正是,諸比丘!或有修定者之『既於三昧(有恆心)持續,又於三昧(得善巧)適切作』;
於此四類修定者中,是最尊、最勝、上首、最上、最妙。〞}
[102] 若行者之心,數數懈廢;
【譯文】{但是,如果禪修者的心,常常懈怠,則半途而廢!}
〖解說〗{}
[103] 譬如鑽火,未熱而息,雖欲得火,火難可得,是名:『精進!』
【譯文】{這就好比──
如果有人,想要鑽木取火,可是還沒達到燃點的時候就停止、休息;
這樣的人,雖然想要生火,火還是很難取得。這就叫做:『正精進!』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天神品‧親證之力經》說示(如何實現六親證力):
『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不如實知此等為順退分之法
(捨分定:退至較低禪定,要省察捨心禪相);
➋ 不如實知此等為順住分之法
(止分定:禪定不進不退,要省察三昧禪相);
➌ 不如實知此等為順勝進分之法
(勝分定:進至較高禪定,要省察精勤禪相);
➍ 不如實知此等為順決擇分之法
(決擇分定:證涅槃智,要省察六決擇慧法門);
➎ 不小心恭敬(於禪定)、不仔細徹底而作(四念住之禪相);
➏ 又不作適當(四正勤之助緣)、有效益之事(禪修多練習)。
諸比丘!具足此等六法之比丘,雖有各自隨憶念所現起之適當禪相;然皆不可能得以實現見證(所應親證通智)之力。』
☆ 六親證力(六種親證通智之力) ➾
① 如實知捨分定(順退分定:退至較低禪定,要省察捨心禪相);
② 如實知止分定(順住分定:禪定不進不退,要省察三昧禪相);
③ 如實知勝分定
(順勝進分定:進至較高禪定,要省察精勤禪相);
④ 如實知決擇分定
(順決擇分定:證涅槃智,要省察六決擇慧法門);
⑤ 小心恭敬、仔細徹底而作
(得心一境性是定;四念住是定的禪相);
⑥ 又作適當、有效益之事
(四正勤是定的助緣;多所練習是定的修習)。}

第五品 ✩ 正念正知 The Virtue of Attentiveness

[104] 汝等比丘!求善知識,求善護助,無如不忘念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想要尋求解脫生死大海的善知識;
想要在危難或臨命終時,尋求完善的救護以及皈依處;
沒有比:正念觀察自身的四念住而不忘失,更重要了!}
〖解說〗{★ 四念住(身受心法) ➾ 就是對『身體、感受、心意、諸法』要有正知。
六根接觸六境時,既不放空也不專注。心要保持自然覺知!中庸之道!
★ 什麼叫做:『六境』(外六處)呢?(就是) ➾
一切見、聞、覺、知的客體、六種感官作用的:目標。
所謂『外六處』目標,不是指物理學意義上的客觀物質。
六境,也叫做:六界、六塵或外六處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界相應‧種種品‧種種得經》說示(六界):
〝比丘們!什麼,叫做『種種界』呢?
➊ 色界、➋ 聲界、➌ 香界、➍ 味界、➎ 觸界、➏ 法界等。
比丘們!這些,叫做種種界。〞
➊ 色(境)──所見(形色);
➋ 聲(境)──所聽(音聲);
➌ 香(境)──所嗅(香臭);
➍ 味(境)──所嚐(酸甜);
➎ 觸(境)──所觸(寒暖);
➏ 法(境)──所知(境界)。
換句話說,『六境』不是只有物質的世界,同時也是精神的境界。
例如:『夢境』是『所見』可以說是色境,但也可以歸類為法境。
十二緣起的正見是:沒有獨立的『精神』,也沒有獨立的『物質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十二緣起』呢?(就是) ➾

  涅槃←╌(漏盡智)←╌漏←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╮
 (不死甘露)(當下: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)  ↑
   ↑         ┆         ┆
   ┆         ↓         ┆
  正智←╌(破無明)←╌無明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╯
 (慧善解脫)(當下:不隨覺、不洞察四聖諦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       ↓
  正解脫←(破掉舉)←╌行
 (心善解脫)(當下:身行、語行、心行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(慢隨眠)  ↓
  正定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識←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╮
 (身行寂靜)(當下:眼識、耳識……意識)  ↑
   ↑         ┆         ┆
   ┆  (有貪隨眠) ↓         ┆
  正念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名色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╯
 (有一護) (當下:色、受、想、思、觸、作意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(色貪結)  ↓
  正精進←╌╌╌╌╌╌╌六入處
 (有四依) (當下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(貪隨眠)  ↓
  正命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觸
 (求之斷盡)(當下:眼觸、耳觸……意觸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(瞋隨眠)  ↓
  正業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受
 (具足六支)(當下:眼觸所生受……意觸所生受)
   ↑         ┆
   ┆  (愛染隨眠) ↓
  正語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愛←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╮
 (捨自諦) (當下:色愛、聲愛、香愛……法愛)↑
   ↑         ┆          ┆
   ┆  (疑隨眠)  ↓          ┆
  正思惟←╌╌╌╌╌╌╌取┄┄┄→慾愛(行苦)╯
 (於思無濁)(當下:慾取、見取、戒禁取、我語取)
   ↑         ┆          ↑
   ┆  (有身見結) ↓          ┆
  正見←╌╌╌╌╌╌╌╌有┄┄┄→有愛(苦苦)╯
 (斷五支) (當下:慾有、色有、無色有)  ↑
   ↑         ┆         ┆
   ┆  (見隨眠)  ↓         ┆
   ╰╌╌╌╌╌╌╌╌╌生         ┆
   ↑   (當下:入胎出生、卵胎濕化)  ┆
   ┆         ┆  無有愛(壞苦)╯
   ┆  (瞋恚結)  ↓    ↑    ↑
   ╰╌╌╌╌╌╌╌╌╌老死┄┄┄╯    ┆
   ↑   (當下:老衰、死終……捨棄形骸)┆
   ┆         ┆         ┆
   ┆  (瞋隨眠)  ↓         ┆
   ╰╌╌╌╌╌╌╌╌五取蘊苦┄┄┄┄┄┄┄╯
  (當下:怨憎會、愛別離、求不得……愁悲苦憂惱)

《中部經典‧根本法門品‧第九經‧正見經》說示(十二緣起):
〝⑴ 諸賢!如何是漏?如何是漏之集?如何是漏之滅?如何是到達漏滅之道跡?
諸賢!此等有三漏: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也。
⑵ 因無明之集,而有漏之集;
⑶ 因無明之滅,而有漏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漏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❶ 緣無明而有行──由於不明白四聖諦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貪瞋痴的行為。
什麼叫做『行』呢?行,不是遷流變化的意思!
而是:六根的造作、身語意的造作;
就是說:貪瞋痴的行為才叫做:行。
例如:漏流有為法、諸行無常的行──
也都是:『貪瞋痴』造作的行為;
與外界地水火風、自然現象無關。
所謂:自然現象,並不是原始佛法最關心的課題!
因為佛陀的慈悲,只教導弟子要滅苦、出離生死。
〝⑴ 諸賢!如何是無明?如何是無明之集?如何是無明之滅?如何是到達無明滅之道跡?
諸賢!不知於苦、不知於苦之集、不知於苦之滅、不知於到達苦滅之道跡,此謂無明。
⑵ 因漏之集,而有無明之集;
⑶ 因漏之滅,而有無明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無明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〝⑴ 諸賢!如何是行?如何是行之集?如何是行之滅?如何是到達行滅之道跡?
諸賢!此等有三行:身行、語行、心行也。
⑵ 因無明之集,而有行之集;
⑶ 因無明之滅,而有行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行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❷ 緣行而有識──由於貪瞋痴行為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六識而貪著境界。
〝⑴ 如何是識?如何是識之集?如何是識之滅?如何是到達識滅之道跡?
諸賢!此等有六識聚: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。
⑵ 因行之集,而有識之集;
⑶ 因行之滅,而有識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識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❸ 緣識而有名色──由於六識的貪著因緣,所以會生起心理和生理反應。
〝⑴ 如何是名色?如何是名色之集?如何是名色之滅?如何是到達名色滅之道跡?
受、想、思、觸、作意,是謂名;(外)四大及(內)對四大所執取之色,是謂色;如是此之名、此之色、謂之名色。
⑵ 因有識之集,而有名色之集;
⑶ 因有識之滅,而有名色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名色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❹ 緣名色而有六入處──由於身心現象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六種感官刺激。
〝⑴ 如何是六入處?如何是六入處之集?如何是六入處之滅?如何是到達六入處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六入處:『眼入處、耳入處、鼻入處、舌入處、身入處、意入處』。
⑵ 因有名色之集,而有六入處之集;
⑶ 因有名色之滅,而有六入處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六入處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❺ 緣六入處而有觸──由於六根刺激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苦樂喜憂的接觸。
〝⑴ 如何是觸?如何是觸之集?如何是觸之滅?如何是到達觸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六觸:『眼觸、耳觸、鼻觸、舌觸、身觸、意觸』。
⑵ 因六入處之集,而有觸之集;
⑶ 因六入處之滅,而有六觸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觸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❻ 緣觸而有受──由於苦樂接觸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苦樂喜憂的感受。
〝⑴ 如何是受?如何是受之集?如何是受之滅?如何是到達受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六受:『眼觸所生受、耳觸所生受、鼻觸所生受、舌觸所生受、身觸所生受、意觸所生受』。
⑵ 因觸之集,而有受之集。
⑶ 因觸之滅,而有受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受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❼ 緣受而有渴愛──由於苦樂感受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渴愛六境的好惡。
〝⑴ 諸賢!如何是渴愛?如何是渴愛之集?如何是渴愛之滅?如何是到達渴愛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六渴愛:『渴愛色、渴愛聲、渴愛香、渴愛味、渴愛觸、渴愛法』。
⑵ 因受之集,而有渴愛之集;
⑶ 因受之滅,而有渴愛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渴愛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❽ 緣渴愛而有取──由於渴愛六境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慾、見、戒禁、我語四取。
〝⑴ 如何是取?如何是取之集?如何是取之減?如何是到達取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四取:『慾取、見取、戒禁取、我語取』也。
⑵ 因渴愛之集,而有取之集;
⑶ 因渴愛之滅,而有取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取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❾ 緣取而有擁有──由於四種執取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入胎擁有生命的渴求。
〝⑴ 如何是有?如何是有之集?如何是有之滅?如何是到達有滅之道跡?
曰,此等有三有:『慾有、色有、無色有』也。
⑵ 因取之集,而有有之集也。
⑶ 因取之滅,而有有之滅也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有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〞
❿ 緣擁有而有生──由於渴求擁有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五蘊流轉的再生。
〝⑴ 諸賢!如何是生?如何是生之集?如何是生之滅?如何是到達生滅之道跡?
曰:『於各各有情界,各各有情之誕生、得到生命、入胎、出生(轉生),即諸蘊之顯現、諸處之聚得,此謂生。
⑵ 因有之集,而有生之集;
⑶ 因有之滅,而有生之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生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』〞
⓫ 緣生而有老死──由於入胎出生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五蘊流轉的老死。
☆ 生老(病)死 ➾ 某些眾生,並不生『病』,猶如天界。
〝⑴ 諸賢!如何是老死?如何是老死之集?如何是老死之滅?如何是到達老死滅之道跡?
曰:『於各各之有情界,各各有情之老衰、齒落、髮白增、皮膚皺,即壽命日衰、諸根日壞,此謂老也。
又,各各有情由各各有情界沒去、壞滅、死、終,即諸蘊壞而捨棄形骸,此謂死也。
如是此之老、如是此之死,此謂老死也。
⑵ 因生之集,而有老死集;
⑶ 因生之滅,而有老死滅。
⑷ 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老死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』〞
⓬ 緣渴愛而有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生──
由於渴愛、再生的因緣,所以會生起:輪迴苦海、生老病死……
怨憎會、愛別離、求不得、五取蘊苦、難逃一切劫難的果報!

     ╭→痴(捨受)╮  ╭→瞋(苦受)╮
    求不得     ┆ 怨憎會     ┆
     ↑      ↓  ↑      ↓
 慾愛(行苦無常)  有愛(苦苦是苦)  無有愛(壞苦無我)
  ↑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┆
  ╰┄┄┄┄┄┄┄┄貪(樂受)←┄┄┄┄愛別離←┄╯

〝⑴ 諸賢!如何是苦?如何是苦之集?如何是苦之滅?如何是到達苦滅之道跡?
曰:『生是苦、老是苦、病是苦、死是苦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亦苦,求不得是苦,約而言之,五種蘊是苦也,此謂苦。』
⑵ 復次,如何是苦之集?
曰:『其渴愛也,彼更導致再生,而伴喜貪,彼於此而為享樂者也。即慾愛之渴愛、有之渴愛、無有之渴愛也。此謂苦之集。』
⑶ 復次,如何是苦之滅?
曰:『彼之渴愛完全離滅、放棄、捨離、解脫、無執,此謂苦滅。』
⑷ 如何是到達苦滅之道跡?
曰:『此八聖道分,是到達苦滅之道跡也,即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』
⑸ 諸賢!聖弟子知如是苦、知如是苦之集、知如是苦之滅,知如是到達苦滅之道跡者:
彼捨棄一切『貪隨眠』(慾貪、色貪、無色貪)、排除『瞋隨眠』、完全除去『我是』(有身見、我語取)之『見隨眠、慢隨眠』,
捨棄『無明』(隨眠),令生起(三)明,而於現法,作苦邊際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六識』呢?(就是) ➾
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大品‧蘆束經》說示(名色與六識的因果關係):
〝㈠ 友!如有智者(佛陀)所說義──
譬如,令兩蘆束豎立,相互依持則能直立。
友!同此──
➊ 『緣名色』(無明緣行)而有識;
➋ 『緣識』而有名色;
➌ 『緣名色』而有六入處;
➍ 『緣六入處』而有觸;
➎ 『緣觸』而有受;
➏ 『緣受』而有愛;
➐ 『緣愛』而有取;
➑ 『緣取』而有有;
➒ 『緣有』而有生;
❿ 『緣生』而有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。
如是,此乃全苦蘊之集。
㈡ 友!若此等之蘆束中,取其一;
而另一則仆倒;取他,而另他則仆倒。
友!同此──
➀ 『緣名色』(無明緣行)之滅,而有識滅;
➁ 『緣識』之滅,而有名色滅;
➂ 『緣名色』之滅而有六入處滅;
➃ 『緣六入處』之滅,而有觸滅;
➄ 『緣觸』之滅,而有受滅;
➅ 『緣受』之滅,而有愛滅;
➆ 『緣愛』之滅,而有取滅;
➇ 『緣取』之滅,而有有滅;
➈ 『緣有』之滅,而有生滅;
➉ 『緣生』之滅,而有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滅;
如是,此乃全苦蘊之滅。〞}
[105] 若有,不忘念者,諸煩惱賊,則不能入;
【譯文】{如果,人們能夠保持對四念住,正念的觀察而不疏忽遺忘;
那麼,所有六根貪瞋痴煩惱的盜賊,就無法進入心裡面,來操控我們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質多相應‧質多品‧迦摩浮之一經》說示(譬喻正念的獨輪車,斷盡貪瞋痴的繫縛):
☆ 獨輪車喻 ➾
① 無所虧(戒具足);
② 有白色之覆蓋(心善解脫);
③ 車以一輻之輪而轉(正念當下於此身之四威儀);
④ 斷流(斷盡渴愛之暴流,不再流轉、證無生智);
⑤ 無縛(熄滅貪、瞋、痴三繫縛);
⑥ 而離苦(漏盡比丘);
⑦ 見來者(見阿羅漢、即是見佛)。
『〔一、緣起:〕爾時,尊者迦摩浮住於漁夫群山之庵婆羅樹林中。
其時,質多居士來詣尊者迦摩浮住處,禮拜尊者,坐於一面。
〔二、車喻:〕尊者迦摩浮告於坐在一面之彼質多居士曰:
「居士!作如是言:
『無所虧,有白色之覆蓋,車以一輻之輪而轉;
斷流、無縛,而離苦、見來者!』
居士!此所略說之意義,應如何見其詳?」
「大德!此為世尊之所說示耶?」
「唯然,居士!」
「然則,大德!余觀察其意義,且稍待。」
〔三、解說:〕於是,質多居士少時沈默後,白尊者迦摩浮曰:
➊ 「『無所虧』者,大德!此為諸戒(具足)之別名。
➋ 『有白色之覆蓋』者,大德!此為(心)解脫之別名。
➌ 『一輻之輪』者,大德!此為正念之別名。
➍ 『轉』者,大德!此為進退(往返、行住坐臥)之別名。
➎ 『車』者,此為四大所造、父母所生、粥飯所積、無常、
蝕壞、耗消、破損、潰滅之法,乃此身之別名。
大德!⑴ 貪染是苦,⑵ 瞋恚是苦,⑶ 愚痴是苦。
彼等漏盡之比丘,已拋棄此等,如斷根拔起之多羅樹,
現在完全已無生命,未來亦將成為不生之法。
➏ 是故,漏盡比丘,稱為『離苦』。
➐ 『來者』者,大德!此為阿羅漢之別名。
➑ 『流』者,大德!此為渴愛之別名。
➒ 彼漏盡之比丘,已拋棄此等,如斷根拔起之多羅樹,
現在完全已無生命,未來亦將成為不生之法。
是故,漏盡比丘,稱為『斷流』。
➓ 大德!⑴ 貪染為縛,⑵ 瞋恚為縛,⑶ 愚痴為縛。
彼等漏盡之比丘,已拋棄此等,如斷根拔起之多羅樹,
現在完全已無生命,未來亦將成為不生之法。
是故,漏盡比丘稱為『無縛』。
〔四、總結:〕如是,大德!世尊說:
『無所虧,有白色之覆蓋,車以一輻之輪而轉;
斷流、無縛,而離苦、見來者!』
世尊所略說之此句意義,可如是詳知。」
「居士!此為汝之利得,居士!汝善利得,汝智眼深通於佛語。」
』}
[106] 是故汝等,常當攝念在心。
【譯文】{所以,你們平常應當收攝、防禦五個根門的誘惑刺激;
還要用:正念正知的『四念住』──身受心法,守護自己的『心』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滅盡十想經》說示(修習十想可以究竟不死):
『諸比丘!若能修習多修十想,則有大果、大功德,立足於不死,究竟於不死。
何等為十想耶?即:
① 不淨想(觀身不淨);
② 死想(過患想);
③ 食違逆想(四聖種);
④ 一切世間不可樂想(捨離世間執取);
⑤ 無常想(五蘊無常);
⑥ 無常者苦想(厭離諸行);
⑦ 苦者無我想(六入處無我);
⑧ 捨斷想(斷三惡尋);
⑨ 離貪想(愛盡出離);
⑩ 滅盡想(涅槃寂靜)。
諸比丘!若能修習多修此十想,則有大果、大功德,立足於不死,究竟於不死。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如何觀察七想之功德):
☆ 七想之觀察 ☞
➊ 不淨想 ➾ 觀『性興奮之婬欲法』;
➋ 死想 ➾ 觀『生命之欲求』;
➌ 食違逆想 ➾ 觀『食味之渇愛』;
➍ 一切世間不可樂想 ➾ 觀『美麗絢爛之多樣世間』;
➎ 無常想 ➾ 觀『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』;
➏ 無常者苦想 ➾ 觀『懶惰、懈怠、奔放、放逸、不勤行、不自向內觀察之存在──
是否有強烈之怖畏感現前』;
➐ 苦者無我想 ➾
觀『此有意識身體中之我是,以及對於其外部一切之形象:
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、我所執著之見解、憍慢自負之計較心──
是否是有遠離?不但已超越我慢,而且有和平寂靜而完善解脫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不淨想』(觀身不淨)呢?(就是) ➾
例如,觀察以下二種不淨想:
〈一〉三十二身分、〈二〉不淨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三十二身分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不淨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自足下而上,自髮頂而下,以皮為邊際,觀察充滿種種之不淨之此身,謂──
『在此身中,有① 頭髮、② 膚毛、③ 指甲、④ 牙齒、⑤ 皮膚;
⑥ 肌肉、⑦ 筋腱、⑧ 骨、⑨ 髓、⑩ 腎;
⑪ 心、⑫ 肝臟、⑬ 肋膜、⑭ 脾臟、⑮ 肺;
⑯ 腸、⑰ 腸膈膜、⑱ 胃臟、⑲ 糞便、(⑳ 腦);
㉑ 膽汁、㉒ 痰、㉓ 膿、㉔ 血、㉕汗、㉖ 脂肪;
㉗ 眼淚、㉘ 油、㉙ 唾液、㉚ 鼻涕、㉛ 骨液、㉜ 尿水。』
如是,於此身觀不淨而住。
阿難!此名為不淨想。〞
〈二〉觀察『不淨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不淨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不淨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不淨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性興奮之婬欲法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➋ 諸比丘!恰如,投入火中之雞翼或腱骨,
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然不被吸引。
諸比丘!正是,以不淨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性興奮之婬欲法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比丘若以不淨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性興奮之婬欲法,既保持隨貪聯結、又持續無違逆想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不淨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➍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不淨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性興奮之婬欲法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不淨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不淨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死想』(過患想)呢?(就是) ➾
此無常的身體,實在隨時都有過患,或隨時遭遇到死亡的危害。
什麼是『死想』?例如,觀察以下七種死想:
〈一〉五想、〈二〉九想、〈三〉觀墓園九相、〈四〉過患想、
〈五〉六隨念住、〈六〉入出息念、〈七〉死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五想』 ➾ ⓵ 骨想;⓶ 蟲噉(ㄉㄢˋ)想;⓷ 青瘀想;
⓸ (斷壞)穿孔想;⓹ (屍體膿爛)膨脹想等。
〈二〉觀察『九想』 ➾ ➀ 新死想;➁ 肪脹想;➂ 血塗想;
➃ 蓬亂想;➄ 噉(ㄉㄢˋ)食想;➅ 青瘀想;
➆ 白骨連想;➇ 骨散想;➈ 古墳想等。
〈三〉觀察『觀墓園九相』 ➾
(觀墓園九相之一~➲)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老品‧増上慢比丘去墓園經》說示(放下増上慢):
『(一四九偈:)
「憍慢已拋棄(増上慢已丟棄):
猶秋葫蘆瓜(就像,秋天的葫蘆瓜);
骸骨成鴿色(鴿色的人骨),
觀彼有何樂(所以,何必貪戀色身呢)?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過度自信的比丘 ~☺)
一群比丘到林子裡去禪修,不久之後就進入禪定。
這時候,他們認為已經脫離一切感官欲望,而證得阿羅漢果了!
就想回去向佛陀報告。
但事實上,他們高估自己了。
當他們抵達精舍的外門時,佛陀告訴阿難:
「這些比丘這時候來看我,得不到多大的法益,叫他們先去墓園,再回來吧。」
阿難向他們轉告佛陀的話;
他們認為佛陀一切智具足,一定有充分的理由要他們如此做。
就出發去墓園。
在墓園裡,他們看見腐爛的屍首時,還能心平氣和地看待這些屍首;
但當他們看見剛死的屍首時,他們恐怖的發現:
心中仍然有蠢蠢欲動的慾念。
這時候,佛陀從精舍看見他們的舉動,就放光,告誡他們:
「比丘們!觀看屍首時,內心卻昇起慾望對嗎?」
這些比丘察覺到一切感官慾望變化多端;
難於調伏的性質後,徹底明白佛法。
☆ 墓園裡有九種相:
➊ 初死膨脹、青瘀膿爛相 ☞ 新死想;
➋ 食殘蟲聚相 ☞ 噉(ㄉㄢˋ)食想;
➌ 筋屍斷壞、血肉臭相 ☞ 肪脹想;
➍ 無肉血塗、筋骨臭相 ☞ 血塗想;
➎ 無血肉、連骨相 ☞ 白骨連想;
➏ 骨節支解、散亂相 ☞ 骨散想;
➐ 白骨相 ☞ 青瘀想;
➑ 年久壞碎、枯朽相 ☞ 蓬亂想;
➒ 骸骨腐蝕、成灰相 ☞ 古墳想等。』
(觀墓園九相之二~➲)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二十二經‧大念住經》說示(墓園九相):
➊ 初死膨脹、青瘀膿爛相 ☞
〝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已死一日、二日或三日,變成腫脹、瘀黑且潰爛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➋ 食殘蟲聚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這屍體被烏鴉、禿鷹、獵鷹、蒼鷺所啄食或被野狗、老虎、豹、胡狼所咬或被其他種種生物所食時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➌ 筋屍斷壞、血肉臭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具有血肉,而筋腱連結於骸骨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➍ 無肉血塗、筋骨臭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無肉、附著血,而筋連結骸骨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➎ 無血肉、連骨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無血肉,唯筋連結骸骨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➏ 骨節支解、散亂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骨節支解,四散各處:
⑴ 這是手骨,⑵ 那是腳骨;
⑶ 這有踝骨,⑷ 那有小腿骨;
⑸ 這有大腿骨,⑹ 那有胯骨;
⑺ 這是肋骨,⑻ 那是脊椎骨;
⑼ 又有胸骨、⑽ 肩胛骨、⑾ 腕骨、
⑿ 頸骨、⒀ 顎骨、⒁ 牙齒及 ⒂ 頭蓋骨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➐ 白骨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剩如螺殼色之白骨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➑ 年久壞碎、枯朽相 ☞
〝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經過三、四年、骸骨成堆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〞
➒ 骸骨腐蝕、成灰相 ☞
〝㈠ 又,比丘們!就像比丘在墓園裡,得觀被棄屍體──
骸骨腐蝕成粉。
他聯想此身:『確實如此,身體是這種性質,將變成如此,無法避免這樣之結果。』
㈡ 像這樣,⑴ 隨時──在身體中,從內六處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;
⑵ 隨時──在身體中,從外六處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;
⑶ 或者,同時──在身體中,從內、外六處,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。
⑷ 隨時──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中之集聖諦;
⑸ 隨時──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中之滅聖諦;
⑹ 或者,同時──詳細觀看、發現身體中之集、滅聖諦。
⑺ 而且,他隨時正念現前:『這是身體!』
⑻ 修成,只有觀智和覺照之境界;
⑼ 此外,無所依止,
⑽ 不再執著──身心世界任何事物!〞
〈四〉觀察『過患想』 ➾
(過患想之一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雙品‧念死之二經》說示(念死的功德):
〝㈠ 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晝過夜來之時,如是思擇:
『於我有多死之緣──
⓵ 或為蛇所咬;
⓶ 或為蠍所螫;
⓷ 或為百足所螫;
依此而有死,此為我之障礙。
⓸ 或躓而仆;
⓹ 或食而為食所害;
⓺ 或為膽質疾病所亂;
⓻ 或為痰質疾病所亂;
⓼ 或為如刀劍之風質疾病所亂;
⓽ 或為人所襲;
⓾ 或為非人所襲;
依此而有死,此為我之障礙。』
諸比丘!此比丘應如是思擇:
『於我惡不善法未斷,若此夜命終了,則為我之障礙耶?』
……諸比丘!此比丘為斷此惡不善法;
應起增上之志欲,精進、勉勵、勢猛、不退、正念、正知。
諸比丘!譬如『衣之燃燒、頭之燃燒,為消滅衣與頭之火燃;
而起增上之志欲,精進、勉勵、勢猛、不退、正念、正知。』
㈡ ……諸比丘!又,此處有比丘,夜過晝來之時,如是思擇:
『於我有多死之緣……若此晝命終,則不為我之障礙。』
諸比丘!此比丘以此禪悅、喜足,晝夜應隨學善法而住。
因此,諸比丘!若修習、多習念死,則有大果報、大功德,浴於甘露,究竟甘露。〞
(過患想之二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過患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而思擇──
『此身者過患多苦』。
此身生種種之疾病,謂:
『① 眼病、② 耳病、③ 鼻病、④ 舌病、⑤ 身病、⑥ 頭病、⑦ 耳孔病、⑧ 口腔病、⑨ 齒病、⑩ 唇病;
⑪ 咳嗽、⑫ 喘氣、⑬ 感冒、⑭ 發燒、⑮ 瘧疾、⑯ 腹病、⑰ 暈倒、⑱ 下痢、⑲ 疼痛、⑳ 霍亂;
㉑ 麻瘋病、㉒ 腫瘤、㉓ 白癬、㉔ 肺病、㉕ 癲癇症、㉖ 輪癬、㉗ 疥癬、㉘ 發癢、㉙ (被動物)抓傷、㉚ 疥瘡;
㉛ 血痢病、㉜ 血膽病、㉝ 糖尿病、㉞ 五十肩、㉟ 疹子、㊱ 痔瘡、㊲ 膽汁引起病苦、㊳ 痰液引起病苦、㊴ 痛風引起病苦、㊵ 綜合病症;
㊶ 季節變易病苦、㊷ 不平等姿勢病苦、㊸ 突發性痙攣病苦、㊹ 業異熟果報病苦、㊺ 寒、㊻ 暑、㊼ 飢、㊽ 渴、㊾ 大便、㊿ 小便。』
如是,於此身觀過患而住。
阿難!此名為過患想。〞
〈五〉觀察『六隨念住』 ➾
➊ 一至三禪──現法樂住;
➋ 光明想──獲得智見;
➌ 觀身不淨──斷愛染;
➍ 墓園九相──斷我慢;
➎ 第四禪──決擇多界;
➏ 行、住、坐、臥四明覺(四念住)──正念正知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無上品‧優陀夷六隨念住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六隨念住):
➊ 一至三禪──現法樂住 ☞
〝大德!世間有比丘──
⑴ 離欲、離諸惡不善法,有尋有伺,
由『離生喜、樂』成就初禪而住。
⑵ 尋、伺、寂靜故,於內遍淨,心成一境,
無尋、無伺,具足由『定而生喜、樂』之第二禪而住。
⑶ 離喜故,捨而住,有念,正知而身受樂。
具足聖者所宣說『捨念樂住』之第三禪而住。
大德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引『現法樂住』。〞
➋ 光明想──獲得智見 ☞
〝復次,大德!有比丘,思惟『光明想』,住於晝想。
晝如夜、夜如晝!如此,心開意解、捨離纏蓋,修習明淨、無量心光。
大德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令『獲得智見』。〞
➌ 觀身不淨──斷愛染 ☞
〝復次,大德!有比丘,此身自腳底而上,自髮頂而下,以皮為邊,觀察充滿種種之不淨。此身中有,謂:
『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;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;
心、肝、膜、脾、肺;腸、膈、胃、糞、(腦);
膽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;淚、油、唾、涕、液、尿。』
大德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『斷愛染』。〞
➍ 墓園九相──斷我慢 ☞
〝復次,大德!有比丘,譬如,得觀墓園,被棄屍體──
⑴ 或經一日、或經二日、或經三日,可見膨脹、變色、膿爛;
彼乃如是比較己身,謂:
『我之身亦如是,如是所成,當不能避免如是之事。』
⑵ 譬如,得觀墓園,被棄屍體──
或為鴉所啄、或為鷹所啄、或為鷲所啄、
或為狗所咀、或為野干所食、或為種種之有情所咬;
彼乃如是比較己身,謂:
『我之身亦如是,如是所成,當不能避免如是之事。』
譬如,得觀墓園,被棄屍體──
⑶ 有肉與血、為筋所繫之骨鎖;
⑷ 無肉有血、為筋所繫之骨鎖;
⑸ 肉與血皆無、為筋所繫之骨鎖;
⑹ 得觀墓園,被棄屍體──骨節支解,四散各處:
這是手骨,那是腳骨;
這有脛骨,那有大腿骨;
這有腰骨,那有肋骨;
這是脊椎骨,那是肩骨;
又有頸骨、顎骨、牙齒及頭蓋骨;
又或,得觀墓園,被棄屍體──
⑺ 剩如螺色白骨;
⑻ 經年累月堆積(枯朽);
⑼ 骸骨腐蝕成粉;彼乃如是比較己身,謂:
『我之身亦如是,如是所成,當不能避免如是之事。』
大德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『斷我慢』。〞
➎ 第四禪──決擇多界 ☞
〝復次,大德!有比丘,於樂斷故,
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
具足不苦、不樂、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。
大德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『決擇種種界』。
大德!此等為五隨念住。〞
➏ 行、住、坐、臥四明覺(四念住)──正念正知 ☞
〝善哉,善哉!阿難!然則,汝阿難!亦持此第六之隨念住。
阿難!世間有比丘,從念住而行、念住而回、念住而立、念住而坐、念住而臥、念住而做事。
阿難!此之隨念住若如是修、如是多所作者,則能引『正念正知』。〞
〈六〉觀察『入出息念』 ➾
(入出息念之一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雙品‧念死之一經》說示(如何活在當下):
〝㈠ ➊ 諸比丘!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一日一夜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➋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一日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➌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半日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➍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當受用一缽食物之間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➎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當受用半缽食物之間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➏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當咀嚼四、五摶食物而吞下之間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諸比丘!此等之比丘名為:
『放逸而住,愚鈍緩慢呀!為滅盡諸漏而修習念死!』
㈡ ➐ 諸比丘!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當咀嚼一摶食物而吞下之間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➑ 諸比丘!又有比丘,修習念死而為:
『啊!願我活當入息已而出息、出息已而入息之間,作意世尊之教,有多所作。』
諸比丘!此等之比丘名為:
『不放逸而住,鋭智猛利呀!為滅盡諸漏而修習念死!』
諸比丘!故應如是學:
『我等當不放逸而住,鋭智猛利呀!為滅盡諸漏而修習念死!』
諸比丘!汝等應如是學。〞
(入出息念之二~➲)
《相應部經典‧入出息相應‧一法品‧燈喻經》說示(洞察感受是以身體與壽命為邊界):
☆ 徹知 ➾ 樂受『無常』、苦受是『苦』、不苦不樂受『無我』。
〝諸比丘!如是修習入出息念定、如是多修者──
則感受樂受時──
徹知:『此是無常』、徹知:『不可耽著』、徹知:『於我無歡悅』。
感受苦受時,
徹知:『此是無常』、徹知:『不可耽著』、徹知:『於我無歡悅』。
感受不苦不樂時──
徹知:『此是無常』、徹知:『不可耽著』、徹知:『於我無歡悅』。
感受樂受,以離繫而感受於此;
感受苦受,以離繫而感受於此;
感受不苦不樂受,以離繫而感受於此。〞
☆ 徹知 ➾ 一切感受之邊際──身與命 ➾ 無常、苦、無我。
〝諸比丘!譬如緣油、緣炷而油燈燃。
油與炷盡時,則食無而消滅。
諸比丘!如是比丘,當心體驗,以身體為邊際之感受時──
徹知:『我體驗,以身體為邊際之感受!』
當心體驗,以壽命為邊際之感受時──
徹知:『我體驗,以壽命為邊際之感受!』
徹知:『身壞命終後,於此一切,所感受者,無所歡悅、將為冷卻!』〞
〈七〉觀察『死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死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死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死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生命之欲求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➋ 諸比丘!恰如,投入火中之雞翼或腱骨,
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然不被吸引。
諸比丘!正是,以死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生命之欲求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比丘若以死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生命之欲求,既保持隨貪聯結、又持續無違逆想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死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➍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死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生命之欲求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死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死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食違逆想』(四聖種)呢?(就是) ➾
四供養,也叫做:四依法。
食違逆想,也叫做:食厭忌想、食不淨想、食不樂想;
食違逆想,是四依法、四聖種,每天都要省思的內容。
什麼是『食違逆想』?例如,觀察以下五種食違逆想:
〈一〉常思五處、〈二〉四依法、〈三〉四供養、
〈四〉四聖種、〈五〉食違逆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常思五處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蓋品‧常思五處經》說示(每天的省思):
☆ 常思五處(一再省思) ➾ ① 我乃可老、② 我乃可病、③ 我乃可死、④ 可愛別離、⑤ 業為歸處。
『我擁有業、繼承於業、由業所生、業為親族、業為歸處;
不論我造何業──或善、或惡,不可避免,我將繼承!』
我們是業的主人;
是自己業的繼承人;
由自己的業而生;
是自己業的親族;
依自己的業行支撐而活回報自己;
不論我們造何種業?善的或惡的?
我們必將會去承擔,這是肯定的!
我們應當天天如此地思惟及反省。
〈二〉觀察『四依法』 ➾
《中部經典‧根本法門品‧第二經‧一切漏經》說示(四供養的省思):
☆ 四依法 ➾ 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喜足醫藥。
➊ 衣的省思 ☞
『比丘們!此處有比丘,如理思擇,以受用衣服,即:
僅僅只為排除寒冷、排除炎熱,又為抵禦虻、蚊、惡風、烈日,以及一切爬蟲類(蛇、蠍)侵擾,又僅僅只為遮羞蔽體。』
我應當正念地省思我所受用的衣物,那只是──
為了排除寒冷,為了排除炎熱,為了抵禦惡風、烈日、虻、蚊、以及一切爬蟲類的侵擾,同時以便覆蓋身體,得以遮羞。
➋ 食的省思 ☞
〝如理思擇,以受用飲食,即:
『非為玩樂、非為肥壯、非為美麗、非為裝飾;
僅僅只為維持身體、能夠生存、令不損傷、助修梵行;
如此實行,以除舊餓、新脹不生,使我不致生理受苦,得以無過、安穩樂住。』〞
我應當正念地省思我所受用的飲食。
那不是為了縱情玩樂;
那不是為了肥壯;
那不是為了美麗;
那不是為了裝飾。
只不過維持這個身體,才能夠支延生存下去;
令不損傷,以便助於修習梵行。
依照如此的實行,我將消除舊有的飢餓感受,
以及,不令新的飽脹感受產生。
這樣,我才不致生理上受苦得以無過的安住。
➌ 住的省思 ☞
『如理思擇,以受用住所、坐臥用具,即:
僅僅只為排除寒冷、排除炎熱,又為抵禦虻、蚊、惡風、烈日,
以及一切爬蟲類(蛇、蠍)侵擾,又僅僅只為防禦險難、惡劣天氣、樂於禪思。』
我應當正念地省思我所受用的住所、坐臥用具,那只是──
為了排除寒冷,為了排除炎熱,
為了抵禦惡風、烈日、虻、蚊,
以及一切爬蟲類的侵擾,同時,
也是為了防禦惡劣的天氣所引起的險難,
以便讓行者擁有安全修行的地方。
➍ 藥的省思 ☞
〝如理思擇,以受用藥物、藥具,以治療病痛,即:
『僅僅,只為療癒:所生疾病、種種苦受;
以使自己從死亡、苦迫中,解脫出來,以得安適、自在。』
比丘們!他若不如此受用者,將使諸(煩惱)漏流──
憂慼、熱惱生起;他若如此受用者,將使諸(煩惱)漏流──憂慼、熱惱消失。〞
我應當正念地省思我所受用以治療病痛的藥物、藥具,那只是為了──
消除種種疾病,所引起的苦受;以便使自己從病痛中,解脫出來,以得安適與自在。
〈三〉觀察『四供養』 ➾
《聖律‧大品‧大篇‧大篇十誦‧四依法經》說示(四依法的省思):
☆ 四供養來源的省思。
➊ 食物的來源 ☞
☆ 僧次食、別請食、請食、行籌食、
十五日食(半月食)、布薩食、月初日食──
① 僧次食:送食物到僧團;
② 別請食:供養食物給指定的比丘;
③ 邀請食:只邀請某些比丘到居士家受供養;
④ 行籌食:分給僧團餐券(木片票),比丘憑餐券受供養;
⑤ 十五日食:半個月才給一次的食物;
⑥ 布薩食:每月十五布薩日供養;
⑦ 月初日食:每月月初(初一﹑十六日)供養。
『出家依乞食(托缽所得之食物),
于此乃至命終應勤行。
多餘得者──
⑴ 送到僧團食(僧次食);
⑵ 指定供養食(別請食);
⑶ 邀請招待食(請食);
⑷ 餐券分配食(行籌食);
⑸ 半月給食(十五日食);
⑹ 布薩食;
⑺ 月初給食。』
出家依乞食,不可經營生意。
出家人,當以托缽乞食為生,發誓盡形壽乃至於命終,都要努力實踐。
自力而食,違背了本誓願,是邪活命;除了乞食外,也可以接受信眾如法、如律的供養;
如送到僧團食、指定供養食、邀請招待食、餐券分配食、半月給食、布薩食、月初給食。
➋ 衣服的來源 ☞
『出家依糞掃衣(從垃圾堆得來碎布所制成之袈裟),
于此乃至命終應勤行。
多餘得者──
⑴ 亞麻布;
⑵ 棉布;
⑶ 絲綢絹布;
⑷ 毛織布;
⑸ 麻布;
⑹ 粗麻布。』
出家著糞掃衣,謂視同糞土。
出家人,當著世人所棄弊垢之衣,發誓盡形壽乃至於命終,都要努力實踐。
如此洗淨、補湊穿著,則心無所戀,能成道業;
除了糞掃衣,也可以接受如法、如律的佈施。
如亞麻布、棉布、絲綢絹布、毛織布、麻布、粗麻布。
➌ 坐臥的處所 ☞
『出家依樹下坐臥處,
于此乃至命終應勤行。
多餘得者──
⑴ 精舍;
⑵ 平房;
⑶ 閣樓;
⑷ 樓房;
⑸ 洞窟也。』
出家依樹下住,不宜營治舍宅。
出家人,當依樹下、阿蘭若住,發誓盡形壽乃至於命終,都要努力實踐。
石窟中、或塚間,隨意而居,修習禪定;
除此,也可以居住在其他如法、如律的地方。
如精舍、平房、閣樓、樓房、洞窟。
➍ 醫藥的獲得 ☞
『出家依陳棄藥物(例如:牛尿),
于此乃至命終應勤行。
多餘得者──
⑴ 奶酥;
⑵ 奶油;
⑶ 胡麻油;
⑷ 蜂蜜;
⑸ 糖漿也。』
出家依陳棄藥,不貪樂新好,而預積蓄。
出家人,當依陳棄的藥物,發誓盡形壽乃至於命終,都要努力實踐。
患病時,若無信眾佈施醫藥,當用陳年朽腐之藥而調治之;
如果有信眾護持,也可以看醫生住院,接受現代化醫療,或服用其他如法、如律的藥物。
如奶酥、奶油﹑油﹑蜂蜜﹑糖漿。
〈四〉觀察『四聖種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優樓比螺品‧四聖種經》說示(聖者的四個種姓):
☆ 四聖種 ➾ ➊ 喜足衣服、➋ 喜足飲食、➌ 喜足住所、➍ 四正勤。
➊ 喜足衣服 ☞
『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依照隨得任何衣服,皆有喜足;
又,讚歎於隨得任何衣服,皆有喜足;
又,不會因為衣服,而為非法(邪命、邪求)不當行為、陷入不適當之威儀;
又,若不得到衣服,也不渴望懊歎;
又,既得衣服已,無有貪愛、不陷迷惑、不耽嗜慾、明瞭過患,使用(衣服)知所出離;
又,由於彼隨得任何衣服,皆有喜足;
彼既不稱頌自己、也不輕視他人;
確然!凡此善巧、自強不息(不懈怠)、正知、繫念(四念住)之人,諸比丘!是名已安住於古第一聖種之比丘。』
➋ 喜足飲食 ☞
『復有比丘,依照隨得任何飲食,皆有喜足;
又,讚歎於隨得任何飲食,皆有喜足;
又,不會因為飲食,而為非法(邪命、邪求)不當行為、陷入不適當之威儀;
又,若不得到飲食,也不渴望懊歎;
又,既得飲食已,無有貪愛、不陷迷惑、不耽嗜慾、明瞭過患,使用(飲食)知所出離;
又,由於彼隨得任何飲食,皆有喜足;
彼既不稱頌自己、也不輕視他人;
確然!凡此善巧、自強不息(不懈怠)、正知、繫念(四念住)之人,諸比丘!是名已安住於古第一聖種之比丘。』
➌ 喜足住所 ☞
『復更有比丘,依照隨得任何住所、坐臥用具,皆有喜足;
又,讚歎於隨得任何住所、坐臥用具,皆有喜足;
又,不會因為住所、坐臥用具,而為非法(邪命、邪求)不當行為、陷入不適當之威儀;
又,若不得到住所、坐臥用具,也不渴望懊歎;
又,既得住所、坐臥用具已,無有貪愛、不陷迷惑、不耽嗜慾、明瞭過患,使用(住所、坐臥用具)知所出離;
又,由於彼隨得任何住所、坐臥用具,皆有喜足;
彼既不稱頌自己、也不輕視他人;
確然!凡此善巧、自強不息(不懈怠)、正知、繫念(四念住)之人,諸比丘!是名已安住於古第一聖種之比丘。』
➍ 四正勤 ☞
『復更有比丘,是愛修(善)、已樂修(善),是愛斷(惡)、已樂斷(惡);
又復,由於彼是愛修(善)、已樂修(善),是愛斷(惡)、已樂斷(惡),彼既不稱頌自己、也不輕視他人;
確然!凡此善巧、自強不息(不懈怠)、正知、繫念(四念住)之人,諸比丘!是名已安住於古第一聖種之比丘。
諸比丘!須知此等四者是第一聖種,須知是永久(喜樂)當行、須知是種姓,自古既有者、已不能棄;
(過去諸佛)未曾棄捨、現在亦不能棄、當來亦不應棄;
有智沙門、婆羅門,無從呵毀。
諸比丘!更復成就此等四聖種之比丘──
縱住東方,彼勝不樂,不樂不勝於彼;
縱住西方,彼勝不樂,不樂不勝於彼;
縱住北方,彼勝不樂,不樂不勝於彼;
縱住南方,彼勝不樂,不樂不勝於彼。
何以故?確然,諸比丘!賢智人(由擇善固執而)堅固,是勝於不樂與樂者!』
〈五〉觀察『食違逆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食違逆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食違逆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食違逆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食味之渇愛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➋ 諸比丘!恰如,投入火中之雞翼或腱骨,
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然不被吸引。
諸比丘!正是,以食違逆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食味之渇愛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比丘若以食違逆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食味之渇愛,既保持隨貪聯結、又持續無違逆想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食違逆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➍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食違逆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食味之渇愛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食違逆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食違逆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一切世間不可樂想』(捨離世間執取)呢?(就是) ➾
例如,觀察以下二種一切世間不可樂想:
〈一〉捨離世間執取、〈二〉一切世間不可樂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捨離世間執取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一切世間不可樂想):
『阿難!此處有比丘──
捨離世間之執取,心之偏見、現貪、隨眠,而住於無取。
阿難!此名為一切世間不可樂想。』
〈二〉觀察『一切世間不可樂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一切世間不可樂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一切世間不可樂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美麗絢爛之多樣世間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➋ 諸比丘!恰如,投入火中之雞翼或腱骨,
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然不被吸引。
諸比丘!正是,以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美麗絢爛之多樣世間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比丘若以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美麗絢爛之多樣世間,既保持隨貪聯結、又持續無違逆想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一切世間不可樂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➍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美麗絢爛之多樣世間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一切世間不可樂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一切世間不可樂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無常想』(五蘊無常)呢?(就是) ➾
例如,觀察以下二種無常想:
〈一〉五蘊無常、〈二〉無常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五蘊無常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無常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而思擇──
『色是無常,受是無常,想是無常,行是無常,識是無常。』
如是於此五取蘊觀無常而住。
阿難!此名為無常想。〞
〈二〉觀察『無常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無常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無常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無常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➋ 諸比丘!恰如,投入火中之雞翼或腱骨,
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然不被吸引。
諸比丘!正是,以無常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其心對於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➌ 諸比丘!比丘若以無常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,既保持隨貪聯結、又持續無違逆想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無常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➍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無常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其心對於名聞利養、恭敬讚歎,或倒退遠離、或拒絕避開、或逆轉返回;
然不被吸引:不是保持捨心平等而不動、就是有違逆想而持續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無常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無常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無常者苦想』(厭離諸行)呢?(就是) ➾
厭離於一切:身行、語行和心行(注意:心行,不是意行或意業)。
無常者苦想,是三法性決擇的省查:
是要觀察無常、苦、無我三種法性。
三法性:一切行無常想、無常者苦想、苦者無我想。
什麼是『無常者苦想』?例如,觀察以下二種無常者苦想:
〈一〉厭離諸行、〈二〉無常者苦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厭離諸行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一切行無常想):
『阿難!何等為一切行無常想耶?
阿難!此處有比丘,苦惱、慚愧、厭離於一切行。
阿難!此名為一切行無常想。』
〈二〉觀察『無常者苦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無常者苦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無常者苦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無常者苦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(其心)對於:懶惰、懈怠、奔放、放逸、不勤行、不自向內觀察之存在;而有強烈之怖畏感現前。
諸比丘!恰如,已拔劍之殺人者(,而有強烈之怖畏感現前)。
➋ 諸比丘!比丘若以無常者苦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(其心)對於:懶惰、懈怠、奔放、放逸、不勤行、不自向內觀察之存在;並無強烈之怖畏感現前。
諸比丘!恰如,已拔劍之殺人者(,並無強烈之怖畏感現前)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無常者苦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➌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無常者苦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(其心)對於:懶惰、懈怠、奔放、放逸、不勤行、不自向內觀察之存在;而有強烈之怖畏感現前。
諸比丘!恰如,已拔劍之殺人者(,而有強烈之怖畏感現前)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無常者苦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無常者苦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苦者無我想』(六入處無我)呢?(就是) ➾
例如,觀察以下二種苦者無我想:
〈一〉六入處無我、〈二〉苦者無我想之功德。
〈一〉觀察『六入處無我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無我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而思擇──
『眼是無我,色是無我;耳是無我,聲是無我;
鼻是無我,香是無我;舌是無我,味是無我;
身是無我,所觸是無我;意是無我,法是無我。』
如是於此內外之六處觀無我而住。
阿難!此名為無我想。〞
〈二〉觀察『苦者無我想之功德』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供犧品‧七想之二經》說示(苦者無我想之功德):
〝諸比丘!苦者無我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又,如是言者,乃緣於何者而言耶?
➊ 諸比丘!以苦者無我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之比丘,
(其心)對於此有意識身體中之我是,以及對於其外部一切之形象:
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、我所執著之見解、憍慢自負之計較心──是有遠離,
(不但已)超越我慢,(而且有)和平寂靜而完善解脫。
➋ 諸比丘!比丘若以苦者無我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(其心)對於此有意識身體中之我是,以及對於其外部一切之形象:
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、我所執著之見解、憍慢自負之計較心──並無遠離,
(既沒有)超越我慢,(也沒有)和平寂靜而完善解脫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非修習苦者無我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並無進步,我之修習得不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➌ 又,諸比丘!比丘若以苦者無我想積集於心,再三力行而住已,
(其心)對於此有意識身體中之我是,以及對於其外部一切之形象:
以自我為中心之自大、我所執著之見解、憍慢自負之計較心──是有遠離,
(不但已)超越我慢,(而且有)和平寂靜而完善解脫。
諸比丘!比丘應如此了解:
『我有修習苦者無我想,我(對照)以前和以後是有進步,我之修習有得到力量!』
確實如此!彼於此處已正確了知。
諸比丘!苦者無我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
如是言者,乃緣於此而言也。
諸比丘!此等是七想之修習,再三力行,有大果報,有大功德,沐浴於甘露,究竟於甘露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捨斷想』(斷三惡尋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捨斷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──
『不忍許已生之⓵ 愛尋,令歸於斷、除、離、無。
不忍許已生之⓶ 瞋尋,令歸於斷、除、離、無。
不忍許已生之⓷ 害尋,令歸於斷、除、離、無。
不忍許已生之惡不善法,令歸於斷、除、離、無。』
阿難!此名為捨斷想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離貪想』(愛盡出離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離貪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而思擇──
『此乃寂靜,此乃殊妙,即一切行之寂止,一切餘依之出離、愛盡、離貪、涅槃。』
阿難!此名為離貪想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滅盡想』(涅槃寂靜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具壽耆利摩難經》說示(如何觀修滅盡想):
〝阿難!此處有比丘,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而思擇──
『此乃寂靜,此乃殊妙,即一切行之寂止,一切餘依之出離、愛盡、滅盡、涅槃。』
阿難!此名為滅盡想。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無為相應‧第二品‧無為經》說示(導向無為之道):
☆ 導向無為之道:① 止與觀 ➾ 修止,② 修觀;
③ 三尋伺定 ➾ 有尋有伺,④ 無尋唯伺,⑤ 無尋無伺;
⑥ 三無為定 ➾ 空定,⑦ 無相定,⑧ 無願定;
⑨ 四念住 ➾ 觀身念住,⑩ 觀受念住,⑪ 觀心念住,⑫ 觀法念住;
⑬ 四正勤 ➾ 律儀勤,⑭ 斷勤,⑮ 修勤,⑯ 隨護勤;
⑰ 四如意足 ➾ 欲神足,⑱ 勤神足,⑲ 心神足,⑳ 觀神足;
㉑ 五根 ➾ 信根,㉒ 精進根,㉓ 念根,㉔ 定根,㉕ 慧根;
㉖ 五力 ➾ 信力,㉗ 精進力,㉘ 念力,㉙ 定力,㉚ 慧力;
㉛ 七菩提分 ➾ 念菩提分,㉜ 擇法菩提分,㉝ 精進菩提分,㉞ 喜菩提分,㉟ 輕安菩提分,㊱ 定菩提分,㊲ 捨菩提分;
㊳ 八聖道分 ➾ 正見,㊴ 正思惟,㊵ 正語,㊶ 正業,㊷ 正命,㊸ 正精進,㊹ 正念,㊺ 正定。
〝諸比丘!我為汝等說示『無為』與『導向無為之道』。
汝且諦聽。
諸比丘!何者為『無為』耶?
諸比丘!貪著之壞滅、瞋恚之壞滅、愚痴之壞滅,諸比丘!此稱為『無為』。
諸比丘!如何是『導向無為之道』耶?
諸比丘!修止──奢摩他!
此稱為『導向無為之道』。……
這裡,諸比丘!比丘依遠離、依離貪、依滅盡,以修習傾向於捨念之正定!
此稱為『導向無為之道』。
諸比丘!在此,我已為汝等說示『無為』與說示『導向無為之道』。
諸比丘!尋求有慈念之師,應為諸弟子福利、作垂示慈悲者,這裡我已皆為汝等而作。
諸比丘!此處有樹下,有空閒處,
諸比丘!當靜慮、勿放逸、勿於後追悔。
此為我對汝等之教誡。〞}
[107] 若失念者,則失諸功德;若念力堅強,雖入,五欲賊中,不為所害。
【譯文】{對於一個忘失正念的人來說,等於失去了所有修行功德。
如果,能夠保持對『四念住』正念的觀察,不斷加強堅定的『念力』;
這樣實踐修行的人,雖然在五個根門的誘惑刺激,很強烈的條件下……
他的『心』也不會動搖,被五欲盜賊傷害,或做出違背戒律的事情。}
〖解說〗{★ 如來或有學『五力』是覺行圓滿的五種力量 ➾
信力、精進力、念力、定力、慧力。
★ 道品『五根』是覺行圓滿的五種功德 ➾
信根、精進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老品‧沙祇城經》說示(五根與五力):
『諸比丘!有何理趣?依此理趣故,五根即五力,五力即五根耶?
諸比丘!➊ 信根即信力,信力即信根;
➋ 精進根即精進力,精進力即精進根;
➌ 念根即念力,念力即念根;
➍ 定根即定力,定力即定根;
➎ 慧根即慧力,慧力即慧根。
諸比丘!譬如!有趣向東、傾向於東、臨入於東之河,其中有洲。
諸比丘!有理趣,依此理趣故,彼河之流稱為一。
諸比丘!又有理趣,依此理趣故,彼河之流稱為二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根』呢?(就是) ➾
將來所要成就的法身慧命,以及實踐無上菩提的根本,稱為根。
★ 『根』和『力』有什麼不同呢?(就是) ➾
『根』是受蘊,『力』是行蘊;
『根』是所覺知、所洞察,『力』是覺知力、洞察力;
『根』是佛果,『力』是行道;
『根』是成熟圓滿,『力』是努力苦修。
★ 『受蘊』和『行蘊』有什麼不同呢?(就是) ➾
以下,舉出四個『受蘊和行蘊有所差異』的例子。
(例一)說明『受蘊』是由六根門(不可逆性)接受訊息的過程 :
⑴ 緣六入處 ➾ ⑵ 生六觸 ➾ ⑶ 生六受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界相應‧種種品‧非種種受經》說示(六根與訊息):
〝比丘們!緣眼界,生眼觸,緣眼觸,生眼觸所生之受;緣眼觸所生之受,非生眼觸,緣眼觸,非生眼界。
緣耳界,生耳觸……緣鼻……舌……身……意界,生意觸,緣意觸,生意觸所生之受;緣意觸所生之受,非生意觸,緣意觸,非生意界。
比丘們!這樣,叫做『緣種種界,生種種觸,緣種種觸,生種種受;緣種種受,非生種種觸,緣種種觸,非生種種界』。〞
(例二)說明『行蘊』是由六根門生三惡尋(不可逆性)行境的過程 :
⑴ 界 (六境)➾ ⑵ 想 ➾ ⑶ 思惟 ➾ ⑷ 觸 ➾ ⑸ 受 ➾ ⑹ 欲 ➾ ⑺ 熱 ➾ ⑻ 求 ➾ ⑼ 得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界相應‧種種品‧非種種得經》說示(六境與行為):
〝比丘們!什麼叫做──
『⑴ 緣種種界,生種種想;
⑵ 緣種種想,生種種思惟;
⑶ 緣種種思惟,生種種觸;
⑷ 緣種種觸,生種種受;
⑸ 緣種種受,生種種欲;
⑹ 緣種種欲,生種種熱;
⑺ 緣種種熱,生種種求;
⑻ 緣種種求,⑼ 生種種得。
⑼ 緣種種得,非生種種求;
⑻ 緣種種求,非生種種熱;
⑺ 緣種種熱,非生種種欲;
⑹ 緣種種欲,非生種種受;
⑸ 緣種種受,非生種種觸;
⑷ 緣種種觸,非生種種思惟;
⑶ 緣種種思惟,非生種種想;
⑵ 緣種種想,⑴ 非生種種界』呢?
比丘們──
➊ ⑴ 緣色界,生色想;⑵ 緣色想,生色思惟;
⑶ 緣色思惟,生色觸;⑷ 緣色觸,生色觸所生之受;
⑸ 緣色觸所生之受,生色欲;⑹ 緣色欲,生色熱;
⑺ 緣色熱,生色求;⑻ 緣色求,⑼ 生色得。
⑼ 緣色得,非生色求;⑻ 緣色求,非生色熱;
⑺ 緣色熱,非生色欲;⑹ 緣色欲,非生色觸所生之受;
⑸ 緣色觸所生之受,非生色觸;⑷ 緣色觸,非生色思惟;
⑶ 緣色思惟,非生色想;⑵ 緣色想,⑴ 非生色界。
➋ ⑴ 緣聲界,生聲想;⑵ 緣聲想,生聲思惟……
⑶ 緣聲思惟,非生聲想;⑵ 緣聲想,⑴ 非生聲界。
➌ ⑴ 緣香界,生香想……⑵ 緣香想,⑴ 非生香界。
➍ ⑴ 緣味界,生味想……⑵ 緣味想,⑴ 非生味界。
➎ ⑴ 緣觸界,生觸想……⑵ 緣觸想,⑴ 非生觸界。
➏ ⑴ 緣法界,生法想……⑵ 緣法想,⑴ 非生法界。〞
(例三)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老品‧溫那巴婆羅門經》說示(五根的歸依處):
☆ 感知境界是『受蘊』,行為境界是『行蘊』,二者有所不同,不可混為一談!
『「婆羅門!此等五根,感知境界不同、行為境界不同、各自感知其行為境界、對他境互不能領受。
以何為五根耶?謂:『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。』
婆羅門!此等五根,感知境界不同、行為境界不同、各自感知其行為境界、對他境互不能領受。(五根)以意為歸處,意領受此等(五根)感知及行為之境界。」
➊ 「尊瞿曇!意以何為歸處?」(例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。)
「婆羅門!意以念為歸處。」(修習四念住──培養念菩提分、念根、念力,實為關鍵!)
➋ 「尊瞿曇!念以何為歸處?」(即是:⑺ 正念。)
「婆羅門!念以解脫為歸處。」
➌ 「尊瞿曇!解脫以何為歸處?」(即是:⑻ 正定、⑼ 正智、⑽ 正解脫。)
「婆羅門!解脫以涅槃為歸處!」』
(例四)五蓋與七菩提分也有內法『受蘊』、外法『行蘊』的不同 :
☆ 內法是對內的『受蘊』,外法是對外的『行蘊』,二者有所不同,不可混為一談!
㈠ 五蓋 ➾
➊ 愛欲蓋;➋ 瞋恚蓋;➌ 惛眠蓋;➍ 掉悔蓋;➎ 疑惑蓋。
㈡ 七菩提分 ➾
➀ 遍念菩提分;➁ 遍擇法菩提分;➂ 遍精進菩提分;
➃ 遍喜菩提分;➄ 遍輕安菩提分;➅ 遍定菩提分;
➆ 遍捨菩提分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五蓋』也有內法『受蘊』、外法『行蘊』的不同呢?(就是) ➾ 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覺支總攝品‧不共教說經》說示(五蓋的不共法):
➊ 愛欲蓋 ☞
『諸比丘!內之愛欲亦蓋,外之愛欲亦蓋;愛欲蓋者,乃依此而說,故依此教說為二。』
➋ 瞋恚蓋 ☞
『內之瞋恚亦蓋,外之瞋恚亦蓋;瞋恚蓋者,乃依此而說,故依此教說為二。』
➌ 惛眠蓋 ☞
『惛沈亦蓋,睡眠亦蓋;惛眠蓋者,乃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』
➍ 掉悔蓋 ☞
『掉舉亦蓋,憂悔亦蓋;掉悔蓋者,乃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』
➎ 疑惑蓋 ☞
『內法之疑惑亦蓋,外法之疑惑亦蓋;疑惑蓋者,乃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七菩提分』也有內法『受蘊』、外法『行蘊』的不同呢?(就是) ➾
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覺支總攝品‧不共教說經》說示(七菩提分的不共法):
➀ 遍念菩提分 ☞
〝諸比丘!內法之念,為『遍念菩提分』;
外法之念,亦為『遍念菩提分』。
『遍念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教說為二。〞
➁ 遍擇法菩提分 ☞
〝於外法以慧決擇、伺察、思慮,為『遍擇法菩提分』;
於內法以慧決擇、伺察、思慮、亦為『遍擇法菩提分』。
『遍擇法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教說為二。〞
➂ 遍精進菩提分 ☞
〝身之精進,為『遍精進菩提分』;
心之精進,亦為『遍精進菩提分』。
『遍精進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〞
➃ 遍喜菩提分 ☞
〝有尋、有伺之喜,為『遍喜菩提分』;
無尋、無伺之喜,亦為『遍喜菩提分』。
『遍喜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教說為二。〞
➄ 遍輕安菩提分 ☞
〝身之輕安,為『遍輕安菩提分』;
心之輕安,亦為『遍輕安菩提分』。
『遍輕安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〞
➅ 遍定菩提分 ☞
〝有尋、有伺之定,亦為『遍定菩提分』;
無尋、無伺之定,亦為『遍定菩提分』。
『遍定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〞
➆ 遍捨菩提分 ☞
〝內法之捨,亦為『遍捨菩提分』;
外法之捨,亦為『遍捨菩提分』。
『遍捨菩提分』者,則依此而說,故依此之教說為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四聖諦』呢?(就是) ➾
☆ 五根的四聖諦──苦集滅道。
➊ 苦聖諦,是知道五根、知道五根慚恥的意思;
➋ 集聖諦,是實踐五根、增長五根資糧的意思;
➌ 滅聖諦,是圓滿五根、經由五根而獲得涅槃;
➍ 道聖諦,是五根聖道、奉行五根實踐八正道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清淨品‧沙門婆羅門之二經》說示(不知五根不算出家):
『不知信根、不知信根之集、不知信根之滅、不知信根之順滅道;
不知精進根、不知精進根之集、不知精進根之滅、不知精進根之順滅道;
不知念根、不知念根之集、不知念根之滅、不知念根之順滅道;
不知定根、不知定根之集、不知定根之滅、不知定根之順滅道;
不知慧根、不知慧根之集、不知慧根之滅、不知慧根之順滅道者,
諸比丘!彼沙門、婆羅門,我不認許為沙門中之沙門、婆羅門中之婆羅門。
又,彼具壽對沙門之義、婆羅門之義,於現法亦非自證知、現證、具足而住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信根』呢?(就是) ➾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清淨品‧應觀五根經》說示(如何觀察五根):
〝諸比丘!此為五根,謂:『信根、精進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。』
諸比丘!應於何觀信根耶?
『四預流向』(① 親近善士──成就『佛不壞信』;
② 聽聞正法──成就『法不壞信』;
③ 如理作意──成就『僧不壞信』;
④ 法隨法行──成就『戒不壞信』)是。應於此觀信根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精進根』呢?(就是) ➾
〝『四正勤』(① 防惡、② 斷惡、③ 修善、④ 成善)是。應於此觀精進根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念根』呢?(就是) ➾
〝『四念住』(① 身念住、② 受念住、③ 心念住、④ 法念住、)是。應於此觀念根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定根』呢?(就是) ➾
〝『四靜慮』(① 初禪、② 二禪、③ 三禪、④ 四禪)是。應於此觀定根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慧根』呢?(就是) ➾
〝『四聖諦』(① 苦聖諦、② 集聖諦、③ 滅聖諦、④ 道聖諦)是。應於此觀慧根。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老品‧東園之二經》說示(定根慧根漏盡):
『諸比丘!對此二根之修習、多修者,則得成漏盡比丘……
何為二根耶?
諸比丘!➊ 聖慧與➋ 聖解脫是。
➊ 諸比丘!聖慧即此慧根。
➋ 諸比丘!聖解脫即此定根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七漏盡力』呢?(就是) ➾
☆ 七漏盡力 ➾ ① 善觀『無常』、② 善觀『苦』(慾如火坑)、③ 善觀『無我』(傾心出離)、④ 善修『四念住』、⑤ 善修『五根』、⑥ 善修『七菩提分』、⑦ 善修『八聖道分』。
〝云何七法應當證知?謂:七漏盡力。
➊ 友!此處,漏盡比丘,以如實正慧徹底地看到『一切行為無常。』
友!如是漏盡比丘,以如實正慧徹底地看到『一切行為無常。』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
由於,漏盡比丘得此力,而諸漏已盡,則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➋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以如實正慧徹底地看到『愛慾如炭火坑。』
友!如是漏盡比丘,以如實正慧徹底地看到『愛慾如炭火坑。』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……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➌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已將其心『趣向出離、傾向出離、
臨入出離、住於出離、歡喜出離、滅盡一切漏穢所生之法。』
友!如是漏盡比丘,已將其心『趣向出離、傾向出離、臨入出離、
住於出離、歡喜出離、滅盡一切漏穢所生之法。』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……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➍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四念住』。
友!如是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四念住』。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……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➎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五根』。
友!如是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五根』。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……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➏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七菩提分』。
友!如是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七菩提分』。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……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➐ 友!復次,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八聖道分』。
友!如是漏盡比丘,已經培養、徹底修習『八聖道分』。
此乃,漏盡比丘之力。
由於,漏盡比丘得此力,而諸漏已盡,則自稱:『我已漏盡。』
此等七法應當證知。
此等七十法,如此真實、如此正確、完全無誤,是如來所證到最高智慧也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如理作意』呢?(就是) ➾
☆ 如理作意根本九法(應該正確注意) ➾
① 如理作意(念覺支);② 歡喜滿足(戒具足);
③ 禪悅法喜(喜覺支);④ 身輕安(輕安覺支);
⑤ 有樂受(精進覺支);⑥ 心得定(定覺支);
⑦ 如實知見(擇法覺支);⑧ 心厭離(捨覺支);
⑨ 離貪解脫(解脫智、漏盡智)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四經‧十上經》說示(如理作意根本九法):
『云何九法應該多作?
謂:以如理作意(正確注意、念覺支)為根本有九法。
➊ 如理作意(正確注意、念覺支)者生歡喜滿足(戒具足);
➋ 歡喜滿足(戒具足)者生禪悅法喜(喜覺支);
➌ 禪悅法喜(喜覺支)者身輕安(輕安覺支);
➍ 身輕安(輕安覺支)者生樂(精進覺支);
➎ 有樂(精進覺支)者心定(定覺支);
➏ 心定(定覺支)者如實知見(擇法覺支);
➐ 如實知見(擇法覺支)而厭患(捨覺支);
➑ 厭患(捨覺支)而離貪(解脫智);
➒ 離貪(解脫智)而解脫(漏盡智)。
此等九法應該多作。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十力品‧漏盡之緣經》說示(證得漏盡智的因緣):
☆ 漏盡智之緣 ➾
① 解脫(漏盡) ←╌ ② 離貪(解脫智) ←╌
③ 厭離(捨覺支) ←╌ ④ 如實智見(擇法覺支) ←╌
⑤ 三昧(定覺支) ←╌ ⑥ 樂(精進覺支) ←╌
⑦ 輕安(輕安覺支) ←╌ ⑧ 喜(喜覺支) ←╌
⑨ 悅(戒具足) ←╌ ⑩ 信根(念覺支) ←╌
⑪ 苦(如理作意) ←╌ ⑫ 生 ←╌ ⑬ 有 ←╌ ⑭ 取 ←╌
⑮ 愛 ←╌ ⑯ 受 ←╌ ⑰ 觸 ←╌ ⑱ 六入處 ←╌
⑲ 名色 ←╌ ⑳ 識 ←╌ ㉑ 行 ←╌ ㉒ 無明。
〝諸比丘!我依知、見說漏之滅盡,非不知、不見而說。
諸比丘!如何知、如何見為漏之滅盡耶?
色如是如是,色之集如是如是,色之滅如是如是;
受如是如是,受之集如是如是,受之滅如是如是;
想如是如是,想之集如是如是,想之滅如是如是;
行如是如是,行之集如是如是,行之滅如是如是;
識如是如是,識之集如是如是,識之滅如是如是。
諸比丘!如是知、如是見,為漏之滅盡。
諸比丘!滅盡之時,我說於(漏)滅盡之智,為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一〕諸比丘!何為(漏)盡智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解脫(──漏盡)。』
諸比丘!我說解脫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二〕諸比丘!何為解脫之緣耶?
當謂:『是離貪(──解脫智)。』
諸比丘!我說離貪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三〕諸比丘!何為離貪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厭離(──捨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厭離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四〕諸比丘!何為厭離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如實智見(──擇法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如實智見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五〕諸比丘!何為如實智見之緣耶?
當謂:『是三昧。』
諸比丘!我說三昧(──定覺支)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六〕諸比丘!何為三昧之緣耶?
當謂:『是樂(──精進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樂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七〕諸比丘!何為樂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輕安(──輕安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輕安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八〕諸比丘!何為輕安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喜(──喜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喜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九〕諸比丘!何為喜之緣耶?
當謂:『是悅(──戒具足)。』
諸比丘!我說悅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〕諸比丘!何為悅之緣耶?
當謂:『是信(根)(──念覺支)。』
諸比丘!我說信(根)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一〕諸比丘!何為信(根)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苦(──如理作意)。』
諸比丘!我說苦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二〕諸比丘!何為苦之緣耶?
當謂:『是生。』
諸比丘!我說生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三〕諸比丘!何為生之緣耶?
當謂:『是有。』
諸比丘!我說有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四〕諸比丘!何為有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取。』
諸比丘!我說取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五〕諸比丘!何為取之緣耶?
當謂:『是愛。』
諸比丘!我說愛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六〕諸比丘!何為愛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受。』
諸比丘!我說受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七〕諸比丘!何為受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觸』
諸比丘!我說觸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八〕諸比丘!何為觸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六入處。』
諸比丘!我說六入處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十九〕諸比丘!何為六入處之緣耶?
當謂:『是名色。』
諸比丘!我說名色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廿〕諸比丘!何為名色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識。』
諸比丘!我說識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廿一〕諸比丘!何為識之緣耶?
當謂:『是行。』
諸比丘!我說行是有緣而非無緣。
〔廿二〕諸比丘!何為行之緣耶?
當謂:『是無明。』
諸比丘!如是① 緣無明,而有行;
② 緣行,而有識;
③ 緣識,而有名色;
④ 緣名色,而有六入處;
⑤ 緣六入處,而有觸;
⑥ 緣觸,而有受;
⑦ 緣受,而有愛;
⑧ 緣愛,而有取;
⑨ 緣取,而有有;
⑩ 緣有,而有生;
⑪ 緣生,而有苦;
⑫ 緣苦,而有信;
⑬ 緣信,而有悅;
⑭ 緣悅,而有喜;
⑮ 緣喜,而有輕安;
⑯ 緣輕安,而有樂;
⑰ 緣樂,而有三昧(定);
⑱ 緣三昧(定),而有如實智見;
⑲ 緣如實智見,而有厭離;
⑳ 緣厭離,而有離貪;
㉑ 緣離貪,而有解脫;
㉒ 緣解脫,而有㉓ (漏)盡智。〞}
[108] 譬如,著鎧入陣,則無所畏,是名:『不忘念!』
【譯文】{這就好像──
穿著正念正知『四念住』鎧甲的戰士,走進五欲盜賊當中……
滅除煩惱,勇往直前、不憂不懼。這就叫做:『不忘正念!』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念品‧正念正知經》說示(正念正知是戒德與解脫的所依):
☆ ⓵ 正念正知 ➾ ⓶ 慚愧 ➾ ⓷ 根防護 ➾ ⓸ 有戒 ➾ ⓹ 正定 ➾ ⓺ 如實智見 ➾ ⓻ 厭背離貪(聖解脫) ➾ ⓼ 解脫智見。 ~☺
『諸比丘!⓵ 若有正念正知,則於具足正念正知者,具足慚愧之所依。
⓶ 若有慚愧,則於具足慚愧者,具足根防護之所依。
⓷ 若有根之防護,則於具足根之防護者,具足戒之所依。
⓸ 若有戒,則於具足戒者,具足正定之所依。
⓹ 若有正定,則於具足正定者,具足如實智見之所依。
⓺ 若有如實智見,則於具足如實智見者,具足厭患離貪之所依。
⓻ 若有厭患離貪(聖解脫),則於具足厭患離貪者,具足⓼ 解脫智見之所依。』}

第六品 ✩ 足四禪──身行寂靜 The Virtue of ‘Collectedness’ (samadhi)

[109] 汝等比丘!若攝心者,心則在定;心在定故,能知世間,生滅法相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如果人們能夠攝根護心,他的『心』才能夠生起禪定;
『心』依靠禪修定力緣故,才能夠照見『法』:身心世界不斷生滅的真相。}
〖解說〗{洞察生滅身心,才能夠照見『法』:無常、苦、無我不變本質。
能洞察『法』的法性不變,才能夠照見『四聖諦』:明與解脫、證得涅槃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封滯品‧七處經》說示(太極):
☆ 太極( Kevala ) ➾
單獨存在、純一無雜、完全的狀態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都提耶問經》說示(無極):
☆ 無極( Nāparo ) ➾
滅盡苦邊際、離開極端的中庸之道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劫波問經》說示(離開兩極的對立):
☆ 度無極( Nāparaṃ siyā ) ➾
可到達彼岸、中道沒有對立的涅槃。
☆ 無無極( Anāparaṃ ) ➾
已到達彼岸,就無此岸彼岸的對立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陀多迦問經》說示(放下世間的邊見):
☆ 陀多迦( Dhotaka ) ➾
字義叫做:洗淨、純淨、弄乾淨。
本經大意:佛陀無法解脫任何人!
佛法助緣,每人要淨化自己身心。
☆ 釋迦( Sakka ) ➾
字義叫做:能仁。佛的種族名稱。
☆ 普眼者( Samantacakkhu ) ➾
全然照見一切的智慧,尊稱佛陀。
☆ 遮障( Kiñcana ) ➾
障礙聖道的各種原因。
⑴ 業障;⑵ 煩惱障;⑶ 異熟障;
⑷ 不信;⑸ 不樂欲;⑹ 無慧。
☆ 有無極( Bhavābhavāya ) ➾
不論生死的極端,還是涅槃的極端;
都是屬於:世間人互相對立的邊見。
『① (一○六七偈:)
〔青年朋友陀多迦問說:〕
「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,
我望聖仙語(我很渴望大仙人法語);
聞佛清靜音(聽了您開示的寂靜法),
當自學涅槃(應該能自己學會涅槃)!」
② (一○六八偈:)
〔世尊回答陀多迦說:〕
「勤修正精進(如果你能精勤的禪修),
覺念啟明智(才有覺念智慧的生起);
聞此清靜音(聽我當下說的寂靜法),
當自學涅槃(應該能自己學會涅槃)!」
③ (一○六九偈:)
〔陀多迦再次問說:〕
「見天上人間(我看到人天的世界中),
梵行無遮障(禪修者的心沒有遮障);
皈命普眼者(皈依洞察一切的佛陀),
度脫我猶豫(請釋迦解脫我的疑惑)!」
④ (一○七○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我不令度脫(我無法讓你達到解脫)──
洗淨世猶豫(淨化世上的任何疑惑),
又證最上法(心更要親證無上真理),
汝可渡暴流(這樣才可以度脫暴流)!」
⑤ (一○七一偈:)
〔陀多迦第三次問說:〕
「大悲誡梵行(願佛慈悲指導我禪修),
願知不死法(希望明白不死的教法);
無障如虛空(比喻沒有遮障的天空),
莫依修寂靜(恰似捨離依賴的涅槃)。」
⑥ (一○七二偈:)
〔世尊第三次回答說:〕
「我告聖寂靜(我說古仙人道的涅槃),
見法勿依謠(體驗聖法不依賴傳聞)!
如何得智行(怎樣走明行足的道跡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?」
⑦ (一○七三偈:)
〔陀多迦第四次問說:〕
「慈音深歡喜(聽見佛語我心超歡喜),
聖仙最寂靜(古仙人道的無上涅槃);
如何得智行(怎樣走明行足的道跡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?」
⑧ (一○七四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正知六入處(應深切覺知一切身心),
中道於十方(及無私觀察內外十方);
不著世二邊(你不染世間對立以後),
不愛有無極(不造生死也不渴涅槃)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明』呢?明(就是) ➾
與『無明』相對,是指三明(宿世、天眼、漏盡)。
➊ 宿世明:回憶起自己的累劫累世、了解自己的因果。
➋ 天眼明:能夠使用天眼,指對眾生三世因果的了解。
➌ 漏盡明:漏盡,是『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』的漏盡;
明,是指對『三法印、四聖諦、十二緣起』的透徹了解。
★ 什麼叫做:『解脫』呢?解脫(就是) ➾
三種解脫(心解脫、慧解脫、俱解脫),以及……
身證者、見至者(也叫:見法者)、隨法行者、信解脫者、隨信行者 ➾
➊ 心解脫:成就四禪八定,暫時伏住『心』的煩惱。(不是見至者!)
➋ 慧解脫:熄滅貪瞋痴『三不善根』不再輪迴受生。(出九有情居!)
➌ 俱解脫:兼俱心解脫、慧解脫,證八解脫的聖者。(八種俱解脫!)
➍ 身證者:心解脫者,但!不一定是慧解脫的聖者。(也是見至者!)
➎ 見至者:斷三結『有身見、疑、戒禁取』的聖者。(見到三法印!)
➏ 隨法行者:沒見到三法印,在法上用功的修行者。(不是見至者!)
➐ 信解脫者:依照聽聞佛法的信心,而見到三法印。(也是見至者!)
➑ 隨信行者:只有聽聞佛法的信心,沒見到三法印。(不是見至者!)
禪定的心解脫,只能夠暫時伏住五蓋不起現行;
涅槃的慧解脫,十結和七隨眠都必須完全斷盡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八勝處』呢?八勝處(就是) ➾
俱解脫聖者,是經由八種如實智見,照見觀智某一勝處的涅槃智,而證得解脫智見。
➊ 心繫念住、少量色光;
➋ 心繫念住、無量色光;
➌ 心無繫念、少量色光;
➍ 心無繫念、無量色光;
➎ 心無繫念、青色淨光;
➏ 心無繫念、黃色淨光;
➐ 心無繫念、紅色淨光;
➑ 心無繫念、白色淨光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八勝處):
☆ 第一勝處(心繫念住) ➾ 依欲界定,外觀──少量色光,若淨、若垢。
☆ 第二勝處(心繫念住) ➾ 依初禪定,外觀──無量色光,若淨、若垢。
☆ 第三勝處(心無繫念) ➾ 依二禪定,外觀──少量色光,若淨、若垢。
☆ 第四勝處(心無繫念) ➾ 依三禪定,外觀──無量色光,若淨、若垢。
☆ 第五勝處(心無繫念)一心清淨 ➾ 依第四禪,外觀──青色淨光,證得勝解。
☆ 第六勝處(心無繫念)一心清淨 ➾ 依第四禪,外觀──黃色淨光,證得勝解。
☆ 第七勝處(心無繫念)一心清淨 ➾ 依第四禪,外觀──紅色淨光,證得勝解。
☆ 第八勝處(心無繫念)一心清淨 ➾ 依第四禪,外觀──白色淨光,證得勝解。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一勝處』(心繫念住、少量色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有色想(心繫念住),外觀諸色,少量色光──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。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一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二勝處』(心繫念住、無量色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有色想(心繫念住),外觀諸色,無量色光──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二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三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少量色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少量色光──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三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四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無量色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無量色光──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四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五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青色淨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青色、似青色、青顯現、青光輝;亦如──青色亞麻花,純青色、似青色、青顯現、青光輝;又如,波羅奈衣兩面光亮細軟,純青色、似青色、青顯現、青光輝。
諸如此類,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青色、似青色、青顯現、青光輝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五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六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黃色淨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黃色、似黃色、黃顯現、黃光輝;亦如──黃花樹,純黃色、似黃色、黃顯現、黃光輝;又如,波羅奈衣兩面光亮細軟,純黃色、似黃色、黃顯現、黃光輝。
諸如此類,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黃色、似黃色、黃顯現、黃光輝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六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七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紅色淨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紅色、似紅色、紅顯現、紅光輝;亦如──朱槿大紅花,純紅色、似紅色、紅顯現、紅光輝;又如,波羅奈衣兩面光亮細軟,純紅色、似紅色、紅顯現、紅光輝。
諸如此類,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紅色、似紅色、紅顯現、紅光輝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七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八勝處』(心無繫念、白色淨光)呢?(就是) ➾
〝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白色、似白色、白顯現、白光輝;亦如──破曉之太白金星,純白色、似白色、白顯現、白光輝;又如,波羅奈衣兩面光亮細軟,純白色、似白色、白顯現、白光輝。
諸如此類,有時,內無色想(心無繫念),外觀諸色,純白色、似白色、白顯現、白光輝,像這樣想:『我勝知彼!我勝見彼!』此為第八勝處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八解脫』呢?八種俱解脫(就是) ➾
俱解脫聖者,在證得解脫智見時,他已經獲得的最高禪定,是八種其中之一。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五經‧大緣經》說示(八解脫):
☆ 八種俱解脫 ➾
➊ 心繫念住(如第一、第二勝處);
➋ 心無繫念(如第三、第四勝處);
➌ 清淨勝解(如第五到第八勝處);
➍ 空無邊處(如空無邊處定);
➎ 識無邊處(如識無邊處定);
➏ 無所有處(如無所有處定);
➐ 非非想處(如非想非非想處定);
➑ 想受滅盡(如想受滅盡定)。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一解脫』(心繫念住)呢?(就是) ➾
〝內有色想者(心繫念住,依欲界定、初禪),外觀諸色──(少量色光、無量色光、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、)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一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二解脫』(心無繫念)呢?(就是) ➾
〝內無色想者(心無繫念,依二禪、三禪),外觀諸色──(少量色光、無量色光、若清淨光、若雜染光、)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二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三解脫』(清淨勝解)呢?(就是) ➾
〝(內無色想、心無繫念)一心清淨者,(依第四禪,外觀諸色──青光、黃光、赤光、白光、)證得勝解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三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四解脫』(空無邊處)呢?(就是) ➾
〝超越一切色想、滅有對想、無作意種種想,所謂:『虛空無邊!』成就空無邊處而住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四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五解脫』(識無邊處)呢?(就是) ➾
〝超越一切空無邊處,所謂:『識是無邊!』成就識無邊處而住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五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六解脫』(無所有處)呢?(就是) ➾
〝超越一切識無邊處,所謂:『何有一物!』成就無所有處而住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六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七解脫』(非非想處)呢?(就是) ➾
〝超越一切無所有處,成就非想非非想處而住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七解脫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第八解脫』(想受滅盡)呢?(就是) ➾
〝超越一切非想非非想處,成就想受滅盡而住、證得解脫。此為,第八解脫。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嫌恨品‧入想受滅經》說示(想受滅盡定):
☆ 白天三時(晝三時) ➾
① 晨時( Pubbanha ):早上六點,到十點之間,叫做午前;
② 午時( Majjhanha ):上午十點,到下午兩點之間,叫做中午;
③ 晡時( Sāyanha ):下午兩點,到六點之間,叫做午後。
☆ 晚上三時(夜三時) ➾
① 初夜( Paṭhamayāma ):晚上六點,到十點之間,叫做前夜;
② 中夜( Majjhimayāma ):晚上十點,到凌晨兩點之間,叫做中夜;
③ 後夜( Pacchimayāma ):凌晨兩點,到六點之間,叫做後夜。
☆ 想受滅盡定(滅盡想蘊、受蘊的禪定)之四種人 ➾
① 三果聖人(欲界);
② 四果聖人(欲界);
③ 三果天人(色界之意所成身);
④ 四果天人(色界之意所成身)。
☆ 長老五法(稱為長老之五條件) ➾
① 圓滿戒律;② 多聞思修;③ 善語教導;④ 現法樂住;⑤ 漏盡解脫。
『〈壹、證滅盡定 ➲〉
於彼處,具壽舍利弗告諸比丘曰:「友,諸比丘!」
彼等眾比丘,回答具壽舍利弗:「友!」
〔一、反對三次 ➥〕
具壽舍利弗言:
「友!世間有比丘,戒圓足、定圓足、慧圓足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
彼若於現法不得證(阿羅漢之)完全智,
彼則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」
﹙➊ 初次反駁 ☙﹚
如是說時,具壽優陀夷語具壽舍利弗言:
「友,舍利弗!彼非如是,是無可能。
彼比丘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無有是處。」
﹙➋ 二次反駁 ☙﹚
又再次……
又三次,具壽舍利弗告諸比丘言:
「友!世間有比丘,戒圓足、定圓足、慧圓足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
彼若於現法不得證(阿羅漢之)完全智,
彼則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」
﹙➌ 三次反駁 ☙﹚
又三次,具壽優陀夷語具壽舍利弗言:
「友,舍利弗!彼非如是,是無可能。
彼比丘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無有是處。」
〔二、沈思不語 ➥〕
其時,具壽舍利弗思:
「具壽優陀夷,直到第三次又拒絕於我,
而且,任何比丘皆不隨喜於我。
今我應詣世尊之處。」
〈貳、世尊釋疑 ➲〉
其時,具壽舍利弗詣世尊之處;
詣已,問訊世尊,坐於一面。
〔一、反對三次 ➥〕
坐於一面之具壽舍利弗告諸比丘言:
「友!世間有比丘,戒圓足、定圓足、慧圓足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
彼若於現法不得證(阿羅漢之)完全智,
彼則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」
﹙➊ 初次反駁 ☙﹚
如是說時,具壽優陀夷語具壽舍利弗言:
「友,舍利弗!彼非如是,是無可能。
彼比丘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無有是處。」
﹙➋ 二次反駁 ☙﹚
又再次……
又三次,具壽舍利弗告諸比丘言:
「友!世間有比丘,戒圓足、定圓足、慧圓足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
彼若於現法不得證(阿羅漢之)完全智,
彼則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」
﹙➌ 三次反駁 ☙﹚
又三次,具壽優陀夷語具壽舍利弗言:
「友,舍利弗!彼非如是,是無可能。
彼比丘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無有是處。」
〔二、沈默不語 ➥〕
其時,具壽舍利弗思:
「具壽優陀夷於世尊面前,直到第三次又拒絕於我;
而且,任何比丘皆不隨喜於我。
今我應沈默不語。」
其時,具壽舍利弗為之默然。
〔三、澄清問題 ➥〕
﹙➊ 斥優陀夷 ☙﹚
其時,世尊(反問)具壽優陀夷說:
「但是,優陀夷!汝相信並了解:意所成身(眾生)為何耶?」
「大德!是由想念所造成,無色界諸天之眾生。」
「優陀夷!因汝所言,實是凡庸不明!
汝認為說:可與如汝之人俱語耶?」
﹙➋ 責問阿難 ☙﹚
其時,世尊呼叫具壽阿難言:
「是說,阿難!汝不關心正被騷擾之長老比丘,而上邊旁觀耶?
實在說,阿難!汝對於長老比丘,正被騷擾之時,全無悲憫之心耶?」
﹙➌ 世尊說明 ☙﹚
其時,世尊告訴諸比丘說:
「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戒圓足、定圓足、慧圓足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
彼若於現法不得證(阿羅漢之)完全智,
彼則超越於段食天(之欲界諸天)同伴,
生於隨一意所成身(色界諸天眾生之中),
不但能入想受滅盡定、又能出定,有如是處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善逝說此已,從座而起,入房而去。
﹙➍ 阿難不安 ☙﹚
其時,具壽阿難辭離世尊不久,往(世尊之侍者)具壽優波摩那處。
至已,告具壽優波摩那言:
「友,優波摩那!此處有人,正在傷害於長老比丘。
由於,我等對此沒有責問。
然而,實非稀奇!友,優波摩那!
因為,世尊於晡時(午後兩點至六點)從宴坐起,
所以,關於此事,應當會向具壽優波摩那提出問話。
正是!如今我等心懷恐怖、掉入畏怖。」
〈叁、長老五法 ➲〉
其時,世尊於晡(ㄅㄨ)時從宴坐起,前往講堂;
至已,設座而坐。
〔一、世尊反問 ➥〕
坐已,世尊告具壽優波摩那如是語:
「優波摩那!具備如何德行之長老比丘,
對於出家同伴來說,是既可愛、可意、可尊重、又應崇敬者耶?」
〔二、侍者回答 ➥〕
「大德!具備五種德行之長老比丘,
對於出家同伴來說,是既可愛、可意、可尊重、又應崇敬者。
如何為五?
大德!世有長老比丘,
➊ 具戒,依波羅提木叉,防護根律儀而住;
於所行境,圓滿行儀;
於微小之過失,亦見怖畏;接受學習於學處。
➋ 既多聞法又受持學習,積集所聞、增長所學;
凡是初善、中善、後善,既有義理、又有條理之教法;
以及所有純一、圓滿、清淨之梵行;皆能以溫和親切之方式來說明。
彼已多聞憶持真實之法,
依(善人之)語以聚集,依(如理之)意以隨觀,依(內觀之)見以完全通達。
➌ 言語美善、彬彬有禮,
明瞭易懂、可資信賴,
沒滴唾液、語無瑕疵,
教導法義、能令了知。
➍ 對於四禪增上心之現法樂住,已輕易獲得、圓滿獲得,
得無艱難、得無梗澀。
➎ 諸漏盡故,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,
即於現法、自證通智、親身證已、具足而住。
當然,大德!具備此等五種德行之長老比丘,
對於出家同伴來說,是既可愛、可意、可尊重、又應崇敬者。」
〔三、世尊讚歎 ➥〕
「優波摩那!善哉!善哉!優波摩那!具備此等五種德行之長老比丘,
對於出家同伴來說,是既可愛、可意、可尊重、又應崇敬者。
優波摩那!若長老比丘,不被發現存在此等五種德行,
出家同伴豈依牙齒之脫落、髮白、皺紋這三者,而恭敬、尊重、尊崇、供養於彼耶?
但是,優波摩那!又由於長老比丘,正被發現存在此等五種德行,
是故,出家同伴正在恭敬、尊重、尊崇、供養於彼!」』}
[110] 是故汝等,常當精勤,修習諸定;若得定者,心則不散。
【譯文】{所以,比丘們!你們平常應當精進禪修,學習四禪八定;
唯有由戒而生定、由定而生慧,『心』才不散亂,生起滅苦的智慧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滅盡六根』(滅苦)呢?(就是) ➾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拘薩羅品‧有學經》說示(有學和無學的差別):
『〔一、稱為有學:〕
「諸比丘!有何之理趣,依其理趣故,
有學之比丘住有學地,知『我為有學』耶?
➊ 諸比丘!此處有有學之比丘:
對此為苦亦如實知,此為苦集亦如實知;
此為苦滅亦如實知,此為導向苦滅之道跡亦如實知。
諸比丘!有此理趣,依此理趣故,
有學之比丘住有學地,知『我為有學』。
➋ 諸比丘!復次,有學之比丘如是思擇:
『其餘之沙門、婆羅門,
有如世尊之如是真實、如是說法者耶?』
彼如是知:『其餘之沙門、婆羅門,
無有如世尊之如是真實、如是說法者也。』
諸比丘!有此理趣,依此理趣故,
有學之比丘住有學地,知『我為有學』。
➌ 諸比丘!復次有學之比丘,知於五根,即:
『信根、精進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』是。
以其趣、其最勝、其果、其究竟,
於身不觸而住,於慧通達而觀。
諸比丘!有此理趣,依此理趣故,
有學之比丘住有學地,知『我為有學』。」
〔二、稱為無學:〕
「諸比丘!有何之理趣、依何之理趣故,
無學之比丘,住無學地,知『我為無學』耶?
➊ 諸比丘!於此無學之比丘,知於五根。即:
『信根、精進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』是。
以其趣、其最勝、其果、其究竟,
於身觸而住,於慧通達而觀。
諸比丘!有此理趣,依此理趣故,
無學之比丘,住無學地,知『我為無學』。
➋ 諸比丘!復次,無學之比丘,知於六根,即:
『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、意根』是。
總此六根一切殘餘、在每一方面,皆可滅盡無餘,
於任何他處不再生六根,當以智慧了知此。
諸比丘!有此理趣,依此理趣故,
無學之比丘,住無學地,知『我為無學』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擇滅無為』(隨觀於滅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大品‧具壽守籠那經》說示(具壽守籠那證果的事例):
☆ 六處勝解(六入處擇滅無為) ➾
① 信解出離(出離貪瞋痴,非唯依信);
② 信解遠離(遠離貪瞋痴,非離名利);
③ 信解無瞋害(依貪瞋痴盡,非戒禁取);
④ 信解愛盡(依貪瞋痴盡,唯觀於滅);
⑤ 信解取盡(依貪瞋痴盡,唯觀於滅);
⑥ 信解無痴(依貪瞋痴盡,唯觀於滅)。
『一時,世尊住王舍城之靈鷲山。
又,爾時具壽守籠那(亦名:二十億耳、輸屢那)住王舍城之寒林。
〔一、守籠那灰心 ➥〕
其時,具壽守籠那宴坐屏處而心起此念:
「我乃世尊諸弟子中,發精進而住者之隨一;
雖然如此,我心不得從無取著諸漏而解脫。
我家有財寶,我受用財寶而能得作福;
我寧可棄學而返劣,受用財寶且作福。」
其時,世尊以心了知具壽守籠那心之所念;
猶如力士伸屈臂,或屈仲臂;
正如是,消失於靈鷲山,現於寒林具壽守籠那之前。
世尊坐於設席。
具壽守籠那問訊世尊,而坐一面。
〔二、世尊教誡 ➥〕
世尊告坐於一面之具壽守籠那曰:
「守籠那!汝宴坐屏處而心豈非作如是念耶:
『我乃世尊諸弟子之中,發精進而住者之隨一;
雖然如此,我心不得從無取著諸漏而解脫。
我家有財寶,我受用財寶而能得作福;
我寧可棄學而返劣,受用財寶且作福?』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〔三、琴絃譬喻 ➥〕
「守籠那!汝於意云何,汝往昔在家時,曾巧於彈琴耶?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「守籠那!汝於意云何,每當汝之琴絃調得太緊繃;
則汝之琴其時音具足耶?或堪於使用耶?」
「大德!不然。」
「守籠那!汝於意云何,每當汝之琴絃調得太鬆弛;
則汝之琴其時音具足耶?或堪於使用耶?」
「大德!不然。」
「又,守籠那!當汝之琴絃既不緊繃,也不鬆弛,
把絃調到中庸平等而恰到好處;
則汝之琴其時音具足耶?或堪於使用耶?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
〔四、觀察禪相 ➥〕
「守籠那!正如是,若發勤精進過於急切則為『掉舉』,
若精進過於鬆散則為『懈怠』。
是故守籠那!汝應平等精進於修止而安住(禪定);
且要洞察五根(信進念定慧:不急不緩)保持平衡(定慧)平等;
觀察六根門生滅,並於其中取得禪相(再詳細觀察)。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具壽守籠那回答世尊。
其時,世尊以此教授具壽守籠那已;
猶如力士伸屈臂,或屈伸臂;
正如是,於寒林消失,現於靈鷲山。
後時,具壽守籠平等精進於修止而安住(禪定);
又洞察五根(信進念定慧:不急不緩)保持平衡(定慧)平等;
觀察六根門生滅,並於其中取得禪相(再詳細觀察)。
〔五、證解脫智 ➥〕
時,具壽守籠那,單獨遠離,不放逸,熾然精勤而住;
不久善男子等正由家而趣向非家,所希求者:
彼無上梵行之究竟,於現法中,自以通慧作證,具足而住。
證知:「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」
而又,具壽守籠那為阿羅漢之一。
其時,具壽守籠那得阿羅漢果已,而作此念:
「我寧可詣世尊之處。
詣已,於世尊前,說(漏盡)智。」
於是,具壽守籠那詣世尊之處。
詣已,問訊世尊,坐於一面。
坐於一面之具壽守籠那白世尊:
「大德!凡比丘為阿羅漢──
諸漏已盡,(梵行)已住,已辦所辦,棄諸重擔,
逮得已利,盡諸有結。
〔六、六處勝解 ➥〕
正智解脫者乃信解六處(勝解),即:
⑴ 信解出離(勝解);
⑵ 信解遠離(勝解);
⑶ 信解無瞋害(勝解);
⑷ 信解愛盡(勝解);
⑸ 信解取盡(勝解);
⑹ 信解無痴(勝解)。
﹙➊ 信解出離 ☛﹚
大德!世間有一類之具壽,有如是思惟者,謂:
『此具壽唯依信而信解出離。』
大德!不可如是見。
大德!諸漏已盡,(梵行)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出離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出離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出離。
﹙➋ 信解遠離 ☛﹚
大德!世間有一類之具壽,有如是思惟者,謂:
『此具壽貪著利養、恭敬、名聞而信解遠離。』
大德!不可如是見。
大德!諸漏已盡,(梵行)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遠離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遠離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遠離。
﹙➌ 信解無瞋害 ☛﹚
大德!世間有一類之具壽,有如是思惟者,謂:
『此具壽信戒禁取為最勝,信解無瞋害。』
大德!不可如是見。
大德!諸漏已盡,(梵行)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無瞋害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無瞋害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無瞋害。
﹙➍ 信解愛盡 ☛﹚
大德!諸漏已盡,梵行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愛盡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愛盡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愛盡。
﹙➎ 信解取盡 ☛﹚
大德!諸漏已盡,梵行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取盡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取盡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取盡。
﹙➏ 信解無痴 ☛﹚
大德!諸漏已盡,梵行已住,已辦所辦之比丘,
不見己之所辦、已辦之增益;
依貪之盡,離貪之故,信解無痴;
依瞋之盡,離瞋之故,信解無痴;
依痴之盡,離痴之故,信解無痴。
〔七、滅盡六根 ➥〕
大德!如是心正解脫之比丘──
➊ 即使見眼前多眼所識之色,彼心不捉,
彼心不雜,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➋ (即使聞)多耳所識之聲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➌ (嗅多)鼻所識之香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➍ (舔多)舌所識之味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➎ (觸多)身所識之觸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➏ (乃至)了別多意所識之法,彼心不捉,
彼心不雜,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〔八、穩如泰山 ➥〕
大德!譬如石山之不缺,不脆,堅合於一;
即使從東方而來之暴風雨亦不動,極不動不震。
又,即使從西方而來之暴風雨亦不動,極不動不震。
又,即使從北方而來之暴風雨亦不動,極不動不震。
又,即使從南方而來之暴風雨亦不動,極不動不震。
正如是,大德!如是心正解脫之比丘──
➊ 即使見眼前多眼所識之色,彼心不捉,
彼心不雜,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➋ (即使聞)多耳所識之聲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➌ (嗅多)鼻所識之香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➍ (舔多)舌所識之味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➎ (觸多)身所識之觸,彼心不捉,彼心不雜,
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
➏ (乃至)了別多意所識之法,彼心不捉,
彼心不雜,堅住而不動,唯隨觀於滅。」
〔九、結語 ➥〕
(具壽守籠那偈語:)
「信解慾出離,乃至心遠離;
信解無瞋害,乃至取滅盡。
信解渴愛盡,乃至心無痴;
曉了處生滅,心正得解脫。
已得正解脫,比丘心寂靜;
無已作聚集,亦無有所作。
譬如一石山,不為風所動;
生滅色味聲,香觸亦純一。
可愛非可愛,不搖如是人;
心堅得自由,唯隨觀謝滅。」』}
[111] 譬如,惜水之家,善治堤塘;
【譯文】{這就好像──
珍惜灌溉水資源的農漁業人家,妥善修治堤防和蓄水池;
不讓養殖場、農作物、稻田裡,水滿為患或者灌溉不足。}
〖解說〗{《中部經典‧解說品‧第一百四十經‧界分別經》說示(四住處):
☆ 四住處 ➾
① (不放逸)慧住處(盡苦智慧);
② (隨護於)諦住處(涅槃是諦);
③ (增長於)捨住處(捨離一切依止);
④ (應當學)寂靜住處(貪、瞋、痴之寂靜)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阿耆多問經》說示(煩惱洪水):
☆ 阿耆多( Ajita ) ➾ 阿逸多( Ajita ),
彌勒菩薩( Metteyya )的別名,多見民間傳說;
最初信仰依據彼岸道品巴利偈誦,穿鑿附會形成。
☆ 四念住( Sati ) ➾
➀ 身念住(觀身不淨);
➁ 受念住(觀受是苦);
➂ 心念住(觀心無常);
➃ 法念住(觀法無我)。
☆ 四威儀 ➾
在行、住、坐、臥當下,修習四念住禪法;
並觀照無常、苦、無我,三種法性之智慧。
☆ 斷三求 ➾
① 斷慾求(拋棄愛欲的追求);
② 斷有求(拋棄存有的追求);
③ 寂止梵行求(平息對於梵行的追求以後,回到輕安)。
☆ 三不善思(三惡思) ➾
⑴ 愛思(愛想生愛欲);
⑵ 瞋思(瞋想生瞋恚);
⑶ 害思(思自他惱害)。
『① (一○三八偈:)
〔青年朋友阿耆多問說:〕
「何物蓋世間(世界被什麼東西遮蔽)?
何緣慧無光(為什麼不見智慧光明)?
何名心污垢(什麼叫全面心靈污染)?
何者大怖畏(什麼是邪行的大恐怖)?」
② (一○三九偈:)
〔世尊回答阿耆多說:〕
「無明蓋世間(世界被無明隨眠遮蔽),
慳逸慧無光(慳吝放逸無智慧光明);
渴求心污垢(貪求叫全面心靈污染),
罪苦大怖畏(苦果是邪行的大恐怖)。」
③ (一○四○偈:)
〔阿耆多再次問說:〕
「洪水沒六處(煩惱洪水在身心橫溢),
願聞何防護(恭敬聆聽怎樣止漏流)?
佛語根律儀(告訴我如何攝護根門),
何緣渡暴流(才能斷盡煩惱之漏流)?」
④ (一○四一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奔流六境界(暴流在六根世界橫溢),
防護四念住(善修四念住遮止漏流);
諦聽四威儀(深切注意於行住坐臥),
慧見渡暴流(內觀智見才能斷煩惱)。」
⑤ (一○四二偈:)
〔阿耆多第三次問說:〕
「慧見與念聽(內觀智見和正念諦聽),
如何觀名色(導師如何觀察心與身)?
尊者請教導(懇請教導我禪修問題),
如何滅名色(請說示滅除名色方法)?」
⑥ (一○四三偈:)
〔世尊第三次回答說:〕
「慧念君所問(關於智見和正念問題),
無能勝所答(無上聖者回答阿耆多)──
內觀名色身(不遺漏觀察身心現象),
一切被終止(輪迴再生就會被停止);
識身既滅盡(因為六識既然被熄滅),
名色則無生(那麼名色就會被終止)。」
⑦ (一○四四偈:)
〔阿耆多第四次問說:〕
「無學擇聖法(已經圓滿十無學聖者),
有學勤道跡(或是勤修八正道佛子);
我問彼智行(請問他們智慧和行持)?
尊者請教導(懇請導師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⑧ (一○四五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他欲恆無求(五欲繫縛中恆斷三求),
自心思無濁(斷絕心中憍慢三惡思);
善巧擇聖法(擇無為法於一切住處),
比丘智行道(比丘滿足地智慧行道)。」』}
[112] 行者亦爾,為智慧水故,善修禪定,令不漏失,是名為:『定!』
【譯文】{一位修行者,也是如此──
念頭好像灌溉的智慧水源、正念正知像修治堤防、四念住像蓄水池一樣。
為了讓身心世界的農場裡,獲得智慧水源的灌溉,所以要善於修習禪定……
不要讓念頭漏失:不鬆也不緊,身心平等安定。這就叫做:『身行寂靜!』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身行寂靜(足四禪)呢?
就是證得:離喜憂、無苦樂、捨念遍淨的第四禪定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比丘相應‧比丘品‧年少經》說示(摧破魔軍的年少比丘):
『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。
其時,一年少比丘,食後收拾缽具,入房無所事,默然無力;
製作諸比丘之衣時,彼亦不為助力。
因此,眾多比丘,來詣世尊之處。
詣已,禮敬世尊,坐於一面。
坐於一面之彼諸比丘白世尊言:
「大德!此處一年少比丘,食後收拾缽具,
入房無所事,默然無力;
製作諸比丘之衣時,彼亦不為助力。」
於是,世尊言彼比丘曰:
「比丘,汝來!以我之語,告彼比丘:『友!師喚汝。』」
「大德!唯然。」彼比丘奉答世尊,則走近彼比丘。
近已,對彼比丘作如是告曰:
「友!師喚汝。」
「友,唯然!」彼比丘回答此比丘後,來詣世尊座前;
詣已,禮敬世尊,坐於一面。
世尊對坐於一面之彼比丘,作如是言曰:
「比丘!汝食後收拾缽具,入房無所事,默然無力;
製作諸比丘之衣時,汝亦不為助力。為真實耶?」
「大德!我亦自作應作之事。」
爾時,世尊以心知彼比丘心之所念,對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汝等勿惱此比丘。
諸比丘!彼比丘已得四禪增上心,已得現法樂住,
隨心所欲,無困難事,已得無煩惱。
彼良家子已捨身,徹底地由家出家而為無家者;
然後,究竟無上梵行,於現法中自知,為入實證而住者。」
世尊如此說完。
善逝說此,師更如是語:
「精進非弛怠,勇猛非少者;
增上至涅槃,解脫一切苦;
勤勉少比丘,尊敬最上人;
彼證最後身,已摧破魔軍。」』}

第七品 ✩ 無後有──慧善解脫 The Virtue of Wisdom

[113] 汝等比丘!若有智慧,則無貪著。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有智慧的人,會捨去三種貪愛──
愛欲、色貪及無色貪。所以,不會再無明生死輪迴。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尼偈‧大偈集‧善慧長老尼偈》說示(愛欲如毒蛇):
『(四五三偈:)
「諸欲辛辣譬如蛇,愚人對此生迷惑;
彼等陷入地獄中,長時受苦逢害惡。」』
★ 有智慧的人,會遠離八種『苦』 ➾
① 生;② 老;③ 病;④ 死;⑤ 愛別離苦;
⑥ 怨憎會苦;⑦ 求不得苦;⑧ 五取蘊苦。
★ 有三種『渴愛』 ➾
➊ 慾愛,得不到時,想要得到。(因為無常!)
也稱為:行苦。(痴於捨受)會導致:求不得的過患。
➋ 有愛,得到以後,害怕失去。(因為是苦!)
也稱為:苦苦。(瞋於苦受)會導致:怨憎會的過患。
➌ 無有愛,失去以後,憂悲苦惱。(因為無我!)
也稱為:壞苦。(貪於樂受)會導致:愛別離的過患。

      ╭→痴(捨受)╮  ╭→瞋(苦受)╮
     求不得     ┆ 怨憎會     ┆
      ↑      ↓  ↑      ↓
 ➊ 慾愛(行苦無常) ➋ 有愛(苦苦是苦) ➌ 無有愛(壞苦無我)
   ↑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┆
   ╰┄┄┄┄┄┄┄┄貪(樂受)←┄┄┄┄愛別離←┄╯

《相應部經典‧道相應‧尋求品‧苦經》說示(三種苦):
『諸比丘!有三種苦。以何為三耶?
苦苦、行苦、壞苦是。
諸比丘!以此為三種苦。
諸比丘!為(依苦聖諦)證智、(依集聖諦)遍智、(依滅聖諦)遍盡、(依道聖諦)捨斷此三種苦,應修習八聖道分。』
★ 有三種『有愛』(會導致:五取蘊苦的過患) ➾
➊ 慾愛,執著於感官的愛;
➋ 色愛,執著於色界的愛;
➌ 無色愛,執著於無色界的愛。
★ 慧善解脫(無後有)的人,永遠斷除──
『三不善根』(會導致:生老病死的過患) ➾
⑴ 貪不善根、⑵ 瞋不善根、⑶ 痴不善根。
★ 必須滅盡『三漏』(會導致:無明的原因) ➾
⑴ 慾漏──對於追求物欲、喜怒哀樂之情的集聖諦(了知是苦)沒有完全洞察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愛欲蓋、瞋恚蓋、愛欲結、瞋恚結、愛染隨眠、瞋隨眠。)
⑵ 有漏──對於執著美麗事物、自我期望的苦聖諦(了知無常)沒有完全洞察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色貪結、無色貪結、慢結、掉舉結、慢隨眠、有貪隨眠。)
⑶ 無明漏──因為對於『四聖諦』沒有完全徹見;
所以,在六根觸境當中,還有微細『我執』的存在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無明暴流、惛眠蓋、無明結、無明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漏盡』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長老品‧漏盡成就十力經》說示(漏盡十力):
➊ 善觀『無常』(諸行無常,以下為──三法印);
➋ 善觀『苦』(慾如火坑);
➌ 善觀『無我』(傾心出離);
➍ 善修『四念住』(以下為──三十七道品);
➎ 善修『四正勤』;
➏ 善修『四神足』;
➐ 善修『五根』;
➑ 善修『五力』;
➒ 善修『七菩提分』;
➓ 善修『八聖道分』。
★ 有智慧的人,必須永斷『十結』(會導致:生死輪迴的原因) ➾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十結):
① 有身見結;② 疑結;③ 戒禁取結;④ 愛欲結;⑤ 瞋恚結;
⑥ 色貪結;⑦ 無色貪結;⑧ 慢結;⑨ 掉舉結;⑩ 無明結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二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等心品‧內外結經》說示(內結與外結的差別):
有身見結等前五者,也稱為『五下分結』;
是屬於此岸(內法)的結縛,所以也稱為『內結』。
色貪結等的後五者,也稱為『五上分結』;
是屬於彼岸(外法)的結縛,所以也稱為『外結』。
還有『內結』的人,必須再回來人間修證;
只有『外結』的人,化生色界不必再回來。
★ 什麼叫做:『結』(纏、縛)呢?(就是) ➾
一般人講的煩惱,在原始佛法裡稱為『結』──
結集眾苦、繫縛生死的『現行』煩惱。例如:打妄想、散亂或惛沈狀態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有身見結』呢?(就是:五下分結第一個) ➾
把五蘊(色受想行識)的身體看成是我,這是所有三界凡夫的毛病。
初果聖者『有身見結』已經斷盡!
把色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物質(粗身)的我,我執的最粗淺型態。
如果有身見結出現在:色界禪天、六欲界天、三惡道,就等於對自身靈體(意所成身)的『色貪結』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見暴流、掉悔蓋、見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疑結』呢?(就是:五下分結第二個) ➾
對於佛法僧三寶的懷疑──(沒有道德、不知慚恥、不畏因果!)
對佛所說:法寶(四聖諦)的懷疑;
對佛所說:僧寶(戒定慧)的懷疑;
對佛所說:聖律(正法律)的懷疑。
初果聖者『疑結』已經斷盡!
把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無相(精神)的我,我執的更粗淺型態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見暴流、疑惑蓋、疑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戒禁取結』呢?(就是:五下分結第三個) ➾
戒禁取是對於某種宗教儀式『行為』本身的執取;
所謂宗教,是泛指一切信仰,包括佛教和無神論。
如果執著於不合理的行為認為合理,就是戒禁取!
初果聖者『戒禁取結』已經斷盡!
把行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粗淺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戒禁取、見暴流、掉悔蓋、見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愛欲結』呢?(就是:五下分結第四個) ➾
愛欲結是對於七情六欲、感官樂受的『愛想』。
特別注意!符合倫常的父慈子孝、倫理親情──
屬於四無量心(慈悲喜捨)禮慈仁愛的範圍;
倫理道德、博愛精神應該鼓勵,不叫愛欲結。
二果聖者『愛欲結』只是變弱、未全斷盡,證到三果才能完全斷盡!
把想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較粗淺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愛欲蓋、愛染隨眠。)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三幸福火):
☆ 三幸福火 ➾
① 應請火(孝敬父母);
② 長者火(照顧妻兒、僕役或僱工);
③ 應施火(供養僧眾)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適切業品‧如梵天在經》說示(孝順父母):
☆ 父母象徵 ➾
① 大梵天神;② 先天老師;
③ 古庇護所;④ 供養福田。
☆ 三種福田 ➾
① 恩田(孝順父母);
② 敬田(供養三寶);
③ 悲田(佈施貧苦)。
『「〔一、父母比喻:〕
➊ 眾比丘!猶如有崇高之大梵天神在家,
父母親──正在家中之高堂,已被孩子們所孝順。
➋ 眾比丘!猶如有崇高之先天老師在家,
父母親──正在家中之高堂,已被孩子們所孝順。
➌ 眾比丘!猶如有遠古天神之庇護所在家,
父母親──正在家中之高堂,已被孩子們所孝順。
➍ 眾比丘!猶如有崇高(之三寶)、應被恭敬供養(之福田)在家,
父母親──正在家中之高堂,已被孩子們所孝順。
〔二、隱喻說明:〕
⑴ 眾比丘!大梵天神者,
此是象徵,父母親之詞句。
⑵ 眾比丘!先天老師者,
此是象徵,父母親之詞句。
⑶ 眾比丘!遠古天神之庇護所者,
此是象徵,父母親之詞句。
⑷ 眾比丘!應被恭敬供養(之福田)者,
此是象徵,父母親之詞句。
〔三、親恩難報:〕
此何故耶?
眾比丘!父母是以眾多方法幫助、撫養、哺育孩子們,令其見世。」
(世尊偈語:)
「父母同梵天(父母恩德如梵天造世),
尊翁先天師(雙親叫做先天的老師);
孩既供福田(兒女不但供養了恩田),
慈悲庇子孫(也讓子孫受慈悲庇蔭);
是故孝順人(所以凡禮敬父母的人),
賢智亦敬彼(即使聖賢也會尊敬他)。
食物加飲料(例如或奉養父母飲食),
衣服又臥床(或供養父母衣服臥床);
沐浴既按摩(或服侍父母沐浴按摩),
又洗雙親腳(或親手洗淨雙親雙腳)──
『依汝侍奉彼(因為你這些盡心侍奉),
孝順於父母(明智孝順自己父母親);
賢智讚賞彼(不但得到聖賢的稱譽),
天世生歡喜(來世也會在天界歡喜)。』」』
《增支部經典‧二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等心品‧非為報恩與報恩經》說示(如何報答父母恩情):
『〔一、父母恩深:〕
眾比丘!我說:對二種人不能盡報恩情!
云何為二種人?
是母親與父親。
〔二、感恩父母:〕
眾比丘!➊ 奉養母親於一肩;
➋ 奉養父親於(另外)一肩;
➌ 或有百歲之壽,雖在百歲之間(持續照料父母);
➍ 又彼更以(香料)揉和塗身、沐浴、按摩(照護父母);
➎ 又彼(父母)雖於此(肩上)撒尿排糞。
但是,眾比丘!即使如此善事父母,亦不能(稱為)報答親恩。
➏ 眾比丘!又彼應於富藏七寶之大地,
確立王權、支配自在,以安頓其父母。
但是,眾比丘!即使如此善事父母,亦不能(稱為)報答親恩。
〔三、親恩難報:〕
此何故耶?
眾比丘!父母是以眾多方法幫助、撫養、哺育孩子們,令其見世。
〔四、報答父母:〕
然而,眾比丘!
➀ 讓不信(佛法)之父母,具足正信;
勸導、確立(正信),以安頓其父母。
➁ 讓無戒無道德之父母,具足戒行;
勸導、確立(戒行),以安頓其父母。
➂ 讓貪婪吝嗇之父母,具足佈施;
勸導、確立(佈施),以安頓其父母。
➃ 讓無正知見之父母,具足智見;
勸導、確立(智見),以安頓其父母。
眾比丘!只有這樣──
不但善事父母,又可(稱為)報答親恩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瞋恚結』呢?(就是:五下分結第五個) ➾
瞋恚結是對於七情六欲、感官苦受的『瞋想、害想』。
二果聖者『瞋恚結』只是變弱、未全斷盡,證到三果才能完全斷盡!
把想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較粗淺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慾暴流、瞋恚蓋、瞋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色貪結』呢?(就是:五上分結第一個) ➾
色界已經離開欲界的愛瞋害苦,可是卻有對於形色的尋伺喜樂。
四果聖者『色貪結』才能斷盡!
把色蘊、受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欲界〞鬼神和〝色界〞靈體(意所成身)的我,我執的色貪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有貪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色貪結』呢?(就是:五上分結第二個) ➾
無色界已經離開色界的尋伺喜樂,可是仍執著於觀念的空識行捨。
四果聖者『無色貪結』才能斷盡!
把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無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較微細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有貪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慢結』呢?(就是:五上分結第三個) ➾
慢,是我執的同義語;所謂貢高我慢,是有自他相對的比較心理。
有身見,也是我執的同義語──
有身見,是執著身;慢,是執著心;
有身見,相當於憍;慢,相當於傲;
憍是與自己做比較;傲與他人比較;
有身見,執著身內;慢,執著身外。
因為既然無我,怎麼會計較人我境界的高低短長呢?
四果聖者『慢結』才能斷盡!
把識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無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微細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掉悔蓋、慢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掉舉結』呢?(就是:五上分結第四個) ➾
掉舉,比慢藏得還要更深;因為慢是計較人我,掉舉是造作本身。
造作,是有為!造作,是諸行無常的開端;造作的養分來自無明!
掉舉,也可說是一種刻意、注意、作意的行為;
問題是要怎麼作意?作意正確的地方才是智慧!(如理作意!)
四果聖者『掉舉結』才能斷盡!
把行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無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更微細型態。
若掉舉結出現在欲界,就等於五蓋(掉悔蓋)中的掉舉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有暴流、掉悔蓋、見隨眠、慢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明結』呢?(就是:五上分結最後一個) ➾
無明,是一種誤解、無知的心態!
誤解、無知即不如理作意的狀態!
對於什麼事情『不如理作意』呢?
對貪瞋痴不如理作意、對戒定慧不如理作意!
對三法印、十二緣起、八聖道分不如理作意!
簡單的說:無明是對『四聖諦』的誤解無知!
所以,絕對不是有沒有色聲香味觸法的問題!
有明,並不是說:不思善、不思惡,而是正好相反──
要把注意力放在正確的地方『如理作意』才是有明!
有明也就是要去除無明、要有明白善惡真相的能力。
無法證入涅槃不是因為有為法、有色或妄念的問題;
而是因為無明、渴愛,以及延伸出來貪瞋痴的結縛。
四果聖者『無明結』才能斷盡!
把想蘊看成是『我』,這是〝無色界〞無相的我,我執的最微細型態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無明暴流、惛眠蓋、無明隨眠。)
★ 『十結』和『七隨眠』有什麼不同呢?
十結是屬於『行蘊』,七隨眠是屬於『受蘊』──
行蘊,和正見、正念、正解脫有關;受蘊,和正知、正智、正慧有關!
行蘊是內心向外界所發出的企圖,如果是十結,就會胡亂去造作惡業;
受蘊是感知由外界所得來的訊息,如果是隨眠,就無法正確了知訊息。
十結:是現行煩惱,是主動狀態;現行行蘊,是平常意識容易察覺的!
七隨眠:潛在煩惱,是被動狀態;潛在識蘊,是平常意識較難發現的!
另外一個話題就是──
凡夫眾生如果在不知情,或無意識的情況下,會不會有煩惱呢?
沒有訓練過的凡夫,不論是醒時或睡眠,六入處仍然在起作用!
仍潛藏愛染、瞋心!因為雖在無知情況下還有:七隨眠的存在!
還有一個話題就是──
凡夫眾生如果單純前五根門作用,會不會有愛染、瞋心等煩惱呢?
五根去認知被七隨眠所污染過的有害訊息,當然會有愛染等煩惱。
《中部經典‧雙小品‧第四十四經‧有明小經》說示(潛意識裡的煩惱):
『〔一〕「聖尼!有幾種受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有此等之受:『➊ 樂受、➋ 苦受、➌ 不苦不樂受』也。」
〔二〕「又,聖尼!云何為樂受?云何為苦受?云何為不苦不樂受?」
➊ 「居士毘舍佉!若感於樂覺、喜好乃身心之『樂受』也。
➋ 居士毘舍佉!若感於苦覺、不喜好乃身心之『苦受』也。
➌ 居士毘舍佉!若感於非喜好、非不喜好乃身心之『不苦不樂受』也。」
〔三〕「聖尼!樂受者以何為樂、以何為苦耶?苦受者以何為苦、以何為樂耶?不苦不樂受者,是以何為樂、以何為苦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樂受以『住』為樂,以『變易』為苦;➋ 苦受是以『住』為苦,以『變易』為樂;➌ 不苦不樂受,是以『知』為樂,以『不知』為苦。」
〔四〕「聖尼!『樂受』潛藏何隨眠耶?『苦受』潛藏何隨眠耶?『不苦不樂受』潛藏何隨眠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於樂受➊ 潛藏『貪隨眠』,於苦受➋ 潛藏『瞋隨眠』,於不苦不樂受➌ 潛藏『無明隨眠』。」
〔五〕「聖尼!一切樂受,皆潛藏『貪隨眠』耶?一切苦受,皆潛藏『瞋隨眠』耶?一切不苦不樂受,皆潛藏『無明隨眠』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非一切樂受,潛藏『貪隨眠』;➋ 非一切苦受,潛藏『瞋隨眠』;➌ 非一切不苦不樂受,潛藏『無明隨眠』。」
〔六〕「又,聖尼!樂受,何應捨耶?苦受,何應捨耶?不苦不樂受,何應捨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樂受,應捨『貪隨眠』也;➋ 苦受,應捨『瞋隨眠』也;➌ 不苦不樂受,應捨『無明隨眠』也。」
〔七〕「聖尼!一切樂受,皆應捨貪隨眠耶?一切苦受,皆應捨瞋隨眠耶?一切不苦不樂受,皆應捨無明隨眠耶?」
「居士毘舍佉!➊ 非一切樂受,皆應捨『貪隨眠』;➋ 非一切苦受,皆應捨『瞋隨眠』;➌ 非一切不苦不樂受,皆應捨『無明隨眠』。
➀ 居士毘舍佉!於此,比丘離諸慾、離諸不善法,有尋、有伺,由離生喜樂,得『初禪』具足住;依此而捨貪,其時,無潛藏『貪隨眠』(貪欲、色貪及無色貪)。
居士毘舍佉!然於此,比丘如是思惟之:
『何時,我心確實達到?現今,凡為聖者所宣說、所成就之住處?』
➁ 如是,對無上解脫之立願者,由願不生憂苦,以此而捨瞋,其時,無潛藏『瞋隨眠』。
居士毘舍佉!於此,比丘依樂之捨、苦之捨,於先已滅喜、憂故,具足不苦、不樂、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;
➂ 以其捨無明,其時,無潛藏『無明隨眠』。」』}
[114] 常自省察,不令有失;是則,於我法中,能得解脫。
【譯文】{而且,應當常常反省自己,看看哪裡有過失?
如果有?就應該改進!這樣才能在我的教法中得到解脫。}
〖解說〗{如何常自省察呢?是要修習──
『六決擇慧法門』六種智慧的決擇法門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六決擇慧法門』(六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☆ 六決擇慧法門(六擇滅無為) ➾
① 欲決擇慧法門;② 受決擇慧法門;③ 想決擇慧法門;
④ 漏決擇慧法門;⑤ 業決擇慧法門;⑥ 苦決擇慧法門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六集‧初五十經篇‧無上品‧優陀夷六隨念住經》說示(常自省察──六種智慧的決擇法門):
★ 什麼叫做:『欲決擇慧法門』(欲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欲,⓶ 應知欲之緣起,⓷ 應知欲之差別,⓸ 應知欲之異熟,⓹ 應知欲之滅,⓺ 應知趣向欲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諸比丘!此等五欲繩也。謂:
⑴ 眼所識之色可愛、可樂、可喜、可意,能引諸欲,隨順染著。
⑵ 耳所識之聲可愛、可樂、可喜、可意,能引諸欲,隨順染著。
⑶ 鼻所識之香可愛、可樂、可喜、可意,能引諸欲,隨順染著。
⑷ 舌所識之味可愛、可樂、可喜、可意,能引諸欲,隨順染著。
⑸ 身所識之觸可愛、可樂、可喜、可意,能引諸欲,隨順染著。
又,諸比丘!此等雖是非欲,但等於欲繩,即於聖人毘奈耶(聖律)中所說:
『思念於貪著,世人所愛欲──
世間萬花筒,彼雖非愛欲;
思念於貪著,世人所愛欲──
世間萬花筒,津梁繫欲繩;
因此賢智者,調伏除貪欲。』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欲之緣起耶?
諸比丘!觸,是欲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欲之差別耶?
諸比丘!⑴ 色之欲是差別;
⑵ 聲之欲是差別;
⑶ 香之欲是差別;
⑷ 味之欲是差別;
⑸ 觸之欲是差別。
諸比丘!是名為欲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欲之異熟耶?
諸比丘!每每當下出現任何──通過愛欲之我慢(我勝、我等、我劣),皆使各類順福分或順非福分(行)之自我個體(存有)再生。
諸比丘!是名為欲之異熟。
➎ 諸比丘!何為欲之滅耶?
諸比丘!觸之滅,乃欲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欲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又,諸比丘!⑴ 聖弟子如是知欲;
⑵ 如是知欲之緣起;
⑶ 如是知欲之差別;
⑷ 如是知欲之異熟;
⑸ 如是知欲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欲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欲)決擇慧法門,是欲滅之梵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受決擇慧法門』(受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受,⓶ 應知受之緣起,⓷ 應知受之差別,⓸ 應知受之異熟,⓹ 應知受之滅,⓺ 應知趣向受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諸比丘!有三種受。謂:
⑴ 樂受、⑵ 苦受、⑶ 不苦不樂受是。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受之緣起耶?
諸比丘!觸是受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受之差別耶?
諸比丘!即:⑴ 有染污之樂受,無染污之樂受;
⑵ 有染污之苦受,無染污之苦受;
⑶ 有染污之不苦不樂受,無染污之不苦不樂受。
諸比丘!是名為受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受之異熟耶?
諸比丘!每每當下出現任何──通過感受之我慢(我勝、我等、我劣),皆使各類順福分或順非福分(行)之自我個體(存有)再生。
諸比丘!是名為受之異熟。
➎ 又,諸比丘!何為受之滅耶?
諸比丘!觸之滅,乃受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受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⑴ 又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知受;
⑵ 如是知受之緣起;
⑶ 如是知受之差別;
⑷ 如是知受之異熟;
⑸ 如是知受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受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受)決擇慧法門,是受滅之梵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想決擇慧法門』(想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想,⓶ 應知想之緣起,⓷ 應知想之差別,⓸ 應知想之異熟,⓹ 應知想之滅,⓺ 應知趣向想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諸比丘!有六種想。謂:
⑴ 色想、⑵ 聲想、⑶ 香想、⑷ 味想、⑸ 觸想、⑹ 法想是。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想之緣起耶?
諸比丘!觸是想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想之差別耶?
諸比丘!⑴ 色之想是差別;
⑵ 聲之想是差別;
⑶ 香之想是差別;
⑷ 味之想是差別;
⑸ 觸之想是差別;
⑹ 法之想是差別。
諸比丘!是名為想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想之異熟耶?
諸比丘!我說:想以言說(表達)為異熟,
名為:隨想如此、如此!而言說(表達)這般、這般!
我乃如是想。
諸比丘!是名為想之異熟。
➎ 又,諸比丘!何為想之滅耶?
諸比丘!觸之滅,乃想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想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⑴ 又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知想;
⑵ 如是知想之緣起;
⑶ 如是知想之差別;
⑷ 如是知想之異熟;
⑸ 如是知想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想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想)決擇慧法門,是想滅之梵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漏決擇慧法門』(漏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漏,⓶ 應知漏之緣起,⓷ 應知漏之差別,⓸ 應知漏之異熟,⓹ 應知漏之滅,⓺ 應知趣向漏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諸比丘!有三漏。謂:
⑴ 慾漏、⑵ 有漏、⑶ 無明漏。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漏之緣起耶?
諸比丘!無明是漏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漏之差別耶?
諸比丘!⑴ 有令行地獄之漏;
⑵ 有令行傍生之漏;
⑶ 有令行鬼境之漏;
⑷ 有令行人界之漏;
⑸ 有令行天界之漏。
諸比丘!是名為漏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漏之異熟耶?
諸比丘!每每當下出現任何──通過無明之諸行(身行、語行、心行),皆使各類順福分或順非福分(行)之自我個體(存有)再生。
諸比丘!是名為漏之異熟。
➎ 又,諸比丘!何為漏之滅耶?
諸比丘!無明之滅,乃漏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漏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又,諸比丘!⑴ 聖弟子如是知漏;
⑵ 如是知漏之緣起;
⑶ 如是知漏之差別;
⑷ 如是知漏之異熟;
⑸ 如是知漏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漏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漏)決擇慧法門,是漏滅之梵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業決擇慧法門』(業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業,⓶ 應知業之緣起,⓷ 應知業之差別,⓸ 應知業之異熟,⓹ 應知業之滅,⓺ 應知趣向業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諸比丘!我說思業,
思已而以⑴ 身、⑵ 語、⑶ 意造業。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業之緣起耶?
諸比丘!觸是業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業之差別耶?
諸比丘!⑴ 有業招感、經驗地獄;
⑵ 有業招感、經驗傍生;
⑶ 有業招感、經驗鬼境;
⑷ 有業招感、經驗人界;
⑸ 有業招感、經驗天界。
諸比丘!是名為業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業之異熟耶?
諸比丘!我說業之異熟有三種。謂:
⑴ 於現法受業(現世報);
⑵ 於次生受業(次世報);
⑶ 於後次受業(後世報)。
諸比丘!是名為業之異熟。
➎ 諸比丘!何為業之滅耶?
諸比丘!觸之滅,乃業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業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諸比丘!⑴ 聖弟子如是知業;
⑵ 如是知業之緣起;
⑶ 如是知業之差別;
⑷ 如是知業之異熟;
⑸ 如是知業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業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業)決擇慧法門,是業滅之梵行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苦決擇慧法門』(苦擇滅無為)呢?(就是) ➾
⓵ 應知苦,⓶ 應知苦之緣起,⓷ 應知苦之差別,⓸ 應知苦之異熟,⓹ 應知苦之滅,⓺ 應知趣向苦滅之道跡。
〝➊ 又,如是說者,乃緣何而說耶?
⑴ 生是苦;
⑵ 老是苦;
⑶ 病是苦;
⑷ 死是苦;
⑸ 愁悲苦憂惱亦是苦;
⑹ 所慾求不得亦是苦;
⑺ 簡略說五取蘊是苦。
➋ 又,諸比丘!何為苦之緣起耶?
諸比丘!渴愛是苦之緣起。
➌ 又,諸比丘!何為苦之差別耶?
諸比丘!⑴ 苦有(極度)大;
⑵ 有(些許)小;
⑶ 有(徐緩)遲去;
⑷ 有(非常快地)速去。
諸比丘!是名為苦之差別。
➍ 又,諸比丘!何為苦之異熟耶?
諸比丘!世間有一類,因為被苦所征服,心已被苦所佔據;
而憂愁、疲勞、悲哀、椎胸而哭、陷於迷亂。
又或因為遭受──被苦所征服,心已被苦所佔據,
誰知除滅此苦之一句,或二句之真言(咒文)耶?
諸比丘!我說因為──有愚痴迷亂(而成為苦)之異熟果;
或者,我說因為──(向外處處)尋求(三求:慾求、有求、梵行求),而成為苦之異熟果。
諸比丘!是名為苦之異熟。
➎ 又,諸比丘!何為苦之滅耶?
諸比丘!渴愛之滅,乃苦之滅。
➏ 即此八聖道分,乃趣向苦滅之道跡。
所謂:⑴ 正見、⑵ 正思惟、⑶ 正語、⑷ 正業、⑸ 正命、⑹ 正精進、⑺ 正念、⑻ 正定。
又,諸比丘!⑴ 聖弟子如是知苦;
⑵ 如是知苦之緣起;
⑶ 如是知苦之差別;
⑷ 如是知苦之異熟;
⑸ 如是知苦之滅;
⑹ 如是知趣向苦滅之道跡。
故彼知此(苦)決擇慧法門,是苦滅之梵行。〞}
[115] 若不爾者,既非道人、又非白衣,無所名也。
【譯文】{如果,不依照佛陀的教導去反省自己,又胡作非為──
這樣的人,既非出家人,也不是在家人,真不知如何稱呼他了?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己心品‧止住善法經》說示(省察善法與自知之明):
☆ 省察善法 ➾
① 省察善法衰退;② 省察善法止住;③ 省察善法增長。
☆ 自知之明 ➾
① 善知貪欲;② 善知瞋恚;
③ 善知惛沈、睡眠;④ 善知掉舉;
⑤ 善知疑惑;⑥ 善知憤怒;
⑦ 善知被惡習染污心;⑧ 善知發脾氣暴躁;
⑨ 善知懈怠;⑩ 善知得心定。
★ 什麼叫做:『省察善法』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我對於在善法上而止住者,不讚歎,況衰退者乎?
諸比丘!我對於在善法上而增長者讚歎,實非止住,實非衰退。
〔一〕又,諸比丘!云何是『在善法上之衰退,實非止住,實非增長』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無論多少篤信、禁戒、所聞、佈施、智慧、辯才;
然而,彼之諸(善)法既不止住,亦不增長。
諸比丘!我說,此是在善法上之衰退,實非止住,實非增長。
諸比丘!如是稱為『在善法上之衰退,實非止住,實非增長』。
〔二〕又,諸比丘!云何是『在善法上之止住,實非衰退,實非增長』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無論多少篤信、禁戒、所聞、佈施、智慧、辯才;
然而,彼之諸(善)法既不衰退,亦不增長。
諸比丘!我說,此是在善法上之止住,實非衰退,實非增長。
諸比丘!如是稱為『在善法上之止住,實非衰退,實非增長』。
〔三〕又,諸比丘!云何是『在善法上之增長,實非止住,實非衰退』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無論多少篤信、禁戒、所聞、佈施、智慧、辯才;
然而,彼之諸(善)法既不止住,亦不衰退。
諸比丘!我說,此是在善法上之增長,實非止住,實非衰退。
諸比丘!如是稱為『在善法上之增長,實非止住,實非衰退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自知之明』呢?(就是) ➾
〝諸比丘!若比丘不能善知於他心,則『當能善知於己心』。
諸比丘!當如是學。
〔一〕諸比丘!云何比丘『當能善知於己心』耶?
諸比丘!譬如壯年少年之男女愛好莊飾者,
於清淨潔白之明鏡、明澄之水缽;
自觀察面相,若於其處見塵垢、污染,
則為斷其塵垢、污染而精進。
若於其處不見塵垢、污染,
則歡喜思惟圓滿,
謂:『幸哉!我得清淨。』
〔二〕諸比丘!如是,若比丘觀察,則於善法多饒益。謂:
『⓵ 我多貪欲而住耶?
已多無貪欲而住耶?
⓶ 我多瞋恚心而住耶?
已多無瞋恚心而住耶?
⓷ 我多被纏縛惛沈、睡眠而住耶?
已多離惛沈、睡眠而住耶?
⓸ 我多掉舉而住耶?
已多無掉舉而住耶?
⓹ 我多疑惑而住耶?
已多度脫疑惑而住耶?
⓺ 我多容易憤怒而住耶?
已多不易憤怒而住耶?
⓻ 我多被惡習染污心而住耶?
已多不被惡習染污心而住耶?
⓼ 我多發脾氣暴躁而住耶?
已多不發脾氣暴躁而住耶?
⓽ 我多懈怠而住耶?
已多發勤精進而住耶?
⓾ 我已多得心定而住耶?
多不得心定而住耶?』〞}

[116] 實智慧者,則是:『度老、病、死海,堅牢船也;
【譯文】{實在來說!滅苦的智慧,就是這一輩子裡使我們:
『能夠從老海、病海、死海當中,拯救出來堅牢的救生船呀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故思品‧涅槃經》說示(世間有情不般涅槃的原因):
「㈠ 友,阿難!世間有情──
➊ 於此順退分想(要省察捨心禪相),不如實知;
➋ 於此順住分想(要省察三昧禪相),不如實知;
➌ 於此順勝進分想(要省察精勤禪相),不如實知;
➍ 於此順決擇分想(要省察六決擇慧法門),不如實知。
友:阿難!依此因、此緣,世間有一類之有情,於現法不般涅槃。
㈡ ……友,阿難!世間有情──
➀ 於此順退分想(要省察捨心禪相),如實知;
➁ 於此順住分想(要省察三昧禪相),如實知;
➂ 於此順進分想(要省察精勤禪相),如實知;
➃ 於此順決擇分想(要省察六決擇慧法門),如實知。
友,阿難!依此因、此緣,世間有一類之有情,於現法般涅槃。」}
[117] 亦是,無明黑暗,大明燈也;
【譯文】{四聖諦的智慧!也就是像:
無明生死輪迴、黑暗世間的大明燈呀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不放逸品‧周利槃特證聖果經》說示(背誦法句):
☆ 去除塵垢,周利槃特的故事說明 ➾
在佛陀時代,就已經有法句經典的形式了!
佛陀所教導弟子的──
不只是:持戒、禪修而已;
還須不斷地背誦法偈經典。
〝(二五偈:)
「奮勵不放逸(由於精進不放逸),
攝根又調心(持戒又調伏心意);
自洲智燈明(智者為自己建造沙洲與燈塔),
免沒於暴流(不被洪水所淹沒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愚笨的周利槃特證得聖果 ~☺)
……弟弟周利槃特也跟隨哥哥出家,
但由於前世曾作弄一位很笨的比丘,
所以今生愚昧不堪,甚至四個月內記不得一句偈語。
哥哥摩訶槃特就建議弟弟不如還俗。
有一天,名醫耆域邀請佛陀和眾多比丘到他家接受供養。
周利槃特不在可以前去的比丘名單中。
他知道自己無緣參加後,十分沮喪,決定還俗。
佛陀明白他的心意後,就叫他在精舍前面的門口,
面向東方而坐,並給他一塊布,要他一邊搓揉布塊,
一邊複誦「去除──塵垢」( Rajo-haraṇa )。
交代之後,佛陀就和摩訶槃特挑選出來的比丘們一齊去名醫耆域家。
佛陀離開後,周利槃特努力搓揉布塊,並複誦「去除──塵垢」,
不久,布塊變髒了。
也就在這時候,他過去的善業機緣成熟,而使他了解世事無常。
這時候,佛陀在名醫耆域家中,透過神通力量,
知道年輕的周利槃特的進展,於是放光,
使周利槃特感覺佛陀就在他面前向他說:
「不只是布塊因為污垢而變髒,人的身心也有貪、瞋、痴等污垢,
只有去除這些污垢,人才可以達到修行的目的,而證得聖果。」
周利槃特明白佛陀話中的涵意,繼續禪修,不久就證得阿羅漢果,
並且具足非凡的智慧和精神力量。
這時候,名醫耆域的家人,
正準備向佛陀的缽中注水,以表示供養,
但佛陀卻用手遮住缽,防止水進入,並且問道:
「是否還有比丘在精舍裡?」
「沒有!」
「還有一人!」佛陀說,並要人去請周利槃特來。
當被差遣的人抵達精舍時,不只看到一位比丘,
而有很多一模一樣的比丘,
這些比丘都是具有神通的周利槃特創造出來的。
被差遣的人感到困惑,就回去報告這件事,
卻又被差遣回精舍,要他向那些比丘說:
「佛陀召喚名叫周利槃特的比丘。」
但當他照做時,很多聲音回答道:
「我就是周利槃特!」
他迷糊了,只好又回去,但又再次被差遣回精舍,
這次要他一把抓住第一個回答「我是周利槃特」的比丘,
結果當他抓住第一位回答的比丘時,其他的比丘都消失了。
周利槃特比丘就跟隨他到名醫耆域家。
供養之後,周利槃特在佛陀的授意之下,信心十足地講經說法。
後來,周利槃特的事被比丘們無意間提起,佛陀就說:
信心堅定、努力精進的人都必定會證得阿羅漢果。〞}
[118] 一切病者,之良藥也;
【譯文】{戒定慧的智慧!治癒病苦:
一切貪病、瞋病、痴病的救世良藥呀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道相應‧尋求品‧垢經》說示(三種垢):
☆ 無垢( Amala ) ➾
阿末羅、庵摩羅、維摩(詰)都是其音譯。
無垢,並非常見外道,所謂的──無垢識;
無垢是洞察四聖諦,實踐八聖道分的結果。
〝諸比丘!有三種垢(污染)。
以何為三耶?
乃➊ 貪垢、➋ 瞋垢、➌ 痴垢是。
諸比丘!以此為三種垢。
諸比丘!為(依苦聖諦)證智、(依集聖諦)遍智、(依滅聖諦)遍盡、(依道聖諦)捨斷此三種垢,應修習八聖道分。〞}
[119] 伐煩惱樹,之利斧也!』
【譯文】{簡單的說!般若智慧!滅盡煩惱,就好像是……
徹底砍伐!五蘊煩惱貪瞋痴,有如斷根、截頭的多羅樹;
滅盡無明!三漏──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,使未來不生;
斷盡煩惱!斬斷輪迴之因:七隨眠、十結的銳利斧頭呀!』}
〖解說〗{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四應證法):
『➊ 宿住之事──宿住隨念智,應依念而證;
➋ 死生之事──有情生死,應依眼而證;
➌ 八解脫──俱解脫者,應依身而證;
➍ 漏盡──漏盡智,應依慧而證。』}
[120] 是故汝等,當以:『聞、思、修』慧,而自增益。
【譯文】{所以,你們佛弟子,應當恆常憶念──
聞慧:由聽聞善知識開示佛法,所得來的智慧;
思慧:由聞法後如理思惟佛法,所得來的智慧;
修慧:由聞思佛法後修八正道,所得來的智慧;
每天!自己要努力、安排功課、不斷地求進步!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聞慧』呢?
『聞慧』是恭聞善知識開示『四聖諦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思慧』呢?
『思慧』是如理思惟佛陀的『有四依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修慧』呢?
『修慧』是依照『有四依』努力實踐八聖道分(八正道)。
★ 為何叫做:如理思惟佛陀的『有四依』呢?
因為!即使佛陀也必須熟思『有四依』(熟思四正勤) ➾
➀ 熟思而追隨善法(就好像:修勤──四依法、四聖種);
➁ 熟思而忍受善法(就好像:隨護勤──忍受困境);
➂ 熟思而避免惡法(就好像:律儀勤──迴避惡處);
➃ 熟思而斷除惡法(就好像:斷勤──斷三惡尋)。}
[121] 若人有:『智慧之照!』雖無天眼;而是,明見人也,是名:『智慧!』
【譯文】{如果,一個人有:『照見四聖諦智慧』的法眼與慧眼!
即使沒有觀看三界的天眼;然而,他確實是一位明白『法』的人。
以上所說!照見四聖諦、實踐八聖道分,這就叫做:『般若智慧!』}
〖解說〗{一位完成八聖道分、證得慧解脫的聖者已圓滿:十無學。
並且,徹見漏盡智(正智)與無生智(正解脫)自證自知:
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
白話文(語譯)──
(漏盡智:)
這是我經歷百千萬劫、輪迴苦海的最後一期生命;
由於堅苦卓絕地修行,使我斷除了一切漏流煩惱。
(無生智:)
佛法已實踐自覺覺他、教化春秋的事業皆已圓滿;
所以我不再進入母胎,或繼續輪迴的生命形式了!
★ 什麼叫做:『十無學』呢?十無學(就是) ➾
➊ 正見;➋ 正思惟;➌ 正語;➍ 正業;➎ 正命;
➏ 正精進;➐ 正念;➑ 正定;➒ 正智;➓ 正解脫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有學』呢?(就是) ➾
佛弟子,還在學習戒、定、慧,修學還沒圓滿。(沒有畢業!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學』呢?(就是) ➾
聖弟子,圓滿成就戒、定、慧,所以不必再學。(已經畢業!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見』呢?(就是) ➾
如實智見:四聖諦;以及,去除疑惑、無我、無身見、四不壞信。
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;九清淨的見清淨、斷疑清淨、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家主品‧苦經》說示(根塵識三者和合):
☆ 什麼叫做:『如實智見』呢?(就是) ➾

 (意根為觀察者/被觀察者)
   ╭→六根┄╮        ╭┄→不滅心(心解脫)┄→四無色禪(捨根未滅)┄┄╮
   │    ↓        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┆
╭→➊│(結果)六識╮(如實智見)捨念→滅心(正解脫)→慧解脫(正智)┄╮     ┆
┆  │    ↑ ┆      ↑  ┆               ↓     ┆
┆  ╰→六境┄╯ ┆ ╭→不作意╯  ╰┄→俱解脫(正智)┄┄┄┄→涅槃┄╮   ┆
┆         ┆ ┆(滅有對想)              (漏盡智)┆   ┆
┆ (前後六根不同)↓ 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┆   ┆
┆    ╭→六根┄→➌六觸(愛染/無為三觸:空、無相、無願)       ┆   ┆
┆    │(認知)↑ 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┆   ┆
┆   ➁│    ┆ ┆(欲、色界)                   ↓   ┆
┆    │    ┆ ╰→作意┄╮  ╭→心(受、想)┄╮ (解脫智見)十無學┄╮↓
┆    ╰→六境┄╯      ↓  ┆        ↓           ├╮
┆     (客體)  (四念住)念頭→正念(如理) 如實智見→戒定慧┄→八正道┄╯┆
┆                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↓
┆                ╰┄→妄念(非理)  無明┄→貪瞋痴┄→八邪道┄┄╮
┆                   ┆        ┆            ┆
┆                   ╰→心(受、想)┄╯            ┆
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↓
╰←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╯

 ✰ 注意!這裡➊與➁的六根不同,才有➌六觸,否則會變成〝識〞是常住的常見。
 ✎ 原始佛法裡的〝無相心法〞:涅槃,是無取才能〝滅心〞,而不是生〝妙心〞!
 ☀ 達到涅槃的十無學,並不是不思善、不思惡,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無漏智慧。

『「諸比丘!我為汝等說苦(聖諦與集聖諦)之生起原因,
與苦(滅聖諦與道聖諦)之放下(重擔)。
汝等諦聽,當善思念。我則宣說。」
彼等諸比丘答世尊曰:「大德!唯然。」
世尊以此宣說:
「〔一〕又,諸比丘!何者是苦(聖諦與集聖諦)之已生起原因耶?
➊ 依眼攀緣於色,而出現眼識──
⑴ 三者和合,已有觸;
⑵ 觸為助緣,而有受;
⑶ 受為助緣,而有愛;
諸比丘!此乃苦(聖諦與集聖諦)之已生起原因。
➋ 依耳攀緣於聲,而出現耳識……
➌ 依鼻攀緣於香,而出現鼻識……
➍ 依舌攀緣於味,而出現舌識……
➎ 依身攀緣於觸,而出現身識……
➏ 依意攀緣於法,而出現意識──
⑴ 三者和合,已有觸;
⑵ 觸為助緣,而有受;
⑶ 受為助緣,而有愛;
諸比丘!此乃苦(聖諦與集聖諦)之已生起原因。
〔二〕又,諸比丘!何者是苦(滅聖諦與道聖諦)之已放下(重擔)耶?
➀ 依眼攀緣於色,而出現眼識──
⑴ 三者和合,已有觸;
⑵ 觸為助緣,而有受;
⑶ 受為助緣,而有愛;
⑷ 又,依(如實智見)其愛之完全離貪、滅盡無餘(涅槃),已有取滅;
⑸ 依取滅,已有有滅;
⑹ 依有滅,已有生滅;
⑺ 依生滅,而有現在之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滅。
如是,乃全苦蘊之滅。
諸比丘!此乃苦(滅聖諦與道聖諦)之已放下(重擔)。
➁ 依耳攀緣於聲,而出現耳識……
➂ 依鼻攀緣於香,而出現鼻識……
➃ 依舌攀緣於味,而出現舌識……
➄ 依身攀緣於觸,而出現身識……
➅ 依意攀緣於法,而出現意識──
⑴ 三者和合,已有觸;
⑵ 觸為助緣,而有受;
⑶ 受為助緣,而有愛;
⑷ 又,依(如實智見)其愛之完全離貪、滅盡無餘(涅槃),已有取滅;
⑸ 依取滅,已有有滅;
⑹ 依有滅,已有生滅;
⑺ 依生滅,而有現在之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惱滅。
如是,乃全苦蘊之滅。
諸比丘!此乃苦(滅聖諦與道聖諦)之已放下(重擔)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思惟』(正思)呢?(就是) ➾
如理思惟、無害思惟、有慚有愧,有四依:斷惡修善之思惟。
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七的於思無濁;九清淨的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;五法蘊身的慧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語』呢?(就是) ➾
➊ 遠離『妄語』;➋ 遠離『離間語』;➌ 遠離『粗惡語』;
➍ 遠離『雜穢綺語』。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五的捨自諦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業』呢?(就是) ➾
身業、語業、意業,三業要守戒──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
身行、語行、心行,三行要清淨──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已經圓滿學習!
⑴ 『三業』和『三行』有什麼不同呢?
三業,是外在戒德的完美無瑕;三行,是內在定慧的端嚴圓滿。
其實,『身業』和『身行』,以及『語業』和『語行』,是類似的!
差別在於:『身業』或『語業』是肢體和語言行為,任何人都可以觀察得到;
『身行』或『語行』是生理和心理現象,除了自己以外別人不容易觀察得到。
⑵ 那麼,『意業』和『心行』,有何不同呢?
解答:意業,如果只在自己心中對話,其實也是『語行』的一種。
⑶ 這樣,什麼是『語行』呢?
包括口語、文字,或心中的自言自語,或企圖心、動機……
計劃安排、思考尋求、尋伺有關的行蘊,都是:『語行』。
尋,是意根向內外境界攀緣的心;
伺,意根等待接收內外刺激的心。
⑷ 最後,什麼是『心行』呢?
與『受蘊』和『想蘊』有關的心理活動,才是『心行』。
受蘊,是指由接觸所生起的感受,例如:苦受、樂受、不苦不樂受。
想蘊,不含動機的內在心理活動,例如:歡喜、憂愁、想過去未來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二的具足六支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命』呢?(就是) ➾
不以違反倫理道德、五戒、比丘或比丘尼戒律為條件來謀取生計。
聖弟子:『不以,錯誤方式營取生活;而以,正確方式經營生活。』
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六的求之斷盡;九清淨的戒清淨;五法蘊身的戒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精進』(正勤)呢?(就是) ➾
四正勤、五根、五力。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四的有四依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念』呢?(就是) ➾
四念住、七菩提分。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三的有一護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定』呢?(就是) ➾
四靜慮、四神足、四無量心。已經圓滿學習!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八的身行寂靜;九清淨的心清淨;五法蘊身的定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智』呢?(就是) ➾
解脫智見斷除:① 貪不善根、② 瞋不善根、③ 痴不善根。
正智,也叫做:漏盡智、盡智、聖慧、慧解脫;
正智,也就是:『明行足』的『明』;
正智,也就是:『明與解脫』的『明』。
『漏盡智』滅盡了三漏: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十的慧善解脫;九清淨的慧清淨;五法蘊身的解脫智見蘊。)
★ 什麼叫做:無學『正解脫』呢?(就是) ➾
由厭患而離貪:① 由貪心解脫,② 由瞋心解脫,③ 由痴心解脫。
正解脫,也叫做:聖解脫、無生智、解脫智、涅槃智、八解脫;
正解脫,也就是:『明行足』的『行』;
正解脫,也就是:『明與解脫』的『解脫』。
無漏的二種『聖解脫』:包括慧解脫和俱解脫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九的心善解脫;九清淨的解脫清淨;五法蘊身的解脫蘊。)
★ 『正智』和『正解脫』有什麼不同呢?
『正智』(漏盡智)是依慧而證;
『正解脫』(八解脫)是依身而證。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四應證法):
『➊ 宿住之事──宿住隨念智,應依念而證;
➋ 死生之事──有情生死,應依眼而證;
➌ 八解脫──俱解脫者,應依身而證;
➍ 漏盡──漏盡智,應依慧而證。』
★ 『正智』和『正解脫』有什麼互動關係呢?
『正智』是受蘊所攝;『正解脫』是行蘊所攝。
『正智』是果在後;『正解脫』是因在前。
《長部經典‧戒蘊品‧第九經‧布吒婆樓經》說示(正解脫在前,正智在後):
『「世尊!最初想生,而後智生耶?最初智生,而後想生耶?
或智與想,是非前非後生耶?」
「布吒婆樓!雖是最初想生,而後智生,但由想之(正解脫)生,
而實智之(正智)生。
如是彼等自知:『然!緣此而我智慧生。』
布吒婆樓!依此理由,而知於最初想生,而後智生,
由想之(正解脫)生起,而有智之(正智)生起。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法智』呢?(就是) ➾
四諦智(苦智、集智、滅智、道智)的道跡智,稱為:『法智』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伽拉羅剎利品‧智事經》說示(法智與類智):
〝諸比丘!四十四智事為何耶?
① 老死智、② 老死集智、③ 老死滅智、④ 趣向老死滅之道跡智;
⑤ 生智、⑥ 生集智、⑦ 生滅智、⑧ 趣向生滅之道跡智;
⑨ 有智、⑩ 有集智、⑪ 有滅智、⑫ 趣向有滅之道跡智;
⑬ 取智、⑭ 取集智、⑮ 取滅智、⑯ 趣向取滅之道跡智;
⑰ 愛智、⑱ 愛集智、⑲ 愛滅智、⑳ 趣向愛滅之道跡智;
㉑ 受智、㉒ 受集智、㉓ 受滅智、㉔ 趣向受滅之道跡智;
㉕ 觸智、㉖ 觸集智、㉗ 觸滅智、㉘ 趣向觸滅之道跡智;
㉙ 六入處智、㉚ 六入處集智、㉛ 六入處滅智、㉜ 趣向六入處滅之道跡智;
㉝ 名色智、㉞ 名色集智、㉟ 名色滅智、㊱ 趣向名色滅之道跡智;
㊲ 識智、㊳ 識集智、㊴ 識滅智、㊵ 趣向識滅之道跡智;
㊶ 行智、㊷ 行集智、㊸ 行滅智、㊹ 趣向行滅之道跡智。
諸比丘!此等(道跡智)是謂:『四十四智事』。……
諸比丘!① 聖弟子知如是之老死(等因緣);
② 知如是老死(等因緣)之集;
③ 知如是老死(等因緣)之滅;
④ 知如是趣向老死(等因緣)滅之道跡。
此乃彼(道跡智,總共四十四智事)之『法智』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類智』呢?(就是) ➾
古今都如此證得『四聖諦』的道跡──
超越時空的智慧,就稱為:『類智』。
換句話說:不知道四聖諦,就不知道類智;
不知類智,是對過去、未來一切法的無知。
〝彼由此等見法(智)、知法(智),達於無時(超越時間)、
已深入法(智),導向過去、未來之(道跡)──
⑴ 於過去,沙門或婆羅門,如何知老死、知老死之集、知老死之滅、
知趣向老死滅之道跡耶?
一切彼等,正如我今者之知(四聖諦)如是、如是耶?
⑵ 於未來,沙門或婆羅門,如何知老死、知老死之集、知老死之滅、
知趣向老死滅之道跡耶?
一切彼等,正如我今者之知(四聖諦)如是、如是耶?
此為彼(四諦智,總共八十八智事)之『類智』。
⑶ 諸比丘!聖弟子,有此等清淨、皎潔二智,即:
『法智』與『類智』是。
諸比丘!此聖弟子被稱為──
『⓵ 也像這樣完全顯現(法智);
⓶ 也像這樣完全見到(法智);
⓷ 也像這樣通達(四聖諦)正法;
⓸ 也像這樣徹見(四聖諦)正法;
⓹ 也像這樣具足有學法智;
⓺ 也像這樣具足有學三明(部份之宿世、天眼、漏盡);
⓻ 也像這樣由聽法入法流;
⓼ 也像這樣決擇般若聖慧;
⓽ 也像這樣打開甘露門扉而住──不死涅槃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法住智』與『涅槃智』呢?(就是) ➾
對於法智(道跡智)與類智(四諦智),能夠如實智見,就是:『法住智』。
對於『法住智』(如實智見),能夠厭患離貪,就是:『涅槃智』(解脫智)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伽拉羅剎利品‧智事二經》說示(法住智與涅槃智):
『諸比丘!七十七智事者何耶?
➊ ⑴ 緣生而有老死之智,⑵ 無生則無老死之智;
⑶ 又過去世,亦緣生而有老死之智,⑷ 無生則無老死之智;
⑸ 又未來世,亦緣生而有老死之智,⑹ 無生則無老死之智;
⑺ 又凡彼(老死智)之法住智,此亦為(漏)盡法、
壞空法、離貪染法、滅盡法之(涅槃)智。
➋ ⑴ 緣有而有生之智,⑵ 無有則無生之智……
⑺ 又凡彼(生智)之法住智,此亦為(漏)盡法、
壞空法、離貪染法、滅盡法之(涅槃)智。
➌ ⑴ 緣取而有有之智,⑵ 無取則無有之智……
➍ ⑴ 緣愛而有取之智,⑵ 無愛則無取之智……
➎ ⑴ 緣受而有愛之智,⑵ 無受則無愛之智……
➏ ⑴ 緣觸而有受之智,⑵ 無觸則無受之智……
➐ ⑴ 緣六入處而有觸之智,⑵ 無六入處則無觸之智……
➑ ⑴ 緣名色而有六入處之智,⑵ 無名色則無六入處之智……
➒ ⑴ 緣識而有名色之智,⑵ 無識則無名色之智……
➓ ⑴ 緣行而有識之智,⑵ 無行則無識之智……
⑺ 又凡彼(識智)之法住智,此亦為(漏)盡法、
壞空法、離貪染法、滅盡法之(涅槃)智。
⓫ ⑴ 緣無明而有行之智,⑵ 無無明則無行之智;
⑶ 又過去世,亦緣無明而有行之智,⑷ 無無明則無行之智;
⑸ 又未來世,亦緣無明而有行之智,⑹ 無無明則無行之智;
⑺ 又凡彼(行智)之法住智,此亦為(漏)盡法、
壞空法、離貪染法、滅盡法之(涅槃)智。
諸比丘!此等謂之七十七智事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漏流煩惱』呢?漏流煩惱(就是) ➾
➀ 三漏(慾漏、有漏、無明漏),以及……
➁ 四暴流(慾暴流、有暴流、見暴流、無明暴流)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暴流』呢?
『暴流』也稱為『軛』,有四軛:慾軛、有軛、見軛、無明軛。
『暴流』如洪災,若不趕快撤離,土石流來時,會有滅頂之災!
『軛』好比五蘊重擔,身在暴流又放不下四軛,是非常危險的!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比丘品‧小偷聽輸屢那比丘說法經》說示(如何橫渡暴流):
『(三七○偈:)
「切斷五下分結又捨棄五上分結,同時勤修五根(信進念定慧);
超越五執著(愛欲、瞋恚、惛眠、掉悔與疑惑)之比丘──
是名已橫渡暴流者(欲暴流、有暴流、見暴流和無明暴流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虔誠的女士和小偷 ~☺)
從前有一位女士非常富有,她有個名叫輸屢那的兒子出家為比丘。
有一次輸屢那在回祇樹給孤獨園時經過家鄉而遇見他母親;
他母親就以他的名義籌劃一個盛大的佈施大會。
他母親聽說他善於說法,就請他在大會上開示。
他答應了,他母親又為此搭了一個大帳蓬。
包括他母親在內,有很多人都來聽他說法。
當他母親正在聽法時,一群小偷闖入她家。
小偷的首領跑到大帳蓬去監視她,
如果她知道家中遭竊,而提早回家的話就要殺死她。
可是當家中留守的女僕來通知她家裡有小偷時,她只冷靜的說:
「讓他們拿走我所有的錢財吧!我不在乎!
不要在我聽法的時候來打擾我。」
說完後,打發女僕回去。
這時候,坐在她身邊不遠處的小偷首領,也聽見她與女僕的應答。
她的話讓他想到:
「如果我們果真拿走這位有智慧且高貴的女士的錢財,
將來一定會被處罰。
也許甚至會遭到雷殛。」
他這麼一想就心生警惕,趕緊到她家去;
命令屬下歸還所有財物,一齊去聽輸屢那說法。
輸屢那說法完畢時,已經是破曉時分。
小偷首領率領屬下向輸屢那的母親認錯並請她原諒。
心性仁慈且信仰虔誠的她就原諒他們。
這群小偷明白他們的惡行後,就出家加入僧伽為比丘;
並且得到輸屢那的教誨後,到林子裡去禪修。
佛陀也放光,告誡他們精進修行究竟清靜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慾暴流』(慾漏、慾軛)呢?(就是) ➾
在五欲上:受用各種人間歡樂、物質慾望的強烈追求。
(它相當於:慾取、愛欲蓋、瞋恚蓋、愛欲結、瞋恚結、愛染隨眠、瞋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有暴流』(有漏、有軛)呢?(就是) ➾
有,是擁有自我、實現自我、執著自我:天上地下、惟我獨尊!
在精神上:極端的自我主義,卻又極端的掩飾自我、包裝自我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色貪結、無色貪結、慢結、掉舉結、慢隨眠、有貪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見暴流』(見軛)呢?(就是) ➾
在知見上:接受各類從小養成、先入為主、被他人所灌輸邪惡的主張。
(它相當於:見取、戒禁取、掉悔蓋、疑惑蓋、有身見結、疑結、戒禁取結、見隨眠、疑隨眠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無明暴流』(無明漏、無明軛)呢?(就是) ➾
在智慧上:由於對四聖諦的無知和不如理作意,以至生起:
心智惛沈散亂、意志不受控制、各類潛意識反彈心理疾病……。
(它相當於:我語取、惛眠蓋、無明結、無明隨眠。)
★ 『三漏』和『四暴流』有什麼不同呢?
『暴流』是大洪水『漏』是小水滴,表示煩惱減輕!
初果以上,已斷見暴流的『三結』,所以剩下三漏。
★ 什麼叫做:『三結』呢?(就是) ➾
初果所斷五下分結中的三結:有身見結、疑結、戒禁取結。
★ 什麼叫做:『重擔』呢?(就是) ➾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重擔品‧重擔經》說示(看見四聖諦解除五蘊重擔):
『五蘊成重擔,人為負荷者;負荷乃大苦,放下斯為樂。
已捨重擔者,不荷其他擔;拔除渴愛根,離欲般涅槃。』
➊ 五取蘊苦,叫做:『重擔!』是『苦聖諦』;
➋ 士夫挑擔,叫做:『擔者!』是『道聖諦』;
➌ 渴愛喜貪,叫做:『取擔!』是『集聖諦』;
➍ 渴愛離滅,叫做:『捨擔!』是『滅聖諦』。}

第八品 ✩ 捨自諦──離戲論 The Virtue of Restraint from Idle Talk

[122] 汝等比丘!種種戲論,其心則亂,雖復出家,猶未得脫;
【譯文】{比丘們!所有與『四聖諦』相違背的言論,都叫戲論!
這些,街談巷議、卑劣庸俗的邪說,增長貪瞋痴、讓『心』散亂。
如果,是一位佛教出家眾,那就更不用說,他是無法了脫生死的!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無記說相應‧無記品‧讖摩長老尼經》說示(停止空談):
☆ 離戲論(捨自諦) ➾ 如來譬如大海、戲論譬如沙粒。
『「大王!汝對此以作如何思惟?
於汝以誰之主財官、或符號術者、或計算者,有能計算恆河之沙:
『沙有幾何數量或沙有幾百數量,或沙有幾百千數量耶?』」
「大姊!否,此不能。」
「然則,於汝以誰之主財官、或符號術者、或計算者,有能計算大海之水:
『水有幾何計量,或水有幾百斗量,或水有幾百千斗量耶?』」
「大姊!否,此為不能。」
「此何故耶?」
「大姊!海量大而甚深、不可測、難計量。」
「是於此同理,大王!無論以如何之色(受想行識)示如來,
如來對此色(受想行識)已予捨棄,如斷其根,
切斷多羅樹之幹,非為存在者,是未來之不生者。
大王!如來譬如大海,脫離色(受想行識)之測量,甚深、不可測、難計量。
故不適言:『如來死後,是存在』;
亦不適言:『如來死後,不存在』;
亦不適言:『如來死後,存在又不存在』;
亦不適言:『如來死後,非存在又非不存在』。」』}
[123] 是故,比丘!當急捨離,亂心戲論。
【譯文】{所以,比丘!應當趕快捨棄、遠離:散心雜話的閒談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長老品‧有學退還之二經》說示(要親近善知識、聖正厭離的善法):
☆ 十全法談 ➾
⑴ 少欲法;⑵ 喜足法;⑶ 獨居遠離法;⑷ 不交際雜處法;⑸ 發勤精進法;⑹ 戒法;⑺ 定法;⑻ 慧法;⑼ 解脫法;⑽ 解脫智見法。}
[124] 若汝欲得,寂滅樂者;唯當善滅,戲論之患,是名:『不戲論!』
【譯文】{如果,你想獲得:滅盡煩惱、涅槃寂靜之快樂的話?
那麼,應當正念調伏、正信懺悔!慚愧戒除:撥弄是非的毛病!
佛子!須多聽聞『四聖諦』的教法,多講說『戒定慧』的正法。
因此,捨棄妄想空談我見與自諦邪說,這就叫做:『不可戲論!』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捨自諦』(離戲論)呢?
捨自諦(就是) ➾ 依教奉行『四聖諦』實踐『八正道』!
唾棄、排除、脫離:道聽塗說、自以為是的『各自諦理』。
★ 為什麼講:『如是我聞』不能代表佛說呢?(這在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大品‧卡拉瑪經》說示(佛教的正確信仰):
〝卡拉瑪眾!❶ 汝等勿信風俗;❷ 勿輕信傳統;❸ 勿輕信聽聞;
❹ 勿信因與經教相合;❺ 勿信基於推理;❻ 勿信基於研究;
❼ 勿信情況考慮周詳;❽ 勿信見解卓越;❾ 勿信形象權威;
❿ 勿信因此沙門,是我等祖師。卡拉瑪眾!若汝等發現:
『此法是善,此法是無罪,此法是智者所稱讚;
若將此法圓滿受持,即可引益與樂!』卡拉瑪眾!則其時應具足而住。
卡拉瑪眾!汝等如何思惟耶?
起於人內心之無貪……無瞋……無痴,是為益耶?或為無益耶?
……此等之法是善耶?或是不善耶?……有罪耶?或無罪耶?〞
★ 什麼叫做:檢驗『四大教法』(四種墨印、四種廣說)呢?
檢驗『四大教法』是要依據正法(巴利經藏)與聖律(巴利律藏)──
而不是依據論藏(阿毗達摩)佛陀在『四大教法』裡已有所開示!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故思品‧四大教法經》說示(要依據巴利聖典的正法與聖律檢驗四大教法):
☆ 檢驗『四大教法』 ➾
➊ 檢驗『比丘所說』教法;➋ 檢驗『僧團所說』教法;
➌ 檢驗『多數教派所說』教法;➍ 檢驗『個別傳承所說』教法。
★ 什麼叫做:檢驗『比丘所說』教法呢?
〝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作如是語,聞說:
『賢友!我從世尊面前親聞於此,現已受持──
此是正法、此是聖律、此是師尊聖教。』
諸比丘!對於彼比丘所說,既不可以歡喜、也不可以拒絕。
既不歡喜、也不拒絕,應妥善了解其文句,並深入(巴利)經藏中尋求完整無誤之詳細說明、且於(巴利)律藏中尋求完整無誤地教導開示。
若其文句在用心進入經藏中、用心在律藏中(詳細)尋求以後;不但被收入於(巴利)經藏中,而且被發現於(巴利)律藏中,有此依據,可以去下結論,告知:
『此確實是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之法語;
而且,這是(聖教已被)此比丘所正解。』
諸比丘!此為第一大教法(比丘所說教法之檢驗),應憶念不忘──永久受持。〞
★ 什麼叫做:檢驗『僧團所說』教法呢?
〝復次,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作如是語,聞說:
『賢友!於知名某者住處,有僧團共住、有長老、有上首(領袖),
我從彼僧團面前親聞於此,現已受持──
此是正法、此是聖律、此是師尊聖教。』
諸比丘!對於彼比丘所說,既不可以歡喜、也不可以拒絕。
既不歡喜、也不拒絕,應妥善了解其文句,並深入(巴利)經藏中尋求完整無誤之詳細說明、且於(巴利)律藏中尋求完整無誤地教導開示。
若其文句在用心進入經藏中、用心在律藏中(詳細)尋求以後;不但被收入於(巴利)經藏中,而且被發現於(巴利)律藏中,有此依據,可以去下結論,告知:
『此確實是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之法語;
而且,這是(聖教已被)彼僧團所正解。』
諸比丘!此為第二大教法(僧團所說教法之檢驗),應憶念不忘──永久受持。〞
★ 什麼叫做:檢驗『多數教派所說』教法呢?
〝復次,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作如是語,聞說:
『賢友!於知名某者住處,有眾多長老比丘共住,多聞而傳承阿含(聖教)、憶持正法(經藏)、憶持聖律(律藏)、憶持論母(論藏),
我從彼等長老面前親聞於此,現已受持──
此是正法、此是聖律、此是師尊聖教。』
諸比丘!對於彼比丘所說,既不可以歡喜、也不可以拒絕。
既不歡喜、也不拒絕,應妥善了解其文句,並深入(巴利)經藏中尋求完整無誤之詳細說明、且於(巴利)律藏中尋求完整無誤地教導開示。
若其文句在用心進入經藏中、用心在律藏中(詳細)尋求以後;不但被收入於(巴利)經藏中,而且被發現於(巴利)律藏中,有此依據,可以去下結論,告知:
『此確實是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之法語;
而且,這是(聖教已被)彼等(多數教派之)長老所正解。』
諸比丘!此為第三大教法(多數教派所說教法之檢驗),應憶念不忘──永久受持。〞
★ 什麼叫做:檢驗『個別傳承所說』教法呢?
〝復次,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作如是語,聞說:
『賢友!於知名某者住處,有某一長老比丘居住,多聞而傳承阿含(聖教)、憶持正法(經藏)、憶持聖律(律藏)、憶持論母(論藏),
我從彼長老面前親聞於此,現已受持──
此是正法、此是聖律、此是師尊聖教。』
諸比丘!對於彼比丘所說,既不可以歡喜、也不可以拒絕。
既不歡喜、也不拒絕,應妥善了解其文句,並深入(巴利)經藏中尋求完整無誤之詳細說明、且於(巴利)律藏中尋求完整無誤地教導開示。
若其文句在用心進入經藏中、用心在律藏中(詳細)尋求以後;不但被收入於(巴利)經藏中,而且被發現於(巴利)律藏中,有此依據,可以去下結論,告知:
『此確實是世尊、應供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之法語;
而且,這是(聖教已被)彼(個別傳承之)長老所正解。』
諸比丘!此為第四大教法(個別傳承所說之檢驗),應憶念不忘──永久受持。
諸比丘!此等是『四大教法』(之檢驗)。〞}

卍 卍 卍

♨ 第四篇 佛不壞信──當自精進 Self Exertion

[125] 汝等比丘!於諸功德,常當一心,捨諸放逸,如離怨賊。」
【譯文】{比丘們!以上所說如:清淨戒律、攝根護心、慚恥警寤……
捨五蓋、修忍辱、少欲知足、正念正知、五根五力、戒定慧的功德。
隨時應當:一心一意的精進禪修,要像避開仇敵般,不可放逸懈怠。」}
〖解說〗{捨諸放逸!有哪些懈怠?要怎麼精進呢?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八種懈怠):
☆ 八懈怠事(就是) ➾
➊ 未作而眠;➋ 已作而眠;➌ 未行而眠;➍ 已行而眠;
➎ 無食而眠;➏ 有食而眠;➐ 少疾而眠;➑ 病癒而眠。
(作,指工作;行,指遠行;眠,指惛眠、放逸、懈怠。)
「➊ 友!此處有比丘,有其應作之工作;彼思念:『我有應作之工作,若作彼事,則我身當疲憊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、該至未至、該證未證,故不精勤。諸比丘!此乃第一懈怠事。
➋ 友!又有比丘,已作彼事;彼思念:『我已工作,作事而我身疲憊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二懈怠事。
➌ 友!又有比丘,有其將行之道路;彼思念:『我有將行之道路,若往道路,則我身當疲憊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三懈怠事。
➍ 友!又有比丘,已行道路;彼思念:『我已行道路,往道路而我身疲憊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四懈怠事。
➎ 友!又有比丘,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不得滿用;彼思念:『我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不得滿用,我身疲憊而不能堪任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五懈怠事。
➏ 友!又有比丘,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可得滿用;彼思念:『我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可得滿用,我身重不能堪任,猶如滿月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六懈怠事。
➐ 友!又有比丘,得少病;彼思念:『我得少病,相應於臥息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七懈怠事。
➑ 友!又有比丘,其病癒、疾癒未久;彼思念:『我病癒、疾癒未久,我身力羸劣而不能堪任,那麼!應可臥息。』彼臥息而該得未得……此乃第八懈怠事。」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八種精進):
☆ 八精進事(就是) ➾
➀ 未作而精進;➁ 已作而精進;➂ 未行而精進;➃ 已行而精進;
➄ 無食而精進;➅ 有食而精進;➆ 少疾而精進;➇ 病癒而精進。
「➀ 友!此處有比丘,有其應作之工作;彼思念:『我有應作之工作,若作彼事,則將不易作意諸佛之教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諸比丘!此乃第一精進事。
➁ 友!又有比丘,已作彼事;彼思念:『我已工作,作事而不得作意諸佛之教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二精進事。
➂ 友!又有比丘,有其將行之道路;彼思念:『我有將行之道路,若往道路,則不易作意諸佛之教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三精進事。
➃ 友!又有比丘,已行道路;彼思念:『我已行道路,行道路而不得作意諸佛之教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四精進事。
➄ 友!又有比丘,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不得滿用;彼思念:『我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不得滿用,我身輕利而能堪任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五精進事。
➅ 友!又有比丘,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可得滿用;彼思念:『我行於村、邑而乞食,粗妙之食可得滿用,我身力強盛而能堪任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六精進事。
➆ 友!又有比丘,得少病;彼思念:『我得少病,我可能有病之增盛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故勤精進。諸比丘!此乃第七精進事。
➇ 友!又有比丘,病癒、疾癒而未久;彼思念:『我病癒、疾癒未久,我病可能會復發。那麼!我為得未得、至未至、證未證,故勤精進。』彼為……第八精進事。」}

[126] 大悲世尊,所說利益,皆已究竟!
【譯文】{大慈大悲的世尊,為了無明眾生的最高利益──
最後一天對眾弟子反覆叮嚀,提醒的修行重點都已圓滿。
沒有比:四聖諦、八聖道分、達到無上究竟涅槃更殊勝!}
〖解說〗{世尊否認,隱藏未宣說之──
「密法」、「伏藏」或「化城喻」說!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六經‧大般涅槃經》說示(佛法中沒有密法):
「阿難!我所說之法,於內於外悉無區別。
阿難!如來所說之法,於弟子是無隱秘、握拳不教。」
《長部經典‧戒蘊品‧第二經‧沙門果經》說示(證四聖諦是證第一義諦):
「證知: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……
此實見沙門修行之現世果報,其他絕無有比此更殊勝、更微妙,沙門修行之現世果報!」
「其他絕無有比此更殊勝、更微妙」究竟圓滿解脫。
「阿羅漢」不究竟圓滿嗎?到底是誰說的?應非佛說!從這──
可以看出「成佛說」、「大乘說」、「迴小向大說」的荒謬!
從正確的經典,去了解正確的佛法;
是佛陀的聖弟子,應有的學佛態度!
《小部經典‧小誦經‧伏藏經》說示(永不丟失的善珍寶):
「若能『佈施、持戒、攝護根門及調御內心』;
男女聚集此法寶,此寶方為善珍寶。……
生於人間得幸福,生於天界亦喜悅;
同時又達涅槃樂,由此善寶一切得。
擁有善友修正道,如理作意行調御;
明與解脫兩足尊,由此善寶一切得。
無礙解與八解脫,還有聲聞波羅蜜;
獨覺菩提諸佛地,由此善寶一切得。」
《伏藏經》應該是「佛地」的最早出處,但是這連菩薩的名稱都沒有;
怎麼會有「菩薩十地」呢?整句意思是:世尊獨自修行證得無上菩提!
還有,聲聞就是親聞佛陀教法的聖弟子,經由四無礙解、八解脫證得:
波羅蜜──到彼岸的智慧完美無瑕、至高成就、獲得完全智見的聖者。
★ 什麼叫做:「四無礙解」呢?(就是) ➾
佛子對於四聖諦,有四種不同層次的了解 ➾
〔一〕義無礙解──聽聞法義、知解無礙──
這是聽聞佛法還沒見法者,所了解的佛法;
〔二〕法無礙解──親證法義、修慧無礙──
這是證得初果以上的聖者,所了解的佛法;
〔三〕詞無礙解──解說法義、清楚無礙──
這是見法還能說法的聖者,所了解的佛法;
〔四〕辯無礙解──答辯法義、折伏無礙──
這是答辯無礙的四果聖者,所了解的佛法。
(四無礙解之一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迦俱羅品‧五無礙解經》說示(如何徹見不動):
「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➊ 得『義無礙解』;
➋ 得『法無礙解』;
➌ 得『詞無礙解』;
➍ 得『辯無礙解』;
➎ 依(禪定)解脫心,觀察思惟(如實知見)。
諸比丘!成就此等五法之比丘,不久將徹見不動(心解脫──親證阿羅漢)。」
(四無礙解之二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天品‧無礙解之二經》說示(如何親證四無礙解):
「諸比丘!成就七法之舍利弗,於四無礙解,自證通智(親自經歷),證已具足而住。
以何為七耶?
➊ 諸比丘!於舍利弗如實知:『我對此心鬆懈』;
➋ 有惛沈心於內,如實知:『我有惛沈心於內』;
➌ 有散亂心於外,我如實知:『我有散亂心於外』;
➍ 彼知受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➎ 彼知想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➏ 彼知尋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➐ 而且,彼於有益無益之諸法,劣勝、黑白相雜之禪相,
依慧而善把握、善作意、善理解、善洞察。
諸比丘!成就此等七法之舍利弗,於四無礙解,自證通智(親自經歷),證已具足而住。」
(四無礙解之三~➲)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補特伽羅品‧四種論師經》說示(四無礙解者不會失去法義):
「諸比丘!有此四種論師。
四者為何?
➊ 諸比丘!有論師者,失去義理而不失文句;
➋ 諸比丘!有論師者,失去文句而不失義理;
➌ 諸比丘!有論師者,義理以及文句都失去;
➍ 諸比丘!有論師者,義理或文句都不失去。
諸比丘!此是四種論師。
諸比丘!無處亦無容(實無是處):
『凡成就四無礙解者,失去義理或文句?』
完全不可能!」
★ 什麼叫做:「四種沙門」呢?(就是) ➾
➊ 不動沙門、➋ 白蓮沙門、➌ 紅蓮沙門、➍ 沙門中柔軟沙門。
★ 什麼叫做:「不動沙門」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不動品‧四種沙門經》說示(四種沙門):
☆ 不動沙門( Samaṇamacalo ) ➾
指證得初果以上有學聖者稱為:入流!
☆ 不再退轉( Macalo ) ➾
最後必定滅盡苦邊所以是:不動沙門。
☆ 最初心意( Patthayamāno ) ➾
是指見到四聖諦證滅智時的剎那心念。
☆ 涅槃安穩( Yogakkhemaṃ ) ➾
從繫縛於煩惱軛之中,適當地被釋放;
指修行者達到涅槃的安全地、庇護所。
「諸比丘!有比丘,有學而向果之道跡:希無上軛之滅盡、最初之心意,涅槃安穩而住。諸比丘!如是有人品,是『不動沙門』。」
《四種沙門經》或許是「無上瑜珈」的最早出處──
「無上軛」也翻譯為「無上瑜珈」,「軛」(瑜珈)是五蘊重擔的意思;
無上瑜珈(無上軛)五蘊重擔不是無上安穩,滅盡貪欲後才是無上涅槃。
★ 什麼叫做:「白蓮沙門」呢?(就是) ➾
「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由漏盡,而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已,於現法具足自知作證而住;然而,身於八解脫,不住觸證。
諸比丘!如是有人品,是『白蓮沙門』。」
白蓮沙門,指證得四果的慧解脫聖者……
但是尚未以身證得任何禪定:八解脫。
由於已滅盡苦邊所以稱為:白蓮沙門!
★ 什麼叫做:「紅蓮沙門」呢?(就是) ➾
「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由漏盡,而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已,於現法具足自知作證而住;又,身於八解脫,住觸證。
諸比丘!如是有人品,是『紅蓮沙門』。」
紅蓮沙門,指證得四果的俱解脫聖者……
他們已經親身證入初禪以上:八解脫。
由於已滅盡苦邊所以稱為:紅蓮沙門!
★ 什麼叫做:「柔軟沙門」呢?(就是) ➾
「逕欲得四靜慮增上心現法樂而住,於得不艱難,於得不梗澀,由諸漏之盡,於現法自知、作證,具足住於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。
諸比丘!如是有人品,是沙門中『柔軟沙門』。」
柔軟沙門,指證得四果的俱解脫聖者……
而且證入四禪以上現法樂住:八解脫。
包括佛陀,以及二大弟子等大阿羅漢;
由於已滅盡苦邊所以稱為:柔軟沙門!
《增支部經典‧一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一人品‧舍利弗經》說示(舍利弗轉如來無上法輪):
「諸比丘!我不見另有一人,能完全正確隨轉:如來所轉之無上法輪。
諸比丘!此即舍利弗者。
諸比丘!舍利弗是完全正確隨轉:如來所轉之無上法輪。」}
[127] 「汝等但當,勤而行之:
【譯文】{世尊又說:「你們應當,依據我平常所說:
四聖諦、八聖道分(三十七道品)的教法,努力實修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大品‧熟習經》說示(漏盡的方法):
比丘不熟習『三十七道品』不解脫諸漏;要熟習『三十七道品』才能解脫諸漏。
〝諸比丘!如是對於不行修習而住之比丘,嗚呼!實則希於:『我心由諸漏而解脫!』
即生如是希望,然彼心不取由諸漏而解脫,其故如何耶?對彼應答:『不熟習之故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三十七道品』呢?(就是) ➾
一切佛陀所宣說(四聖諦:涅槃正道)聖教的總稱為──三十七道品。
➊ 四念住;➋ 四正勤;➌ 四神足;➍ 五根;
➎ 五力;➏ 七菩提分;➐ 八聖道分。
★ 什麼叫做:『四神足』呢?(就是) ➾
修習『三明六通』的基礎──
➀ 欲神足(念力);➁ 勤神足(精進力);
➂ 心神足(定力);➃ 觀神足(慧力)等四個神足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神足相應‧鹿母殿震動品‧四神足分解經》說示(如何修證四神足):
〝諸比丘!於此有比丘,修習具足欲(勤、心、觀)定,成就欲(勤、心、觀)滅勝行之神足,如是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──
⓵ 不過分鬆懈、⓶ 不過分心急,⓷ 於內不惛沈、⓸ 於外不散亂。』
有前後想而住:『⓹ 前如後、後如前,⓺ 下如上、上如下,⓻ 晝如夜、夜如晝。』
如是 ⓼ 以廣大無纏之心,修習光耀心。
諸比丘!⓵ 如何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過分放鬆?』
諸比丘!於欲(勤、心、觀),伴隨著懈怠、與懈怠相應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過分放鬆。』
諸比丘!⓶ 如何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過分心急?』
諸比丘!於欲(勤、心、觀),伴隨著掉舉、與掉舉相應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過分心急。』
諸比丘!⓷ 如何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惛沈於內?』
諸比丘!於欲(勤、心、觀),伴隨著惛眠、與惛眠相應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惛沈於內。』
諸比丘!⓸ 如何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散亂於外?』
諸比丘!於欲(勤、心、觀),依外之五妙慾而擴散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於欲(勤、心、觀),散亂於外。』
諸比丘!⓹ 如何為:『比丘,有前後想而住,前如後、後如前?』
諸比丘!於此,有比丘,對前後之光明想──善把握、善作意、善擴大、於慧善通達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比丘,有前後想而住,前如後、後如前。』
諸比丘!⓺ 如何為:『比丘,下如上、上如下而住?』
諸比丘!於此,有比丘,觀察由足蹠以上、由髮頂以下至皮為邊際,充滿種種不淨之此身,此身為:
『① 髮;② 毛;③ 爪;④ 齒;⑤ 皮;
⑥ 肉;⑦ 筋;⑧ 骨;⑨ 骨髓;⑩ 腎;
⑪ 心;⑫ 肝;⑬ 肋膜;⑭ 脾;⑮ 肺;
⑯ 腸;⑰ 腸間膜;⑱ 胃;⑲ 排泄物;(⑳ 腦 );
㉑ 膽汁;㉒ 痰;㉓ 膿;㉔ 血;㉕ 汗;㉖ 脂;
㉗ 淚;㉘ 油;㉙ 唾;㉚ 鼻涕;㉛ 骨液;㉜ 尿』是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比丘,下如上、上如下而住。』
諸比丘!⓻ 如何為:『比丘,晝如夜、夜如晝而住?』
諸比丘!於此,有比丘,於晝修習具足欲(勤、心、觀)定勝行之神足,以禪相──光明想之外貌、特徵、形象,同於夜修習具足欲(勤、心、觀)定勝行之神足。
於夜修習具足欲(勤、心、觀)定勝行之神足,以禪相──光明想之外貌、特徵、形象,同於晝修習具足欲(勤、心、觀)定勝行之神足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比丘,晝如夜、夜如晝而住。』
諸比丘!⓼ 如何為:『比丘,以廣大無纏之心,修習光耀心?』
諸比丘!於此,有比丘,善持光明想、善護念日晝想。
諸比丘!如是為:『比丘,以廣大無纏之心,修習光耀心。』〞
《相應部經典‧覺支相應‧覺支總攝品‧火喻經》說示(如何修習七菩提分):
☆ 修習七菩提分的要領:當心鬆懈時,不過分鬆懈;當心浮動時,不過分心急。
〝㈠ 諸比丘!心鬆懈時,修習➎ 『遍輕安菩提分』,為非時;修習➏ 『遍定菩提分』,為非時;修習➐『遍捨菩提分』,為非時。
何以故耶?
諸比丘!鬆懈心者,以此等諸法甚難發起。
諸比丘!譬如有人,欲令小火熾燃。
彼對此投以濕草,投以濕牛糞,投以濕薪,加水、風,撒塵介……。
㈡ 諸比丘!心鬆懈時,是修習➁ 『遍擇法菩提分』之時,是修習➂ 『遍精進菩提分』之時,是修習➃ 『遍喜菩提分』之時。
何以故耶?
諸比丘!鬆懈心者,以此等諸法易於發起。
諸比丘!譬如有人,欲使小火熾燃。
彼對此投以乾草,投以乾牛糞,投以乾薪,加吹氣,不撒塵介……。
㈢ 諸比丘!心浮動時,修習➁ 『遍擇法菩提分』,為非時,修習➂ 『遍精進菩提分』,為非時,修習➃ 『遍喜菩提分』,為非時。
何以故耶?
諸比丘!浮動心者,以此等諸法甚難使其寂靜。
諸比丘!譬如有人,欲滅大火聚。
彼對此投以乾草,投以乾牛糞,投以乾薪,加吹風,不撒塵介……。
㈣ 諸比丘!心浮動時,是修習➎『遍輕安菩提分』之時,是修習➏『遍定菩提分』之時,是修習➐『遍捨菩提分』之時。
何以故耶?
諸比丘!浮動心者,以此等之諸法易使其寂靜。
諸比丘!譬如有人欲滅大火聚。
㈤ 彼對此投以濕草,投以濕牛糞,投以濕薪,加水、風,撒塵介……。
諸比丘!至於⓵ 『遍念菩提分』,我說:念可常有。〞}

[128] 『若於山間、若空澤中、若在樹下、閒處靜室,念所受法,勿令忘失;
【譯文】{『例如:在山間茅蓬、在空曠的墳塚間、在阿蘭若的樹下……
在安靜的房間裡,隨時憶念四聖諦、八聖道分的教導,不要忘記了!}
〖解說〗{《長部經典‧戒蘊品‧第二經‧沙門果經》說示(禪修的要領):
「彼乞食而歸,食已而結跏趺坐、端正身體,熱切於前方,遍滿而念住。」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坐臥處經》說示(五精勤分與五坐臥處):
☆ 五精勤分(五種精勤的條件) ➾
➊ 有淨信;➋ 少病惱;➌ 無諂誑;➍ 勤精進;➎ 生滅觀智。
☆ 五坐臥處(五種坐臥處的條件) ➾
➊ 往來不遠不近;➋ 晝夜少聲;➌ 少蛇蚊風熱;
➍ 方便衣食、臥具病藥;➎ 近善知識。
「〔一、前言:〕
諸比丘!成就五(精勤)分之比丘若能親附、親近於五分成就之坐臥處,則不久依諸漏盡,而於現法自證知無漏之心解脫、慧解脫,現證具足而住。
〔二、五精勤分:〕
諸比丘!何等為比丘五(精勤)分成就耶?
➊ 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有信仰而相信如來之菩提,即:
『此世尊是應供、正等覺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。』
➋ 為少病、少惱、消化良好、體溫平均:不過冷、不失熱、得中庸、堪精進。
➌ 於大師、賢智者、同梵行者前,無諂、無誑、如實表示自己。
➍ 發勤而住,斷不善法,為具足善法而努力,勇健堅固,於諸善法而不捨軛。
➎ 具足正慧、成就生滅觀智、作聖決擇、導致一切苦滅。
諸比丘!如是為比丘五(精勤)分成就。
〔三、五坐臥處:〕
諸比丘!復次,何等為坐臥處五分成就耶?
➀ 諸比丘!此處有坐臥處,不過於遠,不過於近,便於往來。
➁ 晝時少喧鬧,夜時少音聲。
➂ 少虻、蚊、風、熱、爬蟲類(蠍、蛇等)之接觸。
➃ 又,若能住於其坐臥處,則勞苦少而得衣、食、坐臥具、病藥、資具。
➄ 又,長老比丘住其坐臥處,多聞而通阿含(法本),持法,持律,持摩夷(本典要目),
於此,時時親近請問而言:『大德!此為云何,此義為云何?』
彼等具壽者為其開示所未開,顯示所未顯,於種種疑惑之法除疑惑。
諸比丘!如是為坐臥處五分成就。
〔四、總結:〕
諸比丘!成就五(精勤)分之比丘若能親附、親近於五分成就之坐臥處,則不久依諸漏盡,而於現法自證知無漏之心解脫、慧解脫,現證具足而住。」}
[129] 常當自勉,精進修之,無為空死,後致有悔!』
【譯文】{自我勉勵、精勤實修!每天安排:禪修日課,修戒定慧;
不要虛度光陰、放逸享樂,以致──入佛寶山空手而回,將來後悔!』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道品‧觀想蓮花經》說示(觀想心中的水蓮花):
『(二八五偈:)
「親自斷愛情(親自斷除自我的執愛),
佛手示秋蓮(觀看手裡秋天水蓮花);
寂靜正修道(寧靜時正好修習聖道),
幸福說涅槃(佛說涅槃是快樂至道)。」
(❄ 法句經故事:觀想水中蓮花 ~☺)
從前,有一金匠的年輕兒子,
在舍利弗的引領下出家,加入僧伽。
在得到舍利弗給他:觀身不淨的觀想題目後;
就到林子裡去禪修,但是他卻絲毫沒有進步。
因此,他兩次回去找舍利弗,
請舍利弗進一步指導,但仍然沒有起色。
最後,舍利弗只好與他一齊去見佛陀。
佛陀知道年輕比丘是金匠的兒子,
過去幾世也都是金匠的兒子;
因此,另外給他觀想的題目:
佛陀不要他觀想厭惡的事情;
反而,要他從:愉快的感覺,開始觀想。
佛陀運用神通力量,創造一朵美麗的蓮花;
並且要年輕比丘把蓮花,種在精舍外面的池塘裡。
年輕比丘開始集中心念,在這朵又大又香的蓮花上;
終於除去障礙,內心充滿法喜,
禪修也漸漸有進步,最後並且證得四禪。
這時候,佛陀又運用神通力,使得蓮花瞬間枯萎。
年輕比丘看見蓮花瞬間枯萎,花色不再鮮活亮麗;
終於,明白蓮花和一切因緣和合的事物一樣,都是無常的!
他因此,更進一步了解:無常、苦、無我的究竟真理。
這時候,佛陀再度放光,告誡他要去除貪愛。
年輕比丘也正念現前──
如法奉行佛陀的教誨,終於證得阿羅漢果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禪修日課,修戒定慧』呢?(就是) ➾
★ 禪修日課 ➾
➊ 戒:棄絕自諦,全心皈師。(皈依三寶!)
➋ 定:內觀禪修,自訂日課。
➌ 慧:助印佛經,聞思修慧。(全心全意,修戒定慧)
★ 禪修目的 ➾
捨離對六根:眼耳鼻舌身意的貪瞋痴──
獲得身心輕安、清淨無染的涅槃快樂。(戒定慧:真善美!)
★ 禪修要領 ➾
➊ 身要放鬆(結界:小光球掃描全身);
➋ 心要自然(覺知:無常、苦、無我)。
★ 禪修階段 ➾
➊ 修光明想(佛光結界、調身息心:深呼吸、排濁氣);
➋ 慈無量心(打開心門、放大心光:心蓮對話、溝通);
➌ 內觀掃描(小光球掃描全身覺知:無常、苦、無我);
➍ 結束收功(洗臉、洗頭、洗全身:各三次)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赤馬品‧四種修定經》說示(修習禪定的四種功德):
☆ 『四修定』(四修等持)法門之功德 ☞
➊ 修四禪定 ➾ 現法樂住;
➋ 修光明想 ➾ 殊勝智見、獲得通智;
➌ 知受想尋 ➾ 正念正知、四無礙解;
➍ 觀集滅諦 ➾ 滅盡諸漏。
〝〔一、禪修功德之總說:〕
諸比丘!有此四者,修習禪定(之功德)。
四者為何?
➀ 諸比丘!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現法樂住。
➁ 諸比丘!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殊勝智見、獲得通智。
➂ 諸比丘!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正念正知(及四無礙解)。
➃ 諸比丘!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漏盡。
〔二、禪修功德之細說:〕
➊ 諸比丘!云何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現法樂住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⑴ 離欲、離惡不善法,由有尋、有伺,
具足『離生喜樂』之初禪而住。
⑵ 尋、伺、寂靜故,於內遍淨,心成一境,由無尋、無伺,
具足『定生喜樂』之第二禪而住。
⑶ 離喜故,捨而住,有念,正知而身受樂。體驗聖者所說:
具足『捨念樂住』之第三禪而住。
⑷ 斷樂故,又斷苦故,滅先前之喜、憂故,由不苦、不樂,
具足『捨念遍淨』之第四禪而住。
諸比丘!此是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現法樂住。
➋ 諸比丘!云何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殊勝智見、獲得通智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⑴ 作意、思惟光明想;
⑵ 專心晝想;
⑶ 由晝至夜;
⑷ 由夜至晝;
⑸ 如是依無纏無覆、打開光明、廣大自由之心意,
使培養有光輝、美麗光彩之禪心。
諸比丘!此是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殊勝智見、獲得通智。
➌ 諸比丘!云何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正念正知(及四無礙解)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⑴ 知受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⑵ 知想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⑶ 知尋生起,知持續現起,知正在滅去;
諸比丘!此是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正念正知(及四無礙解)。
➍ 諸比丘!又,云何有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漏盡耶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,住觀五取蘊之生滅──
『⑴ 此是色,此是色之集,此是色之滅;
⑵ 此是受,此是受之集,此是受之滅;
⑶ 此是想,此是想之集,此是想之滅;
⑷ 此是行,此是行之集,此是行之滅;
⑸ 此是識,此是識之集,此是識之滅。』
諸比丘!此是禪定之修習,
若多所作、再三力行,能引生漏盡。
諸比丘!此等四者,是修習禪定(之功德)。
〔三、禪修功德之總結:〕
又,於此,有關我在彼岸道(品)之布那迦所請益問題中,宣說此事:
『洞察此岸彼岸滅;
(生起內觀智慧,洞察世間此岸之六根,與彼岸之六塵,全都滅盡;)
世無創造何動搖?
(世間不曾有任何主宰者,也未曾被創造過,何曾會動搖呢?)
涅槃無味離苦憂;
(涅槃寂靜之快樂無以言喻:既無貪著之滋味,又無瞋憂之煙塵,更無苦惱之殺害;)
我說彼脫生與老!
(我說:對於生與老死之輪迴,他已經成功橫越度脫!)』〞}

[130] 我如良醫,知病說藥,服與不服,非醫咎也;
【譯文】{我好像是一位很好的醫師,看完病情後,告訴他醫治的藥方;
可是病人回去,有沒有依照所開藥方,按時服藥呢?不是醫生的責任啊!}
〖解說〗{無明眾生的煩惱病是『七隨眠』(貪瞋痴);
(藥師)如來所開的藥方,就是『四聖諦』(戒定慧)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難陀問經》說示(佛法藥方不是崇拜佛像):
☆ 難陀( Nanda ) ➾
字義叫做:善歡喜、歡慶的、愉悅。
佛異母弟,也叫:難陀。
本經大意:牟尼聖者的智慧和德行;
捨棄感官、禁忌、圖騰的盲目崇拜。
☆ 牟尼( Muni ) ➾
寂靜、寂黙的佛陀,或出家的聖者。
☆ 世尊( Bhagavā ) ➾
意譯叫做:擁有祥瑞、帶來幸福的。
指吉祥端嚴的佛陀。音譯:薄伽梵。
☆ 瞿曇( Gotama ) ➾
字義叫做:成就第一義諦、如牛王。
又或譯為:喬達摩。釋迦族的姓氏。
『① (一○八三偈:)
〔青年朋友難陀問說:〕
「世間有牟尼(對於世上寂靜的聖者),
如何知佛語(請告訴我要怎麼認定)?
牟尼何智慧(什麼智慧稱為牟尼呢)?
牟尼何活命(怎樣生活稱為牟尼呢)?」
② (一○八四偈:)
〔世尊回答難陀說:〕
「智不依見聞(智慧不依觀聽和教條),
牟尼善歡喜(歡慶的德行稱為牟尼)──
破敵離瞋痴(涅槃征服了苦悶失望),
牟尼名聖者(我稱寂靜行者為牟尼)。」
③ (一○八五偈:)
〔難陀再次問說:〕
「沙門及梵志(某沙門或婆羅門師徒)──
說淨依見聞(經觀聽儀式說罪清淨),
說淨依禁戒(經禁忌教條說罪清淨),
說淨各圖騰(經各種佛像說罪清淨);
信眾果願行(他們果真帶來幸福嗎)?
生老度脫否(能橫越度過生和老嗎)?
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④ (一○八六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沙門及梵志(某沙門或婆羅門師徒)──
說淨依見聞(經觀聽儀式說罪清淨),
說淨依禁戒(經禁忌教條說罪清淨),
說淨各圖騰(經各種佛像說罪清淨);
信眾何願行(教徒們不論如何奉行)?
不名脫生老(我說不橫越度生和老)!」
⑤ (一○八七偈:)
〔難陀第三次問說:〕
「沙門及梵志(某沙門或婆羅門師徒)──
說淨依見聞(經觀聽儀式說罪清淨),
說淨依禁戒(經禁忌教條說罪清淨),
說淨各圖騰(經各種佛像說罪清淨);
不名渡暴流(如果佛說不能度彼岸)──
天上或人間(在所有神界和人界中),
何人脫生老(誰能橫越度過生和老)?
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⑥ (一○八八偈:)
〔世尊第三次回答說:〕
「不云凡梵行(沒說一切沙門婆羅門),
今生被老蓋(都受困於今世的老死)──
勿依見聞覺(放下見聞覺感官依賴),
既捨戒禁取(放棄所有的禁忌教條),
又斷各圖騰(拋棄各種佛像的崇拜);
遍智愛漏盡(洞察了渴愛滅盡漏流),
我名渡暴流(我說這個人已度彼岸)!」
⑦ (一○八九偈:)
〔難陀最後歡喜說:〕
「我喜聖仙語(大仙人法語我很感動),
善說無依諦(讚歎第一義諦不依賴)──
勿依見聞覺(放下見聞覺感官依賴),
既捨戒禁取(放棄所有的禁忌教條),
又斷各圖騰(拋棄各種佛像的崇拜);
遍智愛漏盡(洞察了渴愛滅盡漏流),
實名渡暴流(我也說他已橫渡彼岸)!」』}
[131] 又如善導,導人善道,聞之不行,非導過也!
【譯文】{我也像是一位很好的嚮導,告訴迷途者,最安全正確的道路。
可是聽到的人,如果又道聽塗說、自以為是地亂走,不是嚮導的過錯啊!}
〖解說〗{迷途眾生最大的懷疑是『不信三寶』;
天人師的世尊,教導正確的方向是『四不壞信』。(佛法僧戒!)
愚痴顛倒凡夫,最大的煩惱囚牢,就是『無明』;
調御丈夫佛陀,指引正確的道路是『八聖道分』。
★ 什麼叫做:最大的垢穢(煩惱)呢?(就是) ➾
《增支部經典‧八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大品‧八種垢穢經》說示(心的八種垢穢):
『諸比丘!有八種垢穢。以何為八耶?
➊ 諸比丘!不事讀誦者,是聖典之垢穢。
➋ 諸比丘!不奮起灑掃者,是居家之垢穢。
➌ 諸比丘!懈怠者,是美貌之垢穢。
➍ 諸比丘!放逸者,是衛兵之垢穢。
➎ 諸比丘!行為不檢者,是婦女之垢穢。
➏ 諸比丘!慳吝者,是施者之垢穢。
➐ 諸比丘!惡不善法者,是今世後世之垢穢。
➑ 然而,諸比丘!無明者,是比以上更惡之垢穢,成為最大之垢穢!』
《中部經典‧雙大品‧第三十九經‧馬邑大經》說示(比丘是通聖典者):
〝諸比丘!云何比丘是通聖典者?曰:『彼於惡不善法、貪染而導致再生、苦難不幸、異熟苦果、於未來有生老死者,皆消失矣!』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正法品‧忘失正法之二經》說示(忘失正法):
☆ 忘失五法 ➾
⑴ 不通達九部經;
⑵ 不廣為人說法;
⑶ 不廣令人說法;
⑷ 不廣為人複誦;
⑸ 不如理思惟法。
☆ 九部經(九分教) ➾
⑴ 契經(巴利聖典:比丘波羅提木叉、比丘尼波羅提木叉、相應部經典、長部經典、中部經典、增支部經典);
⑵ 應頌(應該背誦:小誦經、法句經、經集);
⑶ 記說(契經解說:聖律、大義釋、小義釋);
⑷ 偈經(偈頌詩句:長老偈、長老尼偈);
⑸ 自說經(佛自開示);
⑹ 如是語(聞佛開示);
⑺ 本生譚(佛教故事:天宮事、餓鬼事);
⑻ 未曾有法(解說教義:無礙解道);
⑼ 智解(教理問答:導論、三藏知津)。
『諸比丘!此等五法,能令忘失隱沒正法。
何等為五?
〔一〕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眾,不通達於:
⑴ 契經(巴利聖典);
⑵ 應頌(應該背誦);
⑶ 記別(契經解說);
⑷ 偈經(偈頌詩句);
⑸ 自說經(佛自開示);
⑹ 如是語(聞佛開示);
⑺ 本生譚(佛教故事);
⑻ 未曾有法(解說教義);
⑼ 智解(教理問答)等是。
諸比丘!此能令忘失隱沒正法之第一法。
〔二〕復次,諸比丘!有比丘眾,如聽聞,如通達,不廣為他人說法。
諸比丘!此能令忘失隱沒正法之第二法。
〔三〕復次,諸比丘!有比丘眾,如聽聞,如通達,不廣令他人說法。
諸比丘!此能令忘失隱沒正法之第三法。
〔四〕復次,諸比丘!有比丘眾,如聽聞,如通達,不廣為他人複誦其法。
諸比丘!此能令忘失隱沒正法之第四法。
〔五〕復次,諸比丘!有比丘眾,如聽聞,如通達,不以心隨尋、隨伺,不以意隨觀其法。
諸比丘!此能令忘失隱沒正法之第五法。
諸比丘!此等五法,能令忘失隱沒正法。』}

卍 卍 卍

♨ 第五篇 法不壞信──四諦勿疑 On Clearing Up All Doubts

[132] 『汝等若於,苦等四(聖)諦,有所疑者,可疾問之;毋得懷疑,不求決也!』」
【譯文】{『你們如果對於四聖諦,有不明白的地方,現在應該趕快問我;
對於四聖諦,如果還心存懷疑,就無法決擇什麼是正法?什麼不是佛法了!』」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「四諦勿疑」呢?(就是) ➾
對於四聖諦的疑惑。
對四聖諦,包括三法印、十二緣起的疑惑,
就是對於一切原始佛法知見的疑惑,例如:
「什麼是苦蘊?什麼是苦蘊的生起?
什麼是苦的滅去?什麼是滅苦道跡?」
★ 什麼叫做:「決擇正法」呢?(就是) ➾
依據四聖諦、三法印、十二緣起,如理思惟(正思惟)──
由聞思修慧,決擇什麼是佛法,什麼不是佛法的能力。
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二經‧蛇喻經》說示(不解法義):
「汝等比丘!此處一些,愚痴人學法……。
彼等,雖學此教法,然未能以智慧,詳細觀察其法義;
倘若,彼等未能以智慧,詳細觀察法義,那麼,不得明了教法;
彼等,為諍論快味勝利、饒舌快味勝利,傲慢而學習教法;
彼等,未能親證學法之真目的;
彼等,誤解此法,導致長夜無益、永久傷害、苦惱不幸。
何以故?汝等比丘!對於教法誤解也。」}
[133] 爾時,世尊,如是三唱;人無問者……。所以者何?眾無疑故!
【譯文】{這時,世尊如此反覆問了三次;所有的聖眾,都沒有人再發問……。
為什麼呢?因為,佛陀的所有聖弟子,對於四聖諦──
都已經見法、得法、知法、入法再沒有任何疑惑了!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沙門品‧通聖典者經》說示(通聖典者滅盡貪瞋痴):
「諸比丘!通聖典者消滅七法。以何為七耶?
即:消滅有身見、消滅疑、消滅戒禁取、消滅貪、消滅瞋、消滅痴、消滅慢。
諸比丘!通聖典者消滅此等之七法。」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彼岸道結語偈》說示(不二法門):
☆ 牟尼( Muni ) ➾
寂靜、寂黙的佛陀,或出家的聖者。
〝世尊住於摩揭陀國石塔寺時,教說以上諸偈經。
為應十六位婆羅門族弟子所希求,輪流提出問題,並已作解答。
如果,對此一個接一個之問題,懂得(佛所解說)要義、了悟法智以後,遵循正法(實修)、法隨法行(勤修);
他就能超越老和死,到達彼岸(涅槃)。
這些(原始佛教之)正法,能導向彼岸,
所以,這不二法門被稱作:彼岸道(品)。
① (一一三○偈:)
「(一)阿耆多問、(二)提捨彌勒問,
(三)布那迦問、(四)彌德古問;
(五)陀多迦問、(六)優波私婆問,
(七)難陀問、(八)海摩迦問。」
② (一一三一偈:)
「(九)都提耶問、(十)劫波問,
(十一)諸多迦尼問、(十二)拔陀羅問;
(十三)烏德耶問、(十四)波娑羅問,
(十五)摩伽羅諸問、(十六)賓吉耶問。」
③ (一一三二偈:)
「彼等欲見佛(他們想前往親近佛陀),
聖仙明行足(仙人佛陀的德行完美);
懇問深妙義(請問甚深微妙的問題),
親近尊勝佛(已來到無上佛陀面前)。」
④ (一一三三偈:)
「佛皆已解說(佛為他們都作了解答),
真如答所問(如實回答真如的問題);
諸問各記說(因為解答了這些問題),
梵志皆滿足(牟尼使婆羅門族滿意)。」
⑤ (一一三四偈:)
「歡喜彼普眼(他們感激佛眼的徹見),
皈依佛日種(所以隨太陽族的佛陀);
出家修梵行(過著出家清淨的生活),
近侍最上慧(隨侍卓越智慧的身邊)。」
⑥ (一一三五偈:)
「諸君各提問(每個人各自提出問題),
如佛所開示(根據佛陀所教導正法);
願行真如道(他們嚮往真道的生活),
此岸度彼岸(希望從此岸橫渡彼岸)。」
⑦ (一一三六偈:)
「今生應度脫(這一輩子應超越生死),
修習至聖道(發展導向無上的涅槃);
涅槃到彼岸(祂是到達彼岸的正道),
故名彼岸道(所以不二門稱彼岸道)。」〞}

[134] 時阿那律陀〔阿㝹ㄋㄡˊ樓馱〕,觀察眾心,而白佛言:
【譯文】{當時,天眼通第一的阿那律尊者……
在觀察聖眾的內心以後,於是向佛陀稟告說:}
〖解說〗{}
[135] 「世尊!月可令熱,日可令冷,佛說四(聖)諦,不可令異。
【譯文】{「世尊!即使是清涼如月亮,海枯石爛時也會變熱;
即使是熾熱如太陽,天荒地老時也會變冷。
但是,佛陀所說的『四聖諦』真理──苦集滅道──不管世界成住壞空……
過去、未來諸佛出世或涅槃,永遠也不曾改變!那什麼是『四聖諦』呢?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食品‧緣經》說示(真理永恆不變):
☆ 真如界 ➾ 真理永恆不變的原理、基礎、根本條件。
界:指原理、基礎、根本條件,真如:指真理永恆不變。
☆ 緣起( paṭicca-sam-uppādo 單數) ≠
緣生( paṭicca-sam-uppannā 複數) ➾
『緣生』之生:由緣起所生,緣生有老死;
『緣生』之滅:緣生有生滅、緣起無生滅。
☆ 兩種因緣法則 ➾
① 無為之十二緣起;② 有為之緣生法。
☆ 十二緣起(無論如來出不出世) ➾
① 不變(真如法界);
② 常法(法常住性);
③ 定法(法決定性);
④ 緣性(因緣依性);
⑤ 佛智(佛現等覺);
⑥ 佛語(是諸佛教);
⑦ 真如(真如實性);
⑧ 不離(不離實性);
⑨ 不異(不異法性);
⑩ 根基(因緣起性)。
☆ 緣生法 ➾ ① 無常;② 有為;③ 眾緣;
④ 終結;⑤ 壞空;⑥ 離貪;⑦ 滅盡。
『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。
世尊曰:
「〔一、因緣法則之要點:〕
諸比丘!我為汝等說(無為之)『緣起』,
及(有為之)『緣生法』。
汝等諦聽,當善思念,我將宣說!」
彼諸比丘奉答世尊曰:「大德!唯然。」
世尊曰:
「〔二、無為之十二緣起:〕
諸比丘!何者是(無為之)『緣起』耶?
➊ 諸比丘!緣生而有老死。
無論如來出世;
或如來不出世──
⑴ 真如界已存在(永恆真理──法界不變);
⑵ 法常住性(恆常住立);
⑶ 法決定性(自己決定);
⑷ 因緣起性(根基在此)。
⑸ 如來以此現等覺──證到最高智慧(證於此)、
現觀領悟──徹底地了解(知於此)。
⑹ 現等覺已,現觀已,即宣說、說示、施設、建立、揭開、分別、彰顯,
而謂:『且看!諸比丘!緣生而有老死。』
➋ 諸比丘!緣有而有生……
➌ 諸比丘!緣取而有有……
➍ 諸比丘!緣愛而有取……
➎ 諸比丘!緣受而有愛……
➏ 諸比丘!緣觸而有受……
➐ 諸比丘!緣六入處而有觸……
➑ 諸比丘!緣名色而有六入處……
➒ 諸比丘!緣識而有名色……
➓ 諸比丘!緣行而有識……
⓫ 諸比丘!緣無明而有行。
無論如來出世;
或如來不出世──
⑴ 真如界已存在(永恆真理──法界不變);
⑵ 法常住性(恆常住立);
⑶ 法決定性(自己決定);
⑷ 因緣起性(根基在此)。
⑸ 如來以此現等覺──證到最高智慧(證於此)、
現觀領悟──徹底地了解(知於此)。
⑹ 現等覺已,現觀已,即宣說、說示、施設、建立、揭開、分別、彰顯,
而謂:『且看!諸比丘!緣無明而有行。』
⑺ 如是,諸比丘!此真如實性(無所不在);
⑻ 不離實性(無時不在);
⑼ 不異法性(無例外地──沒有邊界);
⑽ 因緣起性(根基在此),
諸比丘!此被稱說(無為之)『緣起』。
〔三、有為之緣生法:〕
諸比丘!何等是(有為之)『緣生法』耶?
① 諸比丘!老死是──
⑴ 無常變動;
⑵ 有為造作;
⑶ 眾緣所生;
⑷ 終結之法;
⑸ 敗壞之法;
⑹ 離貪之法;
⑺ 滅盡之法。
② 諸比丘!生是──
⑴ 無常變動;
⑵ 有為造作;
⑶ 眾緣所生;
⑷ 終結之法;
⑸ 壞空之法;
⑹ 離貪之法;
⑺ 滅盡之法。
③ 諸比丘!有是──
⑴ 無常變動;
⑵ 有為造作;
⑶ 眾緣所生;
⑷ 終結之法;
⑸ 壞空之法;
⑹ 離貪之法;
⑺ 滅盡之法。
④ 諸比丘!取是……
⑤ 諸比丘!愛是……
⑥ 諸比丘!受是……
⑦ 諸比丘!觸是……
⑧ 諸比丘!六入處是……
⑨ 諸比丘!名色是……
⑩ 諸比丘!識是……
⑪ 諸比丘!行是……
⑫ 諸比丘!無明是──
⑴ 無常變動;
⑵ 有為造作;
⑶ 眾緣所生;
⑷ 終結之法;
⑸ 壞空之法;
⑹ 離貪之法;
⑺ 滅盡之法。
諸比丘!此等被稱說(有為之)『緣生法』。
〔四、圓滿解脫之智見:〕
凡是,諸比丘!聖弟子對此(無為之)『緣起』,
及此等(有為之)『緣生法』,
如其本然!已經以完全之正慧徹見故,
➊ 或彼輪迴跑回到過去世,而謂:
『⑴ 是否真實?我存在於過去世嗎?
⑵ 是否真實?不存在於過去世嗎?
⑶ 是否真實?如何存在於過去世呢?
⑷ 是否真實?何故存在於過去世呢?
⑸ 是否真實?我存在於過去世,而後變成何者呢?』
➋ 或彼圍繞追逐於未來世,而謂:
『⑴ 是否真實?我存在於未來世嗎?
⑵ 是否真實?不存在於未來世嗎?
⑶ 是否真實?如何存在於未來世呢?
⑷ 是否真實?何故存在於未來世呢?
⑸ 是否真實?我存在於未來世,而後變成何者呢?』
➌ 或於目前,對現在世心裡有疑惑,而謂:
『⑴ 我是否真實存在嗎?
⑵ 是否真實不存在嗎?
⑶ 是否真實?如何存在呢?
⑷ 是否真實?何故存在呢?
⑸ 是否真實?此我由何處而來呢?
⑹ 是否真實?此我將投生何處呢?』
無有是處!(無論我或我所有,都不是真實存在!)
所以者何?
由於,諸比丘!聖弟子對此(無為之)『緣起』,
及此等(有為之)『緣生法』,
如其本然!以完全之正慧徹見故。」』}
[136] 佛說:『苦(聖)諦實苦,不可令樂;
【譯文】{佛陀說:『苦聖諦──生老病死──五蘊流轉:
是生死輪迴的真相,眾生執著於貪慾,永遠無法變成快樂!}
〖解說〗{苦聖諦──生老病死──所有生命的現實問題;
即使正等正覺的佛陀,同樣避免不了,更何況一般凡夫呢?
佛陀,只能夠不再貪瞋痴與不再出生,不可能沒有老病死。
所以,苦聖諦(生老病死)是永恆的真理法性、第一義諦!}
[137] 集(聖諦)真是因,更無異因;
【譯文】{集聖諦──貪瞋痴──是五蘊流轉的真正原因:
生死輪迴,並不是上帝、空性、阿賴耶或其他原因造成的!}
〖解說〗{根本原因,在於眾生不肯放下自己無明和有愛……
佛陀的聖弟子〝收集〞戒定慧;無明凡夫〝收集〞貪瞋痴。
所以,集聖諦(戒定慧)離貪最上有為法,也是第一義諦!
★ 什麼叫做:〝輪迴〞呢?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華品‧繩繫經》說示(輪迴沒有期限):
「諸比丘!大海有乾枯歸無之時。諸比丘!而我不說無明所蓋,渴愛所繫,流轉輪迴之眾生,有苦之邊際。」
★ 什麼叫做:〝無明〞呢?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雙品‧無明經》說示(無明是因為親近惡知識):
「諸比丘!不了知無明之本際:『從此前無無明,其後生無明』……
諸比丘!如是,若具親近惡知識,則具惡法之聽聞……則具無明。」
★ 什麼叫做:〝有愛〞呢?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雙品‧有愛經》說示(有愛是因為無明):
「諸比丘!不了知有愛之本際:
『從此前無有愛,其後生有愛』者……
➊ 親近惡知識,則具惡法之聽聞;
➋ 若具惡法之聽聞,則具不信;
➌ 若具不信,則具非如理作意;
➍ 若具非如理作意,則具不正念不正知;
➎ 若具不正念不正知,則具不守護諸根;
➏ 若具不守護諸根,則具三惡行;
➐ 若具三惡行,則具五蓋;
➑ 若具五蓋,則具無明;
➒ 若具無明,則具有愛。」
★ 什麼叫做:〝三惡行〞呢?(就是) ➾
⑴ 身惡行、⑵ 語惡行、⑶ 意惡行。
★ 什麼叫做:〝空性〞呢?(就是) ➾
〝空性〞由禪修〝戒定慧〞積累功果;
不是生死流轉的原因,不可倒果為因!
(一)《中部經典‧空品‧第一百二十一經‧空性小經》說示(如何修證空性):
「阿難!比丘不作意人想,不作意林想,唯作意『地想』之一緣。
於地想,彼心乃踴躍、欣喜、安定、勝解。
阿難!譬喻牛皮以百支之針,止住其伸張。
阿難!恰如是,於此大地有昇降之坡路、河之難步,有數、荊之處,高山,此等悉皆不作意,唯作意『地想』之一緣。
……如是,阿難!又彼思惟:
『此如實性、心不顛倒、圓滿清淨、進入空性。』」
(二)《相應部經典‧六處相應‧闡陀品‧空世間經》說示(進入空性的條件):
「阿難!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,是故,稱之為空世間。
阿難!何者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耶?
阿難!眼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。
色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。
眼識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。
眼觸於我、或於我所是空。
凡以眼觸為緣所生之受,或樂、或苦、或非苦非樂;
此於我、或於我所亦是空。
阿難!耳……鼻……舌……身……意……
此於我、或於我所亦是空。」
以上,佛陀所說:空世間,絕非我語取所謂〝萬法皆空〞──
而是,有條件的!是針對〝我〞執和〝我所〞執而說的!
★ 什麼叫做:〝阿賴耶〞呢?
〝阿賴耶〞並非自諦所說:第八識、如來藏;
〝渴愛〞五欲的黏著劑──就稱為〝阿賴耶〞。
(一)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怖畏品‧如來四希有之二經》說示(不是阿賴耶識的佛法):
「諸比丘!人類歡喜阿賴耶(渴愛)、希求阿賴耶(渴愛)、滿足阿賴耶(渴愛),如來說示(苦聖諦:)非阿賴耶(渴愛)法時,彼進聽、傾耳,知喚起心。」
☆ 如來說示四希有法 ➾
➊ 苦聖諦:非阿賴耶法(非渴愛法);
➋ 集聖諦:慢心調伏法;
➌ 滅聖諦:涅槃寂靜法;
➍ 道聖諦:無明調伏法。
(二)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大品‧娑毗耶經》說示(剷除阿賴耶):
〝(五四○偈:)
「已斷諸漏流,以及阿賴耶;
(剷除三漏、四暴流,以及對阿賴耶之執愛;)
彼得無生智,不再進母胎;
(聰明睿智、不再投胎,故不再有生死輪迴;)
已除三惡想,以及心污穢;
(擺脫三不善想:愛想、瞋想、害想之泥淖;)
永劫無明破,人所稱聖者。
(不再進入時空,人們稱這樣的人為高貴者。)」〞
★ 什麼叫做:五蘊再生的〝種子〞呢?(就是) ➾
三有:是十二緣起裡的〝有〞(擁有);
異熟:是由因緣「異化」為果報的意思;
種子:再由果報「異化」為未來的因緣。
因、緣、果報異熟──身語意三業稱為因;
六識是的種子和三種渇愛的滋潤,稱為緣;
五蘊流轉,再生於三界,稱為果報的異熟。
要有直接身語意的意圖(企圖心)才可稱為因;
其他的六識、三愛只是後來才配合生起的助緣。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阿難品‧諸有之二經》說示(造成五蘊再生的原因):
〝「大德!說為有有,大德!云何而有有耶?」
「阿難!若無『欲界(色界、無色界)』異熟果報之(身語意)業,可得施設『慾有(色有、無色有)』之事耶?」
「大德!此是不然。」
「阿難!然則,(三)業是田,(六)識是種子,(三)渇愛是滋潤。
眾生為無明所蓋,渴愛所繫,意圖安住、希求安住於下劣界(平庸界、勝妙界),如是而起當來之再生。阿難!如是而有有。」〞}
[138] 苦若滅(聖諦)者,即是因滅,因滅故果滅;
【譯文】{滅聖諦──涅槃智慧──熄滅貪瞋痴不再流轉:
就是把導致生死輪迴苦海的原因滅盡了!
沒有無明的因,所以沒有五蘊再生的果。}
〖解說〗{四聖諦,都是第一義諦!不是只有涅槃,才是第一義諦!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諸多迦尼問經》說示(解脫死神的掌控):
☆ 諸多迦尼( Jatukaṇṇi ) ➾
字義叫做:蝙蝠的耳朵。
☆ 威儀( Iriyati ) ➾ 四威儀的道跡。
在行、住、坐、臥當下,修習四念住禪法;
並觀照無常、苦、無我,三種法性之智慧。
☆ 遮障( Kiñcana ) ➾
障礙聖道的各種原因。
⑴ 業障;⑵ 煩惱障;⑶ 異熟障;
⑷ 不信;⑸ 不樂欲;⑹ 無慧。
☆ 三漏( Āsava ) ➾
⑴ 慾漏(愛染隨眠、瞋隨眠);
⑵ 有漏(慢隨眠、有貪隨眠);
⑶ 無明漏(無明隨眠)。
證得初果以後稱為三漏;
證得三果以後沒有慾漏;
阿羅漢果斷盡全部漏流。
☆ 四暴流( Ogha ) ➾
針對凡夫身稱為四暴流。
⑴ 慾暴流(愛欲結、瞋恚結);
⑵ 有暴流(色貪結、無色貪結、慢結、掉舉結);
⑶ 見暴流(有身見結、疑結、戒禁取結);
⑷ 無明暴流(無明結)。
〝① (一一○二偈:)
〔青年朋友諸多迦尼問說:〕
「聖雄棄愛想(我聽說佛離開了愛想),
我問勝慾流(來問離慾暴流的聖教)?
普眼寂靜句(懇請佛眼說涅槃之道),
請佛說如真(世尊開示我照見真如)?」
② (一一○三偈:)
〔諸多迦尼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佛行破愛欲(愛欲被佛的威儀超越),
旭日映大地(猶如陽光照亮了地球);
大智教小慧(小慧的我請教大智佛),
願知不死法(希望聽聞不死的教法),
何救今生老(如何解脫今世的老死)?」
③ (一一○四偈:)
〔世尊回答諸多迦尼說:〕
「調伏愛欲結(要先調伏愛欲的束縛),
出離見安穩(才能見到離欲的涅槃);
執取既捨離(既然離開貪染的執著),
何物汝勿存(你要放下一切的遮障)!」
④ (一一○五偈:)
〔世尊回答第二個問題:〕
「枯萎彼過去(凡是過去已隨它消逝),
莫臆汝未來(還沒發生你不必期待);
現在若不取(如果不執著當下的你),
寂靜真如行(便能照見涅槃的真如)!」
⑤ (一一○六偈:)
〔世尊回答第三個問題:〕
「六入觀名色(內觀六根塵識的接觸),
離欲淨梵行(修離貪愛的清淨梵行);
三漏皆滅盡(滅盡內外六處的漏流),
救度死支配(由此解脫死神的掌控)。」〞}
[139] 滅苦之道(聖諦),實是真道,更無餘道。』
【譯文】{道聖諦──八正道──熄滅貪瞋痴的唯一正道:
修習戒定慧,熄滅貪瞋痴,才是解脫涅槃的正確道路……
不可能依賴外力方式(如上帝、阿彌陀佛)可以達到。』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初五十經篇‧輪品‧最上淨信經》說示(什麼是第一義諦):
〝➀ 諸比丘!於一切有為法中,八聖道分可說為第一,
諸比丘!凡信仰八聖道分者,乃信仰第一;
復次,信仰第一者,乃有第一之異熟。
➁ 諸比丘!於一切有為或無為法中,離貪可說為第一,即是:
『醒憍醉──破除憍慢、癒渴──調伏渴求、破窟宅──
根絕阿賴耶、斷輪迴、盡渴愛、離貪、寂滅、涅槃者是。』
諸比丘!凡信仰離貪之法者,乃信仰第一;
復次,信仰第一者,乃有第一之異熟。〞
八聖道分是有為法也是第一義諦!
離貪最上戒定慧都不是夢幻泡影!}
[140] 世尊!是諸比丘,於四(聖)諦中,決定無疑!」
【譯文】{世尊!所有的比丘,對於佛陀宣說的聖教──三十七道品──
『四聖諦』的無上真理,能深入法、清楚明白,完全沒有任何疑問了!」}
〖解說〗{四聖諦,就是第一義諦!為什麼呢?因為──
只有!證得最上諦見的聖者,才能真正洞察並徹見祂!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伽拉羅剎利品‧生者經》說示(有學與無學的差別):
☆ 生者( Bhūta ) ➾
已發展成(如實正慧、四不壞信)者。
☆ 決擇聖法( Saṅkhātadhammāse ) ➾
指已經擇滅無為,圓滿十無學之聖者。
☆ 廣博( Puthū ) ➾
指廣博多聞,依照次第勤修八聖道分。
☆ 見者( Passati ) ➾
指見法者,引申為對於──佛法僧戒,
圓滿具足四不壞淨信( Pasāda )者。
☆ 為何?舍利弗尊者,兩次沈默不語 ➾
為表達聖者之不壞淨信,並非出於盲從;
是因為已修習──自證自知之內觀智見。
☆ 四食 ➾
① 摶食(觀身念住之五欲繫縛);
② 觸食(觀受念住而超越感受);
③ 意思食(觀法念住而超越渴愛);
④ 識食(觀心念住而超越名色)。
☆ 有學佛子之智慧行持 ➾
① 依如實正慧乃不壞淨信;
② 導向厭患、離貪之道跡;
③ 內觀四食生乃不壞淨信;
④ 內觀四食生而修習道跡;
⑤ 內觀四食滅乃不壞淨信;
⑥ 內觀四食滅而修習道跡。
☆ 無學聖者之智慧行持 ➾
① 依如實正慧乃不壞淨信;
② 已經滅盡六入處而解脫;
③ 內觀四食生乃不壞淨信;
④ 內觀四食生而圓滿解脫;
⑤ 內觀四食滅乃不壞淨信;
⑥ 內觀四食滅而圓滿解脫。
☆ 十無學 ➾
➊ 正見;➋ 正思惟;➌ 正語;➍ 正業;➎ 正命;
➏ 正精進;➐ 正念;➑ 正定;➒ 正智;➓ 正解脫。
〝〔一、緣起:〕
爾時,世尊住舍衛城。
於其處,世尊向尊者舍利弗說:
「舍利弗!此是在彼岸道(品)阿耆多所請益問題中,曾經問說:
『無學擇聖法(已經圓滿十無學聖者),
有學勤道跡(或是勤修八正道佛子);
我問彼智行(請問他們智慧和行持)?
尊者請教導(懇請導師對我來說示)。』
然而,舍利弗!應該如何以總括方式,
或是以詳細方式來敘述,其(問題)中所呈現之法義耶?」
〔二、舍利弗沈默:〕
如是說時,尊者舍利弗,只是沈默不語。
世尊再次,向尊者舍利弗說……尊者舍利弗再次,只是沈默不語。
世尊第三次,向尊者舍利弗說:
「舍利弗!此是在彼岸道(品)阿耆多所請益問題中,曾經問說:
『無學擇聖法(已經圓滿十無學聖者),
有學勤道跡(或是勤修八正道佛子);
我問彼智行(請問他們智慧和行持)?
尊者請教導(懇請導師對我來說示)。』
然而,舍利弗!應該如何以總括方式,
或是以詳細方式來敘述,其(問題)中所呈現之法義耶?」
尊者舍利弗第三次,只是沈默不語。
「舍利弗!汝對於此等(聖法)已生起(不壞)淨信耶?」
〔三、舍利弗答釋:〕﹙➊ 有學佛子 ☛﹚
「⑴ 大德!若對於此等(聖法)已生起如實正慧;
此乃已生起(不壞)淨信者。
⑵ 若對於此等(聖法)已生起如實正慧;
此乃已生起觀智──
為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已經導向(苦滅之)道跡者。
⑶ 若依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如實正慧;
此乃已修習(不壞)淨信者。
⑷ 若依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如實正慧;
此乃對於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觀智──
為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已經導向(苦滅之)道跡者。
⑸ 若依四食因緣之壞滅,而轉變成一切衰敗現象,
已修習如實正慧;此乃已修習(不壞)淨信者。
⑹ 若依四食因緣之壞滅,而轉變成一切衰敗現象,
已修習如實正慧;此乃對此一切衰敗現象,已修習觀智──
為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已經導向(苦滅之)道跡者。
大德!此是有學(之智慧和行持)。」
﹙➋ 無學聖者 ☛﹚
「又,大德!何者為已經決擇聖法(之十無學聖者)耶?
⑴ 大德!若對於此等(聖法)已生起如實正慧;
此乃已生起(不壞)淨信者。
⑵ 若對於此等(聖法)已生起如實正慧;
此乃已生起觀智──
已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
已無取著(之道跡)而圓滿解脫者。
⑶ 若依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如實正慧;
此乃已修習(不壞)淨信者。
⑷ 若依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如實正慧;
此乃對於四食因緣之發生,已修習觀智──
已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
已無取著(之道跡)而圓滿解脫者。
⑸ 若依四食因緣之壞滅,而轉變成一切衰敗現象,
已修習如實正慧;此乃已修習(不壞)淨信者。
⑹ 若依四食因緣之壞滅,而轉變成一切衰敗現象,
已修習如實正慧;此乃對此一切衰敗現象,已修習觀智──
已厭患、離貪、滅盡(六入處)、
已無取著(之道跡)而圓滿解脫者。
大德!此是已經決擇聖法(之十無學聖者)。
大德!此是在彼岸道(品)阿耆多所請益問題中,曾經問說:
『無學擇聖法(已經圓滿十無學聖者),
有學勤道跡(或是勤修八正道佛子);
我問彼智行(請問他們智慧和行持)?
尊者請教導(懇請導師對我來說示)。』
如此,大德!我以總括方式,又以詳細方式來敘述,
可理解其(問題中所呈現之)法義。」
〔四、世尊讚歎:〕
「舍利弗!善哉,善哉!舍利弗!……
舍利弗!應以如此總括方式,又以如此詳細方式來敘述,
可理解其(問題中所呈現之)法義。」〞}

[141] 於此眾中,所作未辦者,見佛滅度,當有悲感。
【譯文】{在世尊的聖眾弟子中間,有些還沒有證得最高果位的聖者──
如三果以下的聖眾,見到佛陀入滅會感到悲傷,因失去了很好的導師。}
〖解說〗{}
[142] 若有,初入法者,聞佛所說,即皆得度;譬如,夜見電光,即得見道。
【譯文】{這時,還沒證得初果的佛弟子,剛才聽完佛陀開示以後……
馬上就遠離塵垢、生法眼淨,證得初果!
初次見到第一義諦(四聖諦)會怎麼樣?
好比夜晚見到瞬間閃電光亮、震懾人心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烏德耶問經》說示(如何達到彼岸):
☆ 烏德耶( Udaya ) ➾
字義叫做:生起、生長。
☆ 離塵垢( Virajamāsīnaṃ ) ➾
初果的聖者,證得遠離塵垢的法眼。
☆ 六識身 ➾
⑴ 眼識;⑵ 耳識;⑶ 鼻識;
⑷ 舌識;⑸ 身識;⑹ 意識。
〝① (一一一一偈:)
〔青年朋友烏德耶問說:〕
「禪者離塵垢(聖果的法眼遠離塵垢),
無漏已成辦(應證無漏智慧已圓滿);
法智到彼岸(因一切法智到達彼岸),
我問聖教義(請問聖教傳承真實義)?
請說解脫慧(依您所說既得慧解脫),
破盡無明岸(又剷除無知到達彼岸)。」
② (一一一二偈:)
〔世尊回答烏德耶說:〕
「既捨愛欲想(拋棄感官慾望之念頭),
再斷瞋憂隨(再棄蟠踞心中之瞋憂);
三除去惛眠(第三步除去惛沈睡眠),
四絕掉悔蓋(第四步克服掉舉惡作);」
③ (一一一三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五念清淨捨(第五步捨覺支心純淨),
六法擇為先(第六步注意決擇正法)。
我說解脫慧(依我所說既得慧解脫),
破盡無明岸(又剷除無知到達彼岸)。」
④ (一一一四偈:)
〔烏德耶再次問說:〕
「云何世間縛(什麼是身心世界束縛)?
云何離諸行(怎樣離開一切有為法)?
何者若熄滅(唯有拋棄什麼樣事物),
云此為涅槃(才是聖者所說之涅槃)?」
⑤ (一一一五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喜貪世間縛(貪愛是身心世界束縛),
擇滅離諸行(慧決擇離一切有為法);
渴愛若熄滅(唯有拋棄渴愛之火坑),
云此為涅槃(才是聖者所說之涅槃)。」
⑥ (一一一六偈:)
〔烏德耶第三次問說:〕
「如何導正念(怎樣培養正念與正行),
熄滅有識身(才能寂滅六識不輪迴)?
親近問聖教(我親近世尊請問傳承),
我願明佛語(恭敬聆聽願明白法語)。」
⑦ (一一一七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內外與自他(不論自心或身外世界),
不領受喜貪(只有正念不領受貪愛);
覺行導正念(依覺念培養知行合一),
熄滅有識身(才能寂滅六識不輪迴)。」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不動品‧四種沙門經》說示(關於不動沙門的法眼淨):
☆ 不動沙門( Samaṇamacalo ) ➾
指證得初果以上有學聖者稱為:入流!
☆ 不再退轉( Macalo ) ➾
最後必定滅盡苦邊所以是:不動沙門。
☆ 最初心意( Patthayamāno ) ➾
是指見到四聖諦證滅智時的剎那心念。
☆ 涅槃安穩( Yogakkhemaṃ ) ➾
從繫縛於煩惱軛之中,適當地被釋放;
指修行者達到涅槃的安全地、庇護所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波娑羅問經》說示(不再疑惑):
☆ 波娑羅( Posāla ) ➾ 人的執著。
☆ 斷疑惑( Chinnasaṃsayo ) ➾
初果聖者,證得遠離塵垢的法眼;
不會退轉,入流不動、不再疑惑。
☆ 不動法( Anejo ) ➾
也叫做:不動行,是相對於:造作福行、非福行而說。
不動法又分為:有為法的不動禪定和無為法二種情況;
離塵垢指:見到無常、苦、無我三種不動的無為法性。
☆ 四諦智(也叫:類智、正見智) ➾
苦智、集智、滅智、道智。
古今都如此,證得四聖諦的道跡──
接引眾生的智慧,就稱為:類智。
☆ 法智(也叫:道跡智) ➾
四諦智的道跡智,稱為:法智。
由修習內觀:四念住的三法性(無常、苦、無我)而證法智。
〝① (一一一八偈:)
〔青年朋友波娑羅問說:〕
「友前次曾問(剛才烏德耶朋友問說)──
斷疑離塵垢(見到不動法不再疑惑),
法智到彼岸(因一切法智到達彼岸);
我問聖教義(請問聖教傳承真實義)?」
② (一一一九偈:)
〔波娑羅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佛無有色想(您已沒有再生的色想),
出離身一切(放棄身體的一切愛想);
內外與自他(不論自心或身外世界),
不見何所有(看不到什麼是我所有)!
我問開智慧(釋迦佛我想請問智慧),
如何悟真如(見真如的方法和次第)?」
③ (一一二○偈:)
〔世尊回答波娑羅說:〕
「一切七識住(所有識住的七類眾生),
如來正觀察(如來都正在看見洞察);
遍知九有情(又理解二處無想有情),
解脫到彼岸(使滿意解脫到達彼岸)。」
④ (一一二一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既知無所有(知道了生命一無所有),
喜貪結過患(貪愛結縛帶來的災難)!
全面應正知(就應該這樣全面理解)──
內觀身各處(從頭到腳掃描觀全身);
智見彼真如(以此身心發現了涅槃),
圓滿淨梵行(圓滿聖者的清淨梵行)。」〞}
[143] 若所作已辦,已度苦海者,但作是念:
【譯文】{如果證得──最上諦見、德行圓滿──
已脫生死苦海的阿羅漢聖者,也會正念地想說:}
〖解說〗{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四識住):
☆ 四識住( Viññāṇaṃ ) ➾
➀ 色蘊(以形色為境);
➁ 受蘊(以感受為境);
➂ 想蘊(以想法為境);
➃ 行蘊(以行動為境)。
識蘊也叫:識神或六識身,並沒有阿賴耶識。(緣生法!)
識蘊無法單獨生起,依專注於其他四蘊境界;
以喜貪習氣為食物,堅住而茁壯、積重難返!
《增支部經典‧九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念住品‧五心荒蕪經》說示(五心荒蕪):
☆ 五種心栽( Khilo ) ➾
心的五種摔倒、挫折障礙,也叫:五心荒蕪。
➊ 於佛有疑;➋ 於法有疑;➌ 於僧有疑;
➍ 於學有疑;➎ 瞋於同梵。
☆ 真如( Tathā ) ➾
《相應部經典‧諦相應‧轉法輪品‧真如經》說示(四聖諦):
(一)超越時空的四聖諦,是永恆真理。
➊ 真如實性(無所不在);
➋ 不離實性(無時不在);
➌ 不異法性(無例外地──沒有邊界)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食品‧緣經》說示(十二緣起):
(二)真如界的十二緣起,是永恆真理。
☆ 真如界 ➾ 真理永恆不變的原理、基礎、根本條件。
界:指原理、基礎、根本條件,真如:指真理永恆不變。
☆ 兩種因緣法則 ➾
① 無為之十二緣起;② 有為之緣生法。
☆ 十二緣起(無論如來出不出世) ➾
① 不變(真如法界);
② 常法(法常住性);
③ 定法(法決定性);
④ 緣性(因緣依性);
⑤ 佛智(佛現等覺);
⑥ 佛語(是諸佛教);
⑦ 真如(真如實性);
⑧ 不離(不離實性);
⑨ 不異(不異法性);
⑩ 根基(因緣起性)。
☆ 緣生法 ➾ ① 無常;② 有為;③ 眾緣;
④ 終結;⑤ 壞空;⑥ 離貪;⑦ 滅盡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彌德古問經》說示(第一義諦):
☆ 彌德古( Mettagū ) ➾
字義叫做:慈音。
☆ 四念住( Sato ) ➾
➀ 身念住(觀身不淨);
➁ 受念住(觀受是苦);
➂ 心念住(觀心無常);
➃ 法念住(觀法無我)。
☆ 釋迦( Sakka ) ➾
字義叫做:能仁。佛的種族名稱。
☆ 牟尼( Muni ) ➾
明白、知道、寂靜、寂黙的佛陀。
☆ 瞿曇( Gotama ) ➾
字義叫做:成就第一義諦、牛王。
又或譯為:喬達摩。釋迦族的姓。
☆ 悉達多( Siddhattha ) ➾
佛幼時名。字義叫做:一切成就。
☆ 世尊( Bhagavā ) ➾
吉祥端嚴的佛陀。音譯:薄伽梵。
〝① (一○五五偈:)
〔青年朋友彌德古問說:〕
「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,
念佛得極智(我想您是極智成就者);
何緣生苦果(痛苦結果從哪裡產生)?
誰忍世浮華(花花世界是多麼誘人)?」
② (一○五六偈:)
〔世尊回答彌德古說:〕
「問我苦根源(問我痛苦生起的原因),
依智今語汝(我以如實智見回答你);
取著苦惱生(當依賴產生就有痛苦)!
誰忍世浮華(花花世界是多麼誘人)?」
③ (一○五七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無智何依處(不知道哪裡是皈依處)?
愚蠢苦再生(愚者再輪迴受盡痛苦)!
何智無所依(誰想了知不再依賴性)?
隨觀苦生處(內觀看清痛苦之根源)!」
④ (一○五八偈:)
〔彌德古再次問說:〕
「我問佛宣說(請您解答我們的詢問),
請聽更他問(請聽我問您另一難題);
何智渡暴流(什麼智慧能度脫暴流)──
生老愁悲痛(出生老死憂愁和悲傷)?
牟尼請善導(牟尼導師請善妙開釋),
得見真如法(因為您明白真如聖法)。」
⑤ (一○五九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我告聖道跡(我說古仙人道的教法),
見法勿依謠(體驗聖法不依賴傳聞)!
如何得智行(怎樣走明行足的道跡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?」
⑥ (一○六○偈:)
〔彌德古第三次問說:〕
「慈音深歡喜(聽見佛語我心超歡喜),
聖仙最上法(古仙人道的無上教法);
如何得智行(怎樣走明行足的道跡),
度脫世愛縛(才能超越世上的執愛)?」
⑦ (一○六一偈:)
〔世尊第三次回答說:〕
「正知六入處(應深切覺知一切身心),
中道於十方(及無私觀察內外十方);
執著源歡喜(如果貪愛就會有執著),
捨念不識住(不去專注習氣將消失)!」
⑧ (一○六二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正念不放逸(應注意四念住多內觀),
比丘捨我見(比丘從此捨棄了我見)──
生老愁悲痛(出生老死憂愁和悲傷),
智者斷苦患(見法以後可熄滅痛苦)。」
⑨ (一○六三偈:)
〔彌德古第四次問說:〕
「我喜聖仙語(大仙人法語我很感動),
善說無依諦(讚歎第一義諦不依賴);
世尊已捨苦(世尊確實擺脫了痛苦),
得見真如法(因為您明白真如聖法)。」
⑩ (一○六四偈:)
〔彌德古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實應斷苦患(應該脫離痛苦的根源),
牟尼誡利益(您忠告我寂靜的利益);
我禮師龍象(我皈依佛如遇見龍象),
盼佛更教誡(請世尊再教導我吉祥)!」
⑪ (一○六五偈:)
〔世尊第四次回答說:〕
「極智悟無生(證無生智的清淨梵行),
不著無有愛(沒有愛欲生死未放下);
如實渡暴流(他確實已度脫了暴流),
彼岸離心栽(涅槃不再荒蕪沒疑惑)。」
⑫ (一○六六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總結說:〕
「極智人不二(極智的人沒有二邊見),
捨我脫生死(擺脫再生的我執以後);
捨愛離瞋痴(他沒有渴愛苦悶失望),
無生名不老(我說他已度脫了老死)!」〞}

[144] 「世尊滅度,一何疾哉?」
【譯文】{「我佛世尊,怎那麼快就涅槃了呢?」}
〖解說〗{}

[145] 阿那律陀,雖說此語:「眾中……皆悉了達,四聖諦義!」
【譯文】{阿那律尊者,雖然這麼稟報佛陀說:「所有的比丘,對於……
『四聖諦』的無上真理,能深入法、清楚明白,完全沒有任何疑問了!」}
〖解說〗{}
[146] 世尊欲令,此諸大眾,皆得堅固,以大悲心,復為眾說:
【譯文】{世尊想讓所有聖眾以及……
未來,佛弟子信心,更加堅定穩固。
於是,又用大悲心,對弟子們開示:}
〖解說〗{}

[147] 「汝等比丘!勿懷悲惱。若我,住世一劫,會亦當滅;會而不離,終不可得。
【譯文】{「比丘們!請大家不要心懷憂傷、悲惱。
如果,就算我能夠住持世間、壽命超過一大劫以上,無常的世間……
還是會壞滅的!師徒們聚會,是不可能不各自分開、告別離去的!}
〖解說〗{}
[148] 自利利他,法皆具足;若我久住,更無所益。
【譯文】{我在世間自覺覺他、教化眾生的工作,都已經圓滿具足了!
如果我還不捨壽、仍久住世間,將不會對聖弟子、無明眾生有所幫助。}
〖解說〗{《增支部經典‧五集‧初五十經篇‧力品‧自利利他之三經》說示(如何自利利他):
『諸比丘!成就五法之比丘,不為自利而行,亦不為利他而行。
何等為五?
諸比丘!世間有比丘──
自不具足於戒,於他亦不勸請具足於戒;
自不具足於定,於他亦不勸請具足於定;
自不具足於慧,於他亦不勸請具足於慧;
自不具足於解脫,於他亦不勸請具足於解脫;
自不具足於解脫智見,於他亦不勸請具足於解脫智見。
諸比丘!成就是等五法之比丘,不為自利而行,亦不為利他而行。』}
[149] 應可度者,若天上人間,皆悉已度;其未度者,皆亦已作,得度因緣。
【譯文】{可以接受教化的眾生──
不論天神或人類,都已經教導了!
至於,無法接受教化的無明眾生──
我也已經留下法身舍利住持世間;
使將來的眾生能有因緣獲得救度。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法身舍利』呢?(就是) ➾
原始佛法《巴利聖典》的正法和聖律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布那迦問經》說示(如何滅度):
『① (一○四九偈:)
〔青年朋友布那迦問說:〕
「不動法眼根(您是人天眼目的法根),
我問聖教義(請問聖教傳承真實義)?
仙俗皈依誰(仙人與君王信仰什麼)?
梵志與人天(王族婆羅門以及天神),
世何多祭祀(為何舉行各種的獻供)?
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② (一○五○偈:)
〔世尊回答布那迦說:〕
「一切仙或俗(不論是仙人或者君王),
梵志與人天(王族婆羅門以及天神),
世何多祭祀(為何舉行各種的獻供)?
彼望有福果(他們渴望獻供的功德);
祭祀以防老(怕老死仰賴福報長存)。」
③ (一○五一偈:)
〔布那迦再次問說:〕
「一切仙或俗(不論是仙人或者君王),
梵志與人天(王族婆羅門以及天神),
世何多祭祀(為何舉行各種的獻供)?
或得福運否(依獻供獲少許幸福嗎)?
生老度脫否(能橫越度過生和老嗎)?
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④ (一○五二偈:)
〔世尊接著回答說:〕
「渴望梵唱祭(他們獻供又歌頌愛欲),
喃喃祈求祭(諷誦祈禱更貪求獻供);
利得增渴愛(希求利養故慾念增加),
祭軛入迷著(獻供繫縛著強烈情慾);
不名脫生老(我說不橫越度生和老)!」
⑤ (一○五三偈:)
〔布那迦第三次問說:〕
「祭軛若不度(如果執著獻供沒超度),
尊者示生老(那請導師說示生和老)──
天上或人間(在所有神界和人界中),
何人脫生老(誰能橫越度過生和老)?
世尊請教導(懇請世尊對我來說示)。」
⑥ (一○五四偈:)
〔世尊最後總結說:〕
「洞察此岸彼岸滅;
(生起內觀智慧,洞察世間此岸之六根,與彼岸之六塵,全都滅盡;)
世無創造何動搖?
(世間不曾有任何主宰者,也未曾被創造過,何曾會動搖呢?)
涅槃無味離苦憂;
(涅槃寂靜之快樂無以言喻:既無貪著之滋味,又無瞋憂之煙塵,更無苦惱之殺害;)
我說彼脫生與老!
(我說:對於生與老死之輪迴,他已經成功橫越度脫!)」』}

[150] 自今以後,我諸弟子,展轉行之;則是如來,法身常在,而不滅也。
【譯文】{從今以後,凡是我佛弟子,弘傳法燈、依教奉行八正道;
那麼,就是我佛如來五分法身,永恆常在!而且也不會進入涅槃的!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五分法身』(五法蘊身)呢?(就是) ➾
➊ 戒蘊(身);➋ 定蘊(身);➌ 慧蘊(身);
➍ 解脫蘊(身);➎ 解脫智見蘊(身)。
有學佛子,有戒定慧或其他部份法蘊;
無學比丘,才能圓滿全部的五法蘊身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念住相應‧那爛陀品‧純陀經》說示(佛教徒的皈依處):
〝阿難!舍利弗是──
① 取『戒蘊』而般涅槃耶?
② 取『定蘊』而般涅槃耶?
③ 取『慧蘊』而般涅槃耶?
④ 取『解脫蘊』而般涅槃耶?
⑤ 取『解脫智見蘊』而般涅槃耶?……
所生、所成、有為、有滅壞之法者,使之不滅壞,則無有是理。
阿難!然則應:
『以自為洲、以自為依處,不以其他為依處;
以法為洲、以法為依處,不以其他為依處』而住。
……阿難!於此有比丘──
➊ 於身觀身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。
➋ 於受觀受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。
➌ 於心觀心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。
➍ 於法觀法,保持熱誠、正知、正念,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。
……阿難!則彼於勤學佛法中,乃我最上之比丘。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蘊』呢?(就是) ➾
『蘊』和四聖諦的『集』一樣都是聚集、累積的意思──
善業、惡業或修行資糧的聚集和累積,就叫做:『蘊』。
五蘊:指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五種屬性的聚集和累積。
★ 什麼叫做:『戒蘊』呢?(就是) ➾
相對於『色蘊』而言──
『戒蘊』是累積完美無瑕的戒德、戒行,斷愛欲蓋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二的具足六支、之五的捨自諦、之六的求之斷盡;十無學的正語、正業、正命;九清淨的戒清淨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定蘊』呢?(就是) ➾
相對於『受蘊』而言──
『定蘊』是累積定心善妙的定根、定力,斷瞋恚蓋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三的有一護、之四的有四依、之八的身行寂靜;十無學的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;九清淨的心清淨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慧蘊』呢?(就是) ➾
相對於『想蘊』而言──
『慧蘊』是累積徹見真理(如實智見)的慧根、慧力,斷惛眠蓋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一的斷五支、之七的於思無濁;十無學的正見、正思惟;九清淨的見清淨、斷疑清淨、道非道智見清淨、道跡智見清淨、智見清淨。)
★ 什麼叫做:『解脫蘊』呢?(就是) ➾
相對於『行蘊』而言──
『解脫蘊』是成就心善解脫(厭患離貪)的定根、定力,斷掉悔蓋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九的心善解脫;十無學的正解脫;九清淨的解脫清淨。)
《中部經典‧天臂品‧第一百零六經‧不動利益經》說示(如何證得聖解脫):
『(阿難問:)
「……世尊!然而如何為『聖解脫』耶?」
(世尊答:)「〔一、度脫暴流 ➥〕
阿難!此處有聖弟子比丘,作如是思念:
『⑴ 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⑵ 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⑶ 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⑷ 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⑸ 凡是非想非非想處;
⑹ 凡是不動想;
⑺ 凡是無所有處想──
⑻ 一切都是:有這個(五蘊)身體(是有身見)!
⑨ 都受限於:有這個(五蘊)身體(是有我見)!
〔二、聖解脫 ➥〕
❶ 凡是不死(不動涅槃)者,
❷ 彼心由於無取著(五蘊),
❸ 而獲得(聖)解脫。』」』
★ 什麼叫做:『解脫智見蘊』呢?(就是) ➾
相對於『識蘊』而言──
『解脫智見蘊』是親證無上涅槃,滅盡三漏的慧根、慧力,斷疑惑蓋。
(它相當於:十聖居之十的慧善解脫;十無學的正智;九清淨的慧清淨。)
《增支部經典‧十集‧初五十經篇‧救護品‧五分經》說示(五分法身):
『諸比丘!云何為比丘捨棄五分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『⓵ 斷愛欲,⓶ 斷瞋恚,⓷ 斷惛眠,⓸ 斷掉悔(掉舉、憂悔),⓹ 斷疑惑。』諸比丘!如是為比丘捨棄五分。
諸比丘!云何為比丘成就五分耶?
諸比丘!此處有比丘,成就無學之戒蘊,成就無學之定蘊,成就無學之慧蘊,成就無學之解脫蘊,成就無學之解脫智見蘊。
諸比丘!如是為比丘成就五分。
諸比丘!若捨棄五分而能成就五分之比丘,於此法、律則稱之為獨存純一、已住梵行、最上人。』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六經‧大般涅槃經》說示(四種聖法):
〝諸比丘!因不隨覺、不洞察四種法,我與汝等如是長久於流轉輪迴。
四者何耶?
諸比丘!➊ 因不隨覺、不洞察『聖戒』,我與汝等如是長久於流轉輪迴。
諸比丘!➋ 因不隨覺、不洞察『聖定』,我與汝等如是長久於流轉輪迴。
諸比丘!➌ 因不隨覺、不洞察『聖慧』,我與汝等如是長久流轉輪迴。
諸比丘!➍ 因不隨覺、不洞察『聖解脫』,我與汝等如是長久流轉輪迴。
諸比丘!若有隨覺、洞察『聖戒』、『聖定』、『聖慧』、『聖解脫』等四法,則斷盡有欲,滅盡後有之渴愛而永不再生。〞
無漏的『五分法身』,是相對於有漏的『五取蘊身』而說的!
『五法蘊身』代表聖者道跡(古仙人道),是不會般涅槃的!
為什麼呢?『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──因果不滅』的道理呀!
不是:過去七佛或其他聖者……如果涅槃,佛法就不存在了!
猶如『四聖諦』不管佛陀出世與否、真理常在是一樣的道理。
不似偽經《金剛經》所說:『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』呀!}

[151] 是故,當知:『世皆無常,會必有離,勿懷憂惱,世相如是!』
【譯文】{所以,應當知道:
『一切身心世界的無常現象,都是非常迅速,聚會是必然要別離的!
佛弟子!不可因為佛的涅槃,心懷憂悲苦惱,這是世間必然的現象!』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摩伽羅諸問經》說示(如何超越生死):
☆ 摩伽羅諸( Mogharāja ) ➾
字義叫做:空王( Mogharāja ) 。
虛空是說:沒有自我的執著與貪愛我所有的一切;
空王是說:全息多維的心不斷以生滅方式在覺知;
佛不認為:有一個名字叫阿賴耶識或空性的神我。
對於空王,一個婆羅門教青年很普通的名字來說;
可見當時,空性思想,是婆羅門教很普遍的信仰!
『① (一一二二偈:)
〔青年朋友摩伽羅諸問說:〕
「兩次問釋迦(曾經兩次問釋迦佛陀),
普眼未記說(但是明眼人沒有解答);
三次問仙佛(聽說要問聖仙第三次),
開釋我將聞(就會聽見來為我解答)。」
② (一一二三偈:)
〔摩伽羅諸繼續上偈問說:〕
「此世或他世(娑婆世界和極樂世界),
梵界及諸天(大梵天界和上帝天國)?
我不智見彼(我無法見證祂們存在)!
尊師名瞿曇(著名的導師喬達摩佛)。」
③ (一一二四偈:)
〔摩伽羅諸繼續上偈又問說:〕
「卓越勝見者(如實洞悉至善的人啊)!
我問聖教義(請問聖教傳承真實義)?
如何觀世間(一個人怎樣照見世界),
將不見死王(死神才不會發現他呢)?」
④ (一一二五偈:)
〔世尊回答摩伽羅諸說:〕
「觀察世間空(要看見世界有如虛空),
空王恆覺知(全息的心一直在覺知);
打破邪見我(拋棄隨時想到有個我),
因此超越死(由此觀智能越過生死);
如是觀世間(一個人這樣照見世界),
將不見死王(死神才不會發現他呀)!」』}

[152] 『當勤精進,早求解脫;以智慧明,滅諸痴暗!』
【譯文】{應該努力精勤實修,希望早點從無明苦海當中,解脫出來;
要以四聖諦的智慧明燈:三明六通、滅盡三漏,驅逐身心世界的黑暗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彼岸道品‧劫波問經》說示(點亮心燈):
☆ 劫波( Kappa ) ➾
恆久時間的周期、得到適當的利益。
☆ 燈明( Dīpa ) ➾
法燈、點燈者、點亮心燈、島上燈。
☆ 度無極( Nāparaṃ siyā ) ➾
可到達彼岸、中道沒有對立的涅槃。
☆ 無無極( Anāparaṃ ) ➾
已到達彼岸,就無此岸彼岸的對立。
『① (一○九八偈:)
〔青年朋友劫波問說:〕
「願度湖中灘(希望像江海中的津岸),
暴流生怖畏(如發生大恐怖的海嘯),
救護脫老死(有庇護所可解救老死);
尊者示燈明(所以請導師說示法燈),
點燈照我心(懇請您點亮我的心燈),
可以度無極(以便依照中道到彼岸)。」
② (一○九九偈:)
〔世尊回答劫波說:〕
「願度湖中灘(希望像江海中的津岸),
暴流生怖畏(如發生大恐怖的海嘯),
救護脫老死(有庇護所可解救老死);
點燈心常明(我將恆久點亮你心燈)!」
③ (一一○○偈:)
〔世尊繼續上偈說:〕
「無有無取著(既無所有就沒有取著),
燈明無無極(法燈明沒有彼此對立);
是名為涅槃(我稱燈明為涅槃寂靜)!
滅盡老死魔(法光照破一切生老死)。」
④ (一一○一偈:)
〔世尊繼續總結說:〕
「正念得正智(凡正念才能獲得正智),
現法已寂滅(完全寂滅當下一切後);
聖者出魔獄(已永遠逃出魔王控制),
不伴死魔眷(不再當生死魔的眷屬)。」』}

[153] 世實危脆,無堅牢者;
【譯文】{無常的世間國土,既是充滿不可預期的危機、各種災難危害,又很脆弱;
活在三界火宅當中,要有憂患意識,隨時要準備出離,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可靠的!}
〖解說〗{《中部經典‧譬喻品‧第二十八經‧象跡喻大經》說示(世實危脆):
〝諸賢!恰如一切生息動物之一切足跡為象足跡所包攝,象之足跡其偉大性於彼等稱為第一,如是,諸賢上所有善法皆為四聖諦包攝。
其四者:『苦聖諦、苦集聖諦、苦滅聖諦、導向苦滅之道跡聖諦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苦聖諦?
曰:『生苦、老苦、死苦、愁悲苦憂惱苦、求不得苦。略而言之,五取蘊苦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五取蘊?
曰:『色取蘊、受取蘊、想取蘊、行取蘊、識取蘊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色取蘊?
曰:『外四大及內四大所依執取色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四大耶?
曰:『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地界?
曰:『為內地界與外地界也。』
諸賢!云何為內地界?
曰:『個別存在於內身之堅或粗態,而依此執取者。』
即:『① 頭髮、② 膚毛、③ 指甲、④ 牙齒、⑤ 皮膚,
⑥ 肌肉、⑦ 筋腱、⑧ 骨、⑨ 髓、⑩ 腎,
⑪ 心、⑫ 肝臟、⑬ 肋膜、⑭ 脾臟、⑮肺,
⑯ 腸、⑰ 腸膈膜、⑱ 胃臟、⑲ 糞便、⑳ (腦),
或者其他一切,存在於體內之堅或粗態,而依此執取者。』
諸賢!此謂內地界。
此內地界與外地界是地界。
而且,『彼非予所有,予非彼,彼非予之我。』
如是應以如實正慧見之。
如是以其如實正慧見者,即厭離於地界,以心離地界。
諸賢!時外水界成怒,其時外地界滅沒……
諸賢!時外水界成怒,彼淹去村里、淹去聚落……
諸賢!有時外火界怒。彼燒去村里、燒去聚落……
諸賢!有時外風界怒,彼吹去村里、吹去聚落、吹去市鎮、吹去區域、吹去國土。〞}
[154] 我今得滅,如除惡病。
【譯文】{在菩提樹下我親證無上正覺,熄滅心中的苦,稱為:『有餘涅槃』;
雖然已經是不再輪迴的聖者,不過最後一生老病死的苦、因果還是要承受的!
我今天能夠進入無餘涅槃,就好像去除痛苦的疾病一樣,得到康復並且快樂。}
〖解說〗{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重擔品‧痛根經》說示(五蘊是痛病、渴愛是痛根):
『諸比丘!以何為痛耶?
諸比丘!色是痛,受是痛,想是痛,行是痛,識是痛。
諸比丘!此名為痛。
諸比丘!以何為痛根耶?
渴愛──導致當來再生,而喜貪俱行、樂著於彼此;
是謂:慾愛、有愛、無有愛者。
諸比丘!此名為痛根。』}
[155] 此是,應捨之身,罪惡之物,假名為身,沒在老病、生死大海;
【譯文】{四大所成、父母所生、粥飯所養一切苦蘊的源頭──
無常、苦、無我的五蘊色身,遲早像捨棄爛木頭一樣燒掉的!
暫時給它一個名稱叫做身體,在生老病死的大海裡很難出離。
五法蘊身:➊ 戒蘊身;➋ 定蘊身;➌ 慧蘊身;➍ 解脫蘊身;
➎ 解脫智見蘊身──才是永恆不滅!佛子必須去圓滿親證的!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五偈集‧伽耶迦葉長老偈》說示(如何洗除罪惡):
『(三四九偈:)
「進入八聖道,身處激流中;
洗除諸罪惡,依教得三明。」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羅陀相應‧魔羅一品‧魔羅經》說示(五魔與涅槃):
☆ ➊ 五魔(五蘊) ➾ ➋ 正觀(道) ➾ ➌ 厭患(苦) ➾ ➍ 離貪(集) ➾ ➎ 解脫(慧) ➾ ➏ 涅槃(滅) ➾ ➐ 成就梵行。
『➊ 「魔,說魔者,大德!以何為『魔』耶?」
「羅陀!⑴ 若有『色』者,即有魔、殺者、死者。
羅陀!故於此處,觀以『色』為死魔,觀為殺者,觀為死者,觀為疾病、觀為腫瘤,觀為刺箭,觀為罪痛,觀為禍源。如是觀者為正觀。
⑵ 若有『受』者、⑶ 若有『想』者、⑷ 若有『行』者……⑸ 若有『識』者,即有魔、殺者、死者。
羅陀!故於此處,觀以『識』為死魔,觀為殺者,觀為死者,觀為疾病、觀為腫瘤,觀為刺箭,觀為罪痛,觀為禍源。如是觀者為正觀。」
➋ 「大德!以何為『正觀』耶?」
「羅陀!以厭患為正觀。」
➌ 「大德!以何為『厭患』耶?」
「羅陀!以離貪為厭患。」
➍ 「大德!以何為『離貪』耶?」
「羅陀!以解脫為離貪。」
➎ 「大德!以何為『解脫』耶?」
「羅陀!以涅槃為解脫。」
➏ 「大德!以何為『涅槃』耶?」
「羅陀!此問甚過。於問不能取邊際。
➐ 羅陀!為立梵行者,即入涅槃、趣涅槃,盡涅槃。」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重擔品‧味經》說示(解脫重擔):
〝諸比丘!我昔做菩薩(我覺悟)未現證正等正覺時,作如是思惟:
『以何為色……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之味?
以何有過患?以何為出離耶?』
諸比丘!於此,我如是思惟:
『➊ 緣於色而生喜樂,此為色之味;
色是無常、苦而有變壞法,此為色之過患;
調伏色之貪欲,以斷貪欲,此為色之出離。
➋ 緣於受而生喜樂……
➌ 緣於想而生喜樂……
➍ 緣於行而生喜樂……
➎ 緣於識而生喜樂,此為識之味;
識是無常、苦而有變壞法,此為識之過患;
調伏識之貪欲,以斷貪欲,此為識之出離。』
諸比丘!我於此五取蘊,未知如是之味何味,過患何過患,出離何出離,未如實證智之時;
諸比丘!我於天、魔、梵天之世界、沙門、婆羅門、人、天之眾生界,未稱現證等覺之無上正等正覺。
諸比丘!然則,我於此五取蘊,已知如是之味何味,過患何過患,出離何出離,如實證智故;
諸比丘!我於天、魔、梵天之世界、沙門、婆羅門、人、天之眾生界,宣稱現證等覺之無上正等正覺。
又於我生智、見:『我心解脫不動,此乃我之最後生,不再受後有。』〞
★ 什麼叫做:『菩薩』(我覺悟)呢?(就是) ➾
『菩提薩埵』簡稱『菩薩』,也叫做:覺有情、覺行者、我覺悟……
為什麼叫『我覺悟』呢?因為『菩提』是覺悟,『薩埵』是有我;
『菩提薩埵』合起來的意思就是:佛陀自稱『我覺悟』前的狀態。
由於無明眾生由對佛陀個人崇拜,異變為對佛陀地位的盲目追求!
不惜背叛佛陀〝苦之熄滅〞教導,自以為是搞出個〝菩薩道〞來?
在所有佛陀對眾生的教導中──
〝菩薩道〞既不被提及也不被推薦高於或替代〝阿羅漢〞的理想。
在所有《巴利聖典》經文裡──
也沒有任何〝菩薩道〞的記錄,或是宣稱〝菩薩道〞是佛的願望!
★ 什麼叫做:『阿羅漢』(應供)呢?(就是) ➾
完全解脫的人。意為應當的、值得的、有資格者。
『阿羅漢』是對佛陀的尊稱,指一切漏盡聖者如:
斷盡煩惱的三世諸佛、辟支佛及佛的阿羅漢弟子。
『阿羅漢』至少有以下六種含義:
一、因為『已遠離一切煩惱』稱為──阿羅漢;
二、因為『已殺煩惱敵』所以稱為──阿羅漢;
三、因為『已破生死流轉』故稱為──阿羅漢;
四、因為『有資格接受供養』稱為──阿羅漢;
五、因為『對惡行已無隱秘』稱為──阿羅漢。
《中部經典‧雙大品‧第三十九經‧馬邑大經》說示(比丘是應供):
〝諸比丘!此比丘言:『沙門』也,亦言:『梵行者』也。又,是『洗浴者』、『明者』、『通聖典者』、是『聖者』、是『應供』。
……云何比丘是應供?曰:『彼於惡不善法、貪染而導致再生、苦難不幸、異熟苦果、於未來有生老死者,皆隔離矣!』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七集‧五十經篇之二‧沙門品‧聖者經》說示(比丘破煩惱賊):
『諸比丘!聖者(阿羅漢名殺煩惱賊)破敵七法。以何為七耶?
即:即:➊ 破敵有身見、➋ 破敵疑、➌ 破敵戒禁取、➍ 破敵貪、➎ 破敵瞋、➏ 破敵痴、➐ 破敵慢。
諸比丘!聖者破敵此等之七法。』
★ 什麼叫做:『辟支佛』(獨覺、緣覺)呢?(就是) ➾
佛陀自己:指一個人獨自修行,最後獲得完全智見的聖者。
也是形容:要想成為佛陀的聖弟子,應該效法獨覺的精神──
完全獨立自主,不繫縛於其他依靠,這也就是獨覺的真諦。
『辟支佛』是音譯,『獨覺』是義譯。又為什麼叫緣覺呢?
『辟支』是獨自的意思,與『緣』的梵語發音,有些接近……
『緣覺』翻譯雖然勉強但聖者確實都是徹見緣起而覺悟的!
不過,按照字義來說:『緣覺』和『獨覺』正好是相反辭;
『緣覺』是渴望更多的因緣『獨覺』是離開因緣獲得解脫。
《小部經典‧經集‧蛇品‧犀角經》說示(獨覺智者如犀牛角):
『(五五偈:)
「出離愛發表己見(我已經超越見解之演說),
正慧決擇走聖道(依放下之智慧行八正道);
內觀智見不依他(念住自身洞察生起觀智),
猶驎角純一梵行(如犀角離繫涅槃而獨覺)。」』
《小部經典‧小義釋‧犀角經義釋‧第三品》說示(辟支佛如何解脫):
『(經集‧五五偈:)
「出離愛發表己見,正慧決擇走聖道;
內觀智見不依他,猶驎角純一梵行。」
……彼辟支佛智生、出現、發生、發現、現前……
「一切行是無常」智生……「一切行是苦」智生……
「一切法是無我」智生……「所有集法皆是此滅法」智生……
彼辟支佛不被他導,由他不能得,不緣於他,不行結縛於他……
如實自知、正見,不蒙昧、有正知、正念不忘。』
《長部經典‧大品‧第十六經‧大般涅槃經》說示(四種聖塔):
〝阿難!此有四種人,應該值得為之造塔。四者何耶?
如來、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應值得造塔;辟支佛應值得造塔;如來之聲聞弟子應值得造塔;轉輪王應值得造塔。
阿難!云何理由如來、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值得造塔耶?
若人思念:『此是彼世尊、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之塔』者,阿難!則可使甚多之大眾,內心清淨。
彼等於其處既得內心清淨,於身壞命終之後,能生於善趣、天界。阿難!因此理由如來、阿羅漢、獨自現證、正等正覺者值得造塔。〞
(這裡!佛陀沒有說〝菩薩道〞的菩薩,值得造塔!)}
[156] 何有智者,得除滅之,如殺怨賊,而不歡喜?
【譯文】{哪有一位智慧的覺者,如果能夠滅除──
無明的怨賊,而砍斷愛欲的毒蛇,不歡喜高興呢?}
〖解說〗{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三十偈集‧阿難長老偈》說示(觀察色身見到真相):
『(一○一九偈:)
「身體無恒常,骷髏飾堂皇;
愚者卻貪愛,血污與膿瘡。」
(一○二三偈:)
「身體本肮髒,外著畫皮裝;
塗抹上油彩,愚人易上當。
智者不屑顧,涅槃唯向往!」』
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六十偈集‧大目犍連長老偈》說示(四大父母粥飯所養):
『(一一五三偈:)
「身如骨架棚,內縫筋和肉;
盛裝臭糞便,實當被詛咒!
本不屬於人,人卻稱自有。」』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雜品‧殺欲與慢經》說示(破除無明的比丘):
『(二九四偈:)
「阿羅漢!殺愛欲母與我慢父,
害斷見、常見剎帝利族二王;
滅十二處王國、七隨眠從臣,
熄滅苦般涅槃,安住於梵行。」』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婆羅門品‧砍斷愛欲縛經》說示(砍斷愛欲的束縛):
『(三九八偈:)
「已切革鈕斷網繩,
(切瞋恚之皮帶、斷貪愛之網繩,)
鎖鏈馬勒皆解脫;
(解邪見之鎖鏈、脫隨眠之馬勒;)
拔門閂者覺四諦,
(去無明之門閂,見四諦而覺悟,)
我稱彼為婆羅門(我稱他淨行者)。」』
《小部經典‧法句經‧安樂品‧欲望之火經》說示(涅槃寂靜喜悅無比):
『(二○二偈:)
「無火如貪欲(沒有任何的著火比得上貪欲),
無惡如憎恨(沒有任何的罪過比得上瞋恚);
無苦如五蘊(沒有任何的苦痛比得上五蘊),
無樂勝寂靜(沒有任何的喜悅比得上涅槃)。」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諸天相應‧歡喜園品‧歡喜經》說示(無依無悲):
『舍衛城因緣……。
立於一面之天神,於世尊面前,而唱偈曰:
「有子依子喜,牛主依牛喜;
人喜由所依,無依即無喜。」
世尊偈曰:
「有子依子悲,牛主依牛悲;
人悲由所依,無依即無悲。」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蘊相應‧重擔品‧歡喜經》說示(歡喜滅苦):
『諸比丘!若歡喜色……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者,即歡喜苦;歡喜苦者,即未由苦解脫。
諸比丘!不歡喜色……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者,即不歡喜苦;不歡喜苦者,即已由苦解脫。』}

[157] 『汝等比丘!常當一心,勤求出道!
【譯文】{『比丘們!你們應該全心全意──
勇猛精進!出離五蘊苦海親證涅槃之道。}
〖解說〗{}
[158] 一切世間、動、不動法;皆是,敗壞、不安之相。』
【譯文】{一切身心世界當中,不論是福行、非福行、有為法、無為法……
都是敗壞不安的形象!為什麼說:無為法也是敗壞不安的形象呢?
因為涅槃本身就是貪瞋痴的熄滅,沒捨棄五蘊我執,哪來涅槃呢?』}
〖解說〗{★ 什麼叫做:『動法』和『不動法』呢?(就是) ➾
緣無明而有行,由無明所產生的行為,稱為『行』。
共有三種行為,叫做:➊ 造福的行為,所以稱為『善行』;
➋ 造非福的行為,如墮落三惡道因果,所以稱為『惡行』;
➌ 還有一種叫做不動禪定:進入色界禪以上的『不動行』。
前二者,包含欲界及色界天,合稱為:『動法』(動行)!
最後的『不動法』(不動行)又分:有為和無為二種情況──
沒破無明的不動行稱為有為;已破無明的不動行稱為無為。
特別注意!八正道雖然有為,卻是道跡是福行又是不動行。
★ 什麼叫做:『道跡』呢?(就是) ➾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是圓滿涅槃的必經之路,稱為:道跡。
《相應部經典‧根相應‧拘薩羅品‧足跡經》說示(最上道跡):
『諸比丘!譬如!一切叢林生類之足跡,皆為象跡所攝、以此象跡為大故,稱為最上。
諸比丘!如是,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中,以慧根稱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最上道跡。
諸比丘!何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耶?
諸比丘!➊ 信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➋ 精進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➌ 念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➍ 定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;
➎ 慧根為(資於)導致菩提之道跡。』
《小部經典‧長老偈‧二偈集‧何金長老偈》說示(善惡不爽):
『(一四六偈:)
「造罪業時,愚者不覺;
彼後劇苦,惡報不爽。」』
《長部經典‧波梨品‧第三十三經‧合誦經》說示(三行):
『三(應捨無明)行:⑴ 福行、⑵ 非福行、⑶ 不動行(四禪八定)。』
《相應部經典‧因緣相應‧苦品‧思量經》說示(捨棄無明三行為):
〝諸比丘!陷於無明之人,若自為『福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福;
若自為『非福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非福;
若自為『不動行』者,則其識趣於不動。
諸比丘!比丘捨無明而生明,彼離無明生明故,
彼無自為『福行』,無自為『非福行』,無自為『不動行』。
依不為、不思惟,無取著世間之任何物。
無取著故無畏怖,無畏怖故自證般涅槃,
得知『生已漏盡,梵行已立;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!』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三集‧五十經篇之三‧惡趣品‧無色禪不動行經》說示(凡夫與聖弟子的差別):
〝➊ 諸比丘!世有一類之人,完全超越色想故、滅礙想、
不作意種種想、有無邊之空,具足『空無邊處』而住。……
➋ 諸比丘!復次,世有一類人,全然超越空無邊處,而有無邊之識。
如此,具足『識無邊處』而住。……
➌ 諸比丘!復次,世有一類之人,全然超過識無邊處,
而無有物,具足『無所有處』而住。……
於中,異生(凡夫)是有壽而住,盡彼等諸天之全壽量,
亦往地獄、亦往傍生、亦往餓鬼境。
然而,世尊弟子是有壽而住,盡彼等諸天之全壽量,即於其中『般涅槃』。
諸比丘!此是無聞之異生(凡夫)與有聞聖弟子之差別、
特相、殊異,即:(異生)是有投胎轉生之事。
諸比丘!此等三種人者存在於世間。〞
《增支部經典‧四集‧五十經篇之四‧故思品‧四種有我經》說示(非想非非想處天之不還者):
〝➊ 舍利弗!世間有些人,未斷『五下分結』,
彼於現法,達到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而住;
又,這些人品嚐、希求於此、由此得滿足、停留於此、信解於此、
多住於此、不棄捨,死後投生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同類中;
彼由其處死,成『還來者』,還要回來、繼續輪迴。
➋ 復次,舍利弗!世間有些人,已斷『五下分結』,
彼於現法,達到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而住;
又,這些人品嚐、希求於此、由此得滿足、停留於此、信解於此、
多住於此、不棄捨,死後投生『非想非非想處天』同類中;
彼由其處死,成『不還者』,不用回來、繼續輪迴。
➌ 舍利弗!此因、此緣!世間這些(非想非非想處天)有情,
身壞命終,成還來者,還要回來、繼續輪迴!
舍利弗!此因、此緣!世間這些(非想非非想處天)有情,
身壞命終,成不還者,不用回來、繼續輪迴!〞
《中部經典‧天臂品‧第一百零六經‧不動利益經》說示(最勝之取著):
☆ 適切( Sappāya ) ➾
適當的、有益的、隨順的、健康的。
☆ 不動行 ➾
也叫做:不動法,是相對於:造作福行、非福行而說。
不動行又分為:有為法的不動禪定和無為法二種情況。
☆ 不動禪定 ➾
狹義是指:四無色禪,廣義是指:色界以上的四禪八定。
不動禪定包括:有漏的禪定和三果以上不動禪定的不同。
☆ 三種不動行道跡 ➾
① 不動禪定之道跡(三心解脫);
② 無所有處之道跡(無為三昧);
③ 非非想處之道跡(無取涅槃)。
☆ 不動禪定之道跡 ➾
① 無量心解脫(色界禪及無色禪);
② 無相心解脫(無色禪);
③ 空心解脫(無色禪)。
☆ 無所有處之道跡 ➾
無漏定,也叫:無為三昧、三解脫門;
有漏定,也叫:三三昧。
① 無願三昧(內觀:苦法性而證入);
② 空三昧(內觀:無我法性而證入);
③ 無相三昧(內觀:無常法性而證入)。
☆ 非非想處之道跡 ➾
① 最勝之取著;
② 無取般涅槃。
☆ 聖解脫(厭患離貪) ➾
① 不動轉;② 無取著;③ 正解脫。
☆ 度脫暴流(漏盡) ➾
① 離欲界(現在、未來);
② 離愛想(現在、未來);
③ 離色界(現在、未來);
④ 離色想(現在、未來);
⑤ 離非非想;
⑥ 離不動想;
⑦ 離無所有處想;
⑧ 離身見;
⑨ 離我見。
『〈壹、說法緣起 ➲〉
一時,世尊住居樓國,名雜法之居樓國聚落。
於其處,世尊喚諸比丘曰:
「諸比丘!」
彼等比丘,應諾世尊曰:
「世尊!」
〔一、慾是魔食 ➥〕
世尊如是說:
「諸比丘!欲為無常、空虛、虛偽、愚痴法。
諸比丘!是幻術者對於愚者之誑言。
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,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俱為魔之領域,此乃魔之境界,
此乃魔之餌食、此乃魔之食。
〔二、障礙佛子 ➥〕
於此等惡不善之意圖,既生貪欲、
又生瞋恚、又生鬥諍、導致輪迴。
而此等,於此成為隨學聖弟子之障礙。
〈貳、三種道跡 ➲〉
〔一、不動禪定之道跡 ➥〕
﹙➊ 無量心解脫 ☙﹚
於此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俱為魔之領域,此乃魔之境界,
此乃魔之餌食、此乃魔之食。
於此等惡不善之意圖,既生貪欲、
又生瞋恚、又生鬥諍、導致輪迴。
而此等,於此成為隨學聖弟子之障礙。
我今決意以廣大無邊之心、勝於世間之意而住,如何?
的確!我決意以廣大無邊之心、勝於世間之意而住時,
無論惡不善之意、或貪欲、或瞋恚、或鬥諍,都不存在。
由於此等之斷除,我心可無限、無量、善於修習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量心解脫)第一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﹙➋ 無相心解脫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無論如何!凡所有色:此為四大與由於執取四大所構成之色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相心解脫)第二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﹙➌ 空心解脫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──此兩者都無常!
凡所有無常者,不應喜悅、不應歡迎、不應執著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不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不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空心解脫)第三不動(禪定)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〔二、無所有處之道跡 ➥〕
﹙➊ 無願三昧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凡是不動想──一切都是想!
此等一切之無殘餘、滅盡時,此為寂靜、此為殊妙:
即無所有處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願三昧)第一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﹙➋ 空三昧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行至阿蘭若,
或行至樹下,或行至空閑處,作如是思念:
『此我所依,是空;或依於我所屬之物,是空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空三昧)第二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﹙➌ 無相三昧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我於何處皆無,亦非是誰之物,任何物皆非我;
又我之物亦於何處皆無,任何我之物亦非是誰之物,任何物皆不存在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無所有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轉生到達無所有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(無相三昧)第三無所有處適切之道跡,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
〔三、非非想處之道跡 ➥〕
﹙➊ 非非想處 ☙﹚
復次,諸比丘!聖弟子如是思念:
『凡是現世之欲,凡是來世之欲;
凡是現世之愛想,凡是來世之愛想;
凡是現世之色,凡是來世之色;
凡是現世之色想,凡是來世之色想;
凡是不動想,凡是無所有處想──一切都是想!
此等一切之無殘餘、滅盡時,此為寂靜、此為殊妙:
即非想非非想處。』
彼如是行道,時常念住之時,其心於(六)入處被淨化。
彼依淨化,或(安住)當下念頭,到達非想非非想處;
或依慧信解(勝解),直到身壞命終。
無論如何!彼死後其識被發現(存在),
轉生到達非想非非想處(禪定)住處。
諸比丘!是稱之為非想非非想處適切之道跡,
但(三漏)尚未滅盡。」
﹙➋ 阿難疑問 ☙﹚
作如是說時,尊者阿難白世尊言:
「世尊!若有比丘,如此行道──
『一切無我、彼非我所有;
未來亦應無我,彼亦應非我所有;
不論當下存在,或已經存在,我當捨彼!』
如是彼得到捨心(平等)。
世尊!彼比丘能否般涅槃?或不能般涅槃耶?」
「阿難,於此某比丘能般涅槃,於此某比丘不能般涅槃。」
「世尊!有如何因,有如何緣,
於此某比丘能般涅槃,又於此某比丘不能般涅槃耶?」
﹙➌ 最勝取著 ☙﹚
「阿難!此處有比丘,如此行道──
『一切無我、彼非我所有